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番外·克尔苏加德·爱猫成狂(一)

番外·克尔苏加德·爱猫成狂(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楔子.法师学徒

    (本故事纯属虚构,仅代表老路对克尔苏加德和比格沃斯先生的喜爱,一个爱猫的人,怎么会是坏人?)

    达拉然的阳光总是冰冷的。

    掌握着神秘知识的法师们不喜欢让灼热的阳光打扰自己的思考,而且在奥术师群体里,有种说法,温度的上升,会让魔法元素变得相当活跃,这对于讲究精密的研究学派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在铺设法师之城的魔法阵的时候,他们特意给上面永固了一个降温魔法,尽管很多人不喜欢这种没有温度的阳光,但…魔法就是魔法,容不得一丝错误。

    克尔苏加德站在达拉然喷泉边,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他穿着厚重的黑色法袍,那上面用十二根魔纹线绘制了最少代表四种不同效果的魔法阵,仅仅是这一件法袍,放在黑市里,就能换到足够一个小镇的居民花费5年都赚不到的金钱。

    当然,这样珍贵的法袍,在达拉然也不常见,但这是他的特权,没有人对此表示不满。

    作为最智慧的魔法贤者安东尼达斯的首席弟子,六人议会的预备议员,克尔苏加德有这个权力,尽管他本人对此并没有感觉到特殊的意味。

    他是个研究者,一个地地道道的学院派法师,用通俗的语言来说,他很懂魔法,但也只是“懂”,在这之前,他甚至没有将自己的魔法射向哪怕一个匪徒,这不妨碍克尔苏加德成为达拉然最出色,也是最神秘的法师之一。

    像他这样将所有的生命都投入无尽魔法奥秘研究的学院派,最少占整个达拉然法师的三分之一。

    他们的确不会战斗,但他们却是达拉然,这座魔法之城,魔法王国的基石。

    但现在,冷静,平和,精密,淡然,这些研究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却已经从克尔苏加德脸上消失,在那蒙住了头发的黑色兜帽之下,是一张焦急的,甚至略显慌张的脸。

    他的皮肤充满了长期处于黑暗环境里的那种不正常的惨白,他的胡子甚至没有搭理过,头发也乱糟糟,脸部消瘦,身体也有些微微弯曲,但这一切不好的特征,都在那双眼睛里被完全抹平。

    即便是最粗鲁的家伙,也能这双眼睛里,看到名为智慧的光芒。

    但此时的克尔苏加德是懊悔的。

    在昨晚,导师的第二个弟子,还没成年的吉安娜通过了高级法师的测试,连一向严谨的导师,都破例开了瓶100年前的月光酒来庆祝,庆祝达拉然最出色的天才的诞生。

    不善言谈的克尔苏加德也向自己的小师妹表达了祝贺,但两杯酒下肚,克尔苏加德的意识就模糊了,早上起来,一切都还在,厚厚的书典,自己研究的课题,甚至是吉安娜送给他的小零食,都还在。

    唯独最重要的东西消失了。

    那枚金币。

    一枚普通的洛丹伦金币,但却是克尔苏加德的父母留给他的最后纪念,那是他珍贵的东西,最要命的是,自己在之前的孤寂中,把自己的心声用留影魔法刻在了那金币上,如果被其他人捡到…

    克尔苏加德可以肯定,自己会成为一个笑柄,德高望重的导师和自己刚刚站到了魔发舞台上的小师妹也会被他连累。

    “必须得找到…找到那枚金币!”

    不过即便是找遍了整个达拉然的大街小巷,那枚金币却还是渺然无踪,最后他来到了达拉然的喷泉。

    站在那美丽的小喷泉旁边,克尔苏加德看着那如镜子一样的喷泉,那水面之下,一层又一层的钱币在其中堆放着,这是达拉然的传统,每一个来到这座城市的人,都有资格向这喷泉里丢一枚硬币。

    上面往往还会有自己的愿望。

    据说只有那些能够帮助他人完成心愿的人,才能用鱼竿在这小喷泉里钓到一枚硬币,然后好运就会眷顾他。

    很多人以为这只是法师们的传说,但克尔苏加德知道,这并不只是传说,这个小喷泉是由第一代的达拉然法师们制作的,很难说他们为什么会留下这个,但其中确实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特殊魔法。

    当然不是赐予好运,但类似克尔苏加德这样的研究者们认为,确实是有命运交接的人,才能在这小水池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枚硬币。

    年轻的研究学者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在喝醉之后,把自己的金币扔进了水池里,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他曾无数次想要这么做,然后来看看和自己的命运相连的人是谁。

    但那种莫名的恐惧,却在阻止着他,说是恐惧,其实更像是一种恐慌,因为到来的也许是亲情,也许是友情…也许是…爱情。

    一个让克尔苏加德有些无法招架的词。

    在他过去的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晦涩的魔法知识,神秘的历史,以及无穷无尽的灵感是填充人生的唯一色彩。

    那是斑斓的,但唯独不会有绯色。

    他还没有准备好…最少现在没有,优秀的法师们应该摒除感情的影响,安东尼达斯是如此,一直以老法师为榜样的克尔苏加德,也打算如此。

    于是他舒了口气。

    虽然自欺欺人不是一种很好的做事态度,但最少在慌乱的时候,欺骗一下自己,也不是不能原谅的。

    黑袍法师站起身,打算转回自己的法师塔,继续研究那个让他头疼的课题,但就在转身的瞬间,他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随后而来的,还有一声尖锐的叫声。

