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1.堡垒内的战斗

31.堡垒内的战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有历史记载的描述中,当初泰坦第一次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有四个古怪的生物从虚空中降临到了艾泽拉斯,它们没有实体,以最原始的混沌侵染整个世界,它们散布恐惧,扭曲一切生命的形态,它们的仆从是无可名状之物,其存在本身,就是扭曲和邪恶的代名词。

    它们在那个黑暗年代几乎瓜分了整个世界,它们中最强的名为亚煞极,操纵一切生物的情绪,它呼出的气息就是实质性的混沌,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

    不过黑暗年代终会过去,当泰坦派遣最骁勇的武士返回世界的时候,一切的混沌和黑暗都被封印了起来,亚煞极身死,但它临死前呼出的最后一口气却化为煞魔,永远盘踞在那片被迷雾笼罩的大陆上。

    不过根据最久远的巨魔文献的记载,当初降临艾泽拉斯的可不是四个黑暗之物,而是五个,它们在降临的那一刻就开始彼此厮杀,将其中一个分食,这才有了发展壮大的力量。

    被分食的那个古神的名字早已经泯灭在了历史里,不过在文明前进的阴影里,那个名为“萨塔拉斯”的黑暗之音,却深藏于历史的暗流中,从未真正隐去,眼下,狄克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和这位神秘的存在打了个交道。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死亡骑士集群以及身后从构造区涌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憎恶,狄克手里的逐风剑飞快的包裹了一层银色的光芒,安薇娜大人也举起了战锤,泰罗索斯公爵和希尔瓦娜斯面色严肃。

    被萨萨里安背在身上的乌瑟尔冷哼一声,他活动了一下虚弱的双臂,

    “把我放下来,萨萨里安,我还没有弱到要人背着才能动,瞧瞧,这些跳梁小丑都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萨萨里安愣了一下,很快就扶着站都站不稳的乌瑟尔坐在了旁边的石块上,死亡骑士指着那些冲过来的亡灵,对狄克和萨萨里安喊到,

    “嗨,小子们,帮我抓几个死亡骑士过来,我有点饿,需要补充一点能量。”

    乌瑟尔枯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克尔苏加德用他神神秘秘的主人折磨了我两年,坦白说,我很想和他谈谈心!”

    这种阴森的语调让吉安娜忍不住悄悄远离了乌瑟尔几步,不过狄克的眼里却是一亮,他和萨萨里安对视了一眼,就主动朝着那些冲过来的死亡骑士发动了进攻。

    银色和血红色的剑光闪过,在逐风剑被全力催动的时候,粗大的电流在对面的死亡骑士身体上来回跳动,还有黑色的风暴,将那些家伙卷入其中,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却极大的延缓了他们移动和进攻的速度。

    音叉一样的长剑和符文剑交集,狄克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硬生生将面前的死亡骑士从战马上掀飞了下来,还没等他落地,就被圣骑士挥出的锁链死死捆住了脖子,向后一甩,就砸在了乌瑟尔面前。

    这死亡骑士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被乌瑟尔的手掌按在了额头上,

    “不要急,这不会很疼的,乖孩子。”

    “啊!!!”

    死亡骑士的惨叫声混杂在黑红色的能量风暴里,被卷入了乌瑟尔的身体里,拄着天启的死亡骑士仰起头,发出了舒适的呻吟,

    “不够!还不够!”

    乌瑟尔大喊到,当他的手掌离开那已经不再挣扎的死亡骑士的额头的时候,原本通体黑色的盔甲已经变得黯淡,被乌瑟尔的脚踢了一下,竟然片片碎开,露出了其中干枯如干尸一样的尸体。

    “砰!砰!”

    又是两个死亡骑士被甩到了乌瑟尔面前,稍微恢复了一些的死亡骑士大步走到这两个家伙面前,一脚踩住了其中一个的胸口,双手倒持着手里的天启,猛然刺下,骨剑剑身上血红色的符文一点一点的亮起,显然,这把魔剑也急需要恢复一些能量。

    乌瑟尔扭头看向了正在和憎恶作战的泰罗索斯公爵,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嗨,泰罗索斯老兄,你老的连剑都不会用了吗?”

    “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乌瑟尔,我无法想象你死了之后居然变得这么聒噪!”

    全身都被圣光包裹起来的泰罗索斯公爵骂了一句,转过身斩出了一道锋利的圣光之刃,将好几头食尸鬼点燃,然后一脚将被砍断了手臂的憎恶踹向了乌瑟尔,后者手里的天启嗡鸣着向前一斩,憎恶巨大的身体就被从中央斩开,断面平滑,腥臭的鲜血四溢。

    “我才不吃这玩意,他太丑了!会影响我的食欲!”

    乌瑟尔悻悻的看了一眼被斩成了两片的憎恶,又回头看了一眼几乎都被死亡骑士包围起来的狄克和萨萨里安,他撇了撇嘴,拄着天启晃晃悠悠的走向了那些死亡骑士,

    “好吧好吧,我自己来!”

