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潜龙谍影

29.潜龙谍影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吃我一斧!!”

    震天的怒吼从混乱的战场和天空传来,巨大的黑曜石阿奴比萨斯巨人缓慢的抬起头,但还没等到他的胡狼状脑袋完全抬起,锋利的斧子就砍入了它坚硬的脑袋中。

    一个白色头发,白色胡须,精赤着上身的老兽人从双足飞龙上一跃而下,这一次斩击一气呵成,血红色的怒气在他身体周围涌动,帮助他抵消了很大一部分反震力,他手中黑色的重斧完全砍入阿奴比萨斯的脑袋,几乎将那黑曜石组成的脑袋砍成两半。

    但这玩意毕竟属于构造生物,它的脑袋并不是致命位置,但是在失去了视觉之后,这个疯疯癫癫的黑曜石巨像的手臂在空中乱舞,将飞过他身边的其拉虫子击飞老远,那巨大的力量让这些虫子在半空中就失去了生命。

    老兽人借着反震力,从10米高的空中落入被鲜血浸满的沙地地面,他朝着身边的兽人战士喊了一声,另一把武器就抛了过来,老兽人警惕的看着眼前朝着反方向跑了回去的阿奴比萨斯巨人,双眼里满是凝重。

    “这玩意简直就是为混战而生的战争兵器!”

    老兽人对赶到自己身边的酋长萨尔说,“幸亏战场上只有20头,要是再多,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萨尔举起手里古朴的毁灭之锤,一道厚重的雷电从天而降,精准的打在了那脑袋被砍掉的黑曜石胡狼巨人的身体上,闪电顺着老兽人砍出的裂缝,直入这黑曜石巨像的控制核心,在受到强烈的外来力量的刺激之后,这黑曜石巨像发出了沉闷的怒声,然后在虫群环绕之中,引爆了自己的核心。

    小型蘑菇云混杂着黄沙直入战场当中,这巨大的爆炸声并没有影响联军的动作,但这爆炸却在紧密阵型的虫人当中炸出了一个缺口,李奥瑞克公爵第一时间就带着重新加速的重骑兵顺着这个缺口突入了虫人的包围里。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萨尔才有些疲惫的对老兽人说,

    “仅仅是虫人的先锋军就这么难缠,我都不敢相信如果深藏在地底的虫人全部涌出去,我们该怎么办!对了,布洛克斯,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本来是交给瓦洛克去做的,但瓦洛克需要指挥狼骑兵,所以我推荐了你!”

    大酋长一锤砸翻了从天空突入两个人身边的其拉鞭挞者,毁灭之锤上附带的电芒和火焰的力量,让这不自量力的虫人在砸入地面之后,就变成了一具枯骨,萨尔的攻击还没停,他张开左手,元素的力量在手心汇聚,然后窜出,密密麻麻交至的电网穿过空气,将围攻海军上将的三头其拉虫人战士麻痹在原地。

    戴琳冷哼了一声,左手的军刀带起了致命的弧度,在血红色的刀芒亮起之后,将两头虫人的脑袋斩飞,另一只手里的火枪裁决,则贴在了最后一个虫人的脑门上。

    “砰!”

    低沉的枪响声,混杂着火药辛辣的气息,将那虫人的脑袋轰成了一团马赛克。

    戴琳没有停下动作,而是将枪管对准了萨尔,冷笑一声,扣动了扳机。

    从枪膛里飞射而出的特质弹丸划过了萨尔的头发,精准的击中了一头朝萨尔扑过来的虫人的眼睛,将它打翻在地,然后被离开的布洛克斯一斧枭首。

    “多管闲事的东西!”

    海军上将将华丽的火枪插回腰带上,双腿轻轻一动,再次扑向了那些穷凶极恶的虫人。

    整个战场的局面并不乐观,虽然虫人的指挥官拉贾克斯被德鲁伊们殴打的很惨,但虫人单体强悍的战斗力,却还是让它们在数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挡住了艾泽拉斯联军的进攻,甚至在某一段战线上,还有反扑的情形。

    如果不是数目巨大的法师团拼了命的压制,恐怕那些薄弱的战线早就崩溃了。值得一提的是,本尼迪塔斯本色出演,一个人带着暴风城刚刚成型的骑士团,竟然正面顶住了虫人的疯狂冲锋。

    这也证明了一个强大的牧师,在战场上的威慑力,大主教一个人,就保证了在20分钟的激战之后,300名圣骑士,愣是没有一个战斗减员!不过可惜强大的牧师,即便是算上巨魔沃金和泰兰德,也只有三个,远远不足以维持战争的推进。

    所以很快,战斗就转入了残酷的僵持!

    精锐的老兵,需要2-3个人一起,才能牵制一头高大的虫人,而面对长着翅膀的其拉虫子,他们几乎没有有效的反击能力,希尔瓦娜斯迫不得已,只能将自己麾下游侠部队分散到了每一条战线上,而她一个人站在法师团前方,手持绿色的远古守护者长弓,没有一个虫人能突破她的箭矢防御。

    在文明世界的战争中,英雄阶的存在,不能轻易介入战场,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希尔瓦娜斯如果放开手去杀,几乎一个人就能团灭一整只俗世部队,这样的限制级力量,实在是太破坏平衡了。

    不过眼下,就在僵持的战斗中,却有一只含金量相当高的队伍,悄悄的脱离了正面战场,在战场的南部边缘集合了。

    背着逐风者的狄克,来自神秘的守护组织隐秘通途的三个好猎手伊墨瑞尔-影卫,温蕾萨-风行者和兽人雷克萨,老督军布洛克斯希加-萨鲁法尔,最后一个则是来自重建的达拉然的法师领袖罗宁,这家伙是编外人员,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而来。

    这六个人豪不夸张的说,放在任何一条战线上,都足以承担起带领进攻的重任,但眼下却集合在这里,德鲁伊们不会放任这样的力量白白浪费,所以这就意味着,这六个人将要去做的事,肯定比维持战斗更重要。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狄克扫了一眼众人,急速开口说,

    “现在事态紧急,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有办法扭转颓势,甚至直接打通通往其拉邪恶的帝国深处的道路,但我需要帮助,所以我找到了你们!不要问为什么,跟我来!”

