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星火

26.星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东瘟疫之地攻防战结束了。

    在最后登场的奎尔萨拉斯精锐军团,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尤其是在凯尔萨斯亲自现身,带着法师团和克尔苏加德在东达隆米尔的天空上对攻了3记之后,纳克萨玛斯最终只能黯然回到了西达隆米尔和提瑞斯法交界的天空。

    克尔苏加德还失去了自己的“战神”,那个猖狂的憎恶被风行者姐妹射成了真正的筛子,它扭曲的脊骨也被当做荣耀的证明,挂在了考林路口的中央供人瞻仰。

    这一战,入侵东达隆米尔的亡灵精锐几乎全军覆没,其中包括通灵学院的指挥大巫妖莱斯霜语,他的身体被萨萨里安和黑锋骑士们撕成了碎片,他的灵魂也被禁锢在了死亡骑士秘传的法术当中,死亡骑士们打算拷问这个灵魂,从其中得到关于纳克萨玛斯的信息。

    亡灵全线退缩,圣骑士们高歌猛进,几乎在3天的时间里,就收复了整个十字军堡垒和壁炉谷,就连亡灵之城安多哈尔,都在土灵军团的一次集中施法当中,彻底被变成了一片半埋入地底的废墟,“胆小鬼”召唤者阿拉基将全部亡灵堵在城门口,自己则以重伤的代价,逃入了提瑞斯法地区。

    至此,战局重新回到了开战前的局面,而且这一次,圣骑士一方占据着绝对优势,如果不是因为连番恶战导致骑士们都很疲惫,恐怕这些好战的骑士,能一路平推到提瑞斯法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重新变得安全的斯坦索姆,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在湿润的晨间雾气中,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家伙,从林间小道走出,他手里牵着一匹星光肆意的战马,在马鞍上,还坐着一位左顾右盼的金色少女,看上去像是一个高等精灵,值得一提的是,银色的正义之火,那把已经传遍了整个北疆,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武器,正背在这个单马尾少女的背后。

    早早接到消息,等候在已经被戒严的斯坦索姆后门的吉安娜和莉亚德琳看到那少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完全不淑女的惊呼,而那个金发少女的反应更剧烈,她直接从星骓上跳下来,欢呼着像是炮弹一样扑向了吉安娜和莉亚德琳。

    很快,三个极其养眼的女孩就叽叽喳喳的聊到了一起,狄克在兜帽下有些唏嘘胡茬的嘴角也泛起了笑容。

    达里安上前和狄克拥抱,互相拍了拍背,而跟在他身后的布丽奇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老朋友。

    “狄克…我…”

    布里奇特刚开口,就被狄克伸手打断了,圣骑士低头看了看布丽奇特手腕上那个鲜红色的标志,阿比迪斯小姐似乎有些黯然,想要躲开狄克的目光,但最后还是将手腕叠放在了身前,几秒钟之后,狄克问,

    “我听说了阿比迪斯将军的事情…那真是个悲剧,但,布丽奇特,我的朋友,你真的打定主意了吗?”

    阿比迪斯小姐沉默了几秒钟,最后无声的点了点头。

    “呼…”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你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布丽奇特,我希望即便是再艰难的时候,也别忘记在这里还有你的朋友。”

    说完,圣骑士拍了拍阿比迪斯小姐的肩膀,将星骓收回了缰绳当中,就在他走过布丽奇特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口问到,

    “对了,我听说3年前在洛丹伦沦陷中失踪的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回来了,他现在就在提尔之手对不对?”

    这个问题问的太突然了,布丽奇特甚至没有来得及思考,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1秒钟之后,她立刻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她后退一步,按住了剑柄,警惕的看着狄克,但下一刻,达里安的拳头就很不温柔的砸在了布丽奇特的后脑勺上,这女将军双眼一翻,软倒在了达里安的怀里。

    “做得好,达里安!”

    狄克耸了耸肩,眼睛也眯了起来,就像一头奸笑的狐狸,“把她绑起来,布丽奇特的处境很糟糕,巴利将军有问题,事情解决之前就让她留在斯坦索姆,对了,这期间你可以试图感化她,达里安。”

    这句话让年轻的战士愣了一下,他将布丽奇特抗在肩膀上,然后看着狄克,

    “用什么来感化布丽奇特?你知道的,她做了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用爱!孩子,如果你不想布丽奇特莫名其妙的死在某个角落的话,就想办法用爱感化她吧。”

    狄克调笑的一句话让达里安羞红了脸,他偏了偏脑袋,但很快就很严肃的问到,

    “那血色十字军怎么办?我们软禁了布丽奇特,他们会发疯的!”

