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4.伤口-北疆的悲鸣(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兄弟加更)

14.伤口-北疆的悲鸣(为本书第一盟主七号船坞兄弟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昏暗的银松森林中,在一片沉寂的林间,三方势力正在对峙。

    “呋...”

    达索汉发现自己再度陷入了被包围的颓势里,眼下这里的高阶领主的数目早已经超过了十位,这样的组合用来伏杀一个英雄,已经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最糟糕的是,库尔塔兹距离这里最少还有10分钟的路程,不过他很难理解,为什么莫格莱尼的事情会牵扯到狼人还有这些叛逆的死亡骑士!他们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才对。

    不过眼下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如同萨萨里安说的那样,莫格莱尼的转化并非随便一个死亡骑士就能做到的,这必须由霜之哀伤亲自进行,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注定了莫格莱尼不会落入天灾之手。

    “如你所愿!灰烬使者也许不会成为死亡的一员,但他也注定无法活下去!北疆,可悲的土地,这里注定属于天灾!”

    达索汉从自己的肩膀上,将莫格莱尼放了下来,左手扼住了他的脖子,死亡骑士的双眼冰冷,对于他这样的死亡骑士而言,他并不担心躯体的毁灭,只要留在霜之哀伤里的那一抹灵魂不消散,他就还有复生的机会。

    在达利安和泰兰的惊呼声中,他的手掌猛地攥紧,英雄阶的力量让老骑士的骨骼咔咔作响,下一刻,莫格莱尼的脖子就会被扭断。

    不过就在维琳德吼叫着扑上来的时候,达索汉背后的深沉的影子却诡异的动了一下,然后一道明亮的刀光从达索汉的肩膀处亮起,迅捷的犹如一道划过夜空的闪电。

    在荆棘刀轮划过之后,死亡骑士的手臂连带着莫格莱尼的身体,在达索汉抑制不住的痛呼声中坠入了地面,身穿墨绿色战甲,背负刀锋披风的人影一脚踹在了达索汉的胸口,将死亡骑士踹倒,然后借助反冲力,将老莫格莱尼的身体接在了手里。

    “对不起,稍微来晚了一些。”

    守望者疲惫而冰冷的声音在林间响起,“下一次你也许该早点求援,你知道从斯坦索姆到这里需要花多长时间吗?”

    这一番质问让达利安有些窘迫,不过面对这气场十足的守望者,达利安只能老老实实的接过了老莫格莱尼,低声说,

    “对不起,麦琳女士,只是...”

    “好了,剩下的话打完再说吧,东达隆米尔防线正在遭受猛烈攻击,布丽奇特小姑娘需要你赶回去带领战团骑士出动,赫洛德和麦拉已经赶去了前线,所以我们最好快一点!”

    守望者将手里的刀轮低垂下来,闪身跳入了阴影里,这就是再次开战的信号,在救回了老莫格莱尼之后,众人终于可以放开手脚进攻了,再加上萨萨里安和维琳德的狼群,失去了右臂的达索汉艰难的挥舞着巨剑,但在戈德林镰刀斩碎了长剑之后,达索汉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十几分钟之后,当矮人死亡骑士库尔塔兹带着精锐的死亡骑士冲到这里的时候,战场早已经平静了下来,达索汉再次失去了命令的残躯跪在地面上,看得出来,这死亡骑士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拄着断剑,支撑着身体不倒下,但背后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乎将他的胸口开了个对穿。

    在他周围,树木被掀倒,地面上布满了死亡的气息,就像被犁过一遍一样。

    库尔塔兹冷漠的检查着战场,在不远的地方,他发现了很多森林狼的尸体,其中还混杂着一些野生狼人,这个发现让矮人的眉头紧皱,达索汉是怎么惹上了这些野兽?

    库尔塔兹想不明白,但没有关系,等到达索汉再一次被重塑精神之后,一切的谜底就会揭开了。

    “带上它,我们走!”

    库尔塔兹翻身上马,对身边的死亡骑士说了一句,转身带着大队消失在了银松森林的黑暗里,北疆的又一轮战事已经开启,通往东达隆米尔的大门也将被打开,他同样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另一侧,达利安和众人正在快速的朝着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撤退,重建的达拉然就在附近,通过那里的传送门,众人能快速的回到斯坦索姆,他们骑在维琳德支援的巨狼上,在森林中奔驰,守望者麦琳在维琳德的身边,两个人似乎在交谈一些秘密的事情。

    “你还不回去吗?大家都很担心你,我换防离开塞拉摩之前,卡莉雅公主不止一次问过你的消息。”

    麦琳的身体在奔驰的巨狼上依旧挺得很直,但反观维琳德就松松垮垮了一些,这个女狼人的脸上有一丝无法掩饰的悲伤,她摇了摇头,

    “我在那个地方总能回忆起安薇娜...那种回忆让我很痛苦,如果我当时能再强一些...谢谢你们,但我最近还不能回去,这里的狼人野性未驯,他们疯狂的袭击平民,唯有月神镰刀可以稍微控制他们,一旦我离开了,这里的情况就会更加糟糕,平民总归是无辜的。”

    “狄克最近在寻找复活安薇娜的方法,也许你该去帮帮他。”

    麦琳看到了远方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防线,她最后对维琳德说了一句,然后就驱动巨狼,朝着那个方向赶了过去,维琳德和她的狼群则停留在银松森林的边缘,女狼人恢复了暗夜精灵的形态,背着绿色的镰刀,凝望着远去的人群。

