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2.怨恨的力量

22.怨恨的力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亡灵天灾的反扑很凶猛,在漂浮在天空当中的浮空堡垒纳克萨玛斯释放出的冰霜巨龙的支援下,地面的亡灵部队一度将战线推到了考林路口和黑木湖一带,东达隆米尔地区的半壁江山都快沦陷了,玛瑞斯农场一代更是被闹了个底朝天。

    不过得益于圣光之愿礼拜堂的苦修士和新阿瓦隆地区的士兵们拼力死战,亡灵的狂突猛进终于停了下来,新的战线固定下来,从西达隆米尔和提瑞斯法开过来的亡灵军团几乎一刻不停的攻击着黑木湖的防御,而从提尔之手调来的血色十字军新兵们甚至都被投入到了绞肉机一样的战场上。

    这一次亡灵天灾的进攻可谓精英攻势,平常作为低级指挥官使用的死亡骑士们甚至被当成了炮灰,每当那些呼啸而来的黑甲骑士出现的时候,白银之手和银色黎明的圣骑士们只能硬着头皮和他们展开对攻。

    普通士兵根本不是这些挥舞着符文武器的家伙的对手,尤其是在库尔塔兹这样的高阶死亡骑士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那简直就是屠杀,不过在斯坦索姆过来的新“援军”加入战场之后,这种局势多少缓解了一些。

    但这些新援兵的到来,却在圣骑士和普通士兵的群体里,引发了一波极大的“暴动”。

    黑木湖畔,一场短暂而惨烈的遭遇战刚刚结束,二十几名死亡骑士带着大群的食尸鬼试图越过黑木湖,被防守的哨兵们发现,于是战斗开始,当守卫这里的小队即将崩溃的时候,另一个死亡骑士从天而降,摧枯拉朽的将同为死亡仆从的对手冰封在了暴起的寒风当中。

    还沾染着血肉碎块的黑檀色的盔甲的表面蒙着一层冰霜,尽管被能工巧匠篆刻出了各种花纹,但仍然掩盖不了这盔甲上浓重的锈蚀的味道,还有被风吹起的灰白色头发,以及冷漠的蓝色眼眸,看向所有的东西,都仿佛是在看着被封冻的死亡。

    战斗...唯有战斗之时,那颗已经冰冷的心还能感觉到一丝温度,尽管那也有可能是错觉。

    “砰”

    一颗腐烂的苹果砸在了萨萨里安的背后,那酸臭的味道让死亡骑士离去的脚步暂缓了一下,但下一刻就又继续前进了,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是谁丢出的烂苹果。

    在死亡骑士所到之处,所有的士兵,甚至是刚刚在战场上被他救下来的伤兵们,也都是一脸晦气的绕着他走,他放佛就像个移动的瘟疫,没有人愿意接近他,这种扔烂苹果的举动已经算是很克制了,萨萨里安不止一次被愤怒的士兵们围住,试图用武器来和他“聊一聊”。

    在成为死灵之后,萨萨里安就知道自己会被现世的生物排斥,实际上,如果不是单靠他和他的兄弟无法救回乌瑟尔大人,萨萨里安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死亡之后,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不管是荣耀,还是体面,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毫无意义。

    普通的士兵也只会用这种方式发泄一下自己对于亡灵的仇恨,虽然恨不得杀尽所有的亡灵,但最少萨萨里安这些黑锋骑士们,眼下还在和自己这一方并肩作战,而且遇到天灾的死亡骑士大举出动,还要仰仗萨萨里安和他的兄弟力挽狂澜,当生命和厌恶摆在一起的时候,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不过总有那么一些将仇恨置于生命之上的家伙,比如眼下挡在萨萨里安前进道路上的四个人。他们穿着血红色的盔甲,手里握着附魔的武器,另一只手里提着几个亡灵的脑袋,在他们的胸口,一个鲜红色的洛丹伦徽记像是在滴血一样。

    他们的表情严肃而认真,就像是对待真正的敌人,但他们也只有二十多岁,年轻最小的那个甚至只有十几岁,在和平时代,这样年纪的孩子应该还在学习或者是进入工坊进修,但现在,从他们握剑的姿势和身上的伤痕就能看出来,他们已经是合格的战士了。

    不过那眼睛里绽放的光芒,那是信仰,但却是扭曲了一些的信仰,狂热如火,也许下一刻就会焚尽一切,甚至包括他们自己。

    血色十字军,准确的说,是提尔之手的血色十字军,血色修道院的十字军早就被亡灵赶回了老家,也不知道雷诺是怎么欺骗的,总之那些家伙笃信是白银之手害死了大骑士莫格莱尼,还自我封闭了血色修道院,看样子打算休养生息了。

    现在在考林路口的血色十字军,都归属阿比迪斯将军的统帅,当然,这个阿比迪斯,可不是战死在安多哈尔的老将军,而是布丽奇特-阿比迪斯,老将军的女儿,斯坦索姆曾经的最高指挥官。

    在达利安迫于战线压力,不得不向萨萨里安这些死亡骑士求援之后,布丽奇特和达利安这对有些小小情愫的战友便正式分道扬镳,布丽奇特从银色黎明退出,正式统帅他父亲留下的血色十字军。

    这是个遗憾,但在眼下这种生死存亡之际,不管是达利安还是布丽奇特,也都没有太多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了。

    “恶心的亡灵!你为什么不去你该去的地方!”

