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烈酒的传统

2.烈酒的传统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迦罗娜的身形楞了一下,在这个昏暗的地方,按道理是不会有一个人类小女孩出现的吧?

    而这却让安度因燃起了希望,因为看到了说话的那个小女孩,那是一个带着古怪的竹制斗笠的小姑娘,那斗笠的四周垂下来的黑色面纱将她的脸死死挡住,她身上穿着粉红色的长衫,裁剪的样式也是安度因从未见过的,充满了特殊的美感。

    但安度因不会指望这个小女孩来救他,小王子朝着那个小姑娘大喊,

    “快离开这!危险!去夜色镇找罗密欧!让麦迪安来救我,我叫安度因!快跑!”

    迦罗娜在看到这小姑娘的时候,就想要遁入黑暗的,但麦迪安的名字却让她恍惚了一下,然后女兽人扭过头,朝着那个根本没有跑掉,而是站在山坡上,好奇的看着他们的小姑娘呲了呲牙,转手就被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小王子扔在了地上。

    一闪身,女兽人如同一抹黑色的影子快速的靠近了小姑娘,她沙哑的声音在空中震荡,

    “很抱歉,小姑娘,但这不是私人恩怨...”

    迦罗娜手里的骨质钢铁匕首弑君者就像是黑暗里的毒牙,刺破了黑暗的空气,但就在那锋芒接近小丫头的前一刻,另一抹黑色的影子如同破空而来,精准的点在了迦罗娜手中的匕首上。

    “砰!”

    青色和白色的气浪在交击处爆起,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击,让兽人刺客的脸色大变,她收回了匕首,在那股巨力之下,飞快的后跳了好几步,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站定了身体。

    这时候安度因和迦罗娜都看到了刚才那破坏了迦罗娜必杀一击的东西...那是一个葫芦!

    是的,虽然这种东西在东大陆比较少见,但安度因见过它,在月光林地,很多年长的德鲁伊都会用这种葫芦装酒喝,据说这种古怪的植物是从万年前就流传下来的古生物,安度因甚至还从一些喝醉的德鲁伊那里听说了关于这些葫芦和喝醉的游侠们的古怪故事。

    那些故事在他的小脑瓜里来回窜动,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摇摇晃晃的从小女孩背后的山坡里走出来的家伙,同样带着遮住脸的斗笠,手里握着一根青色的竹竿,穿着黑色的衣服,样式和那个小姑娘的一模一样,充满了古怪的异域风情。

    那个魁梧的,有些胖乎乎的家伙从小姑娘手里接过了葫芦,挂在了自己的要带上,然后打了个酒嗝,他看了看在地面上挣扎的安度因,又看了看迦罗娜。

    气氛一时间变得古怪了起来,直到迦罗娜再次开口,

    “陌生人,以当做没看到你们,但也别插手我的事情。”

    那个胖乎乎的家伙想了想,说话,他的声音低沉,缓慢咬字清晰,不过却充满了古怪的口音。

    “可以,我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打一架。”

    迦罗娜松了口气,安度因则有些失望,不过就在女兽人转身的时候,胖乎乎的家伙又说出了下一句话,

    “留下那个孩子,你可以走了。”

    “噌!”

    迦罗娜匕首出鞘,死死的瞪住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搅局的家伙,强者的感知给了她很危险的感觉,这个家伙,是可以威胁到她的。

    “我说了,别插手我的事情!活着不好吗?”

    这一次接话的不是那个胖乎乎的家伙,而是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她根本没有因为刚才和死亡擦身而过的经历害怕,相反,还一本正经的用自己的儿童音说,

    “风暴烈酒家的第一条家训:抑恶扬善,除恶务尽!”

    这句话是用特殊的语言念出来的,迦罗娜没有听懂,安度因也没有听懂,但小王子的心已经放了下来,他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安全了!

