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黑石之王

20.黑石之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很多恐怖故事里,明明只有三个人的聊天,最后往往会多出一个人,或者是三个人走夜路,会有四个影子之类的。

    其实这种情况对于狄克来说并不罕见,毕竟他身边布满了高来高去的家伙们,那些作风狠辣,但心智其实还不怎么成熟的万年萌妹子守望者们经常会玩这一套,甚至发生过狄克晚上起来喝水,看到房子里有两个妹子在穿着他的仪式盔甲,拿着他的长剑互相打打闹闹,就像是过家家的窘迫事情发生。

    不过眼下在生死战场上,再出现这种事情就很惊悚了。

    埃里戈尔回身就是一剑刺了过去,但重剑的剑锋,却死死的停在了那里,在锋利的剑刃前方,是一根柔弱的手指。

    狄克和吉安娜后退了一步,他们看到了那个家伙!

    穿着繁琐而华丽的黑**纹长袍,头顶带着很类似于狄克刚刚送给吉安娜的火焰王冠一样的桂冠,那那个比火焰王冠更漂亮一些,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有一头黑色的长发,和一双黑瞳的眼睛,手里把玩着一把特殊的权杖。

    那权杖通体黝黑,制作的典雅而大方,在权杖顶端,镶嵌着一枚小圆瓜一样的火红色宝石,在宝石下方,四道凸出弯曲的利齿拱卫着宝石,给这艺术品一样的权杖增加了一分狰狞,在这不算太明亮的龙穴中,那宝石和其上的魔纹熠熠生辉,伴随着手指的舞动,在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绚丽光泽。

    “奈法利安!”

    狄克从那名为“洛卡米尔-伊洛曼希斯”,龙语中“奈法利安之手”的权杖上看出了这个家伙的身份,他当即抽出了背后的战斧,死死的护在吉安娜大小姐的身前,圣骑士盯着这位突然乱入的黑龙王子,惊讶的问到,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翼之巢的主人在这个时候离开,难道就不怕被风暴城的死士攻陷吗?”

    黑龙王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狄克,他抵住刀锋的手指轻轻一甩,埃里戈尔连剑带人就飞了出去,黑石之王弹了弹手指,答非所问的说,

    “你就是狄克?那个差点破坏了我这愚蠢的妹妹那异想天开的计划的圣骑士?传闻中你似乎无所不知,那么我很好奇,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会死在什么地方?”

    圣骑士没有说话,黑石之王似乎也失去了和狄克说话的心情,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野兽一样的伯瓦尔公爵疯狂厮杀的妹妹,撇了撇嘴,漫步走到了被束缚在墙壁上的瓦里安面前,上下打量着国王身后隐隐出现的魔纹。

    “埃博斯塔夫那个无能的废物遗失护符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所以我抽空进行了一次远行,现在看起来收获还不错,瞧,一个灵魂正在分裂的国王!啧啧啧,不管看多少次,奥妮克西娅对于暗影魔法的天分总是那么让我嫉妒!”

    黑石之王伸出手,在即将接触到瓦里安身体的时候,狄克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高高在上的黑石之王,什么时候也对俗世的世界感兴趣了?还是说,您已经堕落到了打算和蚂蚁们玩游戏的地步?”

    奈法利安伸出的手停在了原地,那一张很有男人味的脸扭过来,带着矜持而得体的笑容,看着狄克和吉安娜。

    “不不不,狄克骑士,你理解错了一件事!”

    “我对俗世的一切仍然没有丝毫兴趣,但总有些事情是我也没办法拒绝的,尤其是在奥妮克西娅濒临失败的时候,作为哥哥的我,自然要承担起愚蠢的妹妹留下的烂摊子!瓦里安可不能被救回去,最少现在不能。”

    奈法利安有些无奈的摊开了手,“你不会理解,有一个愚蠢而又任性的妹妹,是多么让人头痛的一件事。”

    “所以,你是来救奥妮克西娅的?”

