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2.辛德拉的博学者

22.辛德拉的博学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奥秘大厅,德拉瑞斯这样叫它,实际上眼前空间的占地面积远远超过了一座大厅,它就像是上方的双层宫殿在地下的投影,广阔的让人震惊。

    作为地下室来说,它的光芒并不灰暗,实际上,这座大厅恐怕是已经被毁掉了三分之二的埃雷萨拉斯古城里,唯一还完整保持着上层精灵风格的建筑物了,这里的每一件东西估计都有超过1W年的历史,要是把布莱恩那个老矮人放在这里,他恐怕要愉悦的跳起来。

    这地方对于考古学者来说,可能算是天堂,但狄克却觉得它冰冷的像个坟墓。

    这数千年以来,辛德拉,甚至是整个世界最聪明,最博学的一群人,就把自己封闭在这个地下室里,冷眼旁观自己的同胞一个接一个在包含魔能的魔力中痛苦的死去。

    很难想象这是智慧生物做出的决定,但包括德拉瑞斯这个难得的战士都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

    “这里是辛德拉还存在的唯一意义。”

    辛德拉的战士在前方引路,周围那些负责守卫魔力灯塔的奥术畸体对他视而不见,大概是由于那个月牙钥匙的原因,凯尔萨斯和其他人都沉默的跟在德拉瑞斯后面,在见识到了刚才那番地狱一样的场景之后,没有人想要在这个时候说话。

    德拉瑞斯的声音里包含着一丝悲痛和坚定,他大概是注意到了狄克越发冰冷的脸,便开口解释到,

    “在每一个辛德拉精灵出生的时候,我们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书籍,在还很平和的年月里,每一个辛德拉精灵的一生,都是在寻找新的知识的旅程中度过的,即便是我离开的时候,局势已经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但没有哪怕一个精灵去破坏这里,因为这里不仅仅是辛德拉最后的魔力节点,这里更是我们的藏书室。”

    德拉瑞斯骄傲的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道石门,

    “那里,就在那里,从暗夜精灵诞生之时直到现在,所有的知识都被放在那里,那里就是辛德拉最骄傲的宝库,整个艾泽拉斯最宏伟的图书馆。”

    凯尔萨斯也低声给其他人解释到,

    “辛德拉精灵即便是在当年的精灵帝国,也是很神秘的存在,他们为艾萨拉女王保存秘密和典籍,被称为“行踪隐秘者”,但辛德拉却是真正的“博学者”之族,当年精灵帝国的博学者,有超过十分之九,都是从埃雷萨斯拉走出来的,即便是在上古之战最疯狂的时期,交战双方也很默契的避开了埃雷萨拉斯,据说恶魔们是觊觎这座城市里的禁忌知识,不过我倒是从家族密卷里看到过,那是因为那时候的辛德拉,掌握了某种特殊的法术,能够驱散恶魔…但那毕竟也只是传说。”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狄克舒了一口气,在德拉瑞斯准备开门的时候,加入了凯尔萨斯的讨论中,他指了指众人身后那座被光幕包裹的大厅,

    “辛德拉确实掌握了不为人知的秘术,能够探究一部分恶魔的秘密,在那座光幕之后,是一头罕见的虚空法力兽领主,那是在燃烧军团里都罕见的恶魔,但却被这些辛德拉找到了,他们对于禁忌知识的掌握,远超我们的想象。”

    “到了!”

    德拉瑞斯轻轻推开眼前装饰的很漂亮的雕花木门,顿时,一股书籍的油墨清香传入了众人的鼻孔中,凯尔萨斯和狄克一马当先的走入了大厅里,然后就呆在了原地,从大厅走入这藏书室的每一个人,都呆滞在了那里。

    只有德拉瑞斯,这个坚定的战士此时脸上满是骄傲的神情,他带着怀念的目光,扫了扫这熟悉的场景,入眼之处,全是书。

    再分成三层的精巧设计里,各种各样的书籍几乎占满了这三层区域的每一个地方,众人身处在第二层,下方还有螺旋向下的阶梯,那里还有一个和大厅三分之一大小的藏书室,而在众人头顶上,则又是一层储存书籍的场所。

    数千个精致的木架子上,放满了用兽皮,树叶以及纸张制成的书典,按照年代排序,分门别类的放在它们该在的地方,狄克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书籍淹没了一样,那种感觉,要远比前世的那些图书馆更甚。

    不,记忆中的那些地方远远比不上眼前这个地方来的雄伟,吉安娜手里的手杖都因为震惊落在了地面上,而粗鲁的龙人达斯,也在这一刻被知识的力量弄得不知所措,他可以肯定,这里的书,哪怕只有十分之一压在他身上,也足以把他压成粉末了。

    太多了!

