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伤口-艰难的逃(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兄弟加更)

12.伤口-艰难的逃(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兄弟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战士职业是艾泽拉斯的十二职业中传承最久的一支,它狂野而直接,不借助任何能量,只是依靠战士自身的力量和意志作战,只有最强大,最彪悍的战士,才能唤起掌控愤怒的力量,那是战士自我蜕变的开始。

    愤怒,这是生物的所有情绪中,最激烈,最有杀伤力的一种,猛兽会因为愤怒爆发出比平时更强的力量,战士们自然也可以,据说这一职业的传承甚至可以追溯到泰坦降临的那个时代。

    不管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还是万神殿的守护者阿格拉玛,他们其实都有战士的力量,而泰坦守护者们将这一崇高的职业传授给了他们的造物,在经过血肉诅咒之后,这些造物又同样将这一职业传承了下来。

    在艾泽拉斯,你没有魔法天赋就无法成为法师,你没有坚定的意志,就无法成为圣骑士,你没有足够灵巧的身体,就无法成为盗贼,但只要你有一颗勇敢的心,只要你拿的起武器,你就能成为一名战士!

    所以在十二职业中,战士的数量是最多的,但越往上层走,战士系强者的数量又是极少的,目前来说,整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士,大部分都归属在卡利姆多,比如兽人的萨鲁法尔兄弟,比如牛头人酋长凯恩血蹄,人类这方,似乎也只有海军上将戴琳勉强能进入顶级战士的行列。

    人类缺少天赋,但这不意味着战士之道就向人类关闭了,源自人类第一位君王阿拉索大帝的狂野之血一直沉睡在人类的血脉里,当瓦里安-乌瑞恩,这个被称为幽灵狼的人类最强战士归来的时候,这份传承才能彰显出其高贵和强大。

    毕竟阿拉索大帝,那可是能够直面古神最强的仆从,还能取得胜利的存在。

    那已经是非人的领域了!

    不过眼下,在北疆的土地上,另一只属于战士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达利安手里的愤怒之刃的光芒雄厚了最少三倍,尤其是在饱饮了达利安身体上伤口留下来鲜血之后,这柄只为战斗而存在的神器已然嗡鸣作响,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再不断的朝着对面气喘吁吁的恐惧魔王咆哮着挑战一样。

    但达利安却没有鲁莽的扭头回去和巴纳扎尔作战,刚才的咆哮和挑衅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能让泰兰带着老莫格莱尼离开,凭借自己领主阶的力量,要对付巴纳扎尔,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能够凭借愤怒之刃刺穿它的身体,但仅仅是力量的差距,就决定了达利安根本不可能取胜,这种无谓的送死并不是勇敢,所以愤怒之刃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认可了达利安逃离战场的举动。

    但即便是逃跑,也是很困难的,巴纳扎尔明显没有尽全力追捕,这个狡诈的恐惧魔王更像是在玩一场游戏,时不时从达利安藏身的地方跳出来,给战士留下一道不断失血的伤口,然后阴笑着跳回暗影里。

    显然,巴纳扎尔对那把可以刺穿它身体的武器也有忌惮,但更多的只是无聊的时候找到了有意思的玩具的心态。

    达利安没有因为恐惧魔王的羞辱而生气,他只是不断的骑在抢来的死亡战马上,朝着提瑞斯法地区移动着,老莫格莱尼失败了,灰烬使者败了!

    达利安也看到了漂浮在遥远的天空上,那座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空中堡垒,那玩意肯定不是来和圣骑士做友好交流的,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北疆已经安定下来的战事,必然会再生波澜,甚至比以前最糟糕的时候更糟!

    还有雷诺!

    那个混蛋出现在了天灾的阵营里,这件事可远不止它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如果雷诺出卖了血色十字军和白银之手…

    达利安打了个冷战,他甚至不敢去想那件事的可怕后果!

    东达隆米尔,那片从开战以来,就没有被亡灵突破过的防线,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如果再让北疆的亡灵和幽魂之地剩余的亡灵汇合,恐怕就连奎尔萨拉斯都会再次遭遇灭国的危险!

    雷诺!

    这个混蛋,一切都是因为他!

    达利安不禁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返回过去,直接一剑刺死雷诺,不过就在他愣神的这一刻,巴纳扎尔阴霾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啊,小战士,战斗里失神可不是个好习惯!”

    “砰!”

    达利安猝不及防之下,被巴纳扎尔的骨爪在胸口留下了一道狰狞的抓痕,整个人都被掀飞了出去,狼狈的撞在了道路边的石块上,感觉大半个身体都麻木了。

    恐惧魔王再三确认了达利安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他施施然从暗影中跳了出来,就像一个绅士一样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达利安身边,伸出锋利的爪子,点向了战士的额头。

    那锋利的爪子就像是一把弯曲的刀,抵在了达利安的额头上,战士的眼睛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这种目光让认为掌控了一切的巴纳扎尔很不满意。

    他没能看到自己最喜欢的恐惧!

    “蠢货!你以为你还能活下去?”

    恐惧魔王收回了爪子,他活动了一下拳头,嘲讽到,

    “你和你那愚蠢的父亲都得死在这里!就像是最卑微的爬虫被一脚踩碎!你们没有未来了!”

    “我听说你有了新主人,恐惧魔王!”

