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1.伤口-背叛(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加更)

11.伤口-背叛(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法尔班克斯因为要断后,所以在亡灵的包围中,他是最后一个脱离战场的,在全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口的时候,这位老莫格莱尼忠诚的仆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战场,结果看到了那一幕。

    那让他终此一生,都活在痛苦和绝望的折磨中的一幕。

    雷诺-莫格莱尼,这个这2年中,已经快速成长为了一名圣骑士的模范的年轻人,在老莫格莱尼,灰烬使者的背后,从老骑士毫无防备的背后,将手里的大十字军之剑,恶狠狠的刺入了老骑士,也就是他的父亲的心口。

    这致命的一击!凶狠而恶毒!

    这几乎是法尔班克斯哪怕是在最绝望的梦境中,也不曾看到的一幕。

    弑父!

    雷诺这个混蛋,他做下了这可怕的罪恶!

    法尔班克斯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愤怒,他想要现在就冲回去,亲手干掉雷诺那个该下地狱的混蛋,但他不行,他深知自己无法对抗眼前的亡灵,他深知如果老莫格莱尼死在这里,会对北疆造成多大的震动,他不能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所以法尔班克斯几乎咬碎了牙齿,疯狂的拍打着马鞭,朝着安多哈尔的军营冲了过去,他必须要把这个消息传回去!必须要!

    雷诺!他必须得死!

    在战场中,达索汉和库尔塔兹毫无波动的看着这亲人相残的一幕,莫格莱尼虽然是实打实的史诗英雄,但遭受了这样的致命伤,他在短时间之内,已经没有威胁了。

    钻心的痛苦从心口传来,老莫格莱尼震惊的看着从自己胸口刺出的长剑,他感觉全身的力量都在飞速消失,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身体跌倒在地面上,眼前的光芒在快速闪耀。

    用灰烬使者拄着身体,老莫格莱尼全身的圣光都在飞速的跳动着,但长剑没有被抽出来,即便是圣光也无法治愈那个伤口。

    雷诺松开了剑柄,后退了两步,他似乎有些迷茫,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和上面沾染的血液,又看了看半跪在地上,痛苦的呼吸着的老莫格莱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

    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坚定了起来,一抹猖狂的笑容也在他嘴角绽放。

    “孩子...咳咳...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莫格莱尼张开嘴,喷出了灼热的鲜血,他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流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骑士感觉到全身一阵阵的冰冷,他艰难的回过头,看着雷诺,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孩子,这个迷途知返的孩子,变得这么的陌生。

    “你不是雷诺...你是那个恐惧魔王,对不对!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联想到达索汉的情况,老骑士的心头再次充满了希望,他艰难的拄着圣刃想要冲上去,但他踉踉跄跄的身姿,却被雷诺一拳击倒,连灰烬使者,也被雷诺抢到了手里。

    “啊,看这把剑!多么美丽的一把剑!”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雷诺身后的黑暗里出现,巴纳扎尔,那个曾经伪装成达索汉在白银之手里招摇过市的恐惧魔王,它用自己的手爪抓着下巴,看向躺在地上的老骑士,

    “让你失望了,圣骑士,我可没有对你的孩子有任何的控制,瞧,他还可以使用圣光,他是正常的!”

    恐惧魔王看着老莫格莱尼脸上绝望的表情,这种表情让它很享受,它压低了声音。

    “我只是悄悄的引动了他内心的黑暗,天呐,我无法想象,一个正义的圣骑士,内心居然阴暗到了那个程度!你知道吗?莫格莱尼,他并不是因为我,才会有弑父的念头的,他一直都想干掉你!尤其是在你把那个姑娘从他身边夺走的情况下!哈哈哈,瞧,愚蠢的爱情,让人盲目而疯狂!”

    “雷诺,我的儿子!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老莫格莱尼现在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艰难的向雷诺伸出了手,在失去了圣光的抚慰之后,雷诺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父亲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那充满了力量的手掌,也变得虚弱了起来。

    “怀特迈恩...不,不仅仅是怀特迈恩,还有达利安,他的荣耀,他的一切,本该是属于我的!都是我的!”

    雷诺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亲,那个像是山一样的阴影快要消散了,是自己打垮了那阴影,他顿时感觉全身轻松。

    “从小我就比他更优秀,我是莫格莱尼家的长子,我该比他更强!瞧瞧他,被一个泥腿子圣骑士看重,还怡然自乐他本该就此坠入泥坑里,但他又得到了那武器,神器?对吗?你们以为我都不知道?不!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是那神器成就了他,看!这世界多不公平!那本该是我的!”

    雷诺疯狂的挥舞着双手,叫喊到,

    “我才是莫格莱尼家的希望,从来都不是达利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达利安逐出家族是为了保护他!把他送去了塞拉摩那个安全之地,但你却把我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我坚持下来了,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温柔的怀特迈恩是我唯一的依靠!甚至被那个不知所谓的达利安羞辱之后,她都没有离开我,她是我生命中的光!但你!你!你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了!”

    “你让怀特迈恩成为修女!你还把她送去了另一片大陆!见鬼!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被达利安羞辱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亡灵包围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不是个好父亲!莫格莱尼,你从来都不是!”

    “我甚至羡慕达利安,他能拜托你的阴影,自由的活着!跟在你身边的每天都让我感觉到压抑!你知道吗?”