    狄克的眼神在惨烈的战场上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又飞快的转回了奈法利安的身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和大小姐一直在谨慎的后退,虽然奈法利安看上去很和善,但那种天性自带的疯狂和阴霾,还是如同大雨落下之前的黑云一样,压得两个人有些喘不过气。

    如果奈法利安真的加入到奥妮克西娅的战场里,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

    不过奈法利安却回过头,根本看也没看奥妮克西娅被围攻的场面,“失败的苦果总要有人来品尝,或者是我亲爱的妹妹,或者是你们这些虫子,你们并不知道,我们的父亲是个很“严厉”的家伙,也许死在这里,才是奥妮最大的幸福。”

    说完,黑石之王的手触到了瓦里安的额头上,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我又有什么资格阻止这幸福呢?”

    这个笑容看的狄克和吉安娜全身发冷,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个疯子,在他儒雅的表面之下,隐藏的是一个冷酷无情到对血脉相连的血裔的生死,都毫不关心的家伙。

    但下一刻,黑色的光芒从奈法利安的手指里撒了出去,那原本明灭不停的魔法阵再次被激活,而且这一次,瓦里安的身体也开始了快速的震颤,狄克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光芒一闪,一个黑色头发的瓦里安诡异的从瓦里安国王的身体里“分裂”了出来,被奈法利安抱在了怀里。

    黑石之王眯着眼睛,看向了狄克和吉安娜,他的左手摸了摸下巴,然后指了指狄克,

    “虽然有些突兀,但骑士先生,我诚挚的邀请你去我的宫殿做客,我想,上一次偷偷溜入我宫殿的那只可爱的黑猫,和你也脱不开关系吧。”

    看着奈法利安指尖吞吐不定的黑色光芒,狄克回头看了一眼吉安娜,大小姐正紧紧的抓住圣骑士的手臂,眼睛里满是拒绝,她手里的原初之流已经开始涌动起寒冷的魔法,但下一刻,却被狄克的手按了下去。

    没有胜算的!

    奈法利安的力量和计谋都远超奥妮克西娅,作为继承了灭世者死亡之翼最纯正疯狂力量的子嗣,他才是现在黑龙军团的实际控制者,在场的所有人一拥而上,可能都不是这个掌控了某种神秘的“言灵术”的疯子的对手。

    圣骑士将战斧背回身后,在奈法利安面前,武器已经失去了作用,他看了一眼黑石之王,

    “我很好奇,奈法利安,你要带走瓦里安陛下的半身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还要带走我?”

    黑石之王活动了一下肩膀,

    “不,不是我要带走你,狄克骑士,一位和父亲有交集的大人物明确表示要你消失,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我猜,是暮光先知?”

    圣骑士和大小姐拥抱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跟着黑石之王走向了那扇在龙穴边缘洞开的黑色光门,听到圣骑士低声的询问,黑龙王子朝他眨了眨眼睛。

    “很遗憾,我不能告诉你。啊,让人郁闷的收尾之旅总算是结束了,能够回到温暖的家里休憩,简直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伴随着黑石之王的一声感慨,黑色光门轰然关闭,法师大小姐握紧了手里的法杖,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痛苦。

    她咬了咬牙,狄克在拥抱时告诉她的那句话让大小姐勉强打起了精神,灵魂分裂已经完成,禁锢瓦里安国王的法阵也失去了效果,她和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埃里戈尔将国王从束缚中解了下来,和吉安娜一起退到了战场边缘。

    在温德索尔和肖尔的接应下,瓦里安的半身,白色头发的国王被快速送出了龙穴。

    吉安娜看了一眼了无痕迹的角落,悲愤的大法师召唤起狂烈的寒霜风暴,在原初之流的包裹中,毅然加入了惨烈的战斗里。

    不过在另一边,在特殊的光幕中,狄克扛着黑色头发的瓦里安走在奈法利安身后,黑龙王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将一团暗红色的光团丢入了身后的光幕里,他看着惊怒交加的狄克,耸了耸肩,

    “我突然觉得你们说的有道理,也许我确实该帮我那愚蠢的妹妹一把!”

    “你扔出去的是什么?混蛋!”

    “哦,那个呀,一小团压缩过的龙息罢了。”

    黑龙王子用手里的红色权杖在眼前的光芒中一划,黑翼之巢的景象出现在了圣骑士的眼睛里,这时候,慵懒的黑龙王子大步走入其中,躺在铺着华贵皮毛的椅子上,又端起一杯红色的葡萄酒,这才说到,

    “威力嘛,马马虎虎,大概能破坏奥妮那毫无美感的破烂龙巢的山体吧,如果她能活下来,我想她以后也许会对我心存感激,不过算了,无所谓了,我也不在乎那个。”

    “你...!混蛋!”

