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4.一日战争(上)--为名屋兄弟加更!

24.一日战争(上)--为名屋兄弟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又是一天的清晨,罕见的迷雾笼罩了整个东达隆米尔,看样是要下雨了,在北疆的这个时节,下雨可是很罕见的一件事。

    在东达隆米尔的达隆郡,这原本平凡热闹的小镇的废墟上,黑衣玛杜克正带着自己的死亡骑士小队在雾中巡逻,能见度极低的迷雾还挡不住马杜克的视线,实际上他们也根本不需要双眼来“看”。

    上一次生命终结于幽魂之地一直是这个死亡骑士心头难以忍受的屈辱,被一个比他弱的多的圣骑士干掉,绝对不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当他从纳克萨玛斯的构造区重新苏醒的时候,他就发誓,要找到当初那个杀死了他的圣骑士,将这份屈辱狠狠的还给他!

    马杜克复生的时日还短,还没来得及知道狄克这几年的辉煌事迹,否则这个死亡骑士估计也不会有这种狂妄的心思。

    其实在绝大部分时候,无知都是一种福气。

    最少对于马杜克来说是这样的。

    今天,他将带着自己的队伍进攻考林路口,那些圣骑士和北疆的士兵们发了疯的驻守在那里,任凭天灾怎么进攻就是不崩溃,坚韧到了极致,马杜克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圣光之愿礼拜堂,那几乎是所有北疆还幸存的生灵最后的一杆旗帜,如果那里都被天灾占据,一切就都完了。

    当然,那也是这一次亡灵们的目标,大巫妖克尔苏加德带着亡灵天灾的所有精锐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实现那个目标!

    “伟大的巫妖王即将苏醒!用一场死亡和绝望的狂欢来庆祝,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马杜克无神的双眼看向远方还未彻底明亮起来的天空,枯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他有些怀念鲜血的味道,那种温热的血扑在脸颊上的感觉,还有对手临死前的哀嚎和求饶,那种感觉能让他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还活着,而非死去。

    不过想着想着,自己被狄克杀死的屈辱记忆再次浮上心头,这让马杜克冷哼了一声,转动手里的马缰,准备转向另一个方向,作为精锐的死亡骑士队长,他要去那里“领取”他新的麾下。

    诅咒教徒们正在拼命转化之前战死的尸体,好把那些北疆的精锐士兵转化为新生的死亡骑士,在克尔苏加德提供了一种新的“血肉”魔法之后,这种原本很困难的转化过程,变得轻松了很多。

    但马杜克从重生之后,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幻听”的症状,似乎时时刻刻都有个声音在自己耳边低语着什么,但每当他集中注意去听的时候,这声音又会很快消失。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几天马杜克的心情都很糟糕的原因,亡灵并不是没有情绪,它们只是单纯的厌恶那种以回忆为主的情绪,那会让他们痛苦不堪,实际上,和外人想象的几乎天差地别,在亡灵天灾内部,一个井然有序的黑暗社会已经成型了。

    如果给他们足够多的时间,说不定真的会形成一个崇拜死亡的国家,而非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反派势力。

    不过就在马杜克跳转马头的下一刻,这精锐的死亡骑士猛地回头,他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不寻常的动静,就像是当初他在诺森德感觉到的那些骸骨巨人走动的声响。

    但这一次出征似乎并没有太多骸骨巨人,而且那些笨重的家伙都被安放在战场的后方,准备用到下一次攻坚战的时候。

    那么,来的是什么?北疆有这种大型生物活动吗?

    就在马杜克思考的时候,震动声猛地停止,死亡骑士舒了口气,正准备召唤来食尸鬼去前方看一看,下一刻,一道呼啸而来的黑色重锤就将他和他的小队从站马上击飞到了空中。

    真正的击飞!

    那战锤就像是凡人世界使用的攻城锤大小,那种需要近50名士兵才能勉强推动的攻城锤!

