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一个小孩的执着--为盟主colinxxuuux兄弟加更

26.一个小孩的执着--为盟主colinxxuuux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整个厄运之槌竞技场一片寂静。

    安度因的身份揭晓,这个巨大的冲击再次让所有观众感觉到一丝不可置信。

    原来“双王”战队里还隐藏着一个皇太子?这个战队难不成全是由大人物组成的?光明世界的大人物们是太闲了,所以集体组了个战队来找乐子?

    在天空悬浮的地精主持人的思路明显反应的更快,在观众们还在呆滞的时候,他大声喊到,

    “哦哦哦!大秘密出现了!双王战队应该改名了!它应该叫三王战队!伙计们,我们亲眼见证了历史!”

    但地精慷慨激昂之后,他的下一句话又突兀的阴沉了下来,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安度因王子要用什么来对抗这头火焰猎豹,我们可是都知道,走上了角斗场,一切地位和身份都失去了意义,但愿小王子倒下之后,暴风城的大军不会踏平这个鬼地方…呃,我只是说说而已。”

    地精的声音再次变得高昂,

    “让我们为安度因王子欢呼吧!以勇气之名,暮光战队选择了1V1,安度因王子是第一个上场的,但愿他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古尔戈的声音出奇的第一次没有引起观众们的共鸣,但所有人都将目光紧紧的放在了角斗场上,观看一位高贵的王子抛头颅洒热血,甚至见证一位未来国王的死亡,这机会可是真的不多。

    “滚开!让我过去!”

    老陈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愤怒,这在武僧身上很罕见,不过他眼前的四个黑衣刺客却没有动弹,放佛死人一般,青色的真气开始在老陈双爪上涌现,狄克和卡莉雅公主将安度因交给了他,他的性格和他的意志,无法允许他眼睁睁的看着安度因走入险境。

    那头火焰猎豹虽然处于重伤状态,但那绝对不是安度因可以对付的对手,他这是在自杀!

    “我劝你冷静一下,来自异域的武僧!”

    一个阴霾的声音在老陈身后响起,武僧猛然回头,看到了一个蒙着黑色面纱的中年男人,他的腰带上佩带着一把金色的,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头的战刀,从他身上浮动的暗影能量来看,这绝对是一个大师级,甚至更高级的刺客。

    “我是乔拉齐,他们一般叫我拉文霍德公爵,尽管我只是个出身低贱的小偷,你知道吗?曾经的我,很少有机会能见到类似于安度因王子这样的大人物。”

    乔拉齐漫步走到观礼台的边缘,在这个过程中,老陈神不知鬼不觉的后退了一步,将丽丽和麦迪安护在身后,来自武者的气息告诉他,这个乔拉齐,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面对过得最危险的对手!和迦罗娜不相上下,甚至还略强一线的那种刺客!

    但老陈不愿意放弃,不过就在他打算召唤白虎幻象大杀四方的时候,乔拉齐却突然挥了挥手,四个黑衣刺客后退着隐入黑暗当中,这个中年人活动着手指上的奇特印玺,转身看着老陈,

    “安度因王子会因为他的特殊身份保留性命,这是刺客联盟的保证,但同样,他得打完这场角斗!”

    “他还只是个孩子!他不是战士!让我替他去!”

    老陈低吼了一声,但乔拉齐公爵的左手像是影子一样擦过了老陈布满黑色鬃毛的脸,在瞬间又回归了原位,手里已经多了一枚青玉制作的耳坠,背后的丽丽尖叫了一声,那是她挂在耳朵上的坠饰,却连一丝感觉都没有,就落在了乔拉齐手里。

    整个过程老陈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让武僧下意识的就要出拳,但这一刻,乔拉齐的身影却如破碎的光芒一样,消失在了老陈身前。

    “不,这样不合规矩,异域的武僧,不要试图挑战黑暗世界的规矩,你并不如你家乡的影踪派的武僧更强大…”

    老陈楞了一下,然后握紧了双拳,就如同一尊雕像,站在了观礼台的边缘。

    同一时刻,在角斗士们坐着的比赛席上,在看到安度因出场的时候,拉戈什手里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就像是被打蒙了一样,呆坐在那里,瓦蕾拉第一时间发现了拉戈什的怪异,她顺着拉戈什的眼睛看去,发现他正在直视那个还有些颤抖的,但却握紧了战锤的孩子。

    她不知道,拉戈什的脑海里,正来回滚动着当初狄克告诉他的,却被他一直当成笑话的那句话。

    “你要记住,你是暴风王国的国王!你叫瓦里安·乌瑞恩!”