    狄克的叫骂声在遥远的东大陆的黑翼之巢最顶层响起,但在卡利姆多的黑龙巢穴中,那一团撕开空气跳出来的暗红色光团,还是呼啸着砸在了黑龙公主那坚固的龙巢的最上方。

    压缩过的龙炎在瞬间爆开,然后以席卷的姿态,将整个洞穴中的一切都覆盖了,更可怕的是整个山体被破坏之后,所有人头顶的那一座山发出的悲鸣!

    巨大尖锐的岩石从山体上方崩裂,就像是一场陨石雨,不分目标的砸向地面上所有的一切生物,奥妮克西娅本就糟糕的场面瞬间变得更窘迫。

    她朝着空无一物的龙巢怒吼着,

    “奈法利安!我诅咒你!我用我的一切诅咒你!!”

    反应过来的娜莎用手里的刀轮在黑龙脖子上划出一道狰狞的伤口,然后闪烁到大小姐身边,抓起她的手臂就遁入了暗影里,其他守望者也纷纷遁入暗影。还留在战场支援的玛瑞斯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秘传自风行者家族的特制屠龙箭射向了艰难的四处躲避的黑龙公主,然后闪身朝着龙巢之外冲了出去。

    但唯有伯瓦尔公爵,这个杀红了眼的圣骑士单手前伸,将周身的四道圣光之盾挡在头顶上,双手握着重剑,在席卷一切的黑暗火焰中,再次合身扑向了拍打着被守望者撕成筛子的双翼,打算逃跑的黑龙公主。

    在龙巢之外,在数千士兵惊恐的目光中,筑城龙巢的那座黑色的山,在这一瞬间放佛被点燃,桔色的光芒从山壁上的裂缝里闪耀了出来,下一刻,就像是被看不到的大手从天空按了下去。

    在轰隆隆的震动当中,那山,崩溃了!

    四处乱飞的石块在周围的战场演变成了一场灾难,那腾起的黑色烟气将来不及逃跑的士兵们笼罩在了其中,灼热的岩浆很快将他们淹没,甚至连哀嚎声都没有响起。

    这地狱一样的场景让温德索尔元帅和肖尔面面相觑,在黑色的烟气风暴消散之后,两个人带着士兵快速的赶往那崩溃的龙巢,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被巨石包围的乱葬岗,被撕碎的尸体,被压碎的龙蛋,还有四处横流的岩浆,凄惨到了极致。

    “公爵还活着!快来人!”

    全身都布满了尘土和鲜血,狼狈到了极点的游侠将军玛瑞斯朝着那些士兵喊到,温德索尔立刻拔腿跑了过去,躲在阴影里逃过一劫的守望者们也纷纷现身,所有人围拢在那被一块最巨大的落石压住身体的黑龙公主周围。

    这黑龙的半个身体都被坠落的山石和爆发的圣光之刃弄碎了,但她强横的生命力却让她仍然活着,凄惨的,生不如死的活着,那一把染血的大元帅之剑大半个剑身都刺入了这黑龙的脖颈里,就像一根不断放血的残酷细针。

    在她抽搐的左翼之下,纳萨诺斯-玛瑞斯和温德索尔小心翼翼的将虚弱的伯瓦尔公爵抱了出来,公爵的运气很好,在山石坠落的时候,他正好被头顶的奥妮克西娅“保护”了起来,但即便如此,公爵的生命也已经进入了垂危。

    “温德索尔...老...老伙计,我...我没给...英雄们...丢脸!”

    伯瓦尔的手握住了温德索尔的手臂,老元帅已经老泪横流,

    “是的,伯瓦尔,你是个英雄,你证明了自己,好好休息!国王已经救出来了,一切都结束了!别担心了!”

    在另一边,目睹了实情的吉安娜和埃里戈尔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无奈和挣扎。

    不,这糟糕的一切还没完呢。

    (求票~求各种票~感谢兄弟们的打赏,本周末庆祝五一,再加上月票很给力,周末加五更!我真的很想以多更的方式感谢兄弟们的打赏,但真的是到极限了,希望兄弟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