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伤口-西达隆米尔的黎明

9.伤口-西达隆米尔的黎明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泰坦的故事和凡人世界没有关系,那是神和人的界限,无人看到,却又真实存在,正如同现在的狄克,纵使不愿意,却也在一点一点的脱离俗世的体系,在他归入守护者的那一刻,塞拉摩就已经无法容纳他了。

    他需要更广阔的舞台,甚至是文明世界,已经不太足够了。

    不过狄克毕竟是个特例,不是每个人都会和泰坦神话扯上关系,实际上,大部分凡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比如老莫格莱尼,这位东大陆北疆战场的实际控制者,最近就相当的高兴。

    在流沙之战胜利之后,北疆的战场似乎也变得顺利了起来,被抽调到希利苏斯的骑士们归来,在和虫人的残酷战争中,这些骑士得到了晋升和升华,他们的归来,几乎立刻就让血色十字军本就锋利的剑刃,变得更加危险。

    一个月之前,从圣光修道院和重建的十字军要塞两端同时开战!血色十字军甚至不顾之前大打出手的尴尬,还特意邀请了目前实力恢复的不错的白银之手,白银之手的现任领导者提里奥-弗丁以及第一代大骑士硕果仅存的加文拉德在反复讨论之后,最终答应了这一次的联合行动。

    从提瑞斯法地区奔踏而出的血色十字军就像是冲入了羊群里的雄狮一样,在短短两个周的时间里,就把西达隆米尔的大部分地区的亡灵统统消灭,剩下的亡灵则被龟缩在安多哈尔和巴罗夫家族的旧址,现在被称为通灵学院的两头巫妖收拢了起来。

    面对战斗起来就像是疯子一样的血色十字军的狂热,毫无理智的亡灵似乎都感觉到了恐惧,召唤者阿拉基,这头狡诈的巫妖甚至派出了自己的死亡骑士卫队,整日在安多哈尔的废墟之外巡逻,生怕血色十字军冲破防御,将它“净化”掉。

    但该来的总会来,开战的第20天,完成了其他区域净化的血色十字军,在大骑士莫格莱尼,大审判官伊森利恩,老将军阿比迪斯,大法师杜安的带领下,在安多哈尔正门前方安营扎寨,准备进行西达隆米尔的最后一战!

    “消灭了阿拉基和他那些该死的行走的尸体,我们就将重点转移到提瑞斯法了。”

    坐在帐篷的正中央,老莫格莱尼有些疲惫的拿下了自己的头盔,顺手递到了后方,但再没有那个熟悉的人接住他的头盔了,老骑士回头看了看,似乎这才想起他心爱的养女,怀特迈恩已经被他送到了塞拉摩,侍奉在卡莉雅长公主身边。

    老骑士叹了口气,将怀特迈恩送到卡莉雅身边,倒也不是单纯为了这姑娘以后的前途,在出了达索汉那一档子事情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连老骑士自己都会身边的人很是提防。

    正如他所说,巴纳扎尔毁掉的,不只是一个大骑士,他将白银之手的根子彻底掘断了。

    这也是为什么血色十字军在建立之初,就奉行了一套严格的心智训练的原因,老莫格莱尼知道,意志不坚定的人,最容易遭受这种恶魔的蛊惑,所以在这2年里,他用尽一切办法,将被他给予了厚望的血色十字军打造成了一只真正的“钢铁军团”。

    所有的圣骑士心智坚定到了冷酷的层面,对于亡灵下手毫不留情,甚至对于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们时不时的软弱也嗤之以鼻,尽管这样的训练方法过于残酷,但老莫格莱尼认为这是应该的,也是值得的,这一点从血色十字军远超白银之手的战斗力就能看得出来。

    而面对老莫格莱尼的发言,阿比迪斯将军摸着自己的胡茬点了点头,

    “提瑞斯法的问题要比西达隆米尔严重的多!尤其是在加瑟里斯的第四军团撤离之后,从萨伯切尔到洛丹米尔湖这一部分区域,几乎是拱手让给了亡灵,还有那些恶心的吉尔尼斯怪物!它们在猎杀亡灵的同时,也是在猎杀我们的士兵,真该死!2年前我就知道,格雷迈恩已经疯了,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老将军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看了看与会的几个人,压低了声音,

    “我的探子回报说,格雷迈恩之墙以内,你们知道吗?老伙计,那些在银松森林里的怪物,也在吉尔尼斯境内蔓延开了,它们屠戮村庄,还用邪恶的方法转化平民,几个月之前,那鬼地方甚至还出现了一头叫“头狼”的家伙,那疯子试图约束所有的狼人,但无疑失败了,死了很多人。”

    大法师杜安相比2年前,他的状态看上去糟糕极了,不过面对阿比迪斯的消息,老法师还是轻咳了两声,严肃的解释到,

    “阿比迪斯说的不错,1年前我还能和阿鲁高联系上,但这一年里,阿鲁高就像是消声觅迹了一样,焚木村里的法师城堡也被狼人占据了,如果我们要夺回提瑞斯法,很可能会和那些怪物正面冲突,它们具有可怕的传染性,被他们伤害到的士兵会转化为新的狼人,对此,我们还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伊森利恩这位大审判官也苍老了许多,该因为血色十字军的法度森严,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处死好几名犯了严重错误的圣骑士,这种心理压力日积月累,也让他感觉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样。

    不过他的心思却依旧和以前一样敏锐,以及冷酷。

    “我们不妨试试弗丁在西达隆米尔的办法,还有那些精灵在幽魂之地的措施似乎也不错。”

    老莫格莱尼接过了话头,他的眉头一挑,

    “我的兄弟,你是说,那些冒险者?那些渣滓…我真的不想理会那些老鼠一样的家伙,不过如果真的需要,我们也可以在提瑞斯法建立一座佣兵大厅,或者干脆直接在东达隆米尔那边雇佣那些冒险者,只要关键时刻他们能挡住狼人的袭击,不需要时间太长,也许只是2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可以把战线推到洛丹伦废墟那里!”

