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1.埃雷萨拉斯的魔瘾者

21.埃雷萨拉斯的魔瘾者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厄运之槌的角斗士大赛依然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今天是预赛结束的最后一天,按照常理来看,今天的对抗也是最激烈的最精彩的,一大早,整个营帐区就全部空了下来,所有人都跑去看角斗了。

    但这精彩的角斗比赛和狄克一行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德拉瑞斯沉默的走在队伍前面,他看上去就像是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一样,整个人原本挺直的身体都佝偻了下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黑雾废墟,他亲手了解了那个被封印在恐惧魔身体里的古老灵魂,那个灵魂在消散之前,将一切秘密都告诉了他。

    他惊恐的发现,事实正如狄克所说,辛德拉精灵这数千年里遭受的苦难,真的就像是个笑话!

    他们被一个恶魔玩弄了,那个叫辛西娅的魅魔统领,在释放封印的瞬间,这个强大的魅魔就撕开空间逃跑了,就连凯尔萨斯和狄克都没能留下她,尽管还不知道辛德拉精灵放弃东渡的计划和这个魅魔有没有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恶魔们从未放弃过对辛德拉的窥视,而且它们最少成功了一次,那一次就彻底断绝了辛德拉精灵最后的希望。

    不过德拉瑞斯稍有些迷茫的脸上又有一丝振奋!

    是的,他跟着凯尔萨斯去了奎尔萨拉斯,眼前看到了那颗只有在埃雷萨拉斯保存的最完好的古卷上才有记载的奇迹之树阿坎多,亲身感受到了那种柔和,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负担的魔力。

    至此,他才真正相信了凯尔萨斯和狄克。

    尤其是在开诚布公的交谈了一番之后,他理解了凯尔萨斯的忧虑,毕竟阿坎多的信息,在艾萨拉时期都属于绝密资料,整个世界也只有埃雷萨拉斯的秘密看守者们,才知晓该如何正确的培育这种奇迹之树。

    这也是德拉瑞斯带着狄克和凯尔萨斯一行人秘密的潜入埃雷萨拉斯的原因。

    他找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抹救赎之光,那是族人们能看到的唯一的出路,尽管那位珊蒂斯·羽月讲解告诉过他,暗夜精灵的月亮井也能满足族人们对于魔力的渴求,但介于7000年前的约定,德拉瑞斯更原因相信奎尔萨拉斯。

    “这边走,不要去动那上古射手雕像!”

    德拉瑞斯手里握着一把精巧的石质月牙钥匙,指着周围一排排来自上古的,形态各异的暗夜精灵射手雕塑,对他身后的人说,“那雕像被博学者们改造过,随意触碰就会发动攻击,当初我们就是依靠这些雕塑,打退了想要入侵内城区的野蛮食人魔。”

    狄克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回头看去,只有一座废弃的宫殿的阻隔,再向外就是戈多克食人魔王国的领地了,圣骑士看着在忙碌的用月牙钥匙寻找墙壁上的隐藏月亮门的辛德拉精灵,他好奇的问到,

    “你们就任由那些食人魔占据你们曾经的城市吗?辛德拉再落魄,也不至于连一群食人魔都无法对付吧?”

    德拉瑞斯的动作没有停,他随手回答到,

    “为什么要驱逐呢?那些食人魔占据了外围城市,刚好可以将我们和外界分割开来,博学者们甚至在撤离的时候,刻意在那废墟里留下了一些简单易懂的书典,指引那些食人魔更快的发展,他们越强大,我们就越安全。”

    达斯挠了挠头,德米提尔也有些懵,他开口问,

    “那你们就不怕那些食人魔强大之后,进攻你们吗?”

    “不怕!他们找不到这里!”

    德拉瑞斯做完了一系列复杂的定位工作,咬破了拇指,将鲜血滴在月牙钥匙上,轻轻的放在墙壁的凹陷里,伴随着微弱的星光闪耀,一圈拱形的银色符文在墙壁上出现,那是绚丽的,神秘的光芒,看的凯尔萨斯和吉安娜眼中异彩连连,完全新颖的排列和组合方式,这是连他们都没有见过的奇特的符文魔法。

    “其实你之前说的是有错误的!”

    站在星光中的德拉瑞斯回头看了一眼同样有些惊讶的狄克,“这道门只有辛德拉的正统后裔能够打开,所以就算你们找到了失落的月牙钥匙,也打不开这道门。”

    在星光和符文光芒散去之后,一堵能够允许3个人共同进出的红木大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那大门上用金色的线条绘刻着艾萨拉时期,辛德拉精灵的谏言。

    “力量只存在于知识当中,而知识无价”

    这句话完美的符合了辛德拉精灵一贯的传统,在游戏当中,辛德拉是个很少有人知道的隐秘势力,在帮他们干掉了疯狂的王子之后,那些博学者的声望会被开启,相比其他势力需要各种战略物资甚至是金币,这些嗜书如命的家伙需要的只是书!

    各种书!能从世界各地为他们带来哪些隐秘书籍的家伙,都会得到他们的奖赏。

    奖赏还是书!

