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1.凶狠的单人战队·瓦拉加尔之锋

11.凶狠的单人战队·瓦拉加尔之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的规模要比狄克想象的庞大很多。

    在真正来到厄运之槌之前,他以为顶天有个几千人就不错了,但真正紧接厄运之槌以后,他才发现,自己对于黑暗世界这个概念恐怕理解的有些错误。

    如果真的只有几千人的话,那就根本称不上一个“世界”了,眼前那个废墟里,差不多挤了可能有超过2W人。

    甚至就连见多识广的太阳王,也牵着自己华丽的陆行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然,这位统治者并不喜欢这种混乱而热闹的场景。

    狄克歪着脑袋看了几分钟,最后摇了摇头,将邀请函给了达斯,这个龙人曾经在黑暗世界厮混了好多年,算是他们这里唯一的知情者了,龙人接过邀请函,带着德米提尔走进了前方的人群里,这家伙蛮横的挤开挡在自己眼前的所有人,那些恶棍自然不会乖乖让路,但回头看到达斯背后背着的那把黑色的,还流淌着岩浆的黑曜石巨剑之后,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量,最终选择了乖巧的让开。

    达斯说的没错,在这鬼地方,力量才是赤裸裸的王道,友善只能被人欺负。

    “看到那些残垣断壁吗?那就是埃雷萨拉斯的外围,可惜早就被辛多雷们废弃了,现在被食人魔占据着,那些蠢货还在这类建立了艾泽拉斯唯一一个食人魔王国,戈多克,他们推选出了一个国王,甚至有完整的政治体系,不过很遗憾,戈多克建立了快1000多年,却还是没能和周围的其他势力打过交道。”

    圣骑士摸了摸下巴,看了看那些被食人魔们安放在废墟前方用来吓唬人的白骨堆,“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总是会把其他势力派来的使者吃掉的原因,那些家伙失去了正统食人魔魔法帝国的很多传承,真正变成了茹毛饮血的野兽。”

    “这听上去可真野蛮,当初我游历世界的时候,为了不引起麻烦,就没有深入卡多雷统治的区域,现在看起来,我倒是错过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不过说起来,你真的确定这些蠢笨的家伙的先祖曾建立过一个庞大的帝国吗?”

    凯尔萨斯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单片眼镜,扣在了左眼上,一边观察着那废墟的雕饰,一边随意的问到。

    “当然,我毫不怀疑这一点,如果你见过那些食人魔秘传的魔法石板,你就会知道,他们的符文魔法可不比你们的元素魔法简单多少,不过据说那其实是混杂了一部分萨满知识在其中的特殊体系,总之我不是个法师,我也不太清楚这些。”

    狄克和凯尔萨斯站在一起,两个人以非常专业的角度,对眼前不远处的废墟品头论足。

    他并没有穿着作战用的盔甲,而是和凯尔萨斯一样,穿着旅行者的长袍,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富有的,来看热闹的富家弟子,尤其是他们身边都是容貌靓丽的女性的情况下,这支特立独行的队伍很快就被一些眼神不怎么好的家伙盯上了。

    但这事情其实没有打断狄克和凯尔萨斯的讨论,因为在第一个大着胆子伸出手的蠢货被两头从荒野里窜出来的黑狼咬掉了一只手之后,那喷洒而出的血迹和哀嚎声,成为了这一队人最显眼的特征。

    “别惹我们!”

    这潜台词在这鬼地方比什么都管用,不过那倒霉鬼的哀嚎还是让狄克回过了头,他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躺在地上抱着断臂打滚的小偷,低声说了句,

    “让他闭嘴,还有,把那收拾一下,看上去怪恶心的。”

    维琳德深以为然,但是恬静的暗夜精灵自然不会自己去做这种事情,她斜躺在科多兽的背上,随意的挥了挥手,又是四五头菲拉斯特有的铁鬃狼从荒野里跑了过来,拖着这个倒霉鬼一路蹿向了荒野当中,吉安娜打了个响指,召唤出了一头全身流淌着绿色海水的海元素,那元素生物在地面上走了几圈,就把血迹擦拭的干干净净。

