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6.流沙永恒

46.流沙永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流沙之战结束后第36天,在茫茫夜色中,希利苏斯灼热的空气变得凉爽了起来,但也是在黄昏的这一刻,当夜幕真正降临的时候,沙漠的温度会直接降到10°以下,剧烈的温度差,也是这片大地数万年都没有人居住的原因之一。

    这种环境,实在不适合普通人生存。

    当然,对于冒险者这种刀尖上跳舞的家伙们就没有太多的阻碍了,实际上,这些家伙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都会在已经成为南卡利姆多佣兵工会的废墟战场的广场上,举行热闹的晚会或者交易会。

    虫人王国虽然被士兵们搜刮了一遍,但如探宝鼠一样的冒险者们,还是能在那些黑暗的隧道里,找到值钱的东西,比如一个周之前,一个好运气的人类小子,就在废墟战场的边缘,在坑洞里挖到了一个1000年前的精灵联军留下的军需箱子,拿到了好几本高阶魔法书典,几乎是立刻就被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们高价收走。

    那个不名一文的穷小子,在第二天就带着四大箱金币回去了暴风王国的湖畔镇老家,这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这个事件严重刺激到了其他的冒险者,最近几天,各种虫人装饰品,武器,甚至是活着的幼虫都被送到了佣兵工会的交易所,地精商人们闻风而来,一时间整个希利苏斯都活了过来。

    不过这些繁华和很多人都没有关系,比如那些巡逻在希利苏斯的夜色之下的各种族的卫兵,比如轮番秘密值守其拉神庙的隐秘通途的猎人,比如那些在大沙漠四处挖掘的考古学家们。

    再比如现在站在“流沙之战”的雕塑前方的神秘人。

    这座总是有朝圣者来朝拜的雕塑,现在空无一人,并不是这个时间点有问题,而是其他人都被挡在了数百米之外。

    被一头全身湛蓝色的阿努比萨斯,以及一头穿着特殊的皮甲的黑曜石毁灭者领主,还有一头恶声恶气的绿龙龙人,以及一条趴在沙地上沉睡的绿龙。

    夜风吹起了神秘人的兜帽,露出了兜帽下方那张稍有些沧桑的脸。

    唏嘘的胡茬布满了白净的下巴,伊瑟拉的治疗术很给力,几乎降狄克全身的皮肤全部重生,所以现在的他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但那种气质做不得假,他穿着灰色的连体兜帽,在下方是一身黑色的猎装,胸口还别着银色黎明的徽章,但除此之外,身上没有了其他的装饰品。

    吉安娜和莉亚德林站在他身后,两位女士手里捧着白色的花,寄托自己的哀思,在更远的地方,黑魔王森夏恭敬的站在那里,第一次面见真正的大人物的领航员,现在是森夏海盗舰队的二副的吉布斯先生也穿着上等人才能穿的起的黑色呢子大衣,但从他额头的汗水就能看得出来,这个老海狗还是在恐惧这种场面。

    他没办法不恐惧。

    因为就在他身后的影子里,吉布斯知道,那里隐藏着一位影子一样的守望者,只要他有丝毫的异动,就会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发达起来的人生。

    而且在他前方,就站着风暴王国的小王子安度因和他的侍从,一位神色冰冷的德鲁伊,还有几位来自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这绝对是吉布斯先生这一辈子见到的最尊贵的人,每一次他看到小王子手里的权杖,双腿都会忍不住发软。

    但他知道他不能跪,在从神秘的奥丹姆海岸返回的路上,森夏船长已经告诉了他实情,他知道现在自己是黎明骑士北方伯爵大人的走狗,代表的是狄克大人的阵营,一旦跪错了人,狄克大人也许不会怪罪自己这样泥土一样卑微的家伙,但森夏船长绝对会把自己变成一具大海里的干尸。

    圣光在上,吉布斯觉得这一刻难熬极了,甚至比他们在无尽之海遭遇到的血帆海盗时的那场恶战还要难熬的多,他甚至宁愿和三个老海狗拼刺刀,也不想再承受这样的心理压力了。

    吉布斯先生的纠结狄克体会不到,实际上,在面对这雕塑的时候,狄克总是忍不住想起那些跟着他一起冲入战场的士兵们,这一战打的惨极了,只有不到一半的士兵们活了下来,这绝对是自从海加尔山之后,狄克打的最惨的一仗。

    不过他的内心还有另一重忧伤,青铜龙王子阿纳克洛斯知道狄克在忧伤些什么,所以在沉默了几秒之后,他走上前,低声说,

    “我曾经从那个小不点身上感觉到了纯正的泰坦能量的气息,在这个时节里,很多秘密其实都被埋在了时光当中,如果你真正的愿意为了那个小不点冒险的话,你可以去塔纳利斯和希利苏斯更南方的大地上看一看,那里可能有帮助你的东西!”

