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维林斯留下的麻烦

20.维林斯留下的麻烦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瑞斯和凯尔萨斯的角斗结束的很快。

    实际上,当凯尔萨斯召唤出凤凰的那一刻,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竞技场的观众,都已经知道角斗已经结束了。

    尽管那个黑盔武士很强,但那毕竟还是没有超脱凡人层面的强大,他在联系击败了14支队伍之后也会累,也会休息,但凯尔萨斯的强大,那几乎是无法说描述的,实际上,在德拉瑞斯发动冲锋的第二个五秒钟结束的时候,他就被一击火焰冲击彻底打晕了过去。

    那还是凯尔萨斯刻意控制了威力,否则仅仅是那一击,就足以让德拉瑞斯的身体化为灰烬了。

    当对于某一系魔法的理解到达极深处的时候,这些法师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对手,艾格文如此,麦迪文如此,安东尼达斯如此,凯尔萨斯也是如此。

    虽然这大概是持续时间最短的一场角斗,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这一届厄运之槌角斗士大赛最精彩的角斗之一,凡人是很难有机会真正看到元素凤凰的,那种美丽高贵的生物,完全符合了凡人对于“神话”的渴望,他们感觉自己就在亲身经历一场神话。

    凡人怎么可能挑战神话?

    所以德拉瑞斯的失败就是情理之中,一些游吟诗人甚至当场都编好了新的故事,比如最强的凡人战士倒在神话之中的悲壮等等。

    所以在凯尔萨斯用漂浮术将晕倒的德拉瑞斯带着走入角斗场的通道的那一刻,震天的欢呼和几乎将天空充满的花瓣以及绶带,都证明了这位太阳王陛下致命的吸引力,不管是他强大的实力,还是他英俊的外貌,甚至是他高贵的身份。

    没有人抱怨,大家都在感慨这一次真的是来对了之类的,黎明骑士和太阳王先后下场参与角斗,这简直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事情。

    不过角斗结束了,真正的麻烦事才刚刚开始。

    在狄克一行人休息的营帐里,莉亚德琳正用手掌贴在德拉瑞斯的额头上,用圣光为他治愈身体,本来这事情更应该狄克来做的,但我们都知道,狄克这家伙的圣光属性里,治愈只占了很弱小的一部分,他的治疗术,甚至比不上一位初阶牧师的治疗术。

    其他人坐在旁边,几乎都是眉头紧皱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德拉瑞斯,无他,在除去这个辛德拉后裔的盔甲之后,他身体的情况绝对无法让人高兴的起来。

    这个精灵全身都干瘦到了极致,就像是皮包骨头一样,就连那张脸也是如此,看上去分外恐怖,这大概也是他为什么要穿上全覆式盔甲的原因,而且在他的皮肤上,还有一些复杂的魔纹,除了凯尔萨斯和吉安娜之外,几乎没有人能看懂那些魔纹代表什么意思。

    “他的身体情况并不是很糟糕!”

    莉亚德琳收回了手,接过狄克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继续说到,“很难想象这个精灵能坚持这么久,虽然看上去很可怕,但他很健康,甚至比当初刚刚脱离太阳井的奎尔多雷们要健康的多。”

    凯尔萨斯的眉头一挑,

    “那他的这幅样子...”

    “是魔瘾,陛下!”

    莉亚德琳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许多,“在他身上残留着上一次魔瘾发作的痕迹,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只是汲取了一丝魔力,然后就用自己的意志将那饥渴压制了下来,不过我猜辛德拉后裔里和他一样意志坚定的人很少,所以看上去他们的整体情况很糟糕。”

    “而且还有个坏消息,他身体里的魔力残留有邪能的影子,所以...他们很可能为了活下去,做出了一些很危险的举动。”

    凯尔萨斯点了点头,说实话,魔瘾这个问题他在接触到辛德拉后裔的消息的时候,就考虑过,同为上层精灵,辛多雷好歹还在太阳井的作用下发生了一些进化征兆,现在有更温和的阿坎多,也不用再担心魔瘾症,但辛德拉的后裔什么都没有,实际上在凯尔萨斯接触到德拉瑞斯的时候,这个强大的法师就感觉到了他身体里的一丝诡异的魔力。

