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安度因的糟糕旅程

1.安度因的糟糕旅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暴风王国境内最近颇不平静,首先是镇守燃烧平原的第七军团被抽调去了希利苏斯的虫人战场,这导致原本很严密的湖畔镇防线出现了疏漏,这其实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在五个月之前,燃烧平原的绝大部分生物,就被爆发的虫灾全部消灭了。

    但就在这防卫的疏漏出现之后的第三天,一伙邪教徒就悍然袭击了湖畔镇,坐落在止水湖畔的湖畔镇,是和其他行省相比,环境相对比较贫瘠的赤脊山行省最大的人类聚集点,从旧部落时代开始,这里就一直处于和兽人对抗的最前线,即便是在人类联盟胜利之后,这里也保守盘踞在黑石山的黑石兽人的袭击,几乎每一年都有一两次入侵。

    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这里走出来的民兵甚至比其他地方的正是军队还要能打,仅仅是依靠简陋的武装就能和黑石兽人打得有赢有输,绝对堪称民风彪悍。

    这伙暮光神教的邪教徒也算是倒霉,他们从秘密的地方运来了一块虫巢水晶,打算模仿五个月之前燃烧平原的那一战,用虫海淹没湖畔镇,来宣告万物混沌的降临。

    但就在他们放出虫巢水晶的时候,刚好是克苏恩以及双子皇帝身死的时候,其拉虫子那种若有若无的精神联系当即断掉,虫巢水晶里的脑虫发了疯,控制着暴走的工虫把邪教徒全部咬死,然后又逃入了赤脊山广阔绵延的山脉里。

    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湖畔镇的老兵镇长所罗门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就请来了燃烧平原的军团和军情七处的密探,开始在湖畔镇内部搜捕这些越发猖狂的邪教徒。

    没想到这一查还真的查出问题了!

    当天晚上,被追捕到了绝境的邪教徒在绝望之下点燃了躲避的房屋,结果引燃了小半个湖畔镇,超过40名平民遇难,这个恶性事件在一个周之内传遍了整个暴风王国,感觉身边谁都不可信的民众们纷纷涌到了暴风城和北郡修道院,这突发事件直接导致刚刚恢复运转的暴风城政体差点瘫痪。

    而且各地都陆陆续续有邪教徒的消息传来,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坏消息,白头发的瓦里安国王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这个老好人只能反复要求他的将军和高官们,务必保证民众的安全。

    但即便是军情七处全力运转,却仍然无法探出这些突然在暴风王国境内愈演愈烈的邪教徒们的大本营,在肖尔不在的情况下,地精剃刀也只能用最老套的方法,将密探们洒到了全国各地,配合民兵团剿灭邪教徒。

    但国家风雨飘摇之际,就需要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站出来安抚人心,现在的瓦里安国王承担不了这个重任,本尼迪塔斯大主教本来是最合适的人物,但由于刚刚从流沙之战的战场返回暴风城,就身染重病,最终摄政王伯瓦尔无奈之下,只能从塞拉摩接回了小王子安度因。

    安度因是暴风王国皇室的直系血脉,未来暴风王国的天命之王,由他带着皇家卫兵去各地巡视,甚至效果会比瓦里安亲自出动还要好。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匆忙从塞拉摩赶回暴风城的安度因,就踏上了自己的巡视全国的旅程,这已经是第五天,他们即将驶出艾尔文森林前往西部荒野。

    “莱克斯,你说哈里森博士会怪我吗?”

    安度因坐在不算奢华,但很肃穆的马车里,一般用剑布擦拭着腰间短剑的剑刃,一边扭头问坐在自己身边的德鲁伊莱克斯-利爪。

    年轻的德鲁伊和小王子意外的合得来,而且塞纳里奥议会也要在暴风城设置大使,莱克斯就当仁不让的承担了这个责任。他知道,本来黎明骑士是打算安排一位资深守望者保护安度因的,但由于小王子的身份相当特殊,而且暴风王国的局势也很微妙,所以最终这个打算也是无疾而终。

    面对小王子的问题,莱克斯摇了摇头,他绿色的瞳孔看向了前行的马车的窗外,艾尔文森林郁郁葱葱的环境让莱克斯很享受,这种异国风情对于德鲁伊们,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

    “那位哈里森先生,他古板的面孔下,隐藏的是一颗很年轻的心,我能嗅到博士追求自由的心愿,所以他看上去很不情愿的从大图书馆里走出来,但实际上,从他跳动的脚步就能看出来,这位博士先生,大概也已经厌烦了图书馆的工作了。”

    莱克斯详细的为安度因解释着他看到的东西,这些对于一位善于观察的德鲁伊来说,完全是一眼可以看到的真相,但对于安度因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还是稍有些复杂了。

    不过幸运的是,小王子学得很快。

    “那就是说,哈里森博士也希望出去继续他的冒险...”

    安度因将自己的长短剑插回剑鞘,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过了一沓军情七处找来的资料,他金色头发之下的脸上,满是惊讶和兴奋,“我听导师说哈里森博士的过去很复杂,我就拜托密探们帮我搜集了一下他的资料,天呐,我居然都不知道,我那个古板的历史课老师,在年轻的时候,居然还是一位颇为出名的冒险者,甚至还得到了矮人的探险者协会的名誉会员的资格。”

    “我听说他还一个人挑战过一整个食人魔部落,最后取得了成功,这简直不可思议。”

    安度因挥舞着手里的资料,对德鲁伊说,“暴风城王室里总是卧虎藏龙,我记得这还是当年我父王告诉我的,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句玩笑,现在看起来,父亲可没说笑话。”

    “那是当...”