    狄克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摸了摸被系在自己脖子上的金色光羽,他明白青铜龙能对他说这些,已经是违背了守护者职责的事情了,所以他回头朝阿纳克洛斯笑了笑,

    “我会去的,刚好闲了下来,我正准备进行一场旅行呢,谢谢你了,老兄。”

    阿纳克洛斯点了点头,身体在风中化为金色的流沙消散。

    狄克看了一眼身前的雕像,从莉亚德林手里接过白色的花卉,将其温柔的放在了雕塑眼前的台子上。

    拥有秩序之力的他能感觉到这座雕塑上缠绕的英灵,那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存在,就像是圣光之愿礼拜堂下方的那些存在,平时看不到作用,但一旦遭遇到特殊情况,这些英灵是可以被唤醒的。

    如果他没猜错,这应该是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们的手笔,但与其让这些勇士的灵魂白白消散,还不如让他们以这种形式继续存在下去,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转世一说。

    “维琳德走了?”

    狄克的声音有些失落,吉安娜的声音也有一丝颤抖,看得出来,大小姐对于狼人小姐也是有感情的,“维琳德只留下了一封书信,她对于自己没能帮上忙很抱歉,你也知道,她和安薇娜的关系是最好的,她觉得是因为自己没用,才导致安薇娜身死的。”

    莉亚德林沉默着,最终还是接着大小姐的话说,“那丫头最近这一段时间一直处在极致的痛苦里…不要怪她,狄克,她只是…只是去寻找心灵的平静了。”

    狄克转过身,看着低着头的高等精灵,

    “你也是,对吗?你也要离开我吗?”

    莉亚德林没有抬头,但她的身体却同样在颤抖,她哭了,安薇娜在化形之后,虽然有些吵闹,但大家都是将她当成亲人来看的,现在安薇娜身死,所有人都不好受。

    莉亚德林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了狄克的耳中,

    “抱歉,但我每一次想起安薇娜,我都会…都会好痛苦…如果我能再强一些,也许她就不会…就不会…”

    狄克张开双臂,将莉亚德林和同样开始流泪的吉安娜抱在了怀里,这一幕让所有人忍不住转过了身,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这三个最伤心的人。

    他们刚刚失去了亲人,和安薇娜玩的也挺好的小安度因的眼眶也已经红了,那个金色的小精灵虽然总是在他需要安静的时候,在他耳边吵闹不休,但那却是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她还教了他很多圣光的法术。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莉亚德林,这也是我的责任,我们会一起找到让她复苏的办法,我还承诺过要带她去见四圣灵,我答应过她的!我会做到的!我们一起去。”

    莉亚德林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她也明白,安薇娜身死之后,最痛苦的绝对是狄克,因为这个小不点几乎陪了他整整3年的时间,他们才是心意最想通的朋友,真正灵魂的伙伴。

    失去了她,狄克的灵魂甚至都不再完整了。

    这时候,狄克远比她更需要安慰和支持。

    五分钟之后,完成了凭吊的狄克带着两位女士走到了小王子身边,

    “安度因!我的弟子!我需要你的帮助,关于安薇娜,可能需要用你手里的权力做一点不光彩的事情。”

    小王子立刻抓紧了手里的权杖,他大声说,

    “我会帮你的,导师!安薇娜也是我的朋友!”