    她的眼眸里有一丝渴望,当哈雷肯,这头从黑石山跟着维琳德来到银松森林的雪白色巨狼亲昵的蹭了蹭维琳德的腿,发出了舒服的呜咽声,暗夜精灵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哈雷肯的脑袋,再一次将目光转向了西边,最终摇了摇头。

    她转身走入了黑暗的丛林中,狼群跟在她身后,就像是拱卫国王的卫士。

    总有那么一些人会给自己的生命套上枷锁,并不是为了活的更有意义,也许只是单纯的不愿意忘记过去的美好,感情细腻的人固然优柔寡断,但当她们真正下定决心,纵使是千山万水,也无法阻拦她们的脚步。

    另一边,当疲惫的达利安等人跨出传送门,回到斯坦索姆的时候,这座已经安静了2年的城市,正处于一种罕见的临战状态。

    奎尔萨拉斯的骑士和银色黎明的骑士,以及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征召的士兵们一队接一队的从城门走出,在指挥官的带领下,奔赴不同的地方,达利安将近乎油尽灯枯的老莫格莱尼托付给了银色黎明的牧师,然后快速赶到了指挥大厅。

    布丽奇特-阿比迪斯,这位斯坦索姆名义上的统治者已经换上了一套战甲,让她看上去更加英姿飒爽,不过这位美丽的姑娘眼下正眉头紧皱的阅读着前线的战报,显然,战事进行的相当不顺利。

    “我回来了,布丽奇特!”

    达利安喊了一句,阿比迪斯抬起头,她的眉头舒展开来,不过随后就再次皱了起来,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达利安,你知不知道,亡灵们依靠天空漂浮的那个见鬼的浮空堡垒重新发动了攻击,奎尔萨拉斯的法师抵抗的很艰难,一旦让那见鬼的玩意进入东达隆米尔的天空,这里所有的防线都完蛋了!”

    “抱歉,布丽奇特,但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达利安压低了声音,“灰烬使者被亡灵设伏,重伤垂死,被我们救了回来,眼下被安置在斯坦索姆,雷诺那个混蛋和亡灵勾结在了一起,布丽奇特,我们有麻烦了!”

    这一句话让阿比迪斯小姐面色大变。

    “什么!见鬼,血色十字军最少接手了十字军堡垒三分之一的防御,还有安多哈尔和壁炉谷,一旦那两个地方失守...”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把所有的狮鹫骑士都集中起来,我们得最快速度赶到那里去!”

    达利安拽住了布丽奇特的手臂,“你这里有和前线联系的通讯石吗?我得告诉他们尽快撤离,一旦雷诺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那3W人很快就被亡灵淹没的!”

    布丽奇特立刻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枚白色的,刻满了魔法符文的通讯石,交给了达利安,但就在通讯接通的瞬间,惨烈的哀嚎声就传入了两个人的耳朵里。

    “有人听到吗?快回答,有人吗?”

    达利安一边拽着布丽奇特走出指挥室,一边朝着通讯石大喊到,“快撤离那里,那里不安全了!”

    几秒钟之后,一个疲惫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达利安,是你吗?”

    “父亲!”

    布丽奇特听到这声音,立刻夺过了通讯石,焦急的说,“父亲,快离开那里,雷诺背叛了我们,那个混蛋和亡灵勾结了,他甚至设伏伏击了莫格莱尼大骑士。”

    阿比迪斯小姐的声音都因为压力沙哑了,但另一侧,艰难的砍翻了一头食尸鬼的阿比迪斯将军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点燃的军营和其中到处都在发生的厮杀惨剧,他双眼中的希望在一点点的流失,他艰难的对自己的女儿说,

    “布丽奇特,我的孩子,太晚了。雷诺骗开了军营的防线,引来死亡骑士冲入了军营,这里已经崩溃了,那个疯子...他没救了,我的孩子,听我说,别来送死!保全好自己,去塞拉摩找卡莉雅公主,我们没能履行对她和先王的承诺,但我们会在这里死战,在我们死之前,不会让亡灵前进一步!”

    “孩子,很抱歉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布丽奇特,坚强一点,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你做的非常不错,我却没有夸过你,但你永远是我的骄傲!剩下的路,你得自己走了。”

    “噗”

    从背后刺出的符文长剑贯穿了阿比迪斯将军的胸口,老将军怒吼着甩动手里的战剑,用尽最后的力量,将背后的死亡骑士的脑袋斩落,这个动作耗尽了他所有的意志,白发苍苍的老将军用战剑拄着身体,看着周围在扭曲的火焰里一步步靠近的亡灵,他的双眼里,最后浮现出了一抹柔和。

    “祝你幸福...孩子,再见了。”

    “不!父亲,不!”

    布丽奇特握着手里已经断掉的传音石,眼泪和绝望在她心口涌动,达利安也痛苦的扭过了脸,他不忍心看着这一幕,女将军撕心裂肺的痛哭在斯坦索姆的指挥大厅外回荡着,昭示着一个新的伤口出现在了多灾多难的北疆战场上。

    这一天,北疆的天空再次变得阴霾,因为它失去了很多一直在守护着它的英雄,这片大地已经被鲜血浸满,当土壤里的复仇之花开放的时候,必然会引来一场铺天盖地的火焰,将一切跳动的罪恶焚烧殆尽。

    但是在那之前,一切还需忍耐,不管是痛苦,还是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