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0.即将开始的(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40.即将开始的(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且不提斯坦索姆议政厅正在进行的讨论,在提瑞斯法的阿加曼德磨坊,一个背着重剑和长弓的黑色身影正站在迷离的夜色中,任由这里不息的幽冷寒风吹拂他的灰色头发。

    和周围游荡的亡灵不同,当风吹起他的发梢的时候,总能看到头发下方隐藏的那尖锐的耳朵,以及他纤细而充满力量的身体。

    这是个高等精灵亡灵,从周围的行尸远远避开他的举动来看,这还是一个强横的家伙。

    他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很多,在更遥远的地方,在黑色凄凉的夜色中,总有一些冰冷的灯光在黑暗中亮起,没人知道那代表什么,更没有人愿意去探索那里,在如今的提瑞斯法,只有不好奇的家伙能活下来,但凡进入这里的冒险者和斥候们,都会把这句话死死的记在心里。

    洛瑟玛-塞隆低着头,看着脚下那小水塘里倒映出的自己的那张枯瘦苍白的脸,从他双眼里不断闪耀的红色光芒来看,他似乎正处于某种不安分的回忆当中,失神,这对于他这样等级的游侠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但它却真正的出现了。

    “就剩你一个了?”

    一个阴狠而虚弱的声音在洛瑟玛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伴随着小蝙蝠拍打翅膀划过空气的声音,巴纳扎尔那巨大的身体出现在了这早已经荒废不堪的农场边缘,它有些不安的活动着自己的手爪,其中一个几乎被完全从中间削掉了,而且从它胸前那还在不断跳动的恐怖伤口来看,这家伙的逃命之旅并不愉快。

    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自然早就死了,巴纳扎尔准备再一次上演蛊惑领导者,来腐蚀一支军队的戏剧,但这一次却玩砸了,在布丽奇特-阿比迪斯失踪的时候,它就隐约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但当时恐惧魔王觉得事情还可以继续推进,反正老莫格莱尼已经重伤垂死,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技巧,它就可以从源头上控制整个血色十字军。

    不过很遗憾,不管会纳克萨玛斯的坠落,还是克尔苏加德的身死,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迅速,迅速到了连巴纳扎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怒气冲冲的老莫格莱尼堵在了提尔之手的办公室里。

    坦白说,那一刻,巴纳扎尔觉得自己死定了。

    但它最终还是逃了出来,老骑士的身体毕竟还没有恢复到全盛,再加上巴纳扎尔这惜命的家伙在到达提尔之手的时候,就做了很多准备,以重伤的代价,最终还是在铺天盖地的圣焰奔腾里狼狈的逃走了。

    然后恐惧魔王就真正见识到了不显山不漏水的圣骑士第三方团体冰山下的力量,银色黎明出动了7位守望者和不计其数的刺客洒到了整个东西达隆米尔,3天的时间里,巴纳扎尔几乎遭遇了不下20次暗杀,这让它根本没有恢复的时间,最后不得不窜入了提瑞斯法,在混乱的亡灵海里隐去了身形,这才算捡回了一条性命。

    这是这头恶魔在艾泽拉斯的旅程里最狼狈的时光,它无数次发誓要在来年带领着亡灵天灾的铁蹄彻底踏平这个该死的地方,但事实总是很残酷,眼下整个北疆的局势都天翻地覆了,仅仅靠它重伤的躯体,连回去诺森德都是一种奢望。

    所以尽管和洛瑟玛-塞隆并不熟悉,但在打听到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巴纳扎尔还是一路找来了,它迫切需要一名强大的护卫者护送它回诺森德去。

    “达索汉和库尔塔兹身陨,希尔盖被提里奥-弗丁割掉了脑袋,法琳娜和诺斯失手被擒,阿努布雷坎当场战死,克尔苏加德...也死了,你说的没错,就剩我一个了。”

    洛瑟玛的声音很沙哑,不过大概是由于本身是高等精灵的原因,他的声音在亡灵天灾中,算是比较好听的那一类了,有种特殊的磁性。

    但他还没有动作,只是静悄悄的看着脚下的水潭,似乎在分辨现在的自己和之前自己的差别,巴纳扎尔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恐惧魔王焦躁的甩了甩手,朝着洛瑟玛喊到,

    “那你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统帅提瑞斯法地区的亡灵阻挡那些发疯的圣骑士?你知不知道,仅仅是半个月,西达隆米尔战场就已经快被颠覆了!如果有你的指挥,我们绝对不会落到这样凄惨的地步,别告诉我你控制不了他们,你这样的家伙,接替克尔苏加德的指挥权绰绰有余...除非...除非...”

    恐惧魔王怒斥了几句,一个脑洞大开的想法突然跳入了它满是狡诈计谋的脑海里,这个想法如此让人恐惧,甚至让巴纳扎尔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个现在很凄惨的纳斯雷兹姆恶魔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件事情,它谨慎的后退了几步。

    直到这时候,面对巴纳扎尔的呵斥一直没有反应的洛瑟玛才回过头,他活动了一下双臂,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背后的黑蔷薇战弓就落在了手心,

    “除非什么?”

    塞隆冷漠的询问让巴纳扎尔越发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它没有回答,而是紧盯着眼前这个黑暗游侠的身体,随时准备化蝠逃走,事情到了眼下这个地步,一切都很清楚了,塞隆身上肯定出现了某些恐惧魔王不清楚的变化,这种变化让它有些心惊胆战。

    下一刻,在巴纳扎尔的注视下,洛瑟玛-塞隆,这个被阿尔萨斯亲手杀死的,灵魂碎片都被吸入了霜之哀伤当中的强大的黑暗游侠,轻巧的用左手从怀里取出了一块紫色的破碎水晶,轻轻捏碎。

    轻微浮动的紫色光芒在洛瑟玛身体周围浮动,最终归于那已经冰冷的躯体里。

    而黑暗游侠双眼里的血红色光芒,也在这一刻逐渐敛去,就像是缓慢熄灭的篝火,代表的似乎是永恒黑暗的降临,但就在这王灵之火完全熄灭的那一刻,一抹绿色的光芒又重新在这眼眶里出现,似乎代表着新的时光即将开始。

    洛瑟玛-塞隆依旧是亡灵之躯,但在补全了最后一块破损的灵魂之后,他...自由了!