    “嗯…很好。”

    狄克忍不住伸出手将小王子整整齐齐的头发拨的一团糟,然后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说,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需要你把暴风城大图书馆的哈里森-琼斯博士“抽调”到塔纳利斯做一些“特殊”的考古研究,我的下属,森夏船长会负责接下来的事情的。”

    安度因瞪大了眼睛,

    “哈里森?就是那个去年刚刚离了婚的古板的考古学家?他给我上过历史课,但他只是个普通人…”

    “不不不,我的弟子,哈里森博士的背景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但相信我,我不会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那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狄克解释了一句,然后扭头看向森夏,后者狄克微微附身,圣骑士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一把黑色的带鞘长剑,那是用哈霍兰公主的尾钉制作的剧毒刺剑,绅士们不会使用这种阴毒的武器,但海盗船长就无所谓了。

    狄克专程从萨鲁法尔霸王那里讨要到了这把剑,来作为对忠诚下属的奖励。

    为此他甚至付出了维克尼拉斯大帝的那把神兵利器,但那玩意对于圣骑士和他的下属来说也没什么用,那玩意太大了,萨鲁法尔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可以使用它,所以狄克也很乐于做一个交换。

    以友谊的名义。

    “拿着它,森夏,这把死之吻很适合你,与大海搏斗的勇士就该有配得上身份的武器,不要辱没它!”

    狄克将华丽的刺剑递给了黑魔王,他知道这个品味粗俗的海盗喜欢这种华丽外露的东西,果然,森夏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激动,他恭敬的双手接过了这把由顶级黑铁矮人大师亲手锻出的高阶武器,主人说得对,这才是真正配得上他身份的象征!

    “尊敬的主人,接下来要去奥丹姆吗?”

    森夏问到,“我已经探明了前往那里的航线,我的舰队随时可以出发!”

    狄克摇了摇头,他看向了东方的天空,

    “你在塔纳利斯接到哈里森博士之后,带着他去奥丹姆,在热砂港留下一条船等我归来,我要先去另一个地方,对了,保护好哈里森博士,如果他不合作,就告诉他,奥丹姆有起源熔炉和三座方尖碑的线索,然后给他最好的补给,那地方就是你这一次的目标,铁炉堡的布莱恩亲王也会带着考古学家帮助你,但不用急,我估计还得最少一个月才能过去,所以如果可以,在那里建立一个前进基地,也可以作为你们的港口,记住!不要和当地人起冲突。”

    森夏恭敬的点了点头,目送狄克一行人离开,他将黑色的华丽刺剑系在了自己腰间,将自己原来那把镶嵌满了宝石的指挥刀丢给了瑟瑟发抖的吉布斯先生。

    “怎么样?这把剑和我的气质还搭吗?”

    森夏船长看了看自己的造型,扭头问吉尔尼斯乡下来的领航员,后者愣了一下,然后满脸笑容的竖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说,这把剑让您的气势又高贵了几分,真是完美的搭配!”

    森夏满意的哼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吉布斯先生跟上,他们两个人朝着灯火通明的废墟战场走了过去。

    “吉布斯,我需要忠诚的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热砂港,在哈里森博士到来之前,把我们的船好好收拾一遍,我可不想在主人的贵客面前失礼,这一次还有布莱恩亲王这样的大人物,这是我们的机会,你懂吗?只要能搭上铁炉堡的线,单是走私武器,就足以让你我成为这片海域最富有的家伙。”

    黑魔王意得志满的对自己的下属说到,

    “想想吧,我们会成为和血帆海盗一样强大的势力,所有人都会跪伏在我们的威名之下,对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一艘新的船嘛,去告诉小伙子们,我们三天后突袭落日海湾,把那些不成器的南海海盗一战打垮,你和托尼都会得到新的船。”

    吉布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也被森夏描述的美好前景感染了,但很快,凉风就让他冷静了下来,

    “但是船长,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

    “瞧瞧那里!可怜的老吉布斯!”

    森夏指了指前方的废墟战场,恨铁不成钢的说到,“动动你那被朗姆酒烧坏的脑子,那里,那里全是为了发财的亡命徒,主人可不缺那么点金币,哦,赞美圣光,他真的是最慷慨的,去吧,把那些亡命徒装满每一艘船!”

    “属于黑魔王的时代,就要来了!”

    森夏的低语很快就被夜风吹向了这片大沙漠的风沙中,一切的美梦,一切的哀伤,对于这片远古存在的大沙漠毫无意义,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就连巨龙都会消逝在时间当中。

    唯有这片亘古流沙,只有这片沉默的流沙,才是时光中的守望者,一切历史的见证者,你可以憎恨它,也可以喜欢它。

    它,是永恒。

    冰冷而又辉煌过的永恒,一切都将淹没在黄沙里,甚至包括无所不能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