    雷诺说到激动处,甚至走上前,一脚踹翻了自己的父亲,但他似乎像是踢到了一块灼热的铁板,又被惊吓的后退了两步,然后他握住了已经熄灭的灰烬使者,双眼里满是满足的表情。

    “看啊,我也有神器了!这是我应得的,我注定要比达利安那个家伙更优秀!我看到我的未来!哈哈哈哈,父亲,安心的去死吧,我会继承灰烬使者的名号!”

    达索汉冷漠的看着这一幕,看到雷诺的丑态,他干瘦冰冷的脸上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可悲的渣滓...真恶心。”

    说完,达索汉背起了自己的重剑,转身离开了这已经尘埃落定的战场,库尔塔兹更是直接的朝地面啐了口口水,然后转身骑上死亡战马,朝着提瑞斯法的方向奔驰而去。

    即便是被转化成为了亡灵,这个矮人依然很有性格。

    巴纳扎尔没有离开,这个重新选择了阵营的恐惧魔王用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看着雷诺和莫格莱尼的对峙,作为善于勾动人心的家伙,这种场面对他来说,简直比最好看的戏剧还要精彩,他甚至能感觉到从灵魂中传来的愉悦。

    不过几分钟之后,巴纳扎尔也失去了兴趣,看一个年轻人欺负一个失去了力量的老头子,而且那个老头子心如死灰,这根本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趣。

    “够了,够了!杀了他,雷诺!别忘了你答应大巫妖的事情,我们有很多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知道的。”

    恐惧魔王朝着雷诺弹了弹手指,那姿态让雷诺有些畏惧,不过圣骑士握紧了手里的灰烬使者,深吸了一口气,算是给自己鼓了劲,然后他靠近了躺在地上,气若游丝的莫格莱尼。

    “父亲,放心的去死吧!我会拿回我的一切,那属于我的一切!”

    雷诺举起了暗淡的圣刃,偏过头,手里的剑锋猛地斩下。

    不过就在这一刻,巴纳扎尔突然抬头看向天空,在那黑暗天幕当中,一朵红色的光芒正在快速扩大。

    恐惧魔王脸色大变,飞快化为蝙蝠消失在了原地,雷诺还没反应过来,呼啸而来的风压和血色巨剑的剑锋,就擦过了他的胸口。

    同样的场景再次变化,刚刚还占尽上风的雷诺,就像沾满了鲜血的布偶一样,被这疯狂的狂野一击,砸飞出去。

    灰烬使者从他手中滑落,在落入地面的前一刻,被一只包裹着钢铁的手甲稳稳的握住。

    周围的亡灵也在突然亮起的刀光剑影之中,被切成了一地的碎片,当雷诺捂着着胸口触目惊心的伤口,艰难的从地面上站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将垂死的老莫格莱尼背在了背后的人影,那个让他咬牙切齿,仇恨了整整2年的人影。

    达利安!

    混蛋!

    雷诺看着达利安,达利安也看着他,一方仇恨,一方冷漠,达利安被刀痕贯穿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就像是在看一坨散发着恶臭的垃圾一样。

    “我会亲手杀死你的,雷诺,但不是现在!在绝望中等待吧,以莫格莱尼的名义,你死定了,我发誓!”

    达利安抬起头看向天空,两头狮鹫在黑暗中的低空中拍打着翅膀,泰兰已经将绳子扔了下来,达利安将其飞快的捆在莫格莱尼的身体上,不过就在他想要借着绳子离开的时候,一个阴霾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不不不,战士,我不能让你就这么带走他!那是大人物们预定好的东西,你不该拿走!”

    和声音一起响起的,还有两道破风而来的凶狠骨爪,达利安手里的愤怒之刃挡在身后,和骨爪交击在一起,发出了钢铁一般的撞击声。

    “泰兰!带着大骑士先走!快!”

    达利安的喊声让控制着狮鹫的泰兰-佛丁精神一振,飞快的收紧手里的牛皮绳,将他把垂死的老莫格莱尼抚上狮鹫的时候,这个年轻的骑士回头看了看来时的天空,密密麻麻的黑色影子已经将那天空完全占满了。

    那是石像鬼!甚至还有冰霜巨龙!

    该死,撤不回去了!

    泰兰咬了咬牙,低头看了一眼,达利安已经被恐惧魔王死死缠住,石像鬼的速度很快,如果他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快走!泰兰,别担心我,快走!”

    达利安一边和恐惧魔王交战,一边朝天空叫喊,泰兰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中越来越近的石像鬼,不得不控制着狮鹫,朝着提瑞斯法方向飞去。

    但恐惧魔王怎么可能让泰兰这么轻易的离开?

    他放弃了和达利安的缠斗全身化为蝙蝠,向着四面八方飞散,只要它再次汇聚成型的时候,就可以出现在那头狮鹫的旁边。

    但就在蝙蝠飞起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团已经舞成了血色狂风的剑刃风暴,几乎将所有的蝙蝠全部笼罩在其中。

    达利安冰冷的的脸在风暴中若隐若现,

    “我知道怎么对付你们!恶魔!在海加尔山,我杀死了太多的恶魔,你以为你肆意的伤害我的亲人不会有报应吗?”

    “渣滓!你的报应来了!”

    (感谢船坞兄弟,士为知己者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