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4.上古恐惧和其拉王国的终末

44.上古恐惧和其拉王国的终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肖尔很狼狈,对于这位英雄刺客来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他的身体在数十只其拉工虫中来回闪耀,这十几只虫子可没有它们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身体上黝黑的古怪纹路,以及血红色的眼睛和锋利至极的爪子,都显示出了它们的攻击性。

    实际上,这是肖尔在亲手将匕首刺入那头全身淡蓝色的其拉领主的脑壳中,彻底终结了它丑恶的生命之后,那虫子用最后的力气砸碎了幼虫虫巢的墙壁,放出了这十几只与众不同的其拉工虫。

    它们根本不理会旁边冲上去试图帮助肖尔的精兵,而是横冲直撞的围攻着在和蓝色其拉领主虫战斗中,已经筋疲力尽的肖尔。

    索性本身就是靠敏捷吃饭,肖尔也不是这么容易会被攻击到的,即便是失去了自己的匕首,他也能坚持很长时间。

    在宽大如地下宫殿的幼虫虫巢的另一侧,狩猎大师伊墨瑞尔也刚刚解决掉了自己的对手,和肖尔不同,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三头负责把守幼虫虫巢的其拉领主的名字和它们擅长的东西。

    所以在将手里的战刀刺入大虫子的眼睛,旋转着刀柄将大脑搅得一团糟之后,暗夜精灵飞快的跳出了战圈,下一刻,这即将失去生命的赤红色大虫的身体,在一声声嘶力竭的哀嚎之后,猛然爆开,将一圈墨绿色的毒云挥洒向了四面八方。

    实际上,隐秘通途对于其拉虫人的观测从未断绝过,这些杰出的狩猎大师们,用秘法侦察了这座神庙,将所有其拉领主都记录在册,比如刚刚被她击杀的这头全身赤红色的虫子,它就有自己的名字。

    这是克里勋爵,和刚刚被肖尔击杀的那头蓝虫子是“夫妻”,那头蓝虫子被猎人们叫做亚尔基公主,剩下的那头在士兵的阵营里横冲直撞的紫色的,稍微小一些的虫子,叫维姆,是这两头残忍的虫子的“爱情结晶”。

    伊墨瑞尔表示这个说法真恶心!

    狩猎大师一个人单挑一头半英雄级的虫人已经是极限了,不过在战斗结束之后,她还是挽起了战弓,在肖尔的配合下,一头一头的将那些追逐着他的虫子爆头,两个人的战场远离普通士兵,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战斗中不会误伤他们。

    但即便如此,在战斗平息之后,这幼虫虫巢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地狱。

    先行的冒险者们确实为后续的士兵打开了通道,但正如狄克预料的那样,面对混杂在一起的超巨量的工虫,就算是这些在黑暗世界威名赫赫的家伙们,也很难做到保全自身,在马修准将指挥着士兵进入幼虫虫巢的时候,依靠矮人侏儒们支援的工程学炸弹,冒险者们艰难的打退了虫人的第三波袭击,这时候他们只剩下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可以说,这短短的一段路程,是这些家伙用命踏出来的,当然也不乏一些胆小鬼遁入黑暗,企图悄悄逃离这收割生命的地狱,但在他们提心吊胆的漫漫逃亡路的终点,不会讲情面的军法官还是会把这些逃兵处死。

    大型冒险者团体都知道这消息,所以在最艰难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想过要逃跑,但在这时候,他们的坚持已经有了回报,如果剩下这三分之一幸存者能活着离开其拉神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爵位或者是其他东西。

    守卫虫巢的三头其拉领主只剩下了维姆这一只,它再强也会疲惫,也会胆怯,在被围攻了数十分钟之后,精疲力尽的虫子趴在了地上,在马修准将亲自带队,手持带着刺刀的火枪,一圈圈精锐士兵靠近了这头虫子,它那被火枪弹丸打碎的眼珠子里,黑黝黝的空洞满是绝望。

    来自库尔提拉斯的将军冷哼一声,手里的刺刀狠狠的刺入了维姆的额头里,随后发射的特制的弹丸在它的脑壳上开出了一个孔洞,彻底断绝了这虫子的命运。

    马修准将意气风发的站在维姆的尸体上,对那些看着他的士兵和冒险者们喊到,

    “兄弟们,战士们!烧掉所有的虫卵,我们回家!”

