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上古神剑·萨拉迈尼的新主人

12.上古神剑·萨拉迈尼的新主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所在的第五角斗场的战斗是结束的最快的,实际上,在维库人毫不费力的取得了自己的十五连胜之后,第一天剩下的角斗士都主动选择了投降。

    这并不可耻,因为那个该死的瓦拉加尔之锋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最后一战的对手是一个能操纵裂蹄牛的老练猎人,那可是重达1吨多的裂蹄公牛,结果硬生生被那维库人用斧头砍成了三片,当他用娴熟的手法,把还染着血的新鲜裂蹄牛肉切成片丢给观众的时候,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个屠夫的对手了。

    而维库人这癫狂举动的后果就是,他是第一个晋级复赛的角斗士,他很愿意继续打下去,但大佬们已经不敢让他再疯下去了,每个角斗场在两天之后必须送出至少4队复赛队伍,联通第三天举行的复活赛选出的5支队伍,总共25支战队进入复赛角逐最后的冠军。

    但要是让这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维库人继续疯下去,恐怕五号角斗场在两天之后,连2支队伍都凑不出来了。

    所以维库人的浴血格斗表演赛被强行停止,维库人对此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他来这里是为了宣扬瓦拉加尔的威名,所以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而且当天五号角斗场飘扬着一股牛肉的香气,一些不讲究的家伙甚至在当场就用随身携带的火种烤起了被维库人扔给他们的大块牛肉。

    裂蹄牛肉,这可是罕见的美食。

    不过在维库人身披绶带,在观众们震天的欢呼声中离场之后,剩下的比赛多少有些索然无味了,尽管角斗士们很拼命,打斗也很激烈,但有维库人的疯狂在前,这里的比赛多少已经没有了足够的乐趣。

    不过观众们还是很给面子,反正他们千里迢迢的来这里,只是为了看那些角斗士疯狂互砍,不管是谁把武器砍进了对手的身体里,看到那鲜血狂飙的场面,总能让人肾上腺素飙升,他们也会为角斗士加油,但这些角斗士也知道,在那个维库人之后,他们已经无法收获这些观众的心了。

    那家伙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狄克倒是对那个维库人很有兴趣,不过那家伙在离场之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最终有点郁闷的狄克只能离开了五号角斗场,以他现在的层次,那些角斗士的战斗,和小孩过家家也差不多了。

    真正预赛结束之后,从沙里淘出的金子,那个时候才会绽放出自己最绚丽的光芒。

    不过就在狄克在角斗场里漫无目的的乱转的时候,在1号角斗场里,一场同样让观众们狂呼呐喊的角斗正在进行。

    也许是运气不好,也许是命运使然,总之,这对战的双方,绝对都是具有进入复赛,甚至争夺冠军实力的真正角斗士,结果他们在预赛的第一天就相遇了。

    这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源源不断的人被这场角斗吸引着进入1号角斗场,这里现在已经是毫不夸张的人山人海了。

    拉戈什手里握着两把狰狞的斧头,怒吼着和眼前的黑甲战士撞在了一起,这家伙手里握着一把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双手长剑,剑刃覆盖着火焰的光芒,而最让人惊讶的是,这家伙是一个亡灵!

    一个暗夜精灵的亡灵,从他身上的盔甲花纹来看,这最少是当年海加尔山之战里陨落的战士,那把剑很古怪,拉戈什尽管在战技上能够占到上风,但是他的武器已经被毁掉四把了,那剑不是凡世之兵。

    “该死!如果血吼在就好了!”

