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7.流沙节杖和甲虫之墙(上)

27.流沙节杖和甲虫之墙(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安其拉虫人背后的主宰者。

    实际上,就算是在真正的高阶战斗力的层面,古神的存在也只有真正跨过了那个无形的圈子之内的家伙才能知晓。

    对于那种世界本身与生俱来的恶,那种汇聚了所有生物的恶而形成的怪物,那种以混沌的生物,那种用正常人的思维根本无法想象出的生物,那是不应该被公之于众的秘密。

    所有知道它们存在的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个秘密。

    直到十几年前,当旧部落的战争在洛萨元帅手里终结的时候,一个食人魔意外的在这个世界得到了那他本该没有交集的混沌力量的青睐,在从萨格拉斯之墓死里逃生之后,食人魔古加尔孤身来到了希利苏斯,在黑暗之音的召唤下,他用不知名的办法进入了被封印的甲虫之墙,亲自面见了这片大地最深处的黑暗主宰。

    古神克苏恩,被称为千眼之魔的家伙给了古加尔新的力量和信仰,于是在食人魔离开希利苏斯的时候,暮光之锤,那个以古加尔已经灭亡的氏族为名的邪教,就这么建立了起来。

    很少有人知道暮光之锤的来历,知道的那些人对于暮光之锤也保持着警惕,但真正和这个信奉古神的邪教开战,狄克是第一个!

    他在东大陆南疆挑起的战争,几乎将暮光之锤在东大陆南部的所有据点全部拔除,如果不是有神秘的暮光先知向那些被黑铁矮人和黑镰术士们联手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暮光教徒发出了邀请,恐怕东大陆南部将成为暮光之锤第一个渗透失败的区域。

    这次罕见的“大灭绝”行动也让狄克的威名在黑暗世界远播,黑铁矮人和黑镰术士所到之处,暮光之锤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在黑暗世界,这样冷酷的斩草除根其实并不多,显然,这是因为上层大人物下了死命令的缘故。

    所以在黑暗世界里,狄克除了正义之火之外,又多了一个不那么好听的称号,“塞拉摩的血腥伯爵”,当然,没准狄克会喜欢这个名字也说不定。

    虽然暴风王国成为了东大陆的暮光教徒最集中的地方,但眼下,在东大陆,暮光教会的势力绝对是被压缩了很大一段,尤其是在这一天联军汇聚在甲虫之墙前方的时候,一位大人物,还被千里迢迢的邀请到了这里。

    “圣徒”本尼迪塔斯,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整个东部王国的精神领袖。

    这位大主教本来要坐镇后方的,不过当大德鲁伊联名的邀请函发到他手里的时候,他也不得不辗转来到了希利苏斯这不毛之地,本尼迪塔斯看着身边的老莫格莱尼和身份和他一样尊贵的月之祭祀泰兰德,以及站在一行人旁边的各个种族的首领和酋长。

    就算这位圣徒有什么怨言也说不出口了。眼下这情况已经很明了了,这是整个世界的领导者的汇聚,并非自己的身份暴露,也并非只有自己倒霉。

    遇到这么个情况,本尼迪塔斯除了长叹一声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任何大组织里都有斗争,就连正直的圣骑士都会因为教义分歧而大打出手,更不用说暮光教会这样的邪教了。

    现世存在的古神有三个,但暮光教会里却分成了四派,崇拜千眼之魔克苏恩的古加尔,千喉之魔尤格萨隆的仆从萨拉女士,梦魇之魔恩佐斯,还有早就死掉,但传说在迷雾大陆潘达利亚还有力量种子存在的最强古神-七首亚煞极的信徒。