    看上去辛德拉的后裔们过得比自己想象的要惨得多。

    “咳咳,本来打算到行动那一天再告诉你的,现在看起来也是时候了。”

    狄克坐在一边,手里把玩着那把断刃,他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把剑,奎尔塞拉,曾经一个时期里,所有高端防御战士的象征,真正的上层精灵之剑,紫色品质,值得信赖。

    当然,它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折断了,不过狄克相信那些辛德拉的博学者有方法重铸它。

    凯尔萨斯的目光转向了狄克,后者指着躺在床上的德拉瑞斯,低声说,

    “辛德拉7000年前和达斯雷玛先王约定一起东渡的首领死了,这一点毫无疑问,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他死在什么地方,不过那没有意义,那个名为维林斯的首领的儿子,托塞德林王子在他失踪后控制了整个埃雷萨拉斯,这个王子说起来也算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可惜辛德拉后裔们面临的情况太过糟糕,他们被监禁在这古城里,而且他们不相信任何人。”

    狄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这事情其实也怪不到暗夜精灵身上,辛德拉们自我封闭了这座城市,这里曾经有足够的魔法节点,能让他们在魔力充裕的情况下活下来,但这些魔力节点不是永恒的,当大部分节点都熄灭之后,魔瘾控制了他们!”

    “这个魔瘾到底是什么?”

    刚刚打完一场角斗的达斯精赤着上身,一边享受战斗之后的余韵,一边加入了讨论里。

    面对他的疑问,凯尔萨斯丢给了他一颗影像水晶,头也不回的说,“魔瘾是深深植入所有上层精灵血脉当中的恶魔,它让我们对魔力有超乎寻常的贪婪,实际上,在如今已经毁灭的奎尔丹纳斯岛的废墟里,就有数目不多的魔瘾症患者,谁都救不回他们了。”

    达斯和德米好奇的点开了那影像水晶,立刻就被那其中悲惨的画面吸引了,没有了他们的打扰,凯尔萨斯看着狄克,继续问,

    “我知道辛德拉有从其他生物身体里汲取魔力的传统,但最少在达斯雷玛先王那个时代,他们还很克制,不过从你的话里,我能猜到,他们最终还是用了最坏的那种方法来补充魔力了,对吗?”

    “是的,他们快被身体里传来的饥渴逼疯了,于是托塞德林制定了一个疯狂的计划。”

    狄克看着德拉瑞斯,轻声说,“他们尝试了很多次,才成功的召唤出了一头名为伊莫塔尔的虚空恶魔,很强大的那种,就是那家伙毁掉了整个埃雷萨斯拉的外城区,让辛德拉的后裔们不得不躲入了内城区,他们禁锢了它,抽取它的魔力,来满足他们的魔瘾”。

    圣骑士停了停,用一个成语做了总结,

    “简直就是饮鸩止渴。”

    听到了完整的故事,凯尔萨斯也沉默了下来,这种方式,他根本想都不会去想,就算是辛多雷精灵最落魄的时候,也未曾有过这样疯狂的想法,辛德拉的精灵们,这7000年到底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呃...我这是...”

    就在所有人都为辛德拉精灵的惨剧而沉默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德拉瑞斯发出了艰难的咳嗽声,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这华丽营帐的顶棚,然后他扭过头,看到了把玩着奎尔萨拉,好奇的看着他的狄克,以及那个击败了他的逐日者,还有几位种族各不同的美丽女性,最后是一个粗壮野蛮的战士和一个身穿绿色轻甲的剑士。

    德拉瑞斯第一反应是防御和警戒,但他的身体太过疲惫,凯尔萨斯的火焰冲击让他的身体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刚刚从穿上跳起,辛德拉的战士就发出了一声痛呼,再次跌倒在了床上。