    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马修准将跳下虫尸,接过了卫兵递来的斧头,抡圆了一斧子将维姆脑袋上漂亮的尖角砍了下来,然后对身边的士兵说,

    “你们也可以去挑选自己的战利品了,兄弟们,这是我们应得的荣耀之证。”

    马修准将的话刚说完,整个虫巢都开始剧烈震动了起来,这让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因为在头顶落下的灰尘和石块当中,混杂着一个直入人心的哀嚎声,在所有人心底响起,那声音催动绝望,引动恐惧,但其中也混杂着痛苦和即死的悲鸣。

    几个受了伤的卫兵抽搐着倒在了地上,在地震稍微平息了一些之后,很快就有牧师为他们治疗,这些家伙捂着脑袋痛呼,甚至连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这看上去是一场灾难,但在真正懂行的人眼里,却是不折不扣的喜讯。

    伊墨瑞尔的蝙蝠装面甲之下,一个毫不加掩饰的笑容绽放开来,她知道,克苏恩完蛋了!

    另一侧,神殿守卫区,当那哀嚎响起的时候,在一片萦绕着绿色星点,布满了苔藓生物的古朴隧道中,黑暗中的猎食者正拍打着翅膀,试图将锋利的尾钉刺入已经被剧毒麻痹的兽人英雄的脖子里,这头黄蜂一样的其拉领主的身体就像是一架嗡鸣的重型战斗机,她的翅膀每一次扇动,都会引起剧烈的旋风。

    她通体绿色,混带着红色的花纹,看上去有一种狰狞的美。

    这是哈霍兰公主,其拉狩猎者的领袖,也是自1000年前的流沙之战里活下来的少数“元老”之一,根据隐秘通途的老猎人赫米特-奈辛瓦里的《艾泽拉斯生物大百科》所描述,哈霍兰公主应该是这世界上毒性最猛烈的野兽之一。

    眼下,就连无所畏惧的兽人英雄萨鲁法尔霸王也被哈霍兰的猛毒麻痹在了原地,这种麻痹对于一个战士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沃金被好几头高大的其拉皇家卫兵缠在另一边,而跟随他们一起狩猎的好猎手雷克萨刚刚解决掉了自己的对手,朝着危在旦夕的萨鲁法尔霸王冲了过来,哈霍兰公主锋利的,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尾钉已经接近了萨鲁法尔的脖子,这一下一旦扎实,即便是萨鲁法尔霸王,也会因为剧毒而死去。

    不过就在这一刻,那如影随形的哀嚎响起,哈霍兰公主的身体猛地一颤,竟然连近在咫尺的萨法鲁尔也不再理会,转身就拍打着翅膀朝着隧道的更深处逃跑,虫人有智慧,亦有信仰,当数千年的信仰崩溃的时候,这头顶级猎食者的心智也不会比一个凡人更强。

    但她的逃跑却给了雷克萨机会,狩猎大师的左手向前挥舞,细长的锁链如毒蛇一般飞出,精准的扣在了哈霍兰的爪子上,论起玩锁链的技巧,十个狄克也比不上雷克萨,这猎手借助逃跑的猎物带来的速度,飞快的窜到了半空,最终爬上了这头黄蜂一样的怪物的躯体。

    他手里的两把黑色的符文斧,一把镌刻着米莎,另一把镌刻着雷玛,那是他母亲的名字,他父母的意志从未在他的身体上消退,这猎手举起双斧,一斧子接一斧子的砍在精神已经崩溃的哈霍兰公主的身体上。