    听到这个问题,圣骑士的眼睛顿时冷漠了下来,

    “那是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的组织,如果它想继续存在下去,最好就按照我的想法来!我对于北疆的耐心,早就用光了。”

    说完,狄克就转身走入了斯坦索姆的后门通道,三个叽叽喳喳的女孩跟在他身后,狄克将自己的兜帽掀开,但凡他所到之处,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都满怀敬意的向他致敬,有些经历过最残酷战争的平民,甚至是半跪在地上。

    在这座城市里,狄克有这个资格,他的半身像甚至现在还保存在斯坦索姆市政厅的前方。

    他的第一个头衔就是斯坦索姆的拯救者,那是狄克传奇人生的第一步,也是最难忘的一步。

    5分钟之后,在市政厅三楼的一个隐秘的房间外,狄克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了房门。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照入了这间有些狭小的房间中,壁炉里的火焰在微弱的跳动着,将房间的温度弄得很宜人。

    一本书摊开放在桌子上,还有几瓶已经打开的陈年佳酿,在壁炉前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背对着狄克,呆坐在火焰边,从他散乱的衣着,以及有些邋遢的面孔,任何一个圣骑士都能认出他。

    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北疆的惩戒者!神圣的圣光代行者!

    他的一生都是波澜壮阔的,随便哪一件事情拿出来都可以当成传奇故事来讲,但现在,他却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以及一个糟糕的酒鬼。

    狄克关上门,大步走上前,没有和莫格莱尼搭话,而是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安静的10分钟之后,沙哑的声音出现了。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狄克”

    老骑士随手从身后拿过来了一瓶酒,看也不看的灌进了嘴里,他喝的很猛,任由那芳香的酒液从嘴角滑入衣服上,

    “我把我不看重的儿子交给了你,你把他培养成了一个英雄。我把我看重的儿子带在身边,想把他训练成下一个灰烬使者,但他却差点要了我的命。呵呵,去TM的亲情,这感觉可真糟糕。”

    狄克没有睁开眼睛,他将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的说,

    “作为一个父亲,你很失败,亚历山德罗,但你还有另一个儿子,而且那个逆子现在还逍遥法外,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老骑士呵呵笑了一声,笑声中满是悲凉,

    “我没有力量了,狄克!它不再回应我了!”

    说着话,老骑士将手放在了身边暗淡的灰烬使者圣剑上,身体里虚弱的圣光流动,但和之前那种霸道至极的灼热圣光不同,现在的灰烬使者,沉默的就像是一把废掉的凡兵。

    “我甚至连惩罚那个逆子的力量都没有了,你不懂,狄克,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如果不是为了达里安,我可能早就…,天呐,我甚至不敢想象,我有一天也会有自杀的想法。”

    狄克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意志消沉的老骑士,

    “亚历山德罗,你比我年长近30岁,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提里奥在4年前就失去了圣光的眷顾,但他现在还顽强的像是一个20岁的年轻人,他甚至连一头死亡骑士都干不过了,但那又怎么样?他依然是亡灵天灾最想干掉的那个人,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你,超过了灰烬使者!”

    “我不是在对你说教,我也没有那个资格!但是请记住,是你成就了灰烬使者,而不是它成就了你!”

    狄克转过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将左手按在了大骑士的肩膀上,

    “武器只会因为挥舞武器的那个人而荣耀,你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

    圣骑士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大步朝着房间之外走了过去,

    “明天一早,我们要出发去拯救乌瑟尔,你的老朋友,那个可怜人被困在纳克萨玛斯里已经有快2年的时间了,谁也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样凄惨的事情,如果你想来,亚历山德罗,我很欢迎。”

    “还有血色十字军,如果你不打算再管理那个糟糕的组织,我会用我的方法来,那会死很多人,但北疆终将安定下来。”

    狄克推开门走了出去,房间里再度变得安静,老骑士的手在灰烬使者的剑柄上旋转了两圈,微弱的圣光不知道第多少次注入圣剑当中,但它依旧冰冷,当老骑士的战斗意志崩溃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失去了圣剑的认可。

    每一把神器都有自己的意志,没有哪一把武器,会接受一个否定了自己存在的主人。

    老骑士呵呵笑了两声,他的手离开了剑柄,重新拿起了酒瓶,很快,一瓶酒下肚,他满足的摊开双手,在温暖的温度中,在空酒瓶叮当作响的滚动声中,他进入了梦乡。

    也许在那里,他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老骑士,也许在那里,雷诺还是他最亲爱的儿子。

    世事弄人,有时候它冷漠的让人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