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安度因的晋升仪式

1.安度因的晋升仪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光悠悠,在不经意之间,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黑暗之门23年总有些波澜壮阔,不管是流沙之战还是北疆的亡灵战场,都在这一年有了让人满意的结果。

    在普罗大众的视界中,这个世界的秩序似乎在重新归位,一切都似乎在变得更加美好,就像故事里说的那样,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平静祥和的和平日子也终会到来。

    毕竟,从来没有好战争,从来没有坏和平。

    海滨城市塞拉摩最近很热闹,一方面是即将进行的重归故国的迁徙,在卡莉雅长公主宣布会将重建洛丹伦之后,很多怀念故国的平民都做好了返回家乡的准备,尤其是下层平民们,在士兵们张贴的布告里,他们也发现了让他们欣喜若狂的消息。

    长公主会重新划分北疆的土地,她用米奈希尔王室的身份做出了保证,愿意和她返回北疆的平民,都会无条件的得到一块足以耕种的土地,长公主还会兴建国立农庄,来维持返乡之后艰难的第一年的生计。

    前三年的赋税低到让人几乎不敢相信的地步,第五年的赋税才会恢复到原本洛丹伦王国的水平,这已经是难得的任政了。

    而且细心的家伙还发现了另一条法令,据说那些愿意冒险跟随大骑士莫格莱尼领主前往诺森德开荒的农夫和手艺人,长公主不会从他们手里收取哪怕一分钱的赋税,在那片遥远的大陆上开垦出的所有土地,都归属农夫自己所有。

    甚至国家还会帮他们安排好迁徙需要的一切,免费给予种子,还有德鲁伊们帮忙治理土地。

    但说实话,这个让人心醉的法令,除了那些真正一无所有的家伙,以及那些天生就不安分的家伙之外,很少有人会动心,得益于亡灵战争的进行,几乎所有塞拉摩的平民都知道,诺森德是亡灵的大本营,也许对骑士老爷们来说那不是无法打败的对手,但对于农夫来说,那无疑太难了。

    但总有些人天生就喜欢做这种赌博一样的选择,所以在法令贴出半个月之后,在塞拉摩,阿拉希高地和南海镇,已经有超过300人报名参加了北境的拓荒团,保守估计,在大骑士莫格莱尼带着血色十字军出发的时候,这个数字可能会突破1000人。

    这已经足够满足骑士们自给自足的需求了,除此之外,暴风城大建筑师亚历克斯先生重建的石匠兄弟会已经接受了白银之手的雇佣,会派出经验丰富的石匠们一起前往诺森德,为先锋军修建堡垒和驻地。

    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着,包括一些早就计划好,却又因为突然的战事而耽搁的事情。

    就在今天,黑暗之门24年3月27日上午,在塞拉摩宫廷当中的庭院,一场特殊的晋升仪式即将进行。

    相比其他骑士学徒晋升的仪式,这一场的规格无疑提升了太多,不管是周围装饰奢华严肃的场地,还是数目多到惊人的侍从以及来来往往,穿着仪式盔甲,来自不同势力的代表,都注定了这场晋升仪式不会太普通。

    它是属于暴风王国王储,天命的未来国王安度因-乌瑞恩的晋升仪式,仅仅是这个身份,就决定了这仪式的含金量,实际上,今天与会的人员名单拿出来足以耀花任何一个人的眼睛。

    目前文明世界的三大圣骑士组织,白银之手,血色十字军和银色黎明的首领都将出席,还有来自暴风城王室以及光明大教堂的代表,库尔提拉斯的海军准将,重建的法师之城达拉然的代表,以及卡多雷精灵,奎尔萨拉斯精灵,甚至是兽人,牛头人和巨魔的代表,据说地精财团也会派人来参加。

    当然,后面这些组织派人来,自然不是看在小安度因的面子上,实际上,这种盛大到让人心醉的场面,更多的是因为安度因的另一个身份:黎明骑士,北方伯爵,传说之人唯一的弟子。