    马杜克的麾下在和战锤接触的瞬间就变成了天空中飞舞的残肢,马杜克本人甚至都在这一次锤击里,失去了自己的小半个身体,当他从天空滚落地面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蓝色的巨人,黑曜石巨人,最少有10米高!

    他只看到了黑曜石巨人肩膀上站立的人类女法师,还有这巨人身后破开雾气的密密麻麻的人类骑兵,当这巨人抬起脚,下一刻,马杜克的眼前就变成了一片黑暗。

    达隆郡驻守了近1000名亡灵,5分钟之后,当阿奴比萨斯战争卫队离开的时候,这里只剩下了一片残垣断壁,以及一地血肉模糊的尸体。

    之前安静如石像一般的阿奴比萨斯,此时在那胡狼脑袋上,那双眼里闪耀着红色的光芒,那是战斗的光芒!

    他们手持特制的金属武器,就像是打高尔夫球一样,将武器在地面上扫来扫去,每一击都能在蜂拥而来的亡灵海里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白银之手和血色十字军的重甲骑士们在阿奴比萨斯卫队的屠杀间隙,不停的发动着冲锋,混乱成一团的亡灵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只能任由这些杀疯了的圣骑士们肆意的猎杀那些亡灵中的指挥官。

    而在更远的地方,十几个低级法师正在不停的伤害性法术轰入眼前的黑曜石毁灭者的身体里,莫阿姆一脸不耐烦的把玩着手里的弯曲手杖,他尖锐的声音不停的发着牢骚。

    “瞧瞧你们的攻击,简直是软弱无力!天呐,我太怀念我的罗宁兄弟了,他只需要两发火球术,就能让我身体充满力量!”

    “莫阿姆要保护女主人!但我需要力量,所以你们得赶快!压榨你们的魔力,菜鸟,只有不断的压榨魔力,才能让你们的身体更适应极端的作战条件!”

    “好吧好吧!停下来,差不多够了!”

    话唠一样的黑曜石毁灭者领主张开背后漂亮的翅膀,他的双手张开,对准了前方高阶亡灵集中的区域,用尖锐的声音高喊到,

    “不会让你们伤害到女主人的!莫阿姆的鬃毛充满了力量!”

    “砰!”

    一道高阶领主巅峰的能量爆破犹如看不到的能量箭矢,疯狂的从莫阿姆的手心飞出,击穿了沿途的一切,最终在躲闪不及的死亡骑士和诅咒教徒的群体里爆发开来。

    莫阿姆曾接受过克苏恩和双子皇帝亲手的改造,他身体里有特殊的装置,能够将游离的能量集中在一个点爆发,就像是顶点轰炸的炸弹,那一击彻底摧毁了混乱的亡灵海里仅有的指挥体系。

    站在奥斯里安肩膀上,不停地朝着地面倾泻着寒冰风暴的吉安娜看到了这一幕,她满意的朝另一边的莫阿姆伸出了大拇指,

    “做得好!莫阿姆!”

    黑曜石毁灭者领主很高兴,他扭过头,看着那几个已经差不多累瘫了的低级法师,有些不满意的尖叫到,

    “懒虫!废物!快继续施法!莫阿姆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我爱战争,战争使我快乐!快施法!”

    “好了,莫阿姆,别折磨他们了!我来吧。”

    侏儒术士威尔弗雷德叼着烟斗出场,于是很快,暴风一般的爆鸣声就在早已经崩溃的战场上接连不断的响起,就像是末日的丧钟一般,将亡灵们在索尔多河南畔布置的所有阵地,都搅得一团糟。

    在另一个地方,莉亚德琳坐在艾隆纳亚的肩膀上,女巨人已经变成了和奥斯里安差不多大小的石像,她将手里的手杖掷向玛瑞斯农场的亡灵大本营,那手杖在空中快速分裂成了大小不一的石质箭簇,呼啸着洞穿了亡灵们组成的防线,死亡骑士们刚刚从阵地里奔出来,就被狂吼着的阿扎达斯用手里的战锤一队接一队的砸上了天空。

    塑造者现在很愤怒,被击败的屈辱同样在他心头回荡,但作为重启了他的核心的家伙,狄克已然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所以阿扎达斯只能将怒火倾泻在这些肮脏的尸体身上。

    “你们这些扭曲而畸形的可怜虫!我以守护者的名义,判处你们死刑!”

