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番外·克尔苏加德·爱猫成狂(二)

番外·克尔苏加德·爱猫成狂(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二、泛黄的回忆

    魔法之家,这是达拉然最出名的酒馆和旅店,很多喜欢美酒的法师们,都会在夜晚降临的时候,选择在这里喝一杯酒,然后回去法师塔开始冥想。

    尤其是对于学院派法师们来说,能暂时从繁重的研究工作里解脱出来,绝对是一件能让人欢呼的事情。

    学徒们则一般不太会到这里来,昂贵的价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确实没有太多时间放松,达拉然对于魔法学徒的教学是很严格的,一般来说,3年之内还没能进入初级法师的学徒,就会被清退,或者是编入达拉然的行政体系里。

    虽然也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这一辈子,大概也就和魔法告别了,对于有志于在魔法舞台上创出一番事业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最可怕的折磨。

    但总有些人的想法不同,比如坐在克尔苏加德对面的姑娘。

    两个人坐在魔法之家二楼的包厢里,这是克尔苏加德最常来的地方,他的身份决定了一间包厢只是最基础的特权,但克尔苏加德认为很平常的东西,放在其他人眼里就有些惊悚了。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导师罗宁先生在魔法之家,可都没有这个待遇的!”

    姑娘好奇的打量着坐在她对面看书的克尔苏加德,女人的敏锐感官让她不止一次发现了克尔苏加德偷偷瞟向她的目光,但这和情欲无关,最多只是一丝欣赏,和一丝好奇。

    这个发现让这姑娘也高兴了起来,最少这证明了她的魅力还是有的,只是之前一直没有人发现而已,想到这一点,她对克尔苏加德的感觉立刻就好了起来。

    其实准确来说,这个姑娘确实是一位美人,身材和面孔都很不错,唯一让人头疼的是她的性格,见到过太多魔法学徒的克尔苏加德知道,这种性格会让她在学徒群体里很难被重视,甚至会被同伴排挤。

    这里是达拉然,这里需要的是冷静和天分,而不是热情,更不是带着一丝粗鲁的豪爽。

    但这不妨碍他欣赏对面的姑娘,尽管两个人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感情这种事,波动心弦,也许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汇。

    面对姑娘的提问,克尔苏加德合上了自己的魔法书,有些不太习惯的露出了一个生涩的笑容,

    “我啊,我只是一个法师…达拉然里最常见的法师。”

    “虚伪!”

    面对这个答案,姑娘不屑的挺了挺鼻子,不过很快,她就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来达拉然这一年多,这是她学到的为数不多的真理之一,所以她端起眼前的果酒,轻轻抿了抿,然后对克尔苏加德说,

    “你知道吗?你的声音很好听。”

    克尔苏加德端起酒杯的手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状,他裂开了嘴,笑了笑,

    “真的吗?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我。”

    姑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很有磁性,而且让人有种信服的味道。”

    她想了想,又用了一句比喻,“就跟我父亲说话时候一模一样。”

    “噗…”

    这个比喻让克尔苏加德差点喷出了嘴里的酒,然后他不可抑制的哈哈笑了起来,也许是莫名的情愫,让他感觉和这个大大咧咧的,与众不同的姑娘在一起特别放松。

    然后他就听到了姑娘的下一句话,

    “其实你笑起来也很好看…为什么不笑呢?”

    克尔苏加德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从他记忆里,他进入达拉然,从学徒到法师,到现在,似乎…确实很少能看到有人笑。

    姑娘也许也不需要克尔苏加德的回答,她抿了抿杯子里的酒,用一种很感慨的语气说,

    “你知道吗?这是一座不会笑的城市…从我第一次进入这里,我就发现了,大家总是来去匆匆,似乎都很忙,而且大家都很严肃,我记得导师罗宁一开始也是会笑的,后来也慢慢变成了和其他人一样…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就像是一座牢笼。”

    姑娘又大口喝了一杯酒,撒气一样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一座禁锢着情绪的牢笼。”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晕,她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沉默的克尔苏加德,

    “我要走了,后天,我要回去家乡了。”

    克尔苏加德猛地抬起了头,这个动作暴露了他的情绪,看着他眼睛里的疑惑,姑娘又露出了那种标志性的开朗笑容,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不是因为学业或者是其他原因。”

    “我刚刚通过了初级法师的考核,但我发现我还是适应不了这里,父亲送我来,是希望我成为一名高贵的法师,但我知道,他更希望我避开和兽人的战争,我的家在阿拉希,那里已经快要沦陷了,我不能放弃我的家人,所以我要回去。”

    姑娘站起身,张开手臂,就像即将开始跳舞的舞者,她扭头看着克尔苏加德,

    “你知道吗?我一开始,从我小时候,我其实更想成为一名旅行者,去看看世界各地的风景,然后去寻找那些失落的历史,后来我觉得成为法师其实也不错,神秘的,优雅的法师,那几乎是每个孩子的梦想。”

    “但我…我还是适应不了。”

    姑娘靠在窗户边,看着达拉然慢慢亮起的灯光,突然回过头,看着克尔苏加德,

    “你呢?你的梦想是什么?又是为什么要成为法师的呢?”

