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奎尔塞拉的持剑者

19.奎尔塞拉的持剑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瑞斯冷漠的看着眼前朝他扑过来的人类角斗士,那个生物的双眼里闪耀着疯狂的光芒,似乎还带着一丝血丝,看上去精神不稳定到了极致,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弱者…”

    德拉瑞斯轻轻的挪动脚步,闪到了另一边伸出脚在那狂奔过来的人类脚下轻轻一勾,他就挥舞着双臂,失去了平衡,飞了出去,在愤怒之下,人往往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在战斗中,这种错误就会致命!

    所以真正的高阶战士必须要学着控制愤怒,然后享受愤怒,用一种残酷的冷静强迫自己在愤怒下保持清醒的头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让怒气产生的力量归属于自己。

    德拉瑞斯在很久之前就完成了愤怒掌控的训练,大概是在…4000年前吧。

    那时候在埃雷萨拉斯,那座还没有被废弃的美丽城市里,德拉瑞斯和他的同伴们一起接受从上古之战里活下来的老战士的训练,在能熟练的使用武器之后,就会得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把武器,通常是短刀,然后只带3天的口粮进入菲拉斯的密林,只有完美的狩猎到一张没有破损的铁鬃狼的皮毛,才能再次进入更高阶的训练当中。

    德拉瑞斯是他那一代里最出色的战士。

    在长生种的世界里,一切的变化都极其缓慢,4000年的时间几乎是一闪而过,很早之前,在上古之战刚刚结束之后,被身体里传来的魔力的饥渴逼疯了的族人就开始研究禁忌的邪术,那时候他们也有所克制,而在情况越发糟糕之后,由托赛德林王子牵头,汇聚了所有辛德拉大法师的力量,他们终于召唤出了一头足够强大的恶魔。

    那恶魔毁掉了大半个埃雷萨斯拉,然后被辛德拉精灵禁锢,他的族人们,依靠汲取那恶魔的魔力苟延残喘。

    他们就像是一群为了食物放弃尊严的野兽!从偷偷摸摸到光明正大。

    但德拉瑞斯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那群野兽里的一员,他曾经想要假装自己不知道那些事情,假装自己不知道托赛德林王子下达了放弃埃雷萨拉斯的命令,假装自己不知道自己曾经美丽的家已经被粗野的食人魔和恶心的恶魔所占据的残酷消息。

    他甚至想要假装自己看到那些内心深受煎熬的同伴在残酷的现实下,选择自杀的惨痛回忆,但他终究是骗不了自己。

    在他生命的第4034个年头,德拉瑞斯成为了第一个走出那已经被恶魔的臭味充满了的内城区的辛德拉精灵,在他走的时候,没有人来送他,陪伴他的,仅仅是一把祖传的断刃。

    他知道自己的祖先是个大人物,是曾经辛德拉统治者维林斯大人的侍从,但在托赛德林上台后,一切的荣耀都远离了他。

    当德拉瑞斯背着那把断剑走出那徐徐关闭的大门的那一刻,他回头望去,那些活的如行尸走肉一样的同胞在看着他,无悲无喜。

    战士扭头走入了已经废弃的外城,他知道他是这座城市的一员,他知道他必将将其从黑暗和堕落里拯救出来。

    一个人的日子很难熬,尤其是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的现在,他没有离开过菲拉斯,因为他知道他需要的力量就在这里!

    当他拖着一身伤痕从埃雷萨拉斯的废墟里走出来的时候,正是上一届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结束的时候,他看着那站在最高处的冷漠刺客只是随口一句话,就引得千人追随,一个小势力顷刻间成形,看着那些孔武有力的角斗士跟随在那刺客身后。

    德拉瑞斯知道,那就是他在寻找的力量,足够他推翻已经疯了的托赛德林,最少从他的统治下救出一部分同胞的力量,至于推翻了托赛德林王子之后,该怎么治疗同胞包括他自己的魔瘾,德拉瑞斯不知道,他只是一个战士,他想不出那么复杂的问题的答案。

    但最少要先把他们救出来,让那些同胞堂堂正正的活在阳光下,而不是像穴居人一样,龟缩在黑暗的地下。

    “我会去救你们的!我们会活在阳光之下的!”

    辛德拉的战士低着头,黑暗的盔甲遮蔽了他的脸,还有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冷酷的将手里的断刃刺入那纠缠不休的人类角斗士的胸口,

    “我会成为冠军,然后解救我的同胞…别挡我的路!”

    “噗”

    最后一个人类战士无力的软倒在了地面上,不远处的地精裁判举起了手里的红色气旗帜,示意角斗结束,震耳的欢呼声从周围响起,辛德拉精灵扭头看了看那些因为杀戮而兴奋的观众,他无法理解这种狂热。

    辛德拉与世隔绝太久了,但在曾经高贵的岁月里,他们都是一群保管秘密和书典的卫士,他们的一切,包括他们的武技,都是作为工具存在的,他们的暴力,并不是为了杀戮。

    尽管德拉瑞斯的上古战技放在观众眼里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致命,但其实在收走生命的时候,这个辛德拉后裔感觉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激动,尽管成为了战士,但他的骨子里,还是一名学者,那是辛德拉从远古到现在的职责。

    “十四胜…还差一个!”

