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潘达利亚之珠

15.潘达利亚之珠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3号角斗场,尽管老陈和拉赫加克是这座角斗场到目前为止出现的最强大的家伙,但他们的战斗太过迅捷,邪兽人剑圣就像一道血红色的影子,而真正发怒的老陈也不下于一道黑色的影子,两个人拳拳到肉,每一击都是奔着要对方的命去的。

    但这种偏向于敏捷系的战斗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观赏性,因为普通人的眼睛根本跟不上老陈和拉赫加克腾挪的速度,反倒是神秘的法师麦迪安和那个狡诈的娜迦之间的魔法之战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观众们同样不知道娜迦和麦迪安的每一道法术有多么大的含金量,实际上他们也不需要知道这个,每当被围攻的娜迦被击中的时候,欢呼声就会响起,哈扎斯·暗飓觉得今天肯定是自己的倒霉日,身边这两个幽灵战士很难缠,虽然比她弱,但弱的有限,而且还有那个该死的混蛋法师和那个幽灵牧师的帮忙。

    这四个家伙就像一道网,死死的将哈扎斯网在其中,娜迦虽然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但却就是挣不开这张网,这个疯狂的家伙甚至企图唤醒瀑布下方的河流来淹没眼前的混蛋们,但那条河流早就被“老谋深算”的吉安娜冻结了大半,那并不在角斗场的范围里,所以也算不上犯规。

    娜迦陷入了危险的困境,不过她的属下则更糟糕。

    安度因闪过了好几枚怪模怪样的火箭弹,当朗伯菲兹回过神的时候,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破甲锤已经很很的锤在了他那粗制滥造的机械表面,这玩意刚才已经被安度因狠砸了好几下,乌瑞恩家族的优良血脉给了安度因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力气,所以这机械在这几下猛击下发出了咔咔的古怪声音。

    破甲锤之所以叫破甲锤,就是因为它的顶端不是正常战锤的实心,而是分开四个方向的锋利刀刃状锤体,米奈希尔之力就属于这种武器的登峰造极之作,它顶端还有锋利的矛尖,这几乎是战场上最凶恶的武器,在安度因手上,这把拥有传承意义的武器也再一次有了意义。

    “砰砰砰”

    安度因将战锤举过头顶,朝着朗伯菲兹的机械猛砸了三下,看得出来,小王子还是有些不忍心杀人,所以避过了地精的身体,不过地精术士可没有这么好心,在近距离上,他拿起火枪对着安度因就开火了。

    金色的神圣壁垒帮安度因挡住了这射击,但冲击力却让小王子不得不后退了好多,他索性将战锤伸向身后,将全身并不算太多的圣能汇聚到了手里的武器上,在身体向后延展到了最大的情况下,对准朗伯菲兹,手里的战锤就呼啸着飞了出去。

    “不!恶棍!不!”

    “砰!”

    尽管在薄弱圣能的加持下,这战锤不管是飞行速度,还是破坏力都根本无法和真正的愤怒之锤相比,和狄克打出的流星一样的愤怒之锤更是连十分之一的威势都没有,但朗伯菲兹毕竟只是个手艺粗糙的炼金术士,那机械本身的强度并不高,在刚才的猛击下已经有了裂痕,在这低配版的愤怒之锤砸过来的那一刻,这机械彻底崩溃了。

    “砰!”

    小型蘑菇云在角斗场上升腾而起。

    地精和他周围的角斗士被卷入其中,然后在火焰和碎片中被狠狠的抛向天空,安度因忍不住伸出手挡住了眼前扑散升腾的火焰,从空中摔下来的地精刚好砸在他脚下,那绿皮的家伙还没死,但被大爆炸的火焰和震动伤及,距离死亡也差不多了。

    “愤怒之锤!”

    狄克的眼睛瞪大了,他看着同样惊讶的莉亚德琳,

    “莉亚,我不记得我教了他这个,是你教的吗?”

