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4.迟来的“援军”

24.迟来的“援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辛德拉精灵为封印伊莫塔尔布置的结界很坚固,它会阻止任何人进入恶魔的囚笼,这一点在游戏中就有体现,而在游戏里不止一次杀死过伊莫塔尔的狄克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但是在这个满是愤怒的恶魔即将脱困的时候,博学者们也不得不为狄克开了绿灯,他们艰难的撕开了一条可供圣骑士进入的通道,然后看着圣骑士全身闪耀着圣光步入了那已经被紫色的魔能风暴完全充实的致命结界里。

    倒不是狄克托大,而是现场除了他之外,真的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

    埃斯图兰说过了,任何进入其中的凡人都会被其中充斥的魔能杀死,圣剑持有者萨洛瑞安将军的遭遇证明了这一点,不过那肯定不是秩序侧的力量,所以狄克的秩序之力就是他最好的防御。

    而伊莫塔尔一旦从这个削弱结界里走出去,以它恶魔领主级的实力,到那时候,要杀死它可就相当困难了。单单从这个家伙被辛德拉精灵汲取了数千年魔力,却还能继续坚持下去,就能看出这个家伙的战斗力有多强了。

    游戏里的伊莫塔尔只是个弱鸡的BOSS,随便一个配合得当的五人小队就可以干掉它,但现实世界肯定不同,实际上,当这头“灾难犬”真正出现在狄克眼前的时候,圣骑士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惊悚。

    这家伙最少有5-7米高,全身披着紫黑色的角质鳞片,四条腿的末端都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大爪子,那黑色的爪刃扣住地面,每移动一次,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裂痕,而最让人惊恐的是它的头颅,两个大脑袋不时滴下恶心的,包含腐蚀性的口水,就像是狄克曾经在熔火之心里见过的熔岩犬。

    但每一个脑袋上却只有一只血红色的大眼睛,而且在头颅之上,还有数十个恶心的触须,每一根触须的顶端,都带着一颗闪耀混乱魔能的眼睛。

    百眼恶魔,辛德拉们经常这样称呼它,现在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夸张的表述,这灾难犬果然有很多眼睛。

    在紫色的风暴中,圣骑士身体周围又一层淡银色的光盾,替他隔绝了一切魔能的侵染,不过在伊莫塔尔出现的瞬间,十几道混乱的射线就从那灾难犬的眼球中射出,打在了狄克举起的纳鲁之盾上。

    灼热混乱的射线推动着狄克后退了好几步,但纳鲁之盾却并没有因此破碎,看得出来,博学者们设置的结界的削弱作用依旧存在,最少在这个圆形的大厅里,这恶魔犬的攻击还无法伤害到狄克的身体。

    伊莫塔尔是恶魔中罕见的法系生物,这也是狄克的底气来源,他的身体并没有恢复到最佳,所以面对肉搏型的恶魔未免有些力不从心,但这种法系生物,他却并不畏惧,实际上,在MAX的圣能推动下,狄克有信心和它一战。

    所以在那射线消失之后,圣骑士手里的逐风剑在紫色的魔能中划过了一道风雷混杂的剑光,圣能透过这传导性极佳的武器,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锋利的圣光刀刃,精准的砍在了伊莫塔尔的触须上,那灼热的剑刃在消散之前,最终削断了那触须,那被砍飞的眼球落在狄克脚下,被圣骑士一脚踩破。

    “嗷!”

    伊莫塔尔发出了一声狂乱的嘶吼,巨大的身体犹如冲锋的坦克一样,朝着狄克冲了过来,圣骑士向外翻滚,当他站起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伊莫塔尔巨大的身体撞在了那厚重光芒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那裂痕又扩大了一丝!

    圣骑士看到这一幕,咬了咬牙,基本上前,在伊莫塔尔转过脑袋的时候,一记圣焰飞舞的十字星芒轰在了灾难犬的腹部,然后就被狂乱扫射的眼棱射线击中,大部分射线都被圣光壁垒挡了下来,但他的肩膀上却也因此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在圣能飞舞中,这血洞已经被止血,而且在缓慢的愈合。

    这还是被削弱之后的恶魔犬,真难以想象这家伙要是全胜状态...也不知道当年辛德拉精灵花费了多大的牺牲才把它禁锢在这里。

    “哈!有点疼!你这蠢货!”

