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8.天地大碰撞(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38.天地大碰撞(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圣骑士这个职业出现的时间还很短,它是在第一次兽人战争中,由当时的圣光教会领袖阿隆索斯-法奥冕下建立的,这个经验才绝的英雄人物,在洛丹伦王国斯坦索姆城内的阿隆索斯礼拜堂,成立了白银之手骑士团。

    那是第一个,也是最正统的圣骑士团体。

    第一代圣骑士有五名,都是法奥冕下的弟子,乌瑟尔,佛丁,图拉扬,拉文加德以及达索汉。

    他们中有牧师,有战士,但在被法奥冕下觉醒了圣光之力后,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形成了新的战斗风格,那就是圣骑士,在兽人战争惨烈的战斗中,圣骑士这种生存能力和攻坚能力极强的存在,很快就得到了人类世界的一致认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圣骑士的数量开始急速增加。

    他们被称为正义的使者。

    但即便是圣骑士这样的职业者,在残酷的战争中也不免出现伤亡,在兽人战争结束之后,所有能找到的圣骑士的遗骸,都被存放在了北疆的圣光之愿礼拜堂,这里也因此成为东大陆所有圣光教徒的圣地之一。

    然后又得说到艾泽拉斯存在的另一种独特的现象,当某些勇士死后,他们的灵魂因为某种执念而不会消散,偏向于黑暗一方的往往会成为类似于亡灵的存在,而偏向于光明一方的,将成为另一种存在,身体为亡灵,但却依旧可以使用神圣之力。

    他们被称为英灵。

    时间线向前推移数万年,那时候泰坦们制作了名为海拉的牧魂使者,来管理这些灵魂,而泰坦守护者们中最强的首席管理者奥丁,就曾研究过英灵的力量,并且以此铸就了他特殊而强大的英灵军团,但因为海拉和奥丁的某些恩怨,导致最终这位牧魂使者和被腐化的智慧之王洛肯勾结在一起,暗算了强大的奥丁。

    首席管理者被困在自己的英灵殿里直到现在,而彻底坠入了邪恶的海拉也不再履行自己的使命,导致数万年之后,英灵被遗留在艾泽拉斯,新生的英灵无处可去,只能继续存在于自己诞生的地方。

    这种现象很罕见,但北疆的圣光之愿礼拜堂,就是其中之一,那数万名在战争中死去的圣骑士们的英灵就和他们的遗骸一起被封存于礼拜堂的下方,他们拥有的力量强大到惊人,这是只有在真正的大人物之中流传的秘密。

    但很可惜,凡人无法和英灵沟通,甚至连交流都做不到,那些英灵只会自我反击入侵的黑暗和邪恶,这也是为什么在原本的历史里,尽管整个北疆都沦陷了,但圣光之愿礼拜堂还能坚守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即便是强大的巫妖王阿尔萨斯,也不敢随意踏上这片土地,因为那是对他也会致命的可怕力量!

    狄克很早就知道了这一点,在流沙之战结束后,他甚至在那名为“流沙永恒”的雕塑上也感觉到英灵的存在,那些英灵对他很友善,但还是无法交流,这是个遗憾,不过在现在,当他知道克尔苏加德的打算之后,狄克也红了眼睛。

    大巫妖,这个疯子是打算釜底抽薪了!

    一旦圣光之愿礼拜堂的英灵们被消耗一空,整个北疆就彻底失去了可以压制阿尔萨斯和亡灵军团的底牌,等到1年后阿尔萨斯苏醒,当他重新掀起战争的时候,北疆将彻底无险可守!

    这混蛋!

    他分明是要将阿尔萨斯和北疆彻底逼到绝路上,让两者必须有一方倒下才行。

    不能让纳克萨玛斯出现在圣光之愿礼拜堂的上空!不能!坚决不能!

    狄克身体周围的圣焰燃烧的更加剧烈,他额头上的秩序圣纹再次被激活,这是秩序之力被调动到极致的体现,当全身的火焰都变成了银色的时候,狄克抽出了地面上用于维持身体平衡的逐风剑。

    “帮我一把!安薇娜!”

    坐在他肩膀上的安薇娜大人拍打着背后的金色翅膀,在狄克身后显出身形,双手用尽力气向前一推,

    “给人家过去!”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巨力,在猎猎吹动的狂风中,狄克从地面跃起,双手握住了逐风剑,在风雷闪耀的蓝色光芒和银色的火焰当中,怒吼着朝着站在原地的克尔苏加德刺了过去。

    “给我...去死!”

    黑色的头发被吹起,狄克双眼里满是孤注一掷的疯狂,他知道自己对抗克尔苏加德根本没有胜算,但眼下已经不是因为没有胜算就可以不去做的事情了。

    他就像个朝着风车挥舞长枪的骑士,明知道那不是巨人,却还是被心里的信念驱使着要去战胜那难以想象的对手。

    大巫妖回过头,他双眼里的血红色王灵之火已经彻底变成了深邃的紫色,他看着从上方刺下来的剑刃,不闪不避,反而在狄克惊讶的目光中,张开了双臂,以一副受难者的姿态,任由那包裹着秩序之力的剑刃,刺入他的白骨身体当中。

    “奉献我的血与肉,只为您的荣光洒下!”

    “奉献我的灵与骨,让您的荣光让我升华!”

    “让它吞噬我的灵魂,让它碾碎我的意志。”

    “我知道,我在望着深渊,深渊也在回望我。”

    “让它伤害,让它流血,让它哀嚎。”

    “在混沌初生的荣光之中,我将拥有无处不在的永生!”