    在看到这一幕的下一秒,巴纳扎尔的身体猛地爆开,化身无数血色的小蝙蝠朝着四面八方尖叫着飞了出去,但也同样是在这一刻,一直躲在阿曼加德磨坊农场之下的瘟疫狼蛛,群蛛之母迈克纳斯破开地面,八只强有力的腿推动着它巨大的身体,在主人的意志下,扑向了天空。

    当白色的,巨大的,带着强烈毒性的蛛网将绝大部分血色小蝙蝠都重新束缚到地面的时候,洛瑟玛也张开手里的黑蔷薇战弓,看也不看漆黑的夜色,随手就射出了七箭,将七只逃出去的蝙蝠精准的爆头。

    在白色的粘稠蛛网里不断挣扎的蝙蝠最终又重新汇聚成了巴纳扎尔的身躯,恐惧魔王用狠毒中混杂着一抹恐惧的目光看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的洛瑟玛-塞隆,就像一头被逼到了角落的土狗,疯狂的叫嚣到,

    “你不能杀我!我背后的存在伸出一根手指能轻易的碾死你!”

    “你这个混蛋!你背叛了我们,阿尔萨斯会亲手杀死你!他不会允许叛徒存在的!”

    塞隆的目光没有一丝动摇,他将黑蔷薇战弓背回了背后,转手抽出了黑色的辛多雷巨剑,死亡的能量在其上疯狂缠绕着,构成了更冰冷的黑暗刀锋,他冷漠的看着叫嚣的恐惧魔王,那冰冷的眼神让它全身发冷。

    “那就让他来!”

    寒光闪过,这也许是巴纳扎尔在这个世界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冷入骨髓。

    同一时间,南海镇的广场上,一片人头攒动,这一天,整个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听到风声的平民都拖家带口的赶来了南海镇,甚至连远在阿拉希高地的人们都骑着马赶过来,只为了一件事。

    今天,在这里,重组的血色十字军要公开审判来自亡灵天灾的邪恶仆从,那些以人类之躯为死亡的恶棍们服务的渣滓。

    重伤初愈的大审判官伊森利恩穿着血红色的牧师袍,手里捧着圣骑士的谏言,另一只手里则握着用于定罪的权杖,在他身边,血色十字军的骑士们两人一组,押着十几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家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四肢都带着禁魔锁链的美艳女人,和一个需要圣骑士搀扶,才能站立住的面瘫男人。

    南海镇此时已经挤满了来观看处刑的平民,在肃穆的场景中,整个广场一片安静,但这安静就像是深邃的水潭表面的涟漪,在更深处,正酝酿着难以想象的风暴,就像是一团被压抑的烈火,当它冲开束缚的时候,必然会焚尽眼前黑暗的一切。

    “黑女巫法琳娜,在亡灵入侵中,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屠杀近300名平民,同时犯有亵渎尸体,散布瘟疫,传播禁忌知识等17项罪名,罪无可恕!判处...火刑!”

    “瘟疫使者诺斯,在亡灵入侵中,用邪恶的瘟疫感染最少1200名平民,同时犯有传播禁忌,亵渎圣像等23项罪名,罪无可恕!判处...火刑!”

    “侍僧首领加文,在亡灵入侵中,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判处火刑!”

    “侍僧厄阿菲尔...判处火刑!”

    “诅咒教派佣兵队长派普...判处火刑!”

    ...

    在伊森利恩严肃冰冷的声音中,他手里的权杖一次又一次滑落,每一次“判处火刑”的声音,都能引起平民们的一阵欢呼,在最后的时刻,当那些或挣扎,或呐喊,或疯狂,或平静的诅咒教徒被锁在火刑柱上的时候,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拖着黑女巫法琳娜的圣骑士一时不察,被这疯子一样的美丽女人咬住了手臂,她就像个穷途末路的母狼,死咬着不松口,这个反抗的举动一下子激怒了下方的平民,无数人高喊着,

    “杀死她!杀了那个疯子!”

    “净化她!”

    充满憎恨的声音形成了实质性的浪潮,如果不是有卫兵们的阻拦,群情激奋的平民甚至要冲上审判台,亲手掐死那些对他们的同胞犯下了无可饶恕的罪恶的混蛋们。

    另一个圣骑士举起拳头,包裹着钢铁的手甲在全身魔力都被禁锢的法琳娜的头顶猛砸了三下,才将自己的兄弟救下来,圣骑士的手臂上被咬掉了一块肉,而已经被鲜血覆盖的法琳娜的脸上则露出了最疯狂的笑容。

    “来啊!你们这些下等生物,我会在火焰里得到我想要的永生!你们都会死,我诅咒你们,用我的生命诅咒你们!”

    她疯了,在审判和恐惧之下,这个法师...疯了。

    当十几个火刑柱同时被点燃的时候,诵念圣光祷文的声音在南海镇的广场上响起,还有无数因为这灾难失去了家人的平民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是某种象征,在太阳的光芒照耀到这片冰冷的审判场的时候,那寒冷似乎被祛除,也许下一刻,温暖就会重新回到这里。

    不管怎么样,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一刻,北疆的战役,已经走到了最末尾,新的时光,也即将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