    狂暴的角斗士手里的战斧被砍断,拉戈什轻巧的一个转身,在利刃刺破心脏的前一刻,险之又险的侧身躲过了斩落的刀刃,在剑刃上携带的巨力在角斗场中央辟出了一条可怕的裂缝,熊熊燃烧,这一幕惊得观众席上的观众大声惊呼,但下一刻,失去了武器的角斗士就像是觅食的恐狼一样,大步从火焰里跳出来,勇猛的窜了上去,双拳握紧,开始和那暗夜精灵的亡灵展开了疯狂的对攻。

    在这种距离上,那把锋利的长剑失去了作用。

    而就在拉戈什用拳头压制那暗夜精灵曾经的英雄的时候,他的同伴,世界上唯一一个具有疯狂攻击性的大德鲁伊布罗尔·熊皮,正在用全身缠绕着荆棘护盾的巨熊形态,蹂躏另一个暗夜精灵亡灵,那家伙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和他的兄弟手里的长剑非常相似的单手长剑,不过这把剑散发的却是冷幽幽的蓝色光芒。

    而且这对暗夜精灵英雄的面孔也很相似,他们显然是兄弟,而且使用的是双子剑!

    面对能够激发寒冰之力的长剑,布罗尔并没有被压制,这个前半身都是秘密的德鲁伊平时很像他那些同伴,整天将平衡和自然放在嘴边,但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像是个和拉戈什一样疯狂的疯子。

    在上一届的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里,他在发狂的状态下,在复赛中残忍的把自己的对手撕成了碎片,然后将利爪对准了自己的同伴,那一场角斗虽然赢了,但布罗尔失去了自己的战队,而且因为恶行而不被其他人接纳,只能成为独行角斗士,后来被奴隶主雷加招揽到了这支队伍里。

    没人再害怕他发狂袭击同伴,因为他的两个同伴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被杀死的家伙。

    布罗尔变形的巨熊很有特点,爪子非常长,锋利的十根爪子就像是十把短刀,据说这得益于布罗尔总是随身携带的那两个皮质的爪子,据说那是上古之战里留下来的魔法武器,能够加强德鲁伊们变身的威力。

    而且布罗尔明显认识眼前这两个家伙,这一点从他时不时发出的悲愤的怒吼声就能听出来。

    拉戈什队伍里的正面作战的家伙在前方彻底压制了那两头暗夜精灵亡灵的攻势,这是这亡灵上场之后第一次被正面压制,在拉戈什上场前,已经有超过15个人死在了他们的剑下。

    而作为被唤醒的亡灵,必然是有其控制者的,在角斗场的边缘,一个身披绿色法袍的亡灵法师正狼狈的躲避着来自高等精灵刺客,瓦蕾拉·桑古纳尔的攻击,这个精灵刺客几乎将自己的敏捷发挥到了极致,她手里反握着两把绿色的弯曲匕首,就像是短剑一样。

    每一次从阴影里窜出来,她能在第一时间破开那死灵法师身边的魔法护盾,而那个阴霾的家伙只能凭借传送术,来左右闪避这刺客的致命攻击。

    他甚至没办法锁定瓦蕾拉的身影,来自桑古纳尔家族的秘传武技在这角斗场上每一次出现,都能让观众们发出响亮的欢呼,在角斗场上,女人往往是弱势的,但现在,一个不管是身姿还是长相,都最少在9分以上的冷漠精灵,竟然强悍如斯,仅仅是这副画面,都足以让那些观众感慨不虚此行了。

    但是瓦蕾拉内心是很焦急的,因为她很清楚,亡灵的体力几乎没有极限,而且不惧受伤,拉戈什和熊皮的压制只是暂时的,他们毕竟还是凡人之躯,一旦体力衰弱,就很容易被那两头亡灵趁势反攻,所以正面战场看着激烈,实际上她这里才是真正的胜负手。

    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眼前这个死灵法师,一旦被他拖入消耗战,这对这支战队是致命的!

    想到此处,瓦蕾拉在阴影中潜行的身体也暂停了一下,她舒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了一副精致而又沧桑的骰子,那是桑古纳尔家族秘传的宝物,据说是来自初代太阳王达斯雷玛大人亲手制作的魔法物品,有能够赋予刺客们逆转命运的神力。

    当然,这东西的开启条件也很苛刻,它需要祭品,瓦蕾拉使用它之后,残存的体力只够发起一次进攻,如果不能得到6种随机的状态加持中最好的那几种,瓦蕾拉的冒险就算是失败了。

    不过高等精灵刺客能在角斗士这一行逍遥的活这么久,这就说明她除了实力强大之外,运气也非常不错。

    “达斯雷玛大人保佑!”