    下一刻,迦罗娜的身体微微颤抖,化为四道幻象,从各个方向冲向了那个胖家伙,那个似乎是喝醉了的家伙,并没有使用被他背在背后的青玉竹竿,而是错步上前,挡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他的双手摆出了一个前后交错的姿势,安度因的眼睛瞪大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个胖家伙的手掌,那并不是人类的手掌,而是布满了黑白色的鬃毛,肉呼呼的肉垫,看上就像是维琳德变身狼人时候的样子。

    这不是人类!

    不过还没等安度因思考完这个问题,两个史诗英雄阶的交战已经开始了。

    不,称为交战有些不恰当,因为从一开始,超级刺客迦罗娜就完全落入了下风。

    她的幻影根本没有影响到那个胖乎乎的家伙,相反,在四道幻象接近的时候,这家伙静止的双手在刹那间就飞速运动了起来,小王子发誓他看到了残影,那一刻似乎有十几只半握的拳头击中了那四个幻象,每一击都是点到为止,但却轻而易举的将它们完全打散。

    紧接着这胖家伙就以一种和他身体完全不符的敏捷,和迦罗娜缠斗在了一起,他的动作并不强横,甚至还有一些懒散,但却又充满了神秘的美感,就像是在跳舞,但这神秘的步伐和拳法的一举一动之间,却压迫的迦罗娜不断后退。

    在被打出了真火之后,兽人刺客后退半步,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两把匕首交错着从背后刺向了胖乎乎的家伙的脖子。

    看这战斗看的热血沸腾的安度因发出了一声惊呼,但下一刻,那胖家伙双手合十,一道金色的,华丽的光罩从他身体周围出现。

    “大象无形!”

    “砰!”

    匕首和光罩交击,发出了钢铁交鸣的声音,光罩破碎,胖家伙的身体以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的动作向后翻滚,双脚带出了一抹鲜红色的光芒。

    “旭日东升!”

    “砰!”

    躲闪不及的迦罗娜双臂交错,挡在身前,但还是被这迅猛的一击打退了好几步,那胖家伙落地之后,身体虚幻着上前,就像是闪烁一样,几个跳跃就冲到了迦罗娜身前。

    “迷踪步,分筋错骨!”

    “啪啪啪!”

    三声骨骼错位的声音,伴随着迦罗娜的一声压抑的痛呼同时响起,狼狈的兽人刺客再次消失在暗影里,再次跳出时,已经退到了森林边缘,她的左臂不正常的垂了下来,右手反握着赤红色的匕首,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然后朝着那胖家伙和安度因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很好,这一次就到这里,但是猎杀开始了!小心睡梦中的匕首!”

    迦罗娜的身影消失在了黑色的森林当中,小女孩和安度因同时发出了欢呼,但就在这一刻,那胖乎乎的家伙头上的斗笠却破裂开来,化为了平滑的三片砸在了地面上。

    这让两个小孩的欢呼声尴尬的停在了原地。

    “陈叔,陈叔!你赢了!”

    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跳到了胖家伙的身边围着他尖叫,但那个胖家伙却摇了摇头,

    “刺客的强项并不在于正面作战,我知道她,那是迦罗娜,黑暗里最危险的猎手之一,丽丽,我们有麻烦了。”

    不过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挣扎着从地面上坐起来的小王子安度因,耸了耸肩,

    “当然,还有这个小麻烦。”

    在不算明亮的阳光中,安度因看到了那胖家伙的脸,黑色的鬃毛很柔顺的挂在那张胖乎乎的脸上,但他的眼睛和大半张脸却是白色的毛发,看上就像一头熊的脸,那双黄色的眼睛眯着,再加上嘴角露出的獠牙,以及那颗被他叼在嘴里的青色竹叶。

    在阳光侧过他的脸庞,阴影笼罩在这张脸上,给老陈蒙上了一层很“邪恶”的感觉,这让安度因忍不住打了个寒蝉。

    不过当老陈轻描淡写的用两根手指截断了安度因身上的锁链,丽丽又跳到了安度因的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小女孩揭开了自己的面纱,同样是和老陈一样的面孔,黑白色交织的小熊脸,但搭配丽丽的大眼睛,却意外给了安度因一种萌萌的感觉。

    “你是谁?会什么会被她绑起来?”