    说完,圣骑士就握住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不过就在这时候,老兽人却阻止了他,圣骑士看着这个老兽人,因为他的身份,所以狄克愿意给他一个提问的机会。

    布洛克斯希加,这是萨鲁法尔霸王的哥哥,一个真正的传奇,是除了上一任提瑞斯法守护者艾格文之外,唯一一个以凡人之躯,砍伤了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的家伙,当然,眼下他还没有得到那个证明自己传奇的机会,但狄克知道,他会等到的,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

    老兽人的问题很简单,甚至简单到朴实。

    “我只有一个疑问,如果我死了,会死得其所吗?”

    简单的一个问题,却瞬间调动了周围四个人的精气神,圣骑士赞赏的看了一眼老兽人,他当然明白老兽人这是在帮他调节士气,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如果能死在这场突袭里,我们会赢得无上的荣耀!”

    “这就够了!”

    老兽人活动了一下肩膀,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我听瓦洛克说起过你,感谢你给了格罗姆证明自己的机会,你是兽人的朋友!”

    狄克没有说话,只是靠近了布洛克斯希加和舒了一口气的罗宁,手里的吊坠散发出绿色的光芒,下一刻,三个人的身形消失。

    隐秘通途的三个猎手也快走了几步,在这几步里,他们的身体变的虚幻,最终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高阶猎人必须掌握的技能-伪装!在某些时候,这是比盗贼的潜行术还要高明的敛息技能。

    --------------------------------------------------------------------------------------

    其拉虫人被封印在甲虫之墙内部,但这个区域是很大的,光是地表,就有整个希利苏斯大沙漠的三分之一,更遑论虫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有将巢穴建在地下的本能。

    所以这片被称为“安其拉邪恶王国”的区域,实际面积绝对不会比暴风城的一个行省面积更小。

    不过在安其拉真正的核心区域,也就是被称为安其拉神庙的位置之外和甲虫之墙之间的区域,那其实才是1000年前流沙之战的真正战场,狄克等人小心翼翼的越过虫人的战线,进入其中,甚至还能发现那些被虫人用角质长枪,钉在墙上,已经干枯成为枯骨的暗夜精灵战士的残骸。

    由于前线战事焦灼,所以这片战场的废墟里,已经没有了多少虫人和其拉虫,但众人还是小心翼翼的躲在扭曲的光线中行进,当他们穿过静悄悄的石墙的时候,那种具有强烈虫族风格的建筑物,那些用特殊的水晶制作的装饰品,以及那些随处可见的人型生物的骸骨,都证明了这是一片被异类统治的大地。

    那些死在这片大地上的英魂无法散去,他们在等待救赎,但这片已经被不知名的邪恶控制的区域,却无法给予他们安静的永眠,甚至那些尸骸还被虫人当做了幼虫的巢穴,这些勇士在死后,连遗体都被亵渎了,这无疑是文明的悲哀。

    法师罗宁是睿智冷静的法师里罕见的暴脾气,加上他的妻子也是精灵,所以在看到那些被亵渎的尸骸的时候,他忍不住咬起了牙关。

    “见鬼,这些野兽!他们就不该存在!”

    就连老兽人的眼睛里,都闪过了一抹恨意,这是无关乎种族和立场的,是所有智慧生命对于同类残酷的遭遇的愤恨。

    “我们不正是为此而来吗?”

    圣骑士轻轻说了一句,在越过一条石质的阶梯之后,他松开了手里的吊坠,然后反手握住了背后的逐风者,异形剑刃划破空气,安薇娜也从狄克的手腕里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还罕见的问了一句。

    “笨蛋!需要本大人帮忙吗?”

    圣骑士耸了耸肩,“还不到时候!这种敌人,还不需要安薇娜大人亲自出手!”

    在他身边,布洛克斯和罗宁都握紧了武器,三个猎手也从伪装中跳了出来,在他们眼前,一头畸形的异种虫正在沉睡,也不知为何,没有加入正面的战场里。

    它通黑赤黄色,身体上夹带着黑色的斑点,六条刀锋一样的长腿划过沙地,留下一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痕迹,它体长近10米,最古怪的是它的尾巴,并不像是蝎子一样翘起,而是和身体呈一个平面,又在尾部勾勒出了狰狞的虫鳌。

    它丑陋的脸上有密密麻麻的复眼,让人看得异常恶心,还有那土黄色的口器,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光芒。

    “库林纳克斯…”

    圣骑士将圣能注入右手,厚重的光盾出现在他手臂上,他感受了一下空气里若有若无的轻语声,还有逐渐发热的左臂,简略的解释了一句,“虫人语里的“噩梦”,这丑陋畸形的可悲家伙,杀了它,我们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