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海盗的战利品(上)

15.海盗的战利品(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茫茫大海之上,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一朵又一朵的云层在空中飘荡,在这碧海蓝天之下,一艘破破烂烂的船,正在无尽之海的海面上破浪而行。

    从它悬挂的黑帆以及那个难看的骷髅上,就能看出来,这是一艘地地道道的海盗船,在如今还没有太多秩序的海上,这种做无本生意的家伙简直就和下水道的老鼠一样多,只要不碰上库尔提拉斯的舰队,一般运气不错的家伙,都能勉强糊口了。

    这艘名叫“森夏魔王号”的船,从航线上来看,应该是从藏宝海湾出发,前往卡利姆多的地精港口荆齿城的,不过也不一定,在荆齿城附近的海域,有一座名为“勇士岛”的海盗聚集地,很多海盗都会选择去那里销赃。

    森夏船长本不叫森夏,这家伙原本是西部荒野灯塔的守夜人,结果在前几年西部荒野闹得很凶的迪菲亚盗贼团的一次突袭里,森夏成为了俘虏,然后经过一系列曲折古怪的经历和奋斗,森夏终于成为了迪菲亚盗贼团的一名海盗船长,在这个能算会写的“高学历”盗贼第一次抢劫成功之后,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森夏”,没人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当然,这个职位并不算什么,迪菲亚盗贼团相比黑索、血帆这些威名赫赫的海盗团,也只是个后起之秀,不过作为密谋颠覆暴风城的组织,迪菲亚盗贼团也需要补给和重武器,这些东西就都放在了森夏船长的肩膀上了。

    这一次的航行,也是要去卡利姆多,得想办法换来一些火炮之类的东西,武装那艘即将建成的战舰。

    不过这一次森夏船长的运气糟糕极了,刚刚离开藏宝海湾,就遭遇到了一场大风暴,眼下,他的“森夏魔王号”已经是破破烂烂了,甚至舱底都漏水,还得很多时候水手舀水,才能保证这艘船不沉没。

    不过幸运的是,那场风暴居然没有将他们从航线上吹离太远,当森夏船长辨认了方向之后,他发现,自己只剩下2天的路,就可以到达卡利姆多了。

    这真是太幸运了!

    森夏船长意得志满的将手在满是油渍的袖口擦了擦,然后朝着那些辛勤工作的水手喊到,

    “杂碎们,快点动起来,该死的!你们这些该下地狱的懒虫!等到了勇士岛,你们可以尽情的去玩!现在,给我...”

    “砰!”

    一道黑影子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在这艘船旁边的海面上,把正在慷慨激昂的森夏船长吓了一跳,然后他就感觉到阳光被遮蔽了,他抬起头,奥妮克西娅巨大的身影从天空掠过,那弥漫在海面上的龙威,让森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没有人去嘲笑他,在面对这种食物链顶端的造物的时候,没有人还能站在原地。

    几分钟之后,森夏船长捶了捶自己发软的腿,然后一脚踢在了那些趴在甲板上瑟瑟发抖的水手的屁股。

    “去,给我把那个东西捞上来!快去!”

    -------------------------------------------------------------------------------------------

    黑龙,暗影烈焰,全身就像是被放在火炉里,痛苦,那种难以抑制的痛苦,那种皮肤都要被烧焦的痛苦,坠落。

    “砰!”

    狄克猛地从昏暗的茅草堆里睁开了眼睛,下一刻,全身的剧痛就有如潮水般袭来,他低下头,本以为会看到血肉模糊,被烧焦的身体,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完好无损的躯体,唯一让他有些茫然的,是两只手里缠绕的黑色锁链,还有脚上的镣铐。

    他抬起头,左右看了看,这是一件牢房,昏暗的,肮脏的,让人闻一闻都会绝望的牢房,狄克甚至看到了几只老鼠成群结队的从角落跑过,那恶心的生物眼睛都是血红色的,这表明它们的食谱里,有些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这里是哪?”

    狄克喃喃自语,然后他就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这是勇士岛,海盗们的窝点。”

    圣骑士扭过头,看到了木质的栏杆另一侧的那个男人,他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多岁,但脸色惨白,得益于狄克良好的黑暗视觉,他能清楚的看到那个年轻人身上穿着的制服,那似乎是一套贵族的礼服,但皱巴巴的,白色的蕾丝边上,布满了油渍。

    看起来这个年轻人没有很好的对待这件衣服。

    “你是谁?”

    狄克问到。

    “砰!”

    这一句话似乎点燃了那年轻人的怒火,他就像个疯子一样扑了过来,双手抓在栏杆上,狄克能看到那双手上爆起的青筋,以及被锁链勒出的红色痕迹,那年轻人的脸色有些扭曲,他恶狠狠的盯着狄克,

    “你这个恶魔!你还问我是谁!你忘记了吗?我好心好意的把你从海里救出来,你这恶魔,你用你黑色的触须吸干了我所有的船员的血!你这恶魔,我诅咒你!诅咒你!下地狱去吧!”

    狄克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被奥妮克西娅的暗影烈焰冲击了4次,在最后一次的时候,实在是支撑不住那种消耗,结果从天空坠落,被这个船长救了起来,但当时自己重伤,又失去了繁叶之影,也抑制不住嗜血橡木的意志,它本能的找向了身边的活物,然后...