    “嗷!”

    就在狄克和伊莫塔尔恶战的时候,在王座厅,托塞德林的狂乱攻击终于被遏制了,并不是因为他精疲力尽,而是因为凯尔萨斯使用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技。

    失重力场!

    一个淡黑色的光圈在太阳王身后出现,在这光圈所到之处,一切事物就像是失去了重量和对于方向的控制,就连托塞德林这样的施法者,也是挣扎着像是溺水的鱼,不过相比其他被卷入其中的卫兵,他的状态好的多,最少不会被突然出现的武器切成两半。

    凯尔萨斯屹立在这失重力场当中,他背后漂浮着七把精致到极致的武器,那都是历代太阳王寻找到的最顶级的魔法武器,在这个力场中,它们放佛被赋予了生命,战弓自动上弦,在主人的命令下,不停的射出最致命的虚空箭矢,战斧狂乱的横扫,疯狂的破坏,坚盾守护在凯尔萨斯身边,法杖发射大威力的魔法,还有出手冷酷的匕首,迅捷的长剑以及闪耀着恢复性光芒的法杖。

    他就像是站在虚空中的神灵,硬生生以一己之力,遏制住了托塞德林和他的所有邪恶仆从的进攻,但是在这种局面下,凯尔萨斯依旧无法击破托塞德林身体表面的魔力护盾,那丧心病狂的家伙将整个埃雷萨斯拉的魔力都汇聚在自己身上,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魔力的能级正在飞快上升。

    “你最终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充满魔力的气球。”

    凯尔萨斯带着一丝怜悯,看着在失重力场里挣扎的托塞德林,

    “那些魔力会彻底吞噬你,可怜的家伙。”

    “你什么都不懂!蠢货!你根本不知道我当时看到了什么?这个世界无法抵抗燃烧军团,他们在秘密的筹划着复仇,他们的力量遍布整个宇宙!上一次的胜利是侥幸的,我得为我的族人考虑!我得保护他们!我得变成最强的...比恶魔更强!”

    托塞德林的语言是混乱的,但他的意思凯尔萨斯已经听懂了,他的眼神更怜悯,

    “你被吓破胆了,可怜的家伙,那些恶棍可不会因为你畏惧他们就放过你,你得拿起武器,而不是随便把什么能量都塞进自己身体里,如果你真的想保护你的族人。”

    “不能的...我们不可能赢的!克索诺斯,玛顿还有阿古斯,我见过,我亲眼见过!不可能赢的!滚开!滚开!别打扰我的“晋升”!”

    托塞德林疯狂的挥舞着手臂,充满腐蚀性的邪能向着四面八方挥洒,在失重的力场里,那火球到处乱飞,几乎是立刻就吞噬了一个试图保护自己首领的卫士。

    凯尔萨斯的眼角带着一丝疑惑,他能感觉到托塞德林的思维有些不太正常,这不正常的思维甚至影响到了他的战斗,但在魔力节点被破坏之前,他只能以这种方式将托塞德林禁锢在这里了。

    而在同一时刻,在远离厄运之槌的羽月要塞当中,带着黑色蝙蝠面甲的珊蒂斯·羽月将军正在整理自己的装备,锋利的破魔箭装满了她的箭囊,还有锋利的精灵军刀,在她身后,一支气度森严的精锐女猎手部队已经集结完毕,在她前方,她的养母,整个卡多雷精灵的精神领袖泰兰德·风语者同样将开花弓背在身后,手里还握着一根闪耀着月光的祭祀法杖。

    一种罕见的坚定神情在泰兰德美丽的脸上浮现,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养女,轻声问,

    “珊蒂斯,空间节点能确定已经进入埃雷萨拉斯的内部了吗?”