    阿扎达斯手里的战锤重重的点在地面,他周围的战场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就像是地震一样,将死亡骑士们的阵型打乱,在他身边,根本不畏惧地震的土灵们用各种各样的武器唤起了更小型的地震,这些泰坦造物本身就具备操纵大地的微弱力量,当他们面对擅长以数量压制对手的亡灵天灾的时候,这种使用大地之力的攻击方式,就成为了最好的清场武器。

    而艾隆纳亚的双手在胸前张开,她手心下方的土地剧烈的扭曲着,最终形成了两把石质长剑,悬浮在空中,这女巨人的战斗风格要远比身为工匠的阿扎达斯更凶猛,她手里长剑划过的地方,大地都会隆起成沟壑,将沿途的一切都掀翻在地。

    “就没有更耐打的家伙了吗?这些软趴趴的东西真让人提不起兴趣!”

    艾隆纳亚一剑砍翻了一头勉强能达到她胸口的骸骨巨人,又补上了一脚,将那恶心的尸体缝合起来的家伙直接踩入了坚硬的地底之下,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掀起地面的连续波动,将亡灵留在这里的防线弄成了一片废墟。

    坐在她肩膀上的莉亚德琳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话估计也就这些泰坦的卫士们敢说了,让这些出没于神灵战场上的战士来到凡人的战场,用“摧枯拉朽”都无法形容,莉亚德琳感觉自己和那些跟在土灵军团后方的士兵们就像是旁观着一场“成年人殴打小孩子”的闹剧。

    穷凶极恶的亡灵们根本没办法对这些泰坦造物造成哪怕一丁点的麻烦,让普通人视为死神的死亡骑士,两个加起来也对付不了一位普通的土灵,这些全身都由岩石组成的矮个子力量极大,一锤就能正面砸翻一匹全速奔驰的死亡战马。

    甚至是被死亡骑士正面击中,那足以让普通士兵胸骨断裂的伤势,他们只是无所谓的从地面爬起来,拍拍胸口的石渣子,就挥舞着武器再次冲了上去。

    “你们真的不属于这里。”

    莉亚德琳在艾隆纳亚耳朵边喊到,“我简直无法想象你们之前的对手都是什么样子的。”

    “哈哈哈,小姑娘,你不会想见到那些扭曲的怪物的!”

    女巨人哈哈笑着一脚踹倒了玛瑞斯农场可怜的房子,将其中的一头巫妖抓在手里,像是玩具一样左右看了看,

    “它们有恶心的触须,能够吸掉血肉生物脑袋的吸盘,盘旋交错的牙齿,怎么也打不死的身体,总之比这些小玩意难对付多了,但我们还是赢了!”

    艾隆纳亚的五根手指慢慢合拢,那巫妖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惨叫声,他全身的骨头一点一点的被无可撼动的巨力碾碎,他尝试过反击,但哪怕是威力巨大的死亡凋零,打在女巨人的手指上,连一块石渣都印不出来。

    “瞧,这老鼠还会反击!真是恶心!”

    “咔咔咔”

    让人牙酸的断裂声在女巨人手心响起,她磨动拳头,白色的骨渣从指缝间落下来,这一幕看的莉亚德琳全身寒毛倒竖起来,挥手之间就能摧毁一个小镇子的巫妖,就被这样真正碾成了碎片。

    “好了,别玩了,艾隆纳亚,快摧毁这里,我们去接狄克!”

    莉亚德琳的声音在女巨人耳边响起,艾隆纳亚耸了耸肩,

    “好吧,如你所愿,可爱的小姑娘。”

    “阿扎达斯,放出你的那些破烂,这场游戏已经让我厌恶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