    这话一说出来,几位指挥官的眼神立刻就亮了起来,他们心照不讯的彼此看了看,很快,老莫格莱尼的长子雷诺就拿着一份签署了诸位指挥官性命的命令,走了出去。

    “说起来,雷诺这孩子这2年也改变了不少,越来越像是一位真正的圣骑士了。”

    阿比迪斯将军满意的看着雷诺离开的背影,摩挲着下巴,对老莫格莱尼说,

    “要不干脆让我家的布丽奇特嫁给你家的雷诺?那姑娘这几年可是让我操碎了心。”

    莫格莱尼似乎有些意动,他坐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眼睛里露出了思索的光芒,而老法师杜安则呵呵笑着说,

    “别这么说,阿比迪斯,布丽奇特可是个好姑娘,她这几年在斯坦索姆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在眼里,说实话,她的成长超乎我们的意料,未来洛丹伦王国重建之后,布丽奇特肯定会成为军方新的代言人,她真正继承了你的意志和性格,如果她是个小伙子,现在大概也和达利安一样名燥北疆了吧。”

    说完之后,刚才还很好的气氛瞬间就凝固了起来,杜安被伊森利恩提醒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老莫格莱尼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这里的老伙计谁不知道,现在达利安的名字,已经彻底成为了老莫格莱尼的逆鳞。

    偏偏达利安这2年在北疆着实做了不少大事,不管是亲自带队夺回了幽魂之地的三分之一个正面战场,还是帮助泰兰-弗丁从亡灵手里抢回了被占据的壁炉谷,这都让达利安的名号在北疆越来越响亮。

    尽管这家伙并不是圣骑士而是战士,但人们谈起他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把他叫做“荣誉骑士”,他目前和泰兰-弗丁一起驻扎在壁炉谷,带领着白银之手和银色黎明的一部分圣骑士,这一次围攻安多哈尔,达利安也有参与。

    当然,以他和老莫格莱尼糟糕的关系,他的指挥营帐,理所当然的设立在遥远的另一边。

    老莫格莱尼的心情糟糕,话题自然无法再谈下去,众人不欢而散,第二天一天都没有事情发生,直到黄昏的时候,传令兵传来了紧急战报,有一只数目众多的亡灵精锐,正从提瑞斯法朝着安多哈尔转移,血色十字军布置在提瑞斯法的防线即将被突破,所以来这里请求支援。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老莫格莱尼二话不说就亲自带着一支血色十字军赶往了提瑞斯法和西达隆米尔交界的地方,那里原来是个很繁华的小农场聚集地,但眼下,那里只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雷诺以及莫格莱尼忠诚的侍从法尔班克斯跟着老骑士一起出动,没有人认为这样一只强大的军队会遭遇失败,尤其是在灰烬使者亲自带队的情况下。

    但10分钟之后,当老莫格莱尼带队出发,深入险境的消息传回达利安的营帐的时候,年轻的战士却罕见的迟疑了起来。

    他在这两年里一直驻守在北疆,年纪的增长和实力的增强让他越发不想待在这个平静的地方,但碍于自己当初答应狄克的话,他却不得不压下心里的焦躁,老老实实的在北疆打磨自己的实力。

    他从未忘记过狄克告诫自己的事情,但已经2年了,也许那只是个猜测,猜测不一定就会成为现实,老莫格莱尼已经是人类世界顶级强者里的一位了,达利安根本想不到,在北疆这地方,有谁能伤害到挥舞着灰烬使者的他。

    达利安的犹豫不决很快就被泰兰-弗丁发现了,在2年的战斗中,达利安很照顾这个比自己年纪稍小一些的小兄弟,泰兰也继承了第一代大骑士提里奥-弗丁强大的天分,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了快要进入领主阶的骑士新星。

    尤其是在达利安带着圣骑士帮他和父亲夺回了家族封地壁炉谷之后,泰兰很快就和达利安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怎么了?达利安,你看上去有些踟蹰,这可不像平时的你!”

    正用剑布擦拭着长剑的泰兰开玩笑的对达利安说,后者深吸了一口气,非常严肃的对泰兰说,

    “我有个问题,泰兰,如果一个实力强大,但又和你关系很差的家伙,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会身处险境,但又有很大的可能平安无事,你会不会去帮他?”

    泰兰是年轻人的心思,也没有想那么多,很干脆的开口问,

    “那那个家伙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正统的圣骑士的思考方式,达利安耸了耸肩,

    “当然是正义的,正义的让人有些接受不了的那种。”

    “嗯!”

    泰兰点了点头,理所应当的回答到,“那我们就应该去帮他,你知道的,在北疆这个鬼地方,真正心向正义的人已经不多了,见鬼的冒险者简直把这里填满了,我昨天还丢了一把匕首,那可是父亲去年送我的…真见鬼,你要去干什么?老兄,天都快黑了!”

    达利安背着自己的血色巨剑,回头对泰兰笑了笑,

    “我要去看看那个家伙,如果他身处险境,我会救他一把,你要来吗?”

    “当然!正义的事业怎么能少了我?稍等一下,我去厨房弄点吃的,然后我们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