    也就是说,小安度因实际上是沾了狄克的光。

    今天的主角,小王子安度因眼下正站在塞拉摩的王宫中,他穿着一套很合身的银色盔甲,腰里没有带武器,在骑士的晋升仪式的时候,他会得到一把新的武器,来证明自己骑士道路的开始。

    卡莉雅公主站在安度因的身边,细心的为他整理盔甲的边角,最近北疆传来的好消息一个接一个,长公主的心情也非常好,虽然巫妖王在一年后会苏醒的消息让公主殿下有些难以接受,但考虑到她和阿尔萨斯复杂的关系,也许其实这位近年来越发稳重的公主殿下,内心从未将自己的弟弟当成过敌人。

    “小安度因真是长大了,我记得你刚来塞拉摩的时候,只有这么高。”

    卡莉雅公主后退了两步,看着安度因的形象,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玩笑的比划了一个高度,又伸手将小王子的金发抚平,这个动作让安度因有些害羞,不过卡莉雅公主对他一向很好,他也将长公主视为自己的长辈,还有一丝关于母亲的寄托。

    说起来,安度因今年刚过11岁的生日,他应该还是个小孩子,但也许是来自乌瑞恩王室的优良血统,总之这两年他的身体发育的很好,现在看上去和个15、6岁的大孩子已经没有区别了。

    穿上精心准备的盔甲之后,自然也有一番威仪,但是毕竟也只是个孩子,面临今天的大场面,他还是有些信心不足,卡莉雅看到了安度因的犹豫,她拉起这孩子的手,走到窗户边,看着王宫之外,塞拉摩城内一番热闹的景象,长公主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

    “其实我当初被吉安娜和罗宁先生从洛丹伦救出来的时候,我还是个真正不谙世事的公主,根本无法想象现在会站在这里,会肩负起复兴洛丹伦的使命,小安度因,你知道当时莫恩斯爵士和狄克请求我成为塞拉摩的领主的时候,我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

    看着长公主充满希冀的目光,安度因犹豫了一下,猜到,

    “我猜,那时候您一定很希望看到洛丹伦的复兴吧?”

    “不...傻孩子。”

    卡莉雅轻轻拍了拍安度因的脑袋,闭着眼睛,低声说,“那时候我很惶恐,在深夜里甚至会被压力惊醒,当你没有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你真的无法想象千万人和一个国家压在你肩头是什么样的感觉,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理解了父王那些叹息,也理解了我的弟弟...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举动。”

    “孩子,我们的血统并不是我们生来为王的理由,那是枷锁,是鞭策,让你不能停下进步的步伐,欲戴王冠,则必然要承受国家的重量,那是千万人的期待,你不能让他们失望,所以即便是再辛苦,再委屈,你也得勇敢的举起火把,引领着万千民众大步前行。”

    长公主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安度因的头发,

    “我看过狄克骑士提交的一些秘密的文件,孩子,暴风王国的局势现在也很复杂,在瓦里安的情况没有好转之前,你的压力会很大,但你之前做的非常不错,狄克说他相信你会成为最出色的骑士和国王,我现在也相信了这一点。”

    “勇敢的去参加你人生的第一件大事吧,你的名字,孩子,别忘了你的名字承载的意义,你会成为洛萨元帅那样的英雄,我们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小王子嗯了一声,他比之前似乎自信了很多,然而,在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仪式会演变成什么样的样子。

    在距离塞拉摩万里之遥的地方,那是被碧蓝色的海洋包裹的神秘之地,隐藏在文明的视线之外,在那一方混沌的天空中,在惊雷闪过云层的间隙,一座被金色光芒包裹的巨型浮空城之上,血色的绶带飘扬,拍着双翼巡逻在这方神圣之地的瓦格里全副武装,无数的战士和英灵们在歌唱。

    瓦拉加尔,天空要塞,这是世界之外永恒的存在居住的地方,那是凡人传说中的神国所在。

    在瓦拉加尔最深处的王座上,一个威严的巨人斜坐在王座上,他穿着金色和红色交至的战甲,头顶上戴着华丽的尖角战盔,无数魔纹在这盔甲上闪耀,他的手边放着一杆银色的长枪,其顶端闪耀着永不休眠的雷电之力。