    彼此争斗不休,最近本尼迪塔斯甚至听说又出现了第五位古神黑暗之魔萨塔拉斯的信徒,而他本人则是恩佐斯这一派系的首领,由于“同事”哈维斯的存在,本尼迪塔斯的身份从未暴露过,但自从狄克一行人毁掉了黑石山之后,大主教其实就一直怀疑圣黎明骑士、正义之火这个家伙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但这两年狄克太过深居简出,塞拉摩附近又总有半神出没,这导致本尼迪塔斯派出的三波刺客都折戟沉沙,而这一次讨伐其拉虫人,必然会引出其拉虫人背后的千眼之魔克苏恩,这才是本尼迪塔斯一直在避免的事情。

    倘若联军胜利了,本尼迪塔斯不知道自己的尊主恩佐斯会不会愤怒,而倘若克苏恩胜利了,这个古神也不会因为他是暮光教徒就放过他,算来算去这都不是一件有利益的事情,但偏偏他却不得不来!

    哎,真是好气啊!

    不过本尼迪塔斯再怎么愤怒,也不会在这时候展现出来,实际上,在众人眼中,这位大主教一直保持着得体而温暖的笑容,时不时伸出手,为经过他面前的战士赐予圣光的祝福,不管是人类,还是矮人,甚至是兽人,都能感觉到这位大主教的强横实力。

    更重要的是,那仿佛温暖人心的光芒!

    大主教抬头看去,在希利苏斯的黄沙漫漫当中,来自整个世界各个角落的战士们聚在一起,他们盔甲摆动的声音让整个沙漠都显得异常喧闹,每个种族的战旗在不同的地方飘扬,整个世界凑出了整整14W精锐士兵,齐聚在希利苏斯大沙漠,这应该是自海加尔山之战以后,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一次战争了!

    暴风城的狮心旗下,来自暴风王国,库尔提拉斯王国,塞拉摩和北疆的圣骑士们聚拢在一起,他们是战场的左翼,同一方的还有铁炉堡的铜须矮人,黑石山的黑铁矮人。

    在右翼,那是兽人的鲜红色盾型旗,奥格瑞玛的高大兽人战士和暗矛巨魔战士站在一起,还有数量比较少的莫高雷牛头人,以及数目不少的地精工兵,在库尔提拉斯的舰队越发横行大海的时候,锈水财阀最终选择了可以和库尔提拉斯对抗的兽人作为商业盟友,这一次加鲁维克斯亲王,还特意派出了地精的工程师帮助兽人作战。

    而且在兽人战士当中,一些黑皮肤的兽人时不时朝着人类那边做着挑衅的动作,在之前的几个月里,兽人位于西部战区,刚好和人类战区对立,所以双方并没能擦出战斗的火花。

    两边的气势就像是相互比对一样,显得剑拔弩张,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如果不是中央的暗夜精灵哨兵,巨龙和德鲁伊们的存在,两方早就打成了一团,但眼下,在更大的威胁面前,从未平息过战斗的双方,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了彼此的仇恨。

    虽然还没有摆明彼此的立场,虽然狄克已经尽量避免冲突,但联盟和部落这两个大阵营,还是在世事的推动下,再一次出现了对抗的雏形。

    正如眼光长远的战略家们能看到的那样,在不久的未来,这两个大阵营绝对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再一次掀起新的战争,而那,将是以整个世界为战场的战争。

    但最少在现在,在当下,他们还是虽然不信赖,但却不得不配合作战的盟友。

    “砰,砰,砰!”

    盔甲碰触石块的声音本该不那么显眼,但在法师的扩音术的扩散下,这声音就像是雷鸣一样,横扫过了整个喧嚣的战场,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就连那些黑石兽人也放下了挑衅的动作,将眼光转向了甲虫之墙的位置。

    在那里,有一座大平台,据说那是1000年前,巨龙们和德鲁伊们封印其拉虫人的法阵原点,在那里矗立着甲虫之墙封印的节点,要打开眼前这座摇摇欲坠的封印,就必须在那里击破封印的核心。