    这一幕看的周围的同行们冷汗直流,不出1个小时,“一支能召唤野兽的狠角色队伍”到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竞技场外围,除了那些疯子和自认为技巧高明的盗贼之外,再也没有人去惊扰狄克一行人的休息了,这看上去倒像是一件好事情。

    经由特殊渠道送到狄克手上的邀请函可是罕见的东西,负责举办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的黑暗世界大佬们很清楚这种邀请函的意义,这代表着最少有一位和他们地位相仿的大人物来到了这里,不过在狄克和凯尔萨斯被彬彬有礼的魅魔侍女引导着走入废墟城市最干净的宿营地的时候,那些在暗中观察的“眼睛们”还是被吓了一跳。

    血伯爵和太阳王!

    这两位大神到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幕后,于是狄克和凯尔萨斯那一晚上直到午夜的时候,都在不停的接待“使者”。

    纵使是高傲的太阳王,在这时候也大概明白了黑暗世界的能量,这让他隐隐有些心惊,艾泽拉斯光芒之下的暗流,要比他想象的庞大很多。

    不过这个插曲没有影响到正常的大赛流程,按照以往的比赛模式,前三天都是分开在废墟城市的五个小型角斗场进行的预赛,这三天之后,从世界各地,甚至其他世界来参加比赛的角斗士们,会被直接刷掉十分之九,然后开始为期五天的真正比赛,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会放在厄运之槌大竞技场里进行。

    这座由上古的上层精灵建造的大竞技场到现在都无比坚固,而且是艾泽拉斯最大的竞技场,刚好可以用来做这盛事的主场地。

    这一夜暗流涌动,每一次开赛之前都是这样,黑暗世界少不了背后捅刀的事情,这几乎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根据达斯不知道从哪听来的传言,据说每一届大赛开赛前的那一晚,最少都有二十分之一的角斗士莫名其妙的消失,第二天也会有很多“幸运儿”不用战斗就进入第二轮,而那些失踪的家伙的去处,自然不用多说了。

    不过这种小聪明在真正比赛开始之后就用不上了,能进入复赛的角斗士,都会被大佬们严密的保护起来,他们在这些角斗士身上往往都下了重注,那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赌注,甚至会直接决定一个势力的衰落和崛起,在那种情况下,敢于挑衅联合起来的大佬们的愣头青们,往往是活不过一晚上的。

    第二天一早,预赛开始,狄克和凯尔萨斯作为重量级的贵宾,身边时刻都有来自某一位大佬的侍从陪伴,这能让他们少上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既然来了角斗士大赛,虽然抱有其他目的,但狄克和凯尔萨斯也不介意欣赏一下这艾泽拉斯竞技水平最高的大赛,反正距离他们约定的动手时间还有整整5天,放松一下心情也是极好的。

    凯尔萨斯一早就溜溜达达的跟着魅魔侍从去观看比赛了,狄克起的稍晚一些,不过等他起来的时候,营地里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吉安娜和莉亚德琳以及维琳德,安薇娜大人早就去看热闹了,女人的天性决定了她们喜欢一切热闹的事情。

    达斯和德米也早就去忙自己的事了,龙人一直为自己没参加过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而遗憾,这一次好不容易过来了,怎么也要过过瘾,所以就拉着德米就报了名,现在应该已经开始第一场比赛了。

    狄克拄着奥尔西斯权杖慢吞吞的从营地里走出来,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很得体的魅魔侍女站在他营帐之外,他觉得这个魅魔有些熟悉,仔细一看,就发现那是黑铁酒吧普拉格的魅魔侍从。

    “娜玛拉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

    魅魔侍女露出了一个甜腻腻的笑容,她知道眼前这个慢吞吞的男人在黑暗世界的恶名是怎么来的,她甚至亲自参与其中,所以聪明的魅魔小姐在狄克面前表现的很得体,一点都没有传闻中风骚的样子。

    “普拉格主人是这一次角斗士大赛的举办者之一,他无法亲自来陪同您游览,这个重任就放在了我肩膀上,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诉我。”

    “任何需要”这四个字被娜玛拉咬的很真切,让人不禁感慨,穿上了礼服的魅魔,果然还是个魅魔。

    “呃...先带我去吃点东西吧,然后去看看角斗,说实话我还没见过这种战斗呢。”