    “砰!”

    莱克斯的话还没说完,他们乘坐的皇室马车就整个翻到了空中,在火药推动的气浪中,就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从地面推动一样,拉车的四匹花色一样的战马在爆炸出现的瞬间就被炸成了碎片,血肉在瞬间就布满了艾尔文森林偏僻的小道里。

    随行的皇家骑士们第一时间抽出了武器,大喊着快速组成了防御阵型,几个长官则跑向了被抛到路边的马车。

    这并不奢华的座驾可是出自达拉然的魔法工匠之手,这种爆炸还无法破坏它的结构,但王子殿下的安全高于一切!

    所以皇家卫兵队长拿出了求援烟火,刚刚点燃,那红色的烟火飞到十几米的地方,就被一抹从森林里窜出来的影子切成了四片,那影子一晃一晃的落在地面,然后吹了个呼哨。

    下一刻更多的黑影子从藏身的森林里出现,和皇家骑士们缠斗在了一起。

    他们穿着黑色的皮甲,脸上蒙着黑色的布条,不发一言,用匕首或者短剑作战,出手狠辣,显然是做惯了这种事情。

    被掀翻的马车里,绿色的荆棘藤蔓将整个空间都填充了起来,莱克斯算是塞纳里奥议会的新星,在关键时刻用最直接的办法将安度因保护的很好,小王子只是因为马车的震动而有些头晕,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马车之外的打斗声和鲜血的味道让莱克斯的脸色冰冷到了极致,他收回藤蔓,然后一脚踹开了马车封闭的大门,迎面扑过来的黑甲刺客直接被从地面升起的荆棘藤蔓绞杀在半空,愤怒的德鲁伊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再留情,他化身黑色的夜刃豹消失在了原地,仅仅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围攻马车的5个刺客全部被带有剧毒的利爪从背后刺死。

    “安度因,跟我来,我们要突围了!”

    双手上还有鲜血的莱克斯将手伸向了紧紧握住了长短剑的小王子,后者抓住了他的手,快速的说,

    “往东北边,那里有一座要塞,西泉要塞,那里驻扎的士兵是值得信任的!”

    莱克斯双手抱住了小王子的身体,快速前冲两步,整个人都在绿色的雾气里,化身为了一只风暴之鸦,抓着安度因的身体飞向了天空。

    不过就在他飞上半空的那一刻,一抹近乎透明的纤细身影在他背后出现,那是一个娇小的,带着一丝野性的女兽人,手里的两把古朴而狰狞匕首在风暴之鸦的翅膀上一划而过,紧接着又消失在了半空中。

    莱克斯发出了一声痛呼,整个人都无法再维持风暴之鸦的形态,在化为人形之后,将安度因抱在怀里,斜斜的摔向了地面,最后撞在了一颗粗大的树干上,小王子发出了一声痛呼,在落地的时候,他的腿还是受伤了。

    “走!快走!”

    嘴角渗出了鲜血的德鲁伊靠在树干上,艰难的将安度因推向树林里,“他们的目标是你!快走,别去西泉要塞!暴风城内部有奸细,想办法回塞拉摩去!”

    看着凄惨的德鲁伊,安度因咬了咬牙,然后用手里的带鞘长剑拄着身体,一瘸一拐的跑进了森林里,几秒钟之后,莱克斯靠着树干站了起来,将手里的法杖插入地面,一道道丛生的荆棘在森林中蔓延开来,很快就将安度因离开的路死死缠住。

    “我说,我放了你一条生路,你难道不该感激我吗?”

    沙哑的声音在德鲁伊身后响起,那声音里充满了某种古怪的...不耐烦,“和这些邪教疯子打交道都够烦的了,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会乖乖的放开道路,你和那个小可爱是什么关系?值得你为他付出生命吗?”

    莱克斯没有回答,他很清楚,背后这个最少是英雄阶的家伙,也不需要他的回答,那只是猫戏耗子的把戏罢了。

    另一边,安度因艰难的在艾尔文森林的树间穿行,他腿上的伤势并不严重,但持续渗血已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麻木,小王子只能一边跑,一边用圣光治疗自己的腿伤,幸亏安薇娜教了他圣光闪现,否则他根本撑不到现在。

    安度因虽然之前有些惊慌,但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莱克斯说得对,他的行踪是绝密的,肯定是暴风城内部出现了问题,那座城市已经不安全了,但他一个人也无法回去塞拉摩,他得去另一个地方!

    卡拉赞!

    那里,在那里他就能联系到导师和塞拉摩的众人,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好朋友麦迪安在掌控了卡拉赞之后,就在夜色镇设置了一个联络点,所以他只需要穿过艾尔文森林,趟过莱林雅河,再想办法去夜色镇,就能彻底安全了。

    但说实话,安度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希望太渺茫了。

    10分钟之后,就在安度因终于穿过了森林,到达河畔的那一刻,一条锁链从背后的黑暗里窜了出来,如毒蛇一样将奔跑的小王子捆了起来,这猝不及防的一幕让安度因失去了平衡,狼狈的摔倒在了河岸上。

    然后他看到了那张他很早就认识的脸。

    “哦,安度因,小可爱,从你的眼神里,我知道,你认识我,对吗?”

    “迦罗娜!你这个刺杀了我祖父的混蛋!”

    面对如同小狮子一样炸了毛的小王子,兽人女刺客耸了耸肩,“随便你怎么骂吧,小可爱,不过你最好收敛一点,接下来的家伙们的脾气可没有我这么好。”

    说完,迦罗娜提起了安度因,就准备离开,但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却映入了两个人的耳朵里。

    “快看!陈叔,那个小孩被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