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7.万年使命终结之时

17.万年使命终结之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托维尔人是奥丹姆的土著居民,这些家伙同样是血肉之躯,但他们的形态更像是长着四只脚和尾巴,却又有人形身躯的老虎,或者是黑色的猎豹。

    这些家伙的性格温和,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凶神恶煞,但却是很好相处的生物,当然前提是要尊重他们特殊的生活习惯。托维尔人的行踪遍布整个奥丹姆,数量很多,他们在这里分散成了三个大部族,差不多是按照三座神秘的方尖碑划定的统治区域。

    奥丹姆本身的地形也很有意思,这里虽然大部分地区都被数万年前重启的地表塑造极致变成了一片荒漠,但其中却混杂着整个艾泽拉斯拥有的所有地形:沼泽,瀑布,密林,丛林,甚至是水库和湖泊,以及到处都有的绿洲。

    这种千变万化的地形风格出现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曾是泰坦们的“气候研究中心”,泰坦在这里塑造了各种各样的地形进行试验,在他们离开之后,还特意留下了守护者守护这块瑰丽的土地。

    说到这里,比较敏感的兄弟肯定就明白了,是的,托维尔人,就是那些守护者!

    不过和其他泰坦造物一样,他们经历了神秘的“血肉诅咒”,从黑曜石的形态变成了血肉之躯。

    要想象托维尔人之前的样子,就要参考狄克的追随者莫阿姆了,这些家伙的前身,就是黑曜石守护者的模样,那些一直被困在其拉虫人帝国里的黑曜石守护者,其实勉强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在成为血肉生物之后,托维尔人却没有像矮人和人类那样遗忘自己的职责,相反,即便是羸弱的血肉之躯,他们也坚定的守护着自己的责任。

    当“****号”宽大的船身在奥丹姆的海岸停靠好之后,这艘船的船长吉布斯先生亲自抱着红地毯准备铺设一条奢华的旋梯,却被狄克阻止了。

    北疆的战事就像是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他的肩膀上,已经没有时间搞这些虚礼了。

    “吉布斯,直接带我去起源大厅的遗址那里,听说布莱恩和哈里森博士的进展不错?”

    圣骑士还是那身猎装的打扮,但吉布斯船长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急忙回答说,

    “在我上次返回塔纳利斯的时候,布莱恩亲王和哈里森博士已经清理出了那座埋在风沙里的神殿的大部分区域,但他们进不去!那地方很诡异,时不时会就有石头制作的怪物冲出来阻拦我们的挖掘,恕我直言,大人,那不像是什么好地方!”

    听到吉布斯的话,狄克楞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那里当然不是好地方,吉布斯,算了,带我过去吧!”

    狄克有些意兴阑珊,吉布斯自然不敢再多嘴询问一些什么,跟在森夏身边的时间越长,吉布斯越是知道,很多时候,秘密就是死神,知道的太多那就必死无疑了。

    很快,这个吉尔尼斯人就牵来了好几头灰色的,嘴里还在咀嚼着草料的沙漠骆驼,在奥丹姆这种满是风沙的环境里,再没有比这个更棒的坐骑了。

    热心的吉布斯还专门给狄克找来了用丝绸制作的面纱,但却被狄克婉拒了,有纳鲁之盾在手,再大的风沙都阻止不了他们前进的脚步,不过骑骆驼,这不管是在以前还是现在,可真的还是新奇的体验呢。

    就在狄克撑起了圣光之盾,将吉布斯等人包裹在其中,在风沙中快速的朝着位于奥丹姆中央的起源大厅遗址前进的时候,在另外一个地方,森夏等人也在忙碌着,准确的说,他们在逃窜着!

    情况比森夏猜想更可怕,在觉察到法老失踪之后,整个奥尔西斯部族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所有的士兵都被派了出去,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在奥丹姆的沙漠里寻找着,更要命的是,奥尔西斯部族还联络了其他两个部族,尼斐赛特和拉穆卡恒,拉穆卡恒的法奥瑞斯法老很快就派出了自己的弟弟,纳顿亲王带着士兵加入了搜索,而好战的尼斐赛特部族则拒绝了联合。

    这对于森夏等人来说,无疑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从昨晚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经历了5次遭遇战,就连达斯都在和那个高大的托维尔将军作战的时候受了伤,海盗们更是被冲散,陷入茫茫沙漠里,没有向导,没有补给的后果谁都知道。

    这一行人里,如今只有森夏和娜莎还有战斗力,但两个人根本护不住这些受伤的同伴,因此他们只能狼狈的朝着起源大厅的大本营逃窜,索性两个地方距离的并不是太远,但托维尔人却咬得很紧,尤其是被那些驯兽师驯服的沙漠土狼,简直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根本甩不掉。

    “娜莎,你带着法老先走!我来挡住他们!去找援军,让那些渣滓们快来帮我!”

    森夏收回了从手指蔓延出去的藤蔓,在他面对,三个托维尔战士全身软倒的倒在了沙漠里,即便是再不愿意,森夏也不得不大开杀戒了,索性以他的特殊体质,就算是娜莎想要解决他,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所以守望者权衡了几秒钟,就背着大包袱潜入了阴影里。

    在她身后的荒漠中,达斯也在疯狂杀戮,而德米提尔则重新化为龙形,在炙热的天空中飞行,用龙息和龙威驱散着源源不断赶来的追捕者。

    情况很糟糕,所以娜莎的速度也很快,在脱离了战场之后,她召唤出了自己的夜刃豹,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快速的朝着起源大厅的位置跑了过去。

    就在娜莎到达废墟遗迹的时候,狄克也刚刚到达这里,他正在和哈里森博士以及老矮人布莱恩说着一些事情,就看到娜莎有些狼狈的从布莱恩的影子里跳了出来,她背后还背着一个不断的挣扎的大布袋子。

    “娜莎?这是怎么了?”