    瓦蕾拉双手合十,将6颗魔法骰子放在手中,然后轻轻抛向天空,下一刻,6枚骰子在空中闪耀出了绚丽而神秘的光芒,这光芒直接驱散了瓦蕾拉的潜行,不过当死灵法师嘎嘎奸笑着射出暗影箭的时候,那6枚骰子也落入了瓦蕾拉的手里,

    “666666”

    6个6点出现在瓦蕾拉手里,下一刻,魔法骰子消失在她手中,紧接着,六道不同的光芒在她身体上出现,6种被封印在骰子里的极致的,最强大的增益状态出现在了虚弱的瓦蕾拉的身上。

    “命运宝藏”“嗜血攻击”“乱斗之心”“死亡黑帆”“精准视界”“暗鲨涌动”

    这六道颜色不同的光芒将瓦蕾拉渲染的如同女武神降世一样,面对死灵法师扔过来的暗影箭,瓦蕾拉根本不躲不闪,双手反握的匕首以超出普通状态最少3倍的速度在空中舞成了一团刀刃风暴,硬生生把那致命的暗影箭切成了无数块。

    然后在死灵法师呆滞的时候,瓦蕾拉的身体在几乎毁天灭地的6Buff的加持下,一瞬间就分化为无数个残影,沿着不同的轨迹朝着他扑了过来,死灵法师发出了一声怪叫,但还没等他再次传送,疯狂的利刃风暴就在他的魔法护盾上亮起。

    那原本坚韧的护盾在加持了极效破魔状态的瓦蕾拉手中,甚至连一秒都没撑过去,而下一秒,死灵法师的尖叫戛然而止,瓦蕾拉晃晃悠悠的身体出现在他身后,那死灵法师的身体则在一阵闪耀的血色光芒之后,被分化成了无数血块,将整个地面都染红了。

    这凶残的一幕让整个竞技场哑然失声,但下一刻,更疯狂的呐喊声徒然响起。

    “瓦蕾拉!我爱你!”

    “瓦蕾拉!瓦蕾拉!”

    “女武神!嗜血的女武神!”

    狂呼乱叫当中,彻底失去了能量源的上古精灵英雄不再反抗,任由拉戈什手里的断剑和熊皮的利爪刺入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在这一刻缓慢的化为灰烬,其小精灵一样的灵魂在绕着拉戈什和熊皮转了两圈之后,消失在了被花瓣和绶带布满的的竞技场当中。

    拉戈什快步走上前,将脱力的瓦蕾拉抱在怀里,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欢呼的观众致意,而布罗尔·熊皮则捧着两把冰火神剑走到他身边,

    “这是你应得的,拉戈什!拿着它,这是英雄的武器,在一万年前,它们让无数恶魔闻风丧胆,萨拉迈尼,暗夜精灵的神剑,它应该有个配得上他的主人!”

    拉戈什看了一眼布罗尔手里的两把失去了光泽的神剑,瓦蕾拉也轻轻从他怀里挣脱,黑发的斗士伸出手,将双剑握在手里,那双剑在他手中疯狂的挣扎着,但伴随着拉戈什身体里涌出的血红色的怒气,几秒钟之后,那长剑上一红一蓝两抹光芒再度亮起,然后飞速扩大。

    拉戈什将手里的双剑高高举起,观众们的欢呼更加狂热,几乎要掀翻这个会场,而一直坐在贵宾席里旁观这一场战斗的凯尔萨斯在这种火热的气氛中,也忍不住站起身,生平第一次朝着胜利者欢呼。

    这种动作虽然有些粗鲁...但是意外的让人感觉非常不错呢!

    他也没忘记朝观众席另一侧的那个带着兜帽的人影挥挥手,那是珊蒂斯·羽月,泰兰德的养女,暗夜精灵在南卡利姆多的总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