    这把克尔苏加德吓了一跳,他低头看去,那是一只黑白花色的小猫,看上去脏兮兮的,应该是从某个法师塔里逃出来的试验品,或者是某一位粗心大意的法师的宠物。

    流浪猫,这种生物在达拉然并不少见,但它们一般都集中在下水道那种环境里,很少有流浪猫会在大街上走动,虽然达拉然的防卫法师不会理会这样无害的小生灵,但一旦落入那些性格糟糕的法师,或者是性格顽劣又胆大包天的法师学徒手里,这些小生命就会落入某种很危险的境地。

    毕竟很多危险的魔法,在实验的时候,都是需要试验品的。

    克尔苏加德对于这些小生灵没有太多的感触,不喜欢,但也不讨厌,准确的说,这才是法师们对于其他生物,甚至是同类的态度。

    是的,不喜欢,也不讨厌,冷静到近乎冷漠的态度。

    但是他踩了小猫,却又要转身离开的举动,却让另一个旁观者有些生气了。

    “站住!”

    克尔苏加德停下了脚步,他疑惑的回过头,那是在阳光中出现的另一个家伙,在稍有些耀眼的光芒里,克尔苏加德看不到她的脸,但稍微后退了一步,那个鲁莽的家伙的身影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嗯,白色的法袍,粗制的魔法手杖,还别着学徒的徽记。

    这是达拉然里随处可见的法师学徒,最后…她是个姑娘。

    这个发现让克尔苏加德没由来的有些惊慌,但还没等他说话,这个姑娘就放下手里的东西,那应该是一袋猫粮,她怒气冲冲的大步向前走,那姿态完全不像是一个法师,反倒像是那些粗鲁的士兵。

    但这种强硬的姿态让克尔苏加德的心跳动的更快了,他有些狼狈的后退,似乎是被这个姑娘吓到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砰”

    克尔苏加德退到了墙边,他的后背都贴在墙上了,而那个姑娘就站在他身前,两个人已经近乎贴在了一起,这种亲密的姿态是研究者生命里从未有过的体验,这让他显得分外狼狈。

    他本就不是一个擅长和别人打交道的人。

    在看到眼前这个鬼鬼祟祟的黑袍法师脸上的青涩和慌张之后,姑娘原本愤怒的表情却变得玩味了起来,她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克尔苏加德,然后眉头挑了挑,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审视。

    “道歉!”

    “什…什么?”

    克尔苏加德没听清楚,下意识的问到,然后那个姑娘指了指跟在自己脚下的小猫,叉着腰,就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佣兵,

    “向它道歉,你踩了它!你的导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伤害了别人就一走了之?”

    这个质问让克尔苏加德有些生气了,他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他的时间很宝贵,哪里能浪费在这里,不过就在他看到那姑娘眯起来的眼睛的时候,高傲的研究者突然感觉心猛地跳动了起来,他有些不敢看那姑娘,然后低下视线,小声的说,

    “对..对不起。”

    “哈,这才对嘛!”

    那自来熟的姑娘伸手拍了拍克尔苏加德的肩膀,满意的准备转身离开,这让克尔苏加德舒了口气,但下一刻,她又转过了身,歪着脑袋看着黑袍法师,

    “我刚刚在这里看到,你在这里站了很久,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没有!”

    克尔苏加德下意识的矢口否认,但又一次看到姑娘那弯起来的眉毛,他只能垮下肩膀,垂头丧气的说,

    “好吧,实际上,是一枚…嗯,一枚金币,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哇哦,许愿金币?”

    姑娘秀气的眉头又挑了挑,夸张的说,“你居然还信这个?你可真是个容易上当的孩子。”

    这种说法,让克尔苏加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真的有些生气了,他不喜欢这种嘲讽式的说话方式,所以生硬了扔下了一句话,就打算离开。

    “再见!”

    姑娘看到克尔苏加德转身离开的样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叫到,

    “喂,等一下!”

    克尔苏加德没有理会这姑娘的呼唤,加快了脚步,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记忆,他感觉自己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一件很蠢的事情上。

    但就在下一刻,手指和金币接触的声音,让克尔苏加德停下了脚步,姑娘的说话声还在继续。

    “我今早在这里捡到了这个,有人把它扔在了喷泉边上,来让我看看这上面写了些什么秘密?”

    “够了!不许看!”

    克尔苏加德扭过头,就像一只被激怒的狼一样,将一切生涩,一切宁静都抛到了一边,恶狠狠的朝着姑娘扑了过去,要夺取她手里的那枚金币。

    “不能让她看到…!绝对不能!”

    但看着扑过来的克尔苏加德,这法师学徒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诧异,不过她并没有后退,而是在法师扑过来的时候,身体微微向外偏移了一步,然后左手抓住了克尔苏加德的脖子,砰的一样将其摁在了墙壁上。

    她的眼睛盯着克尔苏加德,

    “嘿,向一位女士这样吼叫可是不礼貌的!”

    不过看到克尔苏加德的眼神,那种愤怒中隐藏的一丝惊慌,和一丝茫然,以及最后一抹隐藏的很深的孤独,姑娘接下来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相反,她张开手,轻轻的将克尔苏加德抱在了怀里,双臂在克尔苏加德背后合拢。

    这个举动让克尔苏加德一瞬间就从愤怒中清醒,身体都僵硬了起来,他那整个达拉然能排进前三的思维在这一刻罕见的断线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是抱住?还是松开?

    不过法师的纠结没有持续太久,几秒钟之后,这姑娘放开了克尔苏加德,脸上还有一丝红晕,她将手里的金币抛给了他,然后顺手把趴在脚下的小猫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低声说,

    “这算是赔礼了。”

    说完,她看着惊慌失措的克尔苏加德,嘴角泛起了一丝恶作剧的笑容,

    “对了,这个拥抱,温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