    眼前这个孩子…他说他叫…安度因·乌瑞恩,那他…如果狄克的话是真的,如果那些荒谬的梦境是真的,那他…他就是…就是自己的…

    拉戈什的手握紧了手里的萨拉迈尼的剑柄,双剑上红蓝色的火焰伴随着主人的情绪在剧烈的震动着,几秒钟之后,拉戈什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这让担忧的瓦蕾拉舒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就听到拉戈什冷静到过分的声音,

    “瓦蕾拉,熊皮,帮我个忙…我要救下那个孩子!”

    “为什么?你疯了吗?拉戈什,破坏角斗,是会被处死的!”

    “我知道,但我…但我不得不去做,那个孩子…他和我,我的心在告诉我,他是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人,瓦蕾拉,亲爱的…帮我这一次!”

    德鲁伊沉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又抬头看了看开始慌忙躲避狂暴的火焰猎豹扑击的安度因,惊讶的咦了一声。

    “有些不对!拉戈什,看那猎豹…那不是猎豹,那是个德鲁伊!月神在上,他到底遭受了什么?”

    不管观众们怎么想,安度因可不知道现在正有两个男人在策划着在危急关头救他出来,他的年纪还是太小了,战技虽然熟练,但却是从未上过战场的,他仅有的一次实战,还是在不久之前,协助老陈击破那些夺走了丽丽的宝珠的那些恶棍。

    但那些恶棍的气势,怎么能和眼前这个被疯狂主宰的烈焰德鲁伊相比?

    莱克斯在清醒的时候,可是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新星,在流沙之战的战场上,也不止一次从黑暗里撕破虫人的喉咙,当他变成猎豹的时候,他就是最致命的猎手,虽然眼下被烈焰包裹的莱克斯看上去失去了理智,但仅仅是他身体表面涌动的火焰,就足以让他的危险性再次提高一个档次。

    实际上,如果不是那些暮光教徒在对莱克斯做残忍的实验的时候,弄伤了他的身体,现在的安度因,估计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但正如老陈所说,就算是重伤的烈焰德鲁伊,那也不是现在的安度因能够对付的。

    莱克斯仅仅是擦过他的身体,安度因的盔甲上就被撕开了三道黑色的焦痕,小王子急忙后退了好几步,双手握着战锤看着焦躁的左右渡步的烈焰猎豹,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把武器砸过去,米奈希尔之力可是真正的破甲锤,在莱克斯的身上只要砸中,肯定就是一条可怕的撕裂伤口。

    虽然安度因站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了觉悟,但实际上,他对于真正的生死搏杀还是缺乏经验,如果是狄克在这里,肯定二话不说先抡起锤头就砸过去了,反正德鲁伊们出了名的生命力强大,仅仅是体表的撕裂伤,根本要不了他们的命。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可以消耗莱克斯本就不多的体力,而且只要砸中要害,就能让暴躁的德鲁伊失去战斗力,能保下两个人的性命。

    可惜安度因直到被莱克斯的火焰尾巴抽飞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疼!

    摔倒在地上,被德鲁伊的巨力推动着在地面上摩擦,他的手掌都被磨破了,鲜血混杂着灰尘流了出来,这种痛苦以及来自心头的压力,让安度因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这孩子忍不住想哭。

    但他环视周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这数万人的旁观中,那几个能给他庇护的人却统统都不在。

    他恨这个地方!

    灰头土脸的小王子甚至来不及擦一擦脸上的泪痕,就在头皮发麻的感知中向外一扑,险之又险的度过了莱克斯致命的扑击,这一击让观众席上传来了一阵阵尖叫,胆小的人甚至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了。

    安度因下意识的握紧了战锤,这是在这个生死的沙场上,唯一能给他安慰的东西了。

    他突然泛起了一个念头,他第一次和狄克见面的时候,在北疆的会议里,那个时候的狄克只不过是区区领主,但却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了身为史诗英雄的阿尔萨斯的邪恶阴谋。

    当他,当导师面对阿尔萨斯的时候,是不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面对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他会怎么做?