    安度因揉了揉被勒的发红的手腕,很有礼貌的朝坐在一边喝酒的老陈弯腰行礼,这才对丽丽说,

    “我是暴风王国的王子,我叫安度因-乌瑞恩,至于迦罗娜,那是一个可耻的阴谋,有人在密谋颠覆这个国家。”

    安度因咬牙切齿的说到,“虽然很不礼貌,但我想邀请你们与我通行,一起去逆风小径的卡拉赞,我在那里能得到足够的帮助,至于酬劳,只要我有的,你们都可以提。”

    丽丽用手指戳了戳自己胖乎乎的脸蛋,眼睛左右转了转,然后一拍手掌,

    “我一直想要一头属于自己的大海龟,但陈叔说那东西不好带着到处跑,这样嘛,你给我一头又可爱,又威风,又方便携带的坐骑,我就劝陈叔带你一起过去,陈叔很好说话的,只要你能给他足够的酒,能把他淹死的酒就行了!”

    “喂!丽丽,要美酒!一般的酒我不要!那会侮辱了我酿酒大师的身份。”

    老陈一边摇了摇自己的酒葫芦,一边慵懒的对小王子说,

    “逆风小径?是麦迪文的法师塔?听上去像是个不错的冒险地,那里有酒吗?”

    安度因急忙点了点头,

    “麦迪文先生也是个酒鬼...呃,我的意思是品酒大师,他的地窖里放着很多美酒,来自世界各地的都有!对了,说到坐骑,卡拉赞的兽栏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纯血骏马,还有陆行鸟,夜刃豹,甚至是牛头人乘骑的科多兽,还有那些兽人的战狼,我记得麦迪安说过,在储物间里还有一家麦迪文先生亲手制作的机械陆行鸟,绝对能让你满意的。”

    听到小王子的话,老陈和丽丽的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好!那我们就去卡拉赞!现在就出发!”

    “等等!”

    安度因回头看了一眼飘荡着不详的森林,他对老陈说,“能不能先带我穿过这森林,有一位用生命保护了我的朋友就在那里,我想去看看,看看他...”

    老陈呲了呲牙,

    “没问题,对了,和丽丽一样叫我陈叔就可以了,你们的年纪也差不多。”

    说完,老陈伸手抓住了安度因的肩膀,丽丽则熟练的爬上了老陈的后背,坐在他宽大的肩膀上。

    “走!”

    老陈的脚步运转,三个人如一阵清风一样荡入了绿色的森林当中,不到5分钟,就来到了莱克斯和迦罗娜战斗的地方,在远处,皇家骑士的尸体摆了一地,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则都被收走了。

    莱克斯用藤蔓缠起来的森林还历历在目,迦罗娜蛮横的用匕首划开了一条通道,但原地中除了鲜血之外,却已经没有了莱克斯的踪迹。

    安度因的心情沉重了下来,但老陈在搜查了周围的战场之后,回来对他说,

    “你的朋友没死呢,我在东边的森林里发现了传送门的痕迹,他极有可能被带走了,所以你得想办法救回他了。”

    “嗯...我知道,莱克斯...我会救回他的,陈叔,我们去卡拉赞吧。”

    安度因咬了咬牙,伸手将一具死不瞑目的皇家骑士的眼睛盖上,他没有擦拭手里的血迹,在和狄克一起生活的2年里,在流沙的战场上,他已经见惯了死亡,但这一次,不一样。

    这些为他而死的勇士还有,莱克斯,这仇恨,这无法解开的鲜血之环。

    小王子觉得自己的一部分永远留在了这次刺杀里,以后他会成为什么样,真的无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