    还有那些纪念意义极大的物品,世界树诺达希尔的第一片落叶,艾萨拉的第一座半身像,精灵的制作的第一座星轨,还有艾露恩降下神谕时的月桂树,上古之战时死去的恶魔领主的头骨,凯尔萨斯甚至看到了他的先祖,达斯雷玛陛下的画像悬挂在一个角落当中。

    时间在这个地方凝滞并且错乱,而且丝毫没有给人带来纷乱的感觉。

    狄克和其他人走在这里,连呼吸都忍不住放缓了,似乎是在担忧惊扰到了这里的宁静,德米提尔和达斯走在书架周围,他们在标注着“上古之战”的那个区域里,发现了一本用特殊的皮革制作的卷轴,落款是他们伟大的女王伊瑟拉。

    那是绿龙女王捐献给辛德拉精灵的珍贵古物,却像是最普通的书本一样,被放在两册书中央,达斯觉得这是辛德拉精灵对于龙族的不尊重,但就在他的手打算伸向那卷轴的时候,一抹细碎的闪电打在他手上,让粗鲁的龙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袍,拄着木棍的白发老精灵怒气冲冲的出现在他们身边。

    “你们是谁?龙人和绿龙,没有礼貌的家伙!谁允许你们闯入藏书室的!滚出去!立刻!马上!”

    听到声音的狄克赶紧走了过来,同行的还有德拉瑞斯,在看到那个白发老精灵的时候,辛德拉的战士急忙喊到,

    “莱德罗斯叔叔,别紧张!是我,德拉瑞斯!我回来了!”

    这声音让正欲释放一个特殊法术的老精灵猛然回头,他看到了站在狄克身后的德拉瑞斯,便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我不是让你离开这里嘛!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是圣剑的继承者,你不应该回到这里!辛德拉已经没有希望了,快走!趁着托塞德林还没发现你,快走!永远的离开这,别再回来了!”

    德拉瑞斯看上去很尊敬这位老精灵,他等待老精灵说完之后,这才指着凯尔萨斯王子低声回答到,

    “莱德罗斯叔叔,我看到了辛德拉的希望,这位是当年和维林斯大人定下了盟约的达斯雷玛大人的后裔,凯尔萨斯·逐日者,奎尔萨拉斯精灵的太阳王,他们找到了治愈魔瘾的办法!”

    “什么?治愈魔瘾?”

    老精灵吹胡子瞪眼的看了一眼微笑的凯尔萨斯,露出了遇到骗子的时候那种厌恶的眼神,他摇了摇头,“不,德拉瑞斯,我的侄子,魔瘾是不可能被治愈的,那是我们必须承受的…诅咒还有赎罪,当年我们跟随艾萨拉女王打开传送门的时候,就注定我们要承受这一切…”

    “叔叔,他们找到了阿坎多!就是在我小时候,您经常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奇迹之树,能够完美调和魔力的阿坎多!”

    德拉瑞斯抓着莱德罗斯的手臂,有些激动的说,“我亲眼看到了它,还感觉到了它的魔力,很平和,平和的出乎意料!那是真的,叔叔,我没有骗你!”

    “阿坎多…阿坎多,天呐,这不可能!”

    白发精灵的博学者看到德拉瑞斯的激动,也有些惊讶,他拄着手杖来回转了两圈,这才轻轻将木杖点在地面,几秒钟之后,又一个身穿白袍的老法师跨过传送门,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莱德罗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打扰我吗?伊莫塔尔的禁制越来越混乱了,我得在那头怪兽逃出来之前,把它重新封印起来…等等,你们是谁?”