    他的胡子就像是灼热的岩浆,每一次晃动都会带起灼热的空气,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脸,那满是威严的脸上,右眼的地方是一块蓝色宝石点缀的眼罩,而半睡半醒的另一只眼睛里,则包罗万象,那里面似乎蕴含着整个世界的倒影。

    在这威严的巨人前方,一个高大健壮的人影半跪在那里,他并不是英灵,却以血肉之躯站在了这个只有英灵才能踏足的地方,这足以证明他的特殊。

    尤其是腰间悬挂的两把狰狞的斧头,血色的光芒萦绕其上,那斧头的整体就是一颗缩小的巨龙头骨,在斧刃最上方,还有两根探出的龙角,锋利的斧刃上缠绕着一抹抹微不可见的血色气息,但是这斧头的造型和威势,就决定了非勇者不可使用。

    “加文森特·斯科瓦尔德,提尔的传承者已经出现,我从世界倒影里看到了奥杜尔混乱的终结,世界的秩序将再一次归附原位,英灵殿也需要更多的勇士,来面对可能出现的危机,海拉的力量在减弱,但瓦拉加尔仍然无法突破这规则,所以我选择了你,维库人中最强的勇士之一,你将肩负着瓦拉加尔和我的使命行走于现世,将勇者的灵魂接引进入英灵殿。”

    威严的巨人停了停,他伸出手在空中轻点,一把璀璨的单手剑就出现在了那人影的面前,

    “拿着它,寻找能够继承真理守护意志的人,用你的方式给他们考验!如果情况允许,你可以组建攻伐海拉的大军,数万年的岁月啊,太漫长了。”

    高大的维库人恭敬的双手接过面前的长剑,用随身携带的剑布将其仔细的包裹起来,最后背在了身后,他用左手使劲的拍了拍胸口,发出了战鼓一样的声音。

    “伟大的奥丁!我必不会辜负您的期待!我将会把瓦拉加尔的勇武之名,重新传遍世界。”

    “很好,那么去吧!带着你的勇武打翻整个世界,哈哈哈!我赐予你勇气之名,去吧!让世界颤抖!我的勇士!”

    同一时间,在卡利姆多,从荒芜的千针石林通往菲拉斯的道路上,新晋的鲜血之槌竞技冠军,闻名整个破碎的德拉诺的王牌角斗士拉戈什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若有所感的抬头看向了塞拉摩的方向。

    “怎么了?拉戈什,哪里有你熟悉的东西吗?”

    在他身边,一个身材高挑而野性的高等精灵好奇的问了问,她坐在科多兽上,双手时不时出现一把森森绿色的扭曲匕首,而在王牌角斗士的另一边,一个沉默的暗夜精灵在看着一本书,从他的打扮就能看出来,那是一个德鲁伊。

    也不知道德鲁伊是怎么沦落到这角斗士的队伍里的。

    “没什么,瓦莉拉,我只是...只是觉得那个地方有不寻常的事情,大概是和我失去的记忆有关吧。”

    拉戈什朝高等精灵笑了笑,他脸上横竖穿过脸颊的两道刀疤显得越发狰狞,但却没有破坏他原本的面孔,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给这黑发的斗士增添了一份别样的狂野魅力。

    高等精灵刺客从科多兽上轻盈的跳到了拉戈什的战马上,将自己高挑的身体塞进了拉戈什的怀里,她美丽的脸埋在了角斗士的胸口,低声说,

    “雷加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只要我们能赢得厄运之槌角斗大赛的冠军,我们就能得到自由,那时候我和熊皮就会陪着你去找你的记忆,别担心,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拉戈什对这种亲密有些不习惯,不过最后还是伸手抱住了瓦莉拉的肩膀,他冷哼了一声,桀骜和狂野的气势喷薄而出,

    “不过是区区厄运之槌的冠军...我们这3年拿的冠军还少吗?从我们踏入艾泽拉斯那一刻起,那冠军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熊皮,你说对不对?”

    拉戈什看向了安静的德鲁伊,后者偏过脑袋,祥和的脸上扯出了一个笑容,让这张脸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

    “当然,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