    高等精灵圣骑士摇头说,“我只教了他神圣壁垒和审判,安度因的圣能还是太稀薄,愤怒之锤不适合现在的他,可能是这孩子自己学会的吧。”

    狄克挥了挥手,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3号角斗场之外,在这场战斗即将结束的时候,有一些“不速之客”出现了,圣骑士将手杖放在椅子边,摸了摸自己的左手,在漫长的时间之后,这手臂再次发热了起来。

    “砰!”

    邪兽人快速斩击的身体在这一刻突然一颤,老陈的身影在他背后出现,青玉竹竿被老陈背在了身后,熊猫人武僧的爪子蜷起,摆出了一个裂开的爪子一样的姿势,老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爪向前舞动。

    这一刻整个角斗场的风都变得犀利了起来,它们盘旋在老陈的身体周围,加持在那狂乱舞动的双爪上,风暴烈酒家秘传武艺的最高武极在这一刻出现了,所有观众的欢呼声也在这一刻停止,他们感觉到了气氛的凝滞,下一击,绝对会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百裂爪”,就像是一团黑色的风暴出现在老陈手中,每一爪挥出,都会在周围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清晰的抓痕,仅仅是3秒钟之后,老陈收势后退,他的爪子不正常的颤抖着,而被那风暴整整击打了数百次的邪兽人剑圣的身体在这一刻突然像是裂开的水囊一样。

    那鲜红色的,灼热的带着腥臭的血液铺洒到了周围的地面上,而邪兽人的身体则像是软倒的树木一样砸在地上,他的身体不正常的扭曲着,他全身的骨骼都在那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击里被打断了。

    他还没死,但老陈用自己的方式给了他惩罚,他想要最强的力量,老陈就彻底断绝了他追求力量的邪恶道路。

    做完这一切之后,老陈在斗笠之下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言喻的沉默,他的手臂上有两道刀痕,那是拉赫加克在这一场激战里给他留下的纪念,当他转过身的时候,麦迪安的奥术箭恰好在这一刻击中了娜迦的魔法护盾,哈扎斯尖叫一声,指挥着她能指挥的所有水源在身体周围来回旋转,将麦迪安的战士击退。

    她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阴狠,看着已经全线崩溃的战场,转身就窜向了那已经被封冻的河流,

    “我会回来的,你的家乡会被纳兹夏尔的大军彻底毁掉!我发誓!”

    吉安娜抓起身边的法杖,正要施法,却被狄克拦住了,大小姐看着狄克,

    “她要跑!娜迦只要进入水中,就很难捕捉到了!”

    “安心,亲爱的,她可跑不了。”

    狄克耸了耸肩,“老陈不会让她跑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就在哈扎斯转身扑向河流的那一瞬间,老陈的身影就混杂在碧绿色的疾风中冲到了哈扎斯的身边,武僧已经彻底被这狡诈的娜迦惹出了真火,一出手就是搅动风云的攻势。

    “分筋错骨!”

    “碧玉疾风!”

    武僧胖乎乎的身影如猿猴般跳动,在咔咔声中将娜迦的六只手臂完全折断,围绕在他身边的碧绿色风暴猛地倒卷了起来,其中还混杂着白色和绿色的羽毛,娜迦被卷入其中,甚至连移动都做不到,只能任由那疾风中混杂的真气轰击她的身体。

    真气是武僧们使用的特殊能量,一旦灌入身体里,能够按照真气属性的不同产生不同的效果,或爆炸,或治愈,甚至是燃烧,老陈的真气比较特殊,它在于禁锢,哈扎斯在身体里胡乱流窜的真气的禁锢下,连反击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剩余的真气在她身体里完全爆开。

    鲜血混杂在碧玉的疾风中,当哈扎斯砸在地面的那一刻,老陈身边的真气风暴甚至都变成了血红色。

    让人恐怖,让人震惊!