    德拉瑞斯盘坐在地面上,将断刃放在腿上,压榨着自己的最后一丝精力,他感觉到很饥饿,并不是身体里的饥饿,而是源自血脉里的饥饿,对于魔力的需求,他在抵抗它,从离开内城区的那一天开始,直到现在。

    从每天都得偷偷的汲取魔力,到现在每个周汲取一次,那种饥饿,那种会彻底摧毁他的饥饿,才是他最大的敌人。

    他得压制它,才能取得最后一战的胜利,只要赢了下一个敌人,就可以进入复赛,德拉瑞斯对自己并不是很有信心,但这是他眼前唯一的一条路了,所以他必须走下去。

    那个一直在试图和他联系的暗夜精灵…那个自称珊蒂斯·羽月的将军,他不信任她,因为他知道辛德拉的悲剧源于何处,他不会再相信那些紫色皮肤的“同胞”了。

    “你是…辛德拉的后裔?”

    一个温润的,但却又充满某种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德拉瑞斯的冥想,他张开眼睛,他的最后一个对手已经站在了角斗场里,那是一个精灵,毫无疑问,从他金色的长发左右伸出的尖锐耳朵就能看出来,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就像是绿色的宝石,在眼睛上方,两条斜伸向上方的眉毛让这张脸显得更加英武。

    他应该是个大人物!

    虽然他现在穿着一身普通的游吟诗人的长袍,但无法掩饰他身上那种威严的气度,就像是德拉瑞斯在图书馆的壁画里看到的那些远古之王一样。

    他距离自己很远,不过那清晰的在耳边想起的声音证明了他的身份,那是一个法师,而且极有可能是秘传的奥术师,一个在辛德拉也算是神秘的传承。

    德拉瑞斯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他站起身,摆出了一个战斗的姿势。

    凯尔萨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声音被魔法包裹着穿过空气,直达德拉瑞斯的耳中,

    “我知道你是辛德拉的后裔,那把剑,奎尔塞拉…算了,我是凯尔萨斯·逐日者,达斯雷玛先王在7000年后的继承者,我们算是古老盟约的兄弟!”

    德拉瑞斯心头一惊,他知道很多秘辛,其中就包括当年维林斯大人和达斯雷玛大人的密约,同为上层精灵的两人因为卡多雷精灵的排斥,而选择远走他乡,但就在启程之前,维林斯大人神秘失踪了,最终辛德拉的上层精灵只能停留在埃雷萨拉斯,直到现在。

    如果没有那个意外,恐怕现在正如眼前这个自称是逐日者的精灵所说,两个势力真的可能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但德拉瑞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尽管这个精灵很诚恳,但他仍然选择握紧了武器,一声不吭的发动了冲锋。

    而看着以奔雷之势朝自己冲过来德拉瑞斯,凯尔萨斯皱了皱眉,他的左手在空中轻轻一划,一把金色的,顶端如凤凰张开的双翼一半,拱卫着一颗绿**能宝石的精美法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是辛多雷金杖,他当年作为王子的象征,逐日者之傲作为武器简直完美,但它的象征意义很强,而且威力太大,所以在普通的战斗中,凯尔萨斯一般不会用到那把神器,他手里的辛多雷金杖就足够了。

    实话说,到凯尔萨斯这种距离史诗英雄也只有一步之遥的家伙的层次,普通武器的意义真的已经不大了。

    凯尔萨斯将法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一抹火焰的光芒在空气中出现,然后一声鸟类的尖啸就在同一地点响起,这声音如此尖锐明亮,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整个角斗场都在这一刻被赤红色的火焰光芒包裹了起来,空气都被扭曲了,当那火焰在下一秒散去之后,一只美丽的,高贵的,全身都被金色和绯色的火焰羽毛包裹,头顶还有金色火焰王冠一样的羽毛的生物出现在了凯尔萨斯的背后。

    这强大的生物出现的瞬间,整个角斗场周围设置的魔法结界的符文发出了不甚耀眼的光芒,魔力的流转都被硬生生打断,变得紊乱了起来。

    那是奥,王子陛下的宠物,艾泽拉斯最稀有的生物之一,元素凤凰,火焰之力最究极的体现。

    凯尔萨斯被奥的双翼保护在原地,德拉瑞斯的冲锋甚至没能伤害到他的一丝一毫。

    逐日者的太阳王根本不理会观众席上尖叫和惊呼声,此时的他,威严的就像是降世的火神一般,魔法师们都有一套自己的遮蔽气息的手段,凯尔萨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直到这一刻,德拉瑞斯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样的人物作战。

    “还有必要战斗下去吗?辛德拉的兄弟,让我们放下武器好好谈一谈,我是抱着和平的意向前来的。”

    凯尔萨斯并没有贸然攻击,而是继续劝说到,在这种完全没有可能取胜的情况下,德拉瑞斯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握紧了奎尔塞拉的剑柄,血红色的怒气从他身体出现,包裹在了他黑色的盔甲上。

    “我…我有我的使命,我也有我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所以,别挡我的路!”

    “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