    “对不起。”

    狄克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也只说出了这句话。

    森夏船长愣愣的看了看狄克,最后他摇了摇头,生无可恋的躺回了肮脏的茅草堆里。在经历过那样恐怖的场面之后,在失去了所有船员和兄弟之后,又被其他海盗俘虏,森夏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也许会在地精的矿场里劳作至死,也许会被当成弃子投入那些荒蛮的地区做斥候,总之,他已经失去了自由。

    而就在这时候,黑暗的牢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只穿着一件破烂背心的地精走进了牢房里,看得出来,这个地精过得也不好,虽然这些矮个子有自己的商会和据点,但不是所有的地精都有发财的好运气,也有很多倒霉蛋在混乱的大海上沦为奴隶。

    比如眼前这个。

    “啊,先生,您终于醒了!”

    这个地精显然也是故事的,这一点从他友善的谈吐就能看的出来,他将一篮子发霉的面包放在狄克和森夏的中间,营养不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快吃吧,我也曾经历过海难和其他倒霉的事情,我知道饿肚子的滋味,快吃吧。”

    狄克没有动那份看上去没有食欲的面包,他看着眼前的地精,

    “你叫什么?你为谁工作?”

    “我?我叫劳伦-锈钳,我只是“灰烬号”上的奴隶。”

    地精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坐在了狄克面前的地面上,大概是憋得慌了,遇到一个愿意和他交流的人,这地精也不在意说说自己的故事。

    “我从科赞岛出来的时候,也想有过成为贸易亲王的愿望,但很糟糕,第一次航海就遭遇了海难,本钱赔光了,不过还是幸运的搭上了藏宝海湾的船,在那里,我为锈水财阀工作了五年,这才攒下了又一笔本钱,结果这一次出海,就遭遇到了“灰烬号”,我想,我大概天生就不适合航海吧。”

    地精虽然看上去不在意,但狄克分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湿润和隐藏的很好的仇恨,说实话,圣骑士不相信这个地精,但眼下,他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座乱七八糟的岛上,瓦里安被奥妮克西娅带走了,如果再慢一些,很可能历史上那惨痛的经历就会发生!

    所以他看着地精,抿了抿嘴,活动了一下身体,血腥橡木只是治好了他的灼伤,但身体还没复原。圣光之力也没恢复,在把繁叶之影当成抵押给索瑞森之后,血腥橡木也不再听从他的指挥,总之,一切都糟糕透了。

    “你恨那群海盗吗?”

    狄克轻声问,“我想,有你这样的遭遇,你肯定恨透了他们,他们毁掉了你的人生,毁掉了你的希望,还把你当成奴隶!你真的不恨他们吗?”

    地精畏惧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绿色皮肤的大脑袋低了下来,显然,他也很恨,但他没办法报复,地精和侏儒是出了名的战斗力弱,除非天赋不错,能称为法师或者其他战斗职业,否则很少能打的。

    狄克也不理会地精的胆怯,他的声音变得更加轻柔,更加蛊惑,

    “你看,我现在能给你一个报复的机会,从勇士岛往卡利姆多海岸,是贫瘠之地,不管是向北的杜隆塔尔,还是向南的北方要塞,总之,你找一个地方过去,然后告诉那里的兽人或者人类卫兵,就说“狄克-唐被困在勇士岛”。做完了这一切,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的报复了。”

    圣骑士说完之后,左手摸了摸,发现那群该死的海盗把自己的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只留下了衬衣,他现在连个身份证明都没有,不管是兽人还是人类,大概都不会相信一只地精的胡言乱语。

    不过就在狄克一筹莫展的时候,森夏哼了一声,随手丢过来了一样东西,狄克眼前一亮,示意地精将那猫头鹰坠饰拿起来,

    “就是那个!记住,不要被他们发现了,劳伦,你叫劳伦对吗?我知道你也想报仇,这就是你最好的机会!唯一的机会,你要鼓起勇气,只需要一点点勇气,明白吗?”

    地精紧紧捏着那坠饰,他满眼惊恐的看了狄克一眼,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森夏冷哼一声。

    “那个胆小鬼会把你告诉他的一切都告诉给他的主人,我知道那群海盗的德行,他们为了保命什么都干得出来,你这样的大人物落在他们手里,哼哼,他们会第一时间杀了你,扔进海里,毁尸灭迹!然后驾船消失在海面上,你会死的很惨的!”

    狄克耸了耸肩,

    “他们得杀得了我才行!”

    圣骑士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必要的时候,血腥橡木甚至可以直接吸收掉这座岛上所有的生命,这些恶心的海盗能比得上玛洛诺斯吗?

    他闭起眼睛,打算休息一会,缓解一下身体内部传来的抽搐和痛苦,结果就听到森夏冷漠的声音,

    “记住,你欠我两次!”

    狄克楞了一下,摇了摇头,“随你吧。”

    2个小时之后,在茫茫夜色当中,勇士岛的海盗们正在彻夜狂欢,这些渣渣都生活在刀锋边缘,及时行乐就是他们的信条,在谁也没发现的角落里,一个矮小的身影看着冰冷的大海,他哆哆嗦嗦的张开手掌,里面有一枚精致的猫头鹰吊坠,在夜色中,那猫头鹰的双眼闪耀着绿色的光芒,看上去宛如活物。

    劳伦-锈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勇士岛灯火通明的建筑,双眼里满是仇恨,那是能燃尽一切的仇恨之火,他转过身,咬了咬牙,跳入了冰冷彻骨的海水里,在前方,那里,那里就是他复仇之路的起点,是的,就在那里!

    你不得不承认,虽然大部分时候历史被大人物推动,但也有那么一小部分的时间,是小人物们在推动历史的进程。

    -----啦啦啦,三更奉上~求个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