    狄克惊讶的看着这位守望者领袖,然后飞快的注意到了娜莎披风上沾染的鲜血,眼神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们遭遇战斗了?”

    守望者的回复很简略,

    “是权杖!”

    狄克了然,紧接着他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狼狈的从布袋子里爬出来的托维尔人身上,

    “这又是谁?”

    “奥尔西斯的法老!”

    娜莎从背后的背囊里取出了一个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珠光宝气的色彩让哈里森博士和布莱恩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圣骑士将左手抬起,在这些造型精美的权杖上抚了抚,最后摇了摇头,

    “不是,奥尔西斯权杖没有在其中!”

    随后,圣骑士压低了声音,对矮人和哈里森说,“我有点私人的事情要和这位法老先生谈一谈。”

    老矮人和人类考古学家了然,他们抱着装满了异域风情的盒子和其中权杖走出了帐篷,娜莎坐在一边休息,这位守望者是可以信赖的人,所以狄克并没有将她赶走,而是将头转向同样在看着他的奥尔西斯法老。

    圣骑士清了清嗓子,用不太熟练的泰坦语说,

    “我知道...奥尔西斯部族从上古时期,就背负着一个使命,我为此而来!”

    听到这即便是在托维尔人的群体里,也是秘传的语言,抱着极大的警惕的奥尔西斯法老的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狄克,几秒钟之后,他开口了,这法老的声音很有磁性,

    “但你的行为很糟糕!陌生人,你在挑衅奥尔西斯的尊严,在这片土地上,这是严重的罪行!”

    狄克的眼睛眯了眯,他伸出了左手,露出了银白色的皮肤,放在奥尔西斯法老的面前,

    “不,法老,你还不明白我来到这里意味着什么,你还不明白我的存在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触碰我的手,我会给你看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对面拥有金黄色鬃毛的虎人法老疑惑的看了狄克一眼,但他还是伸出手,用爪子点在了狄克的手心,下一刻,从血脉里传出的沸腾和跪拜的感知让他全身大震,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他长大了嘴巴,表情上满是震惊,他用手指着狄克。

    “你...你是...”

    圣骑士裂开嘴,笑了笑,

    “明白了吗?我的法老先生,我为你们的使命而来,但我不会要求你们跪伏于我,把奥尔西斯权杖交给我,我承诺会终结你们数万年的使命,并且打开永生轮回之门,奥丹姆将不再是与世隔绝之地,你们将正式登上这个世界的舞台,而不是如同被圈养一样活着!”

    法老阁下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好几次,他在挣扎,一方面是来自泰坦的使命,那使命在他们的血脉里流淌,即便是血肉诅咒之后,这些奥丹姆的守护者也没有一刻放松下来。

    托维尔的三个部族的王室成员千百年来一直谨慎的保护着这个秘密,他们从没有松懈过。

    不过另一方面,从刚才的接触里,奥尔西斯法老已经明白了狄克的身份,那种源自血脉的悸动,以及在卷轴上传承下来的感知,那些父辈们留下的资料,已经证实了狄克的身份。

    真正的泰坦守护者,托维尔人应该效忠的存在。

    但血肉诅咒给托维尔带来的不仅仅是力量的衰弱,还有精神的解放,没有人愿意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成为自己的主人,奥尔西斯法老更是如此。

    大概是看到了他的犹豫,狄克加重了语气。

    “我不会要求你们臣服,你们是自由的生物,你们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我只要奥尔西斯权杖,那本来就是我应得的东西!”

    “但你得起誓,不得使用起源大厅下方的存在做任何恶事!”

    奥尔西斯法老伸手从自己的长袍胸前,取下了一个破旧的坠饰,拿在手中,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某种坚持,

    “我们传承的历史里记载着数万年前的那一场灾难,让原本美丽富饶的奥丹姆成为了一片荒漠,起源大厅的力量不能落在恶人手里,即便你是守护者,我也需要一个保证!这是我们的使命!”

    狄克伸出手,庄严的用泰坦语起誓,

    “以狄克-布隆赞的名义,我发誓不会使用起源熔炉做任何威胁到这颗星球以及这世界生命的恶事,也不会以任何形式,要求生活在奥丹姆的托维尔人服从于我的统治,我将以守护者的名义,终结他们万年的使命,并且给与他们自由!群星和泰坦将见证这誓言!”

    在话音落地之时,狄克的身上亮起了一道银色的光芒,最后收入身体,就像无形的枷锁缠绕在心灵上一样,这让圣骑士有些惊讶,他之前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奥尔西斯法老则坦然的将手里的坠饰放在了狄克手心,然后悠然说到,

    “守护者的誓言是有威力的!守护者大人,也唯有你的誓言,能让我彻底放下心结,这就是奥尔西斯权杖,能和三座方尖碑以及起源之谷产生感应的神器,也是我们使命的具现。”

    法老舒了一口气,似乎彻底放松了下来,他看向娜莎,摇了摇头,又问狄克,

    “那么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守护者先生。”

    狄克讲秩序之力注入手里的吊坠,一把古朴的,雕刻着群星和雄鹰雕塑的权杖就跳入了他的手中,正统的泰坦能量在他手里涌动,那光芒将整个房间都照耀的如梦如幻。

    奥尔西斯法老和娜莎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去吧,法老,你们自由了!”

    狄克将权杖握在手心,那星光内敛,托维尔法老听到这话,楞了一下,然后非常恭敬的附身行礼,最后走出了帐篷之外。

    1个小时之后,森夏等人安然返回,甚至连那些被抓到的海盗都被送回了营地。

    一个承诺,一个种族,便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