    “别这么冲动,辛德拉的后裔,你也看到了,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狄克摊开手,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但德拉瑞斯还是沉默的盘腿坐在了床上,他枯瘦的脸,就像是皮包骨的骷髅,看上去惊悚极了。

    他沉默,似乎沉默就是他的语言,显然,这沉默是对于狄克和凯尔萨斯的回答,他不相信他们。

    圣骑士和太阳王对视了一眼,最终由圣骑士再次开口,

    “辛德拉的后裔,我们是为你的同胞而来的,准确的说,我们是为了你们保护的知识而来,所以信任与不信任先放在一边,其实就算你不开口,我也能找到辛德拉的隐藏地,每个月的上弦月最充盈的时候,埃雷萨拉斯内城区隐藏在上古射手雕塑后方的月牙门,那星光显影的大门需要月牙钥匙开启,对不对?”

    这隐秘至极的信息让德拉瑞斯楞了一下,然后朝狄克呲了呲牙,第一次主动开口了,

    “你是谁?人类,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看来我说的是对的。”

    狄克笑着瞅了凯尔萨斯一眼,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德拉瑞斯继续说,

    “我是谁不重要,他,逐日者的太阳王,他有能力帮你们解决魔瘾的困扰,他也很乐意重新承担起7000年前的盟约,就像他说的,你们本该是兄弟的。”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把重锤横扫过了德拉瑞斯的脑袋,解决魔瘾?艾萨拉在上,这是真的吗?

    这个困扰了整个辛德拉社会长达万年的问题,真的能够被解决吗?

    看着德拉瑞斯迷茫的眼睛,凯尔萨斯也轻声说,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去一趟奎尔萨拉斯,得益于狄克骑士的帮助,我们找到了最适合缓解甚至完全清楚魔瘾症的方式,我们说的再多,也比不上你亲眼见到的,怎么样?跟我走一趟吧!”

    “不...没用的。”

    德拉瑞斯深深的看了凯尔萨斯一眼,坦白说,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他已经有些相信凯尔萨斯的话了,但他却不像狄克和凯尔萨斯那么乐观,他的声音很沙哑,但还是将辛德拉现在的问题说了出来。

    “就算我相信了,就算我带着你们进去了埃雷萨拉斯的内城区,博学者们还是不会相信你们,维林斯大人,那是我们在7000年前的首领,一位强大的奥术师,他神秘失踪的事情,已经被赋予了非常特殊的含义,学者们一致认为是卡多雷,甚至还有些阴谋论的家伙,也没有排除奎尔多雷和达斯雷玛大人的...”

    凯尔萨斯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冷了下来,他也许能容忍他们对自己品头论足,但对于一手创建了奎尔萨拉斯凤凰王朝的达斯雷玛先王,那是不允许被外族肆意侮辱的。

    好在狄克及时打断了德拉瑞斯的诉说,这些学者都是直肠子,完全不懂说话的艺术,他看着德拉瑞斯,一字一顿的说,

    “不要保留这些让人发笑的猜测了,维林斯从来都没有失踪,他死了!就死在距离埃雷萨拉斯不到300里之外的黑雾废墟里,这和奎尔多雷以及辛多雷完全没有关系,去那里找找吧,战士,你会发现,你们7000年的灾难...简直就像个笑话!”

    (关于辛德拉精灵当年约好了和达斯雷玛一起走,最后又违约的问题,实在是让人猜不到原因,不过在菲拉斯的黑雾废墟里有一个魅魔版的“倩女幽魂”的故事倒是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真相的一角,坦白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维林斯”是什么人,但从他说话的语气来看,应该是个大人物,所以这里就设置成辛德拉当年的首领,他们之所以没有跟着一起走,是因为被恶魔趁虚而入了。算是一个脑洞的剧情,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暴雪才知道吧,然而大灾变在菲拉斯粗制滥做的剧情,辛德拉精灵莫名其妙的回归暗夜社会,却把这个秘密永远留在了时光里,真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