    但真正的老骨灰们都知道这些书的珍贵,这些上古书典中蕴含着每个职业的高级技能,所以对于真正的玩家来说,在某个时期,辛德拉的声望是非常有价值的,尽管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在厄运之槌这个副本深处,还有一个特殊的势力存在。

    狄克摇了摇头,将这些已经没有多少价值的回忆甩出脑海,跟着德拉瑞斯走入了这道门当中。

    他以为他见过太多太多的惨剧,但当他真正踏入埃雷萨拉斯的内部的时候,那种让他作呕的恶魔气息,以及那些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辛德拉精灵,还是让狄克愣在了原地,同样愣住的还有其他人。

    “天呐...这里...这里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地狱。”

    维琳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她忍不住喃喃自语,而德拉瑞斯则摘下头盔,用一种绝望和悲伤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同胞。

    从进入大门的大厅的陈设来看,这里本该是一座华丽的宫殿,但现在,这里只剩下了一片肮脏的残骸,那些和德拉瑞斯一样枯瘦如骷髅一样的精灵,漫无目的的在大厅里徘徊,更多的人则倒在角落里,除了胸口的起伏之外,几乎没有还证明他们活着的证据,那些在绝望中死去的尸体散发着恶心的味道,却没有人去清理。

    他们脸上满是麻木,即便是被脚下的东西绊倒,还是会挣扎着站起,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走,混杂着邪能的魔力彻底摧毁了这些精灵的意志,他们的外表和德拉瑞斯没有区别,但这个战士好歹还有属于自己的灵魂,而他们...他们的灵魂早就消散了,那空洞的躯壳之下,存在的是苟延残喘的懦弱和绝望。

    在更远的地方,还有些有理智的辛德拉精灵围拢在那一方枯萎的草地上的两颗蓝色的水晶塔周围,贪婪的吸收着水晶塔散发出的邪恶魔力,从他们脸上同样感觉不到理智存在的痕迹,真的就像是争食的野兽。

    就连粗犷的龙人和性格淡漠的绿龙,都不忍心再看这幅活生生的人间炼狱的景象,他们别过脑袋,但入眼之处,皆是鲜活的绝望的体现。

    “如果没有太阳井和阿坎多...我们也会变成这样。”

    凯尔萨斯深吸了一口气,这位太阳王曾联想过最绝望的时刻,但当他真正进入埃雷萨拉斯的内部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太过贫乏,当永恒之井被炸毁之后,已经习惯了魔力流淌全身的上层精灵,在失去了真正的魔力之源之后的惨状,吓到了他。

    他由衷的感觉到清醒,更感激当年高瞻远瞩的达斯雷玛先王,如果他没有和卡多雷决裂的勇气,带着族人远赴未知大陆的坚定,恐怕现在的辛多雷精灵,比这些辛德拉精灵也好不到哪里去。

    “跟我来,朋友,这些精灵...他们是被托塞德林驱逐出来的,尽管博学者们尽力抗争,但对魔力的饥渴却已经击溃了他们的意志,他们没救了。”

    德拉瑞斯用一种近乎冷酷的态度看着自己的同胞,咬着牙,提着手里的断刃,大步走入了远方的白色石质宫殿。

    狄克叹了口气,跟着德拉瑞斯走了过去,一向大胆的龙人在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就变得沉默了很多,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这地方确实让他感觉惊悚,一种扭曲,沉默和绝望混杂在一起的惊悚,作为一个战士,他讨厌这种感觉。

    前方的宫殿可以称之为一座城市,它是分层的,整整三层的巨型城市,看得出来,这里是普通辛德拉精灵生活的地方,至于更神秘的博学者们,则生活在最下方的密室大厅当中,他们守卫着古老的知识,还要维持7座魔力塔的正常运行。

    可以说,真正的辛德拉传承,这个已经饱受了数千年苦难的势力最精华的部分都位于地下的奥秘大厅里。不过辛德拉的意志已经濒临崩溃,但他们的社会组织却没有被破坏,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那是扭木镇(杜撰),还能勉强坚持下去的辛德拉精灵,和那些放弃了身体的辛德拉古灵们最后的聚集地。”

    德拉瑞斯站在宫殿入口,指着宫殿二层那些还能看到活动的人影说,“他们在身为古灵的卡雷迪斯镇长的带领下艰难的活着,但也只是活着,那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跟我来,我们直接去奥秘大厅!”

    辛德拉战士收回了眺望的目光,他大步走下台阶,在这高大的城墙上,依稀还能看到辛德拉当年的辉煌,上古流传下来的战士雕塑一排排竖在门前,但已经爬满了苔藓,一颗巨大的战争古树屹立在那道通往奥秘大厅的大门前方,就连这种自然精粹的形态都被魔能扭曲了。

    不应该存在的暴力和愤怒的气息从这战争古树上传来,但在德拉瑞斯出示了手里还带着血迹的月牙钥匙之后,战争古树已经竖起的枝干又在难听的嘎吱声中缓缓放了下来,并且让开了通往奥秘大厅的道路。

    “狄克骑士,凯尔萨斯陛下,托塞德林和他的仆人们就在奥秘大厅的尽头...我先带你们去见博学者们。”

    德拉瑞斯推开大门,他看向狄克和凯尔萨斯的双眼里有了一种特殊的色彩,

    “博学者并不归属托塞德林的统治,他们在平民里声望卓著,如果能说服他们,我们就只需要面对托塞德林和他的邪恶仆人,但是伊莫塔尔,那头恶魔的魔力深入我们的骨髓,我们对付不了它。”

    “所以…请帮帮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