    狄克的言传身教很快就在安度因的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有当初在第一次训练的时候,狄克教他的东西。

    “哪怕是战死,也不能放弃自己的武器,那是你唯一的希望,在战场上,武器才是你最可靠的战友,感受它,安度因,感受它的存在,把它当成你手臂的延伸。”

    “砰!”

    安度因双手紧握住战锤,圣光之力治愈着他手心的痛苦,而包裹着微乳金光的战锤,第一次正面挡住了莱克斯的扑击,火焰德鲁伊也很虚弱了,这原本可以直接破防的一击,只是推动着安度因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

    但莱克斯的战斗经验可不是安度因可以比拟的,他趁着安度因的防御被破坏的时候,一记爪子划过了安度因的腰部。

    “刺啦”

    盔甲被撕开,三道裂痕出现在了小王子的身体上。

    疼!难以抑制的疼!

    但这一次安度因没有流泪。

    “越是痛苦,越要清醒,我的弟子,真正的战士要懂得排除情绪的干扰,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找到破敌之道!”

    安度因平生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用冰冷的空气强迫自己睁大眼睛,集中注意力,在莱克斯又一次化身火焰扑过来的时候,安度因双眼里的世界似乎都变慢了那么一瞬间。

    破绽!找到了!

    小王子猛地向前一扑,整个身体蜷成一圈从莱克斯身下滚了过去,在起身的时候,小王子回身就是一锤砸在了莱克斯的后腿上,真正的,第一次的砸中对手。

    破甲锤的威力在这一刻显露无疑,那锋利的刀刃刺入莱克斯的后腿,岩浆一样的血液喷出,德鲁伊发出了痛呼,而安度因则合身扑上。

    他的身体每一处都在疼,但他的意志和注意力却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圣骑士从不畏惧久战,安度因,战斗的时候,要注意时刻用圣光舒缓你的肌肉和身体,这样才能让你坚持的更久!”

    “每一丝圣能都要合理利用,圣光锋刃是很好用的法术,但不适合你,神圣震击也是如此,你的圣能太过弱小,所以不要用任何能量攻击的技巧,只用它来治愈你的身体,明白吗?”

    “使用重武器的时候,身体的重心一定要下垂,使用腰部的力量来挥舞它们,让双腿的挪动变成闪避,不要试图加快攻速,那只会让你变得疲惫,要熟练运用它们挥舞之后积蓄的力量,我管它叫动能!”

    “刚开始的时候,是你挥舞武器,等到你的攻击节奏达成,就要身体跟随着武器的挥舞而运动,最大限度的节省体力!”

    狄克的言传身教,在死亡和友谊的压迫下,飞快的转化为安度因的战斗经验,来自乌瑞恩家族的优良血统,让安度因很快就适应了战锤不断挥舞的节奏,在莱克斯如影子一样的移动能力被那一击废掉大半之后,安度因竟然奇迹般的第一次组织起了自己的攻势。

    手里武器的锋利让他占尽优势,甚至第一次占据了上风!

    这一幕完全落在了靠在观众席角落的加文森特眼睛里,尽管在维库人看来,安度因的威胁就连一只老鼠都比不上,但这个孩子对于战斗的理解和适应的速度,却让加文森特眼前一亮。

    师出名门!这毫无疑问。

    莱克斯用双爪挡住了安度因的一次挥击,但紧接着,小王子的身体在地面上转过一个圈,那呼啸而来的战锤从另一次砸向了莱克斯的身体,德鲁伊正要闪避,小王子突然张开左手,一抹虚弱的神圣震击正中他的眼睛。

    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这突然的一击让莱克斯闪避的动作慢了一丝。

    “砰!”

    在积蓄了足够的动能之后,破甲锤正中莱克斯的躯体,那动能甚至将他掀翻了好几圈,一个狰狞的伤口出现在了他的脊背上。

    安度因拄着战锤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他狼狈极了,全身的盔甲几乎被抓出了十几道裂痕,脸上和手上也满是鲜血,但他的眼睛却很亮,他感觉他能赢,但就在他主动停止了攻击节奏的时候,观众席上的加文森特嗤笑一声,摇了摇头,然后别过了脑袋。

    到底还是个孩子…

    下一刻,莱克斯挣扎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小王子看着那双已经被愤怒和痛苦充斥的双眼,突然又想起了狄克的一句忠告。

    “远离受伤的野兽,哪怕它只剩下了一口气,安度因,那种被痛苦刺激的狂怒,才是它们最危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