    狄克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平常负责做饭的莉亚德琳今天也没有给他留吃的,大概是走的早的原因,所以狄克现在肚子咕咕叫,娜玛拉小姐听到这要求,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松了一口气,然后摇曳着纤细夸张的身姿,在眼前为狄克做指引。

    狄克本以为在这穷乡僻壤可吃不到好东西,结果到达就餐区发现这里的事物种类多的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他甚至看到了很多只有外域才有的美味,在吃了三份塔多拉牛排之后,圣骑士勉强填饱了肚子,高阶武者的食量是很惊人的,老莫格莱尼那一辈的老战士,在战时甚至一顿能吃小半头牛,身体越健康,消化系统就越好,狄克现在也往“饭桶”的路上渐行渐远了。

    这真是个让人悲伤的消息。

    不过在随便找了个竞技场坐下之后,看清楚了角斗场里正在战斗的双方之后,狄克却惊讶的低吟了一声。

    那是熟人!

    那个维库人!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看上去他挺享受现在的战斗。

    那半巨人一样的家伙用某种特殊的方法将自己的身体缩小到了正常人大小,正一个人和对面三个人在疯狂的战斗。

    尽管对面占据着数量优势,但场面上却是一边倒的战斗,维库人手里握着那两把让狄克都有些心惊的骨龙战斧,一斧子就劈断了对面那个牛头人双手举着的大盾,回身一脚踹飞了从阴影里跳出来的巨魔刺客,然后就像个疯子一样,挥舞着被血红色的怒气包裹的武器,在牛头人面前疯狂劈砍,直至将那高大的牛头人的双手斩断。

    鲜血喷洒到空中,这血腥的一幕引得周围旁观的恶棍和游客们尖叫,呐喊,他们潮红着脸,在这种最原始最狂野的战斗中被引动情绪,短短半天的时间,很多人就成为了这个素昧蒙面的维库煞星的忠实粉丝。

    “瓦拉加尔之锋!瓦拉加尔之锋!”

    他们高喊着这个维库人的名字,就像是前世那些疯狂的追星族。

    而从狄克坐下,到维库人用斧背将最后一个兽人战士砸晕,甚至过去了不到1分钟!

    维库人不屑的朝地面上晕倒的三个人啐了口口水,然后满脸荣耀的张开双臂,对着观众,像是疯子一样大喊,

    “这就是瓦拉加尔的力量!你们喜欢这力量吗?”

    这疯狂而热情的举动,让周围旁观的数千名观众更加激动,坐在前排的家伙将手里的绶带和花瓣抛入角斗场里,让那满是血腥的战场看上去就像是被花瓣包裹的圣殿一样,这就是角斗大赛的魅力,你可以在一秒钟之内喜欢上一个角斗士,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人品,这都不重要。

    只要他挥起武器的那一刻,能震撼你的心灵,这就可以了。

    这才是最纯粹的崇拜!这才是黑暗世界的核心,那鲜血,狂野,不羁的灵魂。

    地精裁判骑着一头怪模怪样的六足蜘蛛坦克快步走到不断换着姿势刺激着观众的维库人身边,问了句什么,维库人不屑的挥了挥手,然后抱着双臂站在了角斗场中央,几秒钟之后,地精兴奋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竞技场,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疯狂而伟大的角斗士“瓦拉加尔之锋”将继续迎接他的第七队挑战者,这是整个厄运之槌角斗大赛从开办以来罕见的连胜纪录,看上去我们的屠夫根本没有用他真正的实力,那些软塌塌的挑战者甚至连他后退都做不到!”

    “但接下来的对手可不一般,这是来自外域鲜血之槌竞技场著名的暗血兄弟,冷血而卑鄙的双子刺杀者,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绝对致命的角斗,虽然我很期待这双胞胎能给我们带来一点惊喜,但从我们的维库屠夫不屑的表情来看,他根本没有把这刺杀者放在眼里,哇哦!我已经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让我们欢呼吧,屠夫,瓦拉加尔之锋将迎来他的第八胜!他简直就是无可撼动的战神!”

    “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