    “吉安娜小丫头,看到那些死亡骑士了嘛,他们正在殴打你的男朋友,所以你得帮我把他们分开,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搞定了。”

    乌瑟尔一边走向数目极多的死亡骑士的群体,一边扭头对正在不停的释放暴风雪对亡灵进行减速的吉安娜说,“就沿着第三条线和第四条线中央分开,安东尼达斯应该教过你精准施法,我告诉你,你这样大规模的施法可不行,如果不能做到合理运用每一滴魔力,你很难摸到那个门槛的。”

    吉安娜施法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她看了一眼闭着眼睛调息的乌瑟尔,抿了抿嘴唇,手上的法印和吟唱的魔法咒文瞬间改变,在乌瑟尔睁开眼睛的时候,三道叠加在一起的冰锥术和她身边的水元素的寒冰之环一起爆发,沿着乌瑟尔说的那条看不见的线,硬生生的挤入了死亡骑士的群体里,将其在这一刻分成了两部分。

    “做得好!真不愧是安东尼达斯的得意弟子!”

    乌瑟尔将天启抗在肩膀上,感慨了一声,然后双腿用力,整个身体犹如一枚出膛的炮弹一样,弹射到了那些死亡骑士当中,左手张开,疯狂的扣在了正前方那个被冰环束缚在原地的死亡骑士的脸上,无可撼动的巨力将他提到了空中。

    同样的哀嚎声在战场里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乌瑟尔的狂笑,死亡改变了这个名为光明使者的大骑士的性格,将他内敛之外的那一面释放了出来,他变得疯狂,变得暴躁,变得嗜血,变得阴狠。

    但这却完全没有改变乌瑟尔的凶性,在死亡加身之后,他从一头恪守准则的野兽变成了更疯狂的猛兽,所有的准则都被抛到了一边,他根本不畏惧身体被死亡骑士刺穿,相反,他用身体禁锢住那些武器,用双手将靠近的死亡骑士抓在手里,将它们身体里的黑暗和死亡汲取的干干净净。

    就像个疯子!

    像个根本无法战胜的疯子!

    当第十七具干尸被乌瑟尔抛在地面上的时候,他对面的死亡骑士开始了后退,伴随着乌瑟尔一步一步走上前,那薄弱了很多的黑色蝠翼在他身后重新张开,乌瑟尔将天启抗在肩膀上,随手一抓,黑红色的能量就像是鬼爪一样刺入了身边的战圈里,将一个围攻狄克的死亡骑士从原地拉到了手里。

    左手猛地收紧,那高大的牛头人死亡骑士的身体快速的颤抖,然后飞速缩小,最终变成干尸被乌瑟尔扔在了脚下,他背后的黑色蝠翼又变的清晰了一些。

    “咳咳,你们的味道真让人作呕。”

    乌瑟尔双手握住了天启,看着眼前围成了一个圆形圈子的死亡骑士,他做了一个挥剑的动作,愤怒的声音响彻天际,

    “连做食物的资格都没有了吗?这样的废物还活着干什么!”

    黑红色的能量刀刃从天启的剑锋上刺出,就像一把锋利的镰刀,呈180°齐刷刷的扫过了周围死亡骑士的身体,它们就像是被割掉的麦茬一样,从腰部断开,就连死亡战马,都被砍成了两段。

    但最终这些家伙并没有全灭,因为乌瑟尔挥出的刀刃,被一把黑色的钢铁重剑挡在了半空,另一道蓝色的冰冷攻击直刺入乌瑟尔的眼前,死亡骑士用天启挡在身前,身体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在了原地,在荡起的灰尘和血光落幕之后,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乌瑟尔的眼前。

    “乌瑟,老朋友来看你了。”

    达索汗将重剑拄在身前,血色的双眼看着稍有些气喘的乌瑟尔,语气冰冷,站在他身边的库尔塔兹甩了甩背后的墨绿色披风,将双手中的蓝白色战锤扛在了肩膀上,

    “乌瑟,你该彻底去死了,就在今天!”

    乌瑟尔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体里躁动的黑暗压制了下去,他将天启拖在地面上,摸了摸自己胡子,然后对对面的两个老兄弟招了招手,

    “搞清楚一点,老兄弟,你们是恶狗,我可不是!想要我的命,来拿啊!”

    下一刻,暴起的蝠翼和其他两道蓝色以及血红色的光幕撞在了一起,掀起的狂乱的能量风暴让吉安娜的施法都被中断了,大小姐很狼狈的后退了一步,躲过了从高空攒射而来的两道暗影箭,在她重新布好了魔法护盾,并且又召唤了两头水元素之后,她的对手,也从石像鬼上跳了下来。

    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绿色嵌花的发泡,一脸不修边幅的模样,冷漠的灰色瞳孔看着吉安娜就像看一具尸体,女的穿着黑色的法袍,但那法袍的样式极其风骚,两条白晃晃的,穿着丝袜的大腿在走动之间若隐若现,她有一头齐刘海的黑色长发,如果忽略那些浓妆艳抹,这倒是个难得的绝色美人。

    “你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达拉然的法师新星?”

    女人捂着嘴发出了一阵虚伪做作的娇笑声,然后像是情人一样依附在了男法师的怀里,

    “亲爱的,我们就要杀死一位法师领主了,这可真让人激动。”

    吉安娜将法杖点在地面上,她认得眼前这两个家伙,在她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的惧怕,

    “黑女巫法琳娜,瘟疫使者诺斯…达拉然的法师监狱里,已经为你们留好了位置!”

    黑女巫法琳娜根本不理会吉安娜的威胁,她的左手从纤细的腰间拂过,一把绿色的单手法刃出现在她的手里,这娇媚的反派法师伸出鲜红色的舌头,在剑刃上舔了舔,又舔了舔自己娇艳欲滴的嘴唇。

    “嘻嘻,等我划破你漂亮的脸蛋,把你送到兽人的娱乐场所的时候,我希望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