    这项工作必须由一个能被所有人接纳的人来进行,在原本的历史里,这项工作是萨鲁法尔大王来做的,不过那时候人类联盟因为亡灵天灾的肆虐而正处于式微当中,所以兽人占据了主导。

    但眼下,狄克的干扰让亡灵天灾造成的影响被大大降低了,尤其是奎尔萨拉斯没有灭国,并且黑铁矮人还加入了人类联军一方的情况下,双方的实力再次回到了一个均衡点。

    所以大德鲁伊们想来想去,最终将这任务交给了一个实至名归的家伙。

    身穿审判战甲,背着逐风者之剑的圣骑士大步走上甲虫之台,一个铜锣一样的魔法封印的载体树立在他眼前,那是个特异的金属圆盘,其上雕刻着一只甲虫的图案,看上去就像是黄铜制作的,但狄克知道,除非使用特殊的物品,否则就算是最锋利的武器,也无法摧毁这汇聚了四色巨龙力量的封印。

    流沙节杖!

    当年巨龙用于封印甲虫之墙的特殊神器,大德鲁伊们在得到了蓝色碎片之后,就将其送往了塔纳利斯沙漠最深处的时光之穴,由那里的青铜龙重新将其铸造为流沙节杖。

    当年承受了丧子之痛的大德鲁伊鹿盔愤怒的将节杖摔在甲虫之墙上,导致节杖破成了四块,眼下游历世界的大德鲁伊就站在玛法里奥的身后,狄克甚至一眼就能看到他,但鹿盔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甲虫之墙上,他的双拳紧握,双眼里满是冷漠,那是杀戮的冷漠。

    他呲着牙,就像一头快要失去理智的猛兽!就连他身边的德鲁伊们,都忍不住悄悄远离了他,他们都知道鹿盔的惨剧,因此也没有人去安慰他—那是根本没有效果的徒劳。

    在狄克站定之后,一抹黄色的时光漩涡在他头顶的空气中出现,然后是一头和伊兰尼库斯大小差不多的青铜龙,这头青铜龙的头顶上竖起的长角聚拢在一起,就像一顶王冠。

    但他并不是时光之王诺兹多姆,而是诺兹多姆的直系子嗣,亲身参与了1000年前的流沙之战,并且在那一战里失去了三位好朋友的青铜龙王子阿纳克洛斯,一头强大而威严的巨龙。

    神出鬼没的青铜龙小萝莉克罗米,在他眼前都是真正的小字辈,这是一头真正经历过上古之战的巨龙,狄克在黑石山的战场上,曾远远的看到过他的身影。

    阿纳克洛斯展开翅膀,遮天蔽日,它冷漠的龙之瞳盯着下方的狄克,同出一源的力量让他感受到了狄克身体上的守护者气息,他的眼眸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但他还是没有说话,伸出爪子在空气中轻轻一划,一抹混杂着黄绿红蓝四色光芒的手杖就落向了狄克的面前。

    圣骑士伸出手,握住了那冰冷的节杖,那是一根不算华丽的手杖,黄色的杖身,黑色的手柄,绿色的尾部翡翠,以及顶端黄色的甲虫型装饰,狄克将其握在手里,仿佛听到了脚下大地的呼吸,他感受到了这片沙漠里每一丝风沙流动的轨迹,感受到了呼呼的风声。

    这节杖,赫然是和希利苏斯沙漠联系在一起的!

    圣骑士到现在才有了明悟,难怪强大的虫人被困在甲虫之墙里1000年,封印他们的并不单单是这堵墙,还有这片沙漠!青铜龙用这片沙漠充当了真正的封印!

    难怪塔纳利斯,安戈洛环形山和菲拉斯的大虫巢里始终无法诞生虫人,只能诞生最低级的异种虫!难怪1000年里,都没有人发现其拉虫人的存在!难怪虫人袭击世界的第一波攻击,也只能派出最低级的工虫!

    最大的原因就在这里,虫人们根本无法离开希利苏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