    达利安呲了呲牙,“阿克蒙德死在了海加尔山,你这个可怜的家伙就像被吓破了胆的老鼠,又趴在阿尔萨斯脚下了?恶心!”

    “砰!”

    恐惧魔王的拳头打在了达利安的腹部,这一下让战士全身如遭雷噬,巴纳扎尔的声音在达利安耳边回荡着,

    “你什么都不知道,可怜的家伙!你真的以为阿尔萨斯能继承一切!愚蠢!天灾军团以为它们赢了,不不不,他们只是给自己埋下了灭亡的种子,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力量!”

    巴纳扎尔抬起头,他丑陋的脸上满是厌恶,似乎对这场游戏真正的失去了兴趣,五道锋利的骨爪在达利安面前张开,巴纳扎尔的声音变得懒散了起来,

    “好吧,我真的已经厌烦了,你这虫子毫无价值,去死吧,也许我会仁慈的把你的尸体丢回你的老家,但这要看我的心情,你在死的时候,最好叫的惨一点,那会让我心情愉悦!”

    “其实我有个让你心情更愉悦的办法,恶魔,你要不要听一下!”

    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加入了这场讨论当中,巴纳扎尔和达利安同时偏过脑袋,二十几个死亡骑士默默的从黑暗的森林中走了出来,他们的首领是一个拿着血色双剑,没有戴头盔的白发人类,从那和亡灵天灾完全不同的蓝色眼眸里就能看出,这些家伙完全不受巫妖王的控制。

    “萨萨里安上尉!”

    达利安的声音充满了惊喜,他认得眼前这个人,不管是他活着的时候,还是他死去之后,他知道,这正是跟随在死亡骑士乌瑟尔身边的那个死亡骑士,他同样摆脱了巫妖王的控制!

    沉默的死亡骑士全是清一色的高阶领主,为首的萨萨里安已经到达了半英雄的地步,看起来乌瑟尔为了对付阿尔萨斯,已经开始某种特殊的方法,发展自己的势力了。

    这种规模的对抗,无疑对巴纳扎尔是不利的,眼看着十几道死亡之握同时在不同的地方亮起,恐惧魔王恼怒的狂叫了一声,但还是化为蝙蝠消失在了原地。

    它并没有完全投靠亡灵天灾,犯不得为了克尔苏加德的命令,和这些难缠的死亡骑士打个你死我活。

    萨萨里安收起双剑,走到了达利安身边,他冷漠的眼眸看得达利安心惊肉跳,几秒钟之后,这个曾经英勇的人类士兵开口了。

    “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乌瑟尔大人,有麻烦了。”

    另一边,泰兰背着只剩下一口气的老莫格莱尼艰难的在银松森林的丛林里奔跑着,他气喘吁吁,这个年轻人的狮鹫在10分钟之前被死亡骑士达索汉的一击死亡凋零干掉了,索性那个时候他距离地面很近,这才有了现在的逃亡。

    “坚持住!莫格莱尼叔叔!一定要坚持!我们很快就能得救了!”

    泰兰一边背着老骑士,一边用仅剩不多的圣光为老骑士虚着命,他的伤太重了,一剑穿心的可怕伤势,放在一般的英雄早就死了,但老莫格莱尼强大的力量维持了他的生命,但也只是维持,如果还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他迟早也会死去。

    但泰兰也只是个领主都不到的小骑士,放在如今已经变得异常危险的银松森林里,他甚至连自保的力量都不够!

    更何况在他身后不远处,亡灵们正在疯狂的追捕着他,他们不惜一切要抓到莫格莱尼,有了乌瑟尔和达索汉的前车之鉴,谁还敢将这样强大的圣骑士丢给亡灵天灾?

    一旦被复活,那绝对是一个比乌瑟尔更有威胁的天灾领主!

    所以尽管并不情愿,但泰兰确实在心底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一旦事情进入不可挽回的地步,他就会亲手终结掉自己叔叔的生命,再用浓缩过的圣水将其浸透,最少能保证在圣水失效之前,莫格莱尼不会被转化成亡灵。

    泰兰的手里紧紧握着一块正在发亮的猫头鹰坠饰,那是达利安交给他的,曾叮嘱他在最紧要的关头将鲜血滴在上面,然后找地方躲避,等待银色黎明的秘密力量的支援。

    很可惜,在提瑞斯法这个远离东达隆米尔的地区,泰兰真的不知道,位于斯坦索姆的银色黎明分部,能不能接收到这个坠饰传出去的求救信号。

    “砰。”

    银松森林的路坑坑洼洼并不好走,泰兰着急赶路,在没注意到的情况下,一脚绊在了脚下的石块上,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摔到在了地上,而被他背在背上的老莫格莱尼更是被抛了出去,在肮脏湿润的地面上滚了好几圈,触目惊心的鲜血将地面都染红了。

    “糟糕!”

    泰兰顾不得被摔得鼻青脸肿的窘境,手脚并用的跑到了莫格莱尼身边,伸出手轻轻探了老骑士的脖子,还有脉搏,谢天谢地!

    不过就在圣骑士背起了老骑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僵硬了。

    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影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的前方,那巨大的黑色长剑表明了他的身份。

    “泰兰-弗丁…你没有辜负你身体里流淌的鲜血,但…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