    克尔苏加德茫然的回忆着自己的过去,那记忆里似乎被复杂的魔法知识,拗口的咒语,以及达拉然似乎凝固于时光中的景色充满了,他想不起自己的梦想,也想不起自己为什么成为法师。

    所以面对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他很想用华丽的语言,在这个自己青睐的姑娘面前表现一番,就像是那些故事里写的那样,但他最后还是沉默了。

    “我…我不知道。”

    姑娘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哀伤和痛惜,她走到克尔苏加德背后,轻轻的将手臂放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似乎要把自己和世界隔开的那层厚重的黑色法袍。

    “真可怜…你是个没有梦想,也没有过去的孩子。”

    “感谢你的酒,我要回去了,晚安。”

    姑娘拿起了自己的围巾,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看着她即将消失在门口,克尔苏加德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站起身,用颤抖的声音问,

    “那…你还会回来吗?在战争结束之后。”

    姑娘的脚步也停留在了原地,两个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一声轻笑响起,

    “不知道啊,我有回来的理由吗?”

    克尔苏加德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干,任由辛辣的味道在嘴里跳动,刺激着他的情绪,他似乎抓到了某种美丽事物的尾巴,于是他大声说,

    “我还缺少一位法师助理,我是克尔苏加德,六人议会候补议员,我会向六人议会提交申请的,你…你会拒绝吗?”

    姑娘扭过头,在魔法灯光的照耀下,她脸上的红晕显得那么可爱,她的眼睛狡黠的眨了眨,

    “哇哦,果然是个大人物,拒绝…不,为什么要拒绝呢?”

    说完,她发出了一连串银铃一样的笑声,消失在了门口,克尔苏加德大声喊到,

    “我等你回来!”

    十五分钟之后,克尔苏加德回到了自己的法师塔,他的心情从未像现在这样愉悦,甚至哼起了歌,不过看着眼前那堆成一片的,复杂的研究课题,和那些鬼画符一样的魔法文字,年轻的法师忍不住摇了摇头,他有些头疼,今晚估计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不过当他抬头看到达拉然上空的月亮,他满意的哼了哼,坐在自己的黑天鹅绒的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但就在克尔苏加德拿起鹅毛笔的时候,一声巨响突然在他耳边响动,吓了他一跳,他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来,顾不得摔得很痛的手臂,走到了窗户边,窗外,一片换乱,在达拉然北方的位置,一团火光已经暴起,然后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喊杀声。

    克尔苏加德急忙摸出魔杖,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鹰眼术,下一刻,他的眼光急速蔓延,看到了城市北部发生的一切,那是火焰,是战争,兽人!

    该死的!还在阿拉希高地的兽人,怎么会出现在达拉然平原?

    奥特兰克王国的士兵都是死人吗?

    不对!那些兽人!

    法师的敏锐感知让克尔苏加德第一时间发觉了那些兽人的不对劲,尤其是那些骑在骸骨一样的战马上,穿着黑色盔甲,挥舞着符文武器的兽人,他们的气息,不是活人!

    是禁忌魔法!

    克尔苏加德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而就在他准备再次观察并且发信号的时候,又一声巨响在达拉然城内爆开,这一刻,克尔苏加德身边窗户上的玻璃全部碎裂,一起碎裂的,还有整条街道上的玻璃。

    他抬头看向天空,夜色中,整个天空都破碎了!

    就像是玻璃的碎片一样!

    护盾…达拉然的城市护盾,破开了!

    战争降临了,克尔苏加德的脑海里还有些混沌,但这不妨碍他立刻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从书桌下方取出了好几个卷轴,插进了自己的腰带里,又带上了好几瓶应急用的药水,最后拿起了自己的大法师之杖。

    拗口的魔法流利的从克尔苏加德的嘴里念出,伴随着传送术光芒的破碎,他的身体消失在了魔法塔里。

    他没有去安东尼达斯的紫罗兰高塔,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拿起武器!都拿好你们的武器!不要慌乱,准备跟着我前往紫罗兰高塔!”

    大法师罗宁手里挥舞着法杖,在扩音术的加持下,他的声音传遍了自己的魔法塔,那些混乱的法师学徒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突然出现的战争让这些孩子有些惊慌失措。

    不过这对于罗宁来说只是小场面罢了,在不久之前,他还和死亡之翼打过一架,尽管从那以后,他在达拉然的名气就从“会移动的灾难”变成了英雄,但实际上,罗宁知道,自己的根基还很浅,所以他主动承担了教导法师学徒的责任。

    但就在罗宁试图让惊慌的法师学徒们安静下来的时候,一道传送术的光芒出现在他的法师塔里,这个举动让罗宁挑了挑眉头,在达拉然随意使用传送术?