    “是的,母亲,完全可以确定!那护符是被我亲手放在那个辛德拉战士身上的,我可以确定他们进入了辛德拉的隐居地,但母亲,真的有必要这样吗?辛德拉7000年与世无争,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和他们兵戎相见。”

    羽月将军还有些疑惑,在过去的7000年里,羽月要塞一直监控着整个菲拉斯,正如狄克预料的那样,她们一直知道辛德拉精灵的所在地,不过两者相安无事,直到泰兰德的密令出现为止。

    看到自己养女的疑惑,泰兰德伸出手,为她将有些散乱的头发抚平,

    “孩子,我们从不是好战的种族,但这一次的情况却已经超乎了你的想象,那棵世界树种子,被德鲁伊们珍藏起来的那颗,已经确定遭到了某种邪恶力量的侵染,虽然狄克的做法很过分,但不得不承认,也是他让我们躲过了一劫,我无法想象如果那颗种子真的被种下去之后,会诞生出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但这和辛德拉有什么关系?”

    珊蒂斯好奇的追问,泰兰德眨了眨眼睛,

    “你忘记辛德拉的意义了吗?我们手头只剩下了那一颗世界树种,要放弃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只能想办法净化,德鲁伊们找不到原因,就只能依靠知识的力量了,这一方面,辛德拉是整个艾泽拉斯最合适的群体,没有之一。”

    “好了,珊蒂斯,让你的姐妹们做好准备,我们3分钟之后出发!”

    狄克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在连续被斩掉十几只触须之后,纵使是虚弱的伊莫塔尔,也被逼到了绝路上,它势若疯狂的在封印中来回奔驰,狄克估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力量,还是没有贸然上前,而是不断的用远程能量攻击斩出一道道混杂着秩序之力的长剑,不停的在伊莫塔尔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这头被极大的削弱的恶魔领主几乎做不到像样的反击,狄克估计再这么下去,它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进入虚弱状态。

    不过就在圣骑士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一抹月色的光芒突然在大厅之外的空间中亮起,那是强大的能量强行撕裂空间的能量火花在跳动,埃斯图兰的额头上的青筋一点点的在爆起,作为一名对魔法颇有研究的博学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眼下这种微弱的平衡状态下,硬生生插入第三力量意味着什么。

    但他已经无法阻止了!

    下一刻,原本就在艰难维持的超大型削弱结界那布满了裂缝的光幕在这一刻轰然破碎,冲天的紫**能也在这一刻爆开,被当成砧板上的肉的伊莫塔尔发出了兴奋的吼叫声,它感觉到久违的力量正在自己身体里复苏,而狄克在结界破碎的那一刻,已经合身扑上前,意识到了不对的他将能开启的所有状态全部开启。

    四只羽翼在身后拍打,圣焰辉煌如潮,他将身体里能调动的最大程度的圣能注入逐风剑当中,双手握住了剑柄,一跃而起,从伊莫塔尔左边的脑袋上一扫而过,那MAX级的圣能被极致压缩,又被从逐风剑上斩出,一道实体一样的金色圣剑从伊莫塔尔的脖子处一分而过,横扫出去的巨型剑刃直接在墙壁上开出了一道惊人的裂痕。

    恶魔哀嚎着,它的半拉脑袋在这一刻差点被完全切开,但还没等它射出致命的眼线,那地垂下去的脑袋就被黑色的利箭一箭洞穿,然后在那亮起的月色光芒中,泰兰德手握弓箭的冷漠身影倒映在伊莫塔尔惊恐的目光里。

    也许全胜时期它可以忽略这样的威胁,但眼下,这个白色长袍的女人,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恶魔!在月光下颤抖吧!”

    “嗖”

    被月光力量包裹起来的神术箭矢从另一颗脑袋正面刺入,然后在伊莫塔尔的大脑里爆开,两相合力之下,这个怪兽就在恢复全部力量的前一刻,将自己重量级的身躯砸倒在了地面上。

    它还没死,但距离死亡,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从地面上站起来的狄克走到还在挣扎的伊莫塔尔的脑袋边,他看着从月光里走出的月之女祭司,双手握住剑柄,狠狠向下一刺。

    辉煌的圣光在下一刻猛地爆发出来,甚至在最胜的那一刻,可以和月光争辉。

    在伊莫塔尔咽气的悲鸣里,狄克友善中带着一丝漠然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好久不见,月之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