    当巨魔沃金闪耀着巫毒光芒的木制战矛从下方飞出,精准的刺入了正在空中挣扎的哈霍兰的胸口的时候,源自阿洛神神秘的能量在哈霍兰的身体里爆开,这头怪物罪恶的生命,也终于在难以言喻的恐惧和失落中,走入了尽头。

    虚弱的萨鲁法尔霸王拄着斧头站在这怪兽的身体边,他艰难的将哈霍兰公主的尾钉取了下来,这近1米长的锋利尾钉,会成为一把好武器。

    在他们身后,在幽静的隧道中,兽人战士的欢呼声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

    在克苏恩死去的这一刻,其拉虫人,崩溃了。

    其拉王国,也崩溃了。

    面对数十头巨龙的围攻,双子皇帝表现的一直很轻松,维克尼拉斯大帝完全免疫物理伤害,由他挡在前方,就连最强大的阿纳克洛斯的爪子,也无法伤害到他的身体,而维克洛尔大帝则完全免疫魔法伤害,每当青铜龙的龙息喷出,他就会使用传送魔法帮自己的兄长抵抗那伤害。

    这两个拥有超强智慧的生物,堪称无解的存在。

    现实世界里的双子皇帝,也不会像游戏设定中那样死板,他们精妙的配合让青铜龙的攻势节节败退。

    他们轻而易举的用长剑或者是魔法将一头头青铜龙砍伤,却又被不杀了他们,那是献祭给主人的祭品,而且他们似乎在享受这种永远不会失败的战斗。

    大抵对于虫人皇帝来说,对手的哀嚎才是最美丽的音乐吧。

    在神殿当中,奎尔萨拉斯,卡多雷和塞拉摩的士兵们真的是再用生命和那些精锐的虫人对拼,所有人的手里都沾满了鲜血,腥臭而带有腐蚀性的虫血,甚至还有战友的血。

    作为双子皇帝禁卫军存在的虫人斩灵者拥有神秘的心灵魔法的技能,这些通体白色的恶心虫人很轻易的就可以操纵士兵们的身体和灵魂,还未**纵的士兵只能将利刃刺入同伴的躯体里。

    残酷而又疯狂!

    这是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双子皇帝几乎将其拉的战斗虫人完全汇聚在了这里,士兵们只能借助神殿的地形被动防御,完全无法正面对抗,在希尔瓦娜斯率领着游侠部队赶回来之后,这种岌岌可危的形式才好转了一些。

    但仅仅是好转,一眼看不到边的虫人海洋,最乐观的指挥官也已经眉头紧皱。

    不过当克苏恩的哀嚎声在联军和虫人的思维中爆开的那一刻,双子皇帝的怒吼声里第一次有了恐惧的味道。

    维克尼拉斯一剑斩落了阿纳克洛斯的鳞片,温热的龙血在空中逸散,他大声喊到,

    “维克洛尔,我感受到了这痛苦!它会毁掉我们!想想办法!”

    魔皇维克洛尔也放弃了和吉安娜以及罗宁的法术对轰,惊慌失措的用魔法构造出了好几个护盾,但没用,伴随着他的回答,他那近乎无坚不摧的身体,竟然在一点一点的垮塌。

    “没有办法,我们会随着伟大的主人,一起...呃...呃...死去,好...好疼!”

    “砰,砰。”

    不到5秒钟的时间,这两个仅靠一己之力,就打退了十几头巨龙围攻的强大到近乎无敌的虫人皇帝,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倒在了地面上,他们的躯体就像是被时光和烈风风化的枯骨一样,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变成了两句扭曲的骸骨。

    阿纳克洛斯化为人形,站在大厅当中,这头经历了无数时光,无数历史的青铜龙就像是梦呓一样。

    “赢了?克苏恩...它死了?”

    在他身后,那些勇猛无敌的虫人接连失去了信仰和统治者,几乎在瞬间就如同真正被惊扰到的虫子,惊慌失措的一哄而散。

    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战死在这里的士兵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些茫然,他们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该冲上去追杀,但也没有人在理会这些事情了。

    当克苏恩和双子皇帝死后,其拉帝国,已经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