    当这一阵真正在角斗场里卷起了风暴的攻势结束之后,被仍在地面上的哈扎斯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老陈走上前,将娜迦的身体提着就要离开角斗场,3号角斗场的观众数量少,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尤其是之前各种嘲讽各种耍阴谋的家伙被彻底了断的那一刻,当老陈破开旋转的风暴从中心走出的那一刻,所有的观众都忍不住站起身,用自己的方式为老陈和其他几个孩子欢呼。

    同样是花瓣和绶带,这是观众入席时免费发放的,当然还有特殊的绢花等等,这些都是对胜利者的欢呼和赞扬。

    老陈的心情并不好,尽管他有强大的力量,但他一生都在避免战斗,而安度因和麦迪安就没有那么多戒条,麦迪安抱着安度因的肩膀,不停的向观众们招着手,这动作又引来了一阵阵欢呼,而安度因在战斗之后的迷茫过去之后,也是沉浸在这人生第一次胜利的荣耀里。

    这时候的他感觉,这地方倒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但就在老陈跨出角斗场边界的这一刻,两把锋利的战刀左右交叉着挡在了老陈的面前,武僧抬起头,一个将全身都包裹在灰色兜帽里的家伙阴森森的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从这些家伙桀骜不驯的表情和他们的装束能看的出来,这是一群野蛮的海盗。

    而从他们衣服上的标志来看,这些家伙应该属于臭名昭著的血帆海盗那一边的。

    “喂,熊猫人,哈扎斯和我们说好了要去传说中的迷雾大陆,不管因为你和她有什么恩怨,你得把她交给我,最少把那颗神奇的宝珠交给我!那已经属于我了!属于伟大的大地之末号的船长,莱扎·刺刃所有!”

    这个声音很低,但却有种特殊的感觉,这不像是活人的气息,尤其是她靠近老陈的时候,那种从鼻孔里透出的阴寒,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冻结了。

    这是...就像是这兜帽之下,隐藏着一个黑暗的影子,而当老陈将目光转向她的身躯,立刻就被这古怪的家伙腰上佩戴的两把弯刀吸引了,那是华丽的紫色的弯刀,银白色的钢铁刀锋在紫色萦绕的气息中若隐若现。

    那刀锋弯曲而狰狞,在利刃的最关键部位,形成了一个恶毒的反曲,反曲弧线中有一枚缩小的恶魔的头颅在来回跳动。

    在老陈将目光转向那双刃的那一刻,他恍惚间进入了一个幻境里,那是铺天盖地怒吼的大海,其中紫色的风暴在大海上盘旋,似乎要摧毁一切!

    一抹抹血红色的光芒从紫色的刀锋中渗出,化为一个狞笑的恶魔头颅,张牙舞爪的撕碎天空,让腥臭黑暗的气息席卷了老陈的精神,让老陈全身发寒。

    不过老陈毕竟是杰出的武僧,他的意志早已坚如钢铁,在意识到了自己坠入幻境之后,老陈猛地咬了自己的舌头尖,痛苦传来,武僧喘息了几下,护着身后的孩子后退。

    眼前这个家伙并不可怕,然而,她手里的武器,太过邪异了!

    那不是凡人该有的武器!

    “不,我不会把潘达利亚之珠交给任何一个恶棍!那属于迷踪岛!”

    老陈从背后摘下了自己的青玉竹竿,观众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他们就再次欢呼了起来,他们那个暴力的黑衣熊人要开始下一场角斗了!

    地精裁判也有些惊讶,但他的职责让他很快就驱动着自己的机械蜘蛛赶了过来,正准备插手这争端,不过就在这一刻,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狄克在群狼退散中漫步前行,他手里还拄着奥尔西斯权杖,慢悠悠的走到了对峙的两拨人身边。

    “再来一场决斗吧,决定潘达利亚之珠的归属!我们来和你打!”

    圣骑士看了一眼那神秘的海盗腰间的双刃,这家伙应该就是莱扎·刺刃,她不是第一个被这对弯刀诱惑心神的牺牲品,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个,但莱扎·刺刃应该是其中比较杰出的。

    因为这把武器已经为她改变了形态。

    盗贼三神器之一的恐惧之刃,出自恶魔之手,眼下,它的形态名为,海上魔王的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