    看来来的是个大人物!

    克尔苏加德的声音从光芒里走出,罗宁的表情立刻变得古怪了起来,他当然认识克尔苏加德,实际上,整个达拉然的高阶法师没有不认识他的,这是个孤僻的怪人,但他在魔法研究上的天分绝对是惊人的,就连安东尼达斯贤者,也为自己的这个弟子骄傲不已。

    实际上,克尔苏加德已经是达拉然的学院派法师的代表者之一了,面对他,罗宁这样的英雄得用对待同级法师的态度,所以他快速迎了上去,

    “克尔苏加德先生,这个时候,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我来找人!”

    克尔苏加德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面对罗宁的问题,他选择了单刀直入,“你的一个学徒,来自阿拉希高地的姑娘,呃…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她的性格很直爽,还喜欢去喷泉那边喂流浪猫,你知道她在哪吗?”

    罗宁楞了一下,不过还是飞快的回答,

    “你说的应该是比格沃斯小姐,不过她没有在这里,她提交了返乡的申请,目前应该住在魔法商业街的达拉然访客招待中心。”

    “在北边?战斗发生的地方?”

    克尔苏加德的脸色大变,转身就要离开,罗宁在他身后好奇的问,

    “恕我直言,你和比格沃斯小姐?”

    “她是我预定的助理法师!”

    克尔苏加德扭头看了一眼罗宁,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手里的法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再次消失在了传送术的光芒里。

    此时,在慌成一团的达拉然北部,当兽人军队沿着城市的裂口冲入这法师之城之后,反应过来的法师们第一时间展开了反击,将这城市的一角在瞬间就变成了魔法飞舞的战场,火焰融化建筑,寒冰横扫一切,几乎没有五分钟的时间,这里就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而靠近战场的魔法商业街,也已经被战火波及,疯狂的兽人们在这里横冲直撞,将能看到的一切都毁掉,追杀着那些达拉然的居民,让这原本安静的夜色,增添了一丝让人惊恐的凄凉。

    火焰魔法的光芒映照着天空,在已经完全毁掉的街区里,比格沃斯小姐艰难的拄着自己的魔法手杖,尽力躲开了眼前这个兽人刺客的匕首,然后把手里闪耀的紫色冰锥刺入了他的腹部,又用手杖甩出了一波奥术冲击,将他轰飞了出去。

    兽人刺客狰狞的表情还残留在脸上,但生命已经逝去了。

    这一番搏斗耗尽了比格沃斯小姐仅剩不多的魔力,她靠在墙壁的废墟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战场的灼热气息,让她肺部充满了干渴,脸上已经被汗水打成了一团团,还有灰烬,她知道自己的外表现在肯定糟糕极了,但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

    她艰难的从背囊里取出一小瓶魔法药水,颤抖着手,试图将其灌入嘴里,但刚才那刺客在她手臂上留下的伤口还散发着剧痛,这个动作都很难完成,而且就在即将成功的前一刻,一声巨型,让地面再次震动,猝不及防的比格沃斯小姐的身体摔倒了出去,手里的魔法药水也倒在了地面上。

    “不!不不!”

    年轻的姑娘从地面上爬起,但那至关重要的药水已经没有了,没有了它,比格沃斯小姐不知道该怎么从这片地狱里逃出去。

    到处都是兽人和被追杀的平民,这一刻,魔法之城似乎变成了真正的前线战场,残忍,而又血腥,比格沃斯小姐知道不能在这里久待了,她必须得在兽人发现她之前,赶到紫罗兰高塔,或者是其他安全的地方。

    在她艰难的移动中,不知道为什么,克尔苏加德的影子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苦笑了一声,从今天下午的接触,她就知道,克尔苏加德是个真正的学院派,魔法知识可能很强,但实战能力很弱,她现在只希望,那个傻瓜不要来这里冒险。

    “砰!”

    走神的代价是严重的,比格沃斯小姐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兽人刺客一拳打倒在地面上,她的神智都有些模糊了,只能看着那个兽人刺客握着匕首朝她走了过来。

    没希望了。

    在这昏暗的,布满了鲜血味道的街角,没希望了。

    兽人刺客歪着脑袋看了看比格沃斯小姐,呲了呲牙,然后俯下身,手里的匕首高高举起,那刀刃在月光和魔法的映照下闪耀着一丝致命的光芒,然后在比格沃斯小姐闭上眼睛之后,猛然刺下。

    月光都被黑云遮蔽,似乎也不忍看到这残忍的一幕,然后被一声尖锐的怒吼撕破。

    “给我…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