    “荣光归于你。”

    “鲜血归于你。”

    完整的,疯癫的祈祷词被克尔苏加德念出,狄克手里的逐风剑彻底刺穿了他的骸骨,灼热的秩序之力在他身体表面涌动,破坏着他的所有存在,就像是火焰中的白骨,变得漆黑,最终化为灰烬。

    狄克握着剑刃,克尔苏加德骨指握着剑锋,他紫色的眼神里没有痛苦,只有让人毛骨悚然的平和。

    这个疯子根本没有防御,一丝一毫的防御都没有!

    “我们会再见面的,狄克骑士。”

    克尔苏加德呵呵的笑声如同毒蛇一样传入了狄克的耳中,让圣骑士忍不住松开了剑柄,后退了两步,他看着巫妖的身体和法袍在银色的火焰里消失,就像是干枯的被浇少了火油的干柴,那燃烧的速度让人惊讶。

    “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希望你不要太惊讶,狄克。”

    “啊,克尔苏加德死了...新的克尔苏加德即将复活...又一段旅程,开始了。”

    最后一抹幽魂之音在大厅中响起,就像是无形的恐惧扼住了狄克的脖子,但还没等他舒一口气,正在快速飞行的纳克萨玛斯就如同被看不到的巨手从空中砸落一样,再失去了所有动力之后,再失去了指引之后,斜斜的朝着地面轰击了下去。

    圣骑士只来得及看一眼地面的场景,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握紧了拳头。

    那是圣光之愿礼拜堂,该死,阻止不了了!

    3秒钟之后,整个北疆的地面都发出了剧烈的震动声,正在和源源不断的赶来的圣骑士和士兵们拼死作战的亡灵海在这一刻发生了某种变化,那原本拼命向前的无数亡灵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原本还能和圣骑士们正面对抗的亡灵海,也在这一刻彻底陷入了混乱当中。

    而在东达隆米尔的边缘,那曾经的神圣之地的方位,一道强大到无以复加,无法形容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其中还有无数勇士呐喊杀敌的声音,就像是神灵的战场,金色的光芒几乎照耀了整个东达隆米尔,被数万名英灵燃烧自我散发出的力量辐射到的任何地方,那些躲藏起来的亡灵,都在哀嚎着被烧成了灰烬。

    那一刻,整个东达隆米尔,西达隆米尔,甚至是提瑞斯法,更远处的吉尔尼斯,甚至是阿拉希高地,铁炉堡,甚至是暴风城,有无熟人看到了那一道金色的,贯穿天地的光柱,那一刻,就像是真正黎明的到来。

    那在后来被称为神迹,据说是无所不在的圣光亲自现身,击落了邪恶的天灾浮空城,又借助黎明骑士之手,将恐怖的大巫妖斩杀在当场。

    在撞击中彻底被毁掉的圣光之愿礼拜堂也没有因此被废弃,而是在战后被自发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圣光信徒一砖一瓦的重建了,变得更加富丽堂皇,更加神圣。

    但在知情人的眼中,这辉煌的神殿却远没有了之前的意义。

    那一次撞击,整个圣光之愿礼拜堂小镇残存下来的生还者不到200人,有超过700名苦修士,平民和冒险者,甚至是伤残士兵死在了那一次撞击和随后爆发的圣光之潮当中。

    没有人觉得他们死的不值,就连那些死者的家属都认为他们是获得了无上的荣耀,在最正义的圣光之潮里,回归到了祥和的天堂,甚至有无数狂信徒羡慕这些“牺牲者”的遭遇,他们认为那是对于信徒最大的怜悯。

    而就在同一时间,就在那通天彻地的圣光之柱挥洒到整个东达隆米尔的时候,在这神迹发生的时候,在暴风城商业区的一座角落的房屋中,昏暗的传送术的光芒在房间里亮起,伴随着喵喵的温柔叫声,比格沃斯先生翘着尾巴从破碎的光芒里走了出来。

    这眼睛里散发着智慧光芒的女巫猫优雅的从窗台跳到了地面上,将自己漂亮的尾巴伸到一边,抓着尾巴玩了一会,在没有主人看管的时候,比格沃斯先生很会给自己找点乐子。

    不过它到底和普通的蠢猫是有区别的,它很快就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于是无声的穿过昏暗的地板,叼着自己脖子下面的绿水晶吊坠,放在了毫不起眼的地板中央。

    伴随着咔咔咔的声音,一道暗门在地板下方打开,小猫窜了进去,在地下室最深处,一个穿着法师长袍的家伙正躺在那里,手里捧着一个黑盒子,他闭着眼睛,有微弱的呼吸,却没有应有的思维,就像一个容器。

    比格沃斯先生跳到了这家伙的胸口,将绿水晶放在了那个盒子里,然后很乖的趴在这家伙的胸口,时不时发出喵喵叫的可爱声音。

    几秒钟之后,伴随着绿色和紫色的光芒升起,这个容器重新被注入了生命。

    “咳咳...呼,重新呼吸的感觉...好陌生啊,还有这虚弱的力量,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沙哑的声音在地下室响起,重新有了温度的双手温柔的将比格沃斯先生抱在了怀里,轻轻抚摸它的脑袋。

    “等等...比格沃斯先生,你又吃别的东西了?让我看看,天呐!猫薄荷!该死的,你是个绅士,不能接触这种粗鲁的猫才会喜欢的东西!”

    “喵!喵!”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喜欢它,但是也不能吃这种粗糙的货色,你该有配得上你身份的食物,让我想想,嗯,亲爱的本尼迪塔斯应该可以找到最上等的猫薄荷,来,让我们一起去见见那位老朋友吧。”

    “他会欢迎我们的...他必须欢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