    这个刚刚出现的老法师有灰白色的头发,看上去也像是一名博学者,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这才注意到了身边的陌生人,还没等他问完,老法师就打断了他,

    “埃斯图兰,老伙计,我的侄子,奎尔塞拉的持剑者德拉瑞斯带回了关于阿坎多的消息,还有达斯雷玛的后裔,当然我并不相信他们,维林斯的事情…哎,你在这方面最有研究,所以说说吧。”

    阿坎多这三个字让刚刚过来的博学者楞了一下,然后嗤笑一声,

    “这不可能!艾萨拉女王当年种下阿坎多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记录这一切,苏拉玛城的魔力节点让那五棵奇迹之树茁壮成长,但所有的阿坎多都已经在永恒之井的大爆炸里全部被摧毁了,很明显,你的侄子被骗了,莱德罗斯。”

    气氛变得凝滞了,然后狄克开口,

    “你的记录明显出现了错误,博学者,苏拉玛可没有被毁掉,它只是隐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凯尔萨斯王子从苏拉玛城外的月神废墟里找到了最后一棵阿坎多的种子,然后用奎尔萨拉斯的魔力节点种活了它,你们有救了,前提是你们能活着离开这座冰冷的坟墓!”

    这一席话让两位博学者目瞪口呆,那名叫埃斯图兰的博学者使劲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苏拉玛没有被毁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可能…等等,你们说他只用魔力节点就种活了阿坎多?你们有没有邀请德鲁伊过去看过?”

    埃斯图兰看到凯尔萨斯摇了摇头,这老法师下一刻竟然如同战士一样扑上去抓住了猝不及防的凯尔萨斯的衣领,大喊到,

    “你这疯子!你根本不懂阿坎多的习性,那东西必须配合德鲁伊的特殊法术才能安然进入成长期,供给的魔力越多,会让它越来越失衡,等到进入成长期的时候,那棵树会成为一颗巨大的魔法炸弹,最终毁掉周围的一切!告诉我,它的颜色是不是银蓝色的!带着荧光!在夜里还有幽光闪过,告诉我!是不是!”

    凯尔萨斯本来下意识就要挣开埃斯图兰的束缚,但听到这博学者的话之后,太阳王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他沙哑着嗓子回答说,

    “不,不是银蓝色,是冰蓝的,夜里也不会发光,但那些叶子会发光。”

    “那还好…那还有救。”

    埃斯图兰听到凯尔萨斯的回答之后,猛地舒了一口气,放开了太阳王,然后皱着眉头挥了挥手,

    “现在立刻停止阿坎多的魔力供给,让那些魔力节点停止运行,必须得大德鲁伊亲自施法,最好是经历过上古之战的德鲁伊,他们多少都知道一些关于远古德鲁伊的自然调和的法术,该死!你们这些幸运鬼,又是些鲁莽的家伙,你们差点毁掉了唯一的希望,不过还不晚,如果有阿坎多,谁又会愿意去喝那些月亮井水。”

    凯尔萨斯看了一眼狄克,他也被这个消息弄得有些懵,他在拯救骑士的意见,狄克则在飞速挖掘着自己脑海那些残破不全的信息,最终遗憾的发现,自己确实忘记了这个要命的点,如果不是埃斯图兰在这里提醒了他,恐怕再过一段时间,逐日岛就要真的被炸掉了。

    所以在凯尔萨斯征求意见的时候,圣骑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太阳王抓着传音石走到了旁边,而德拉瑞斯则趁着两位博学者交流的时候,轻声问到,

    “莱德罗斯叔叔,还有埃斯图兰大师,关于托塞德林王子和伊莫塔尔…”

    埃斯图兰回头瞪了他一眼,莱德罗斯则恨铁不成钢的说,

    “以前是没有希望,现在看到希望了,谁会陪着托塞德林一起疯?我们马上召集博学者会议,重新商定辛德拉的未来,虽然这些奎尔多雷的嫌疑还没有被祛除,但看在阿坎多的份上,我想大部分博学者都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而且辛德拉不能灭亡,看看这些宝贵的书籍!托塞德林的分量不如它们的万分之一,这才是真正的辛德拉的财富!托塞德林现在就在他的王座厅里,带着你的新朋友去制服他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慢慢再说,对了,小心一点,托塞德林的躯壳之下,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他的气息,在这一年里越发不对劲了。”

    德拉瑞斯点了点头,不过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对了,叔叔,大师,我…我找到了关于当年失踪的维林斯大人的踪迹,但是很遗憾,维林斯大人的失踪和暗夜精灵以及奎尔多雷都没有关系,我们冤枉他们了,是恶魔搞的鬼!我们被骗了近7000年!”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