    拦路的血色骑士将手里的亡灵脑袋丢在了萨萨里安的脚下,他也是刚才遭遇战的参与者,但此时他疲惫的双眼里闪动着愤怒的光芒,手里的长剑也在狂乱的挥舞着,

    “来啊!干掉我,像你们这些渣滓之前做的那样!”

    “无可救药的疯子!”

    萨萨里安瞥了这四个已经被自身的疯狂主宰的血色骑士,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不打算在这里和这些血色十字军发生冲突,尽管他用一只手就可以碾死这些蠢货。

    在二年前巫妖王的王座被击破,阿尔萨斯带上统御之盔的时候,由于霜之哀伤一起进入了漫长的休眠和融合,亡灵天灾曾短暂的有过一段时间的混乱期,在那一段时间里,萨萨里安寻找到了很多依靠自己的意志,摆脱了巫妖王控制的强大亡灵,以乌瑟尔的名义,组建了黑锋骑士团,能参与其中的,都是最强大的那种亡灵。

    但很可惜,这种混乱期很快就结束了,当巫妖王的意志重新遍布于亡灵天灾当中的时候,一直在诺森德大肆破坏的黑锋骑士团就不得不转移了阵地。

    萨萨里安跟随乌瑟尔的时间很长,再被天启的死亡能量改造之后,这个曾忠于洛丹伦的死亡骑士的实力增长的很快,他已经是半英雄了,但对于死亡的仆从们来说,要晋入英雄太难,但饶是如此,这个被阻拦了去路的死亡骑士,也是考林路口的战场上,最强的那几个之一了。

    萨萨里安不愿意发生冲突,但血色骑士却不愿意放过他,他们又拦在了萨萨里安的另一个方向上,这四个家伙将萨萨里安团团围住,锋利的武器紧握在手里,下一刻就会扑上来。

    “亡灵!邪恶!别想走!”

    领头的那个家伙活动了一下双手,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他并不是愚蠢的,实际上,他也很清楚自己和萨萨里安的差距,但只要这个死亡骑士敢还手,这里旁观这一切的士兵们都将是他的帮手!

    “这里是正义所在之地,邪恶没有立足的空间!去死吧!”

    血色骑士得意的将手里的战斧斩向了同样握住了腰间长剑的死亡骑士,这些邪恶的亡灵根本不可信!银色黎明的蠢货被他们欺骗了,现在,血色十字军要彻底贯彻正义之名!

    不过就在重斧斩落的那一刻,一道粗壮的身影冲入了战线当中,伴随着愤怒的吼声,四个进攻的血色十字军很快就被踢飞了出去,为首的那个血色骑士更是被直接摁在了地面上,他的重斧被那个身影砸在他的脑袋旁边,擦过鬓角的锋利气息让这家伙的汗毛倒竖。

    “你们这些疯狗!离他远一些!”

    赫洛德还是那副狂野的打扮,精赤着上身,胸口满是交错的伤痕,左右带着金属的护肩,下身穿着一条链甲护腿,背后披着鲜红色的斗篷,他把自己的头发全剃光了,光滑的大脑袋,配上那张凶狠的脸,把这家伙映衬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圣骑士,反倒像是欺行霸市的恶霸一般。

    但赫洛德纹上了红龙纹身的双臂上缠绕的金色圣光却证明了他的身份,银色黎明的勇士,黑木湖战线的指挥官。

    赫洛德站起身,一脚踹在了这个卑鄙小人的腰上,把他踹出去了老远,但他仍不满足,他凶狠的目光扫过了周围围观的士兵,被他直视的士兵有些甚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们也是一群混蛋!拍拍自己的胸口,想一想是谁把你们把战场上救了回来,有的人还不止被他救过一次!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你们活该死在战场上!”

    “啪”

    冰冷的左手搭在了激动的赫洛德的肩膀上,粗野的骑士回过头,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死亡骑士朝他摇了摇头,

    “没有必要,这只是交易罢了。”

    说完,萨萨里安就要转身离开,但却被赫洛德叫住了,英勇骑士其实也不怎么待见萨萨里安这伙人,但狄克这几年的潜移默化还是有作用的,他最少不会像那些士兵那么极端的厌恶这些“改邪归正”的亡灵。

    尤其是在双方处于同一阵营的时候。

    “喂,上尉,有人要见你!跟我来。”

    萨萨里安楞了一下,但还是顺从的跟着赫洛德离开了,那是那副样子,他所到之处,所有人都默默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死亡骑士不用回头,就知道背后那些被他救过的人的目光。

    那是怨恨,无关正义,无关邪恶,那是生和死的界限,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