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7.胜券在握的...--为盟主colinxxuuux兄弟加更

27.胜券在握的...--为盟主colinxxuuux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莱克斯的后腿上被破甲锤划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这明显已经影响到了这火焰猎豹的动作,他一瘸一拐的绕着安度因转圈,在胸骨上,一道撕裂伤还不断的向下滴着灼热的鲜血。

    看上去暮光之锤又和炎魔拉格纳罗斯搅在了一起,这种改造明显是带着浓郁的火元素的风格,强行将专属自然的德鲁伊和火焰元素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混杂在了一起,现在的莱克斯应该属于介于自然和元素生物之间的诡异形态。

    这种改造不单是作用于身体的,还有心灵,实际上,在处于那种被混沌力量包围的情况下,莱克斯还存有最本能的理智已经是很让人惊讶的一件事了,安度因和他都应该庆幸,古加尔所信奉的古神已经死去,否则单单是那种心灵扭曲,就足以击溃莱克斯还存有的,所有的思维,即便是最本能的理智也会被抹去。

    不过古加尔究竟是没能做到这一点,还是故意不这么做,都有待商讨,从眼下的形式来看,安度因对于这个食人魔想做的事情来说,估计仅仅只是一个诱饵,他想引出的东西,肯定不只是一个安度因。

    不过当仅存有本能的狩猎意识的莱克斯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不点不怎么好对付的时候,他就萌生了退意,对于野兽来说,尊严没有意义,再战下去,即便是胜利,也只是惨胜,留下的伤口会更难愈合,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但他有了退意,某个家伙却不会让他这么容易退却,站在角斗场另一边,专属于暮光战队的席位上,高大的,披着斗篷的双头食人魔嘿嘿笑了一声,将他手里把玩的一颗紫色的水晶捏碎,在那精英剔透的水晶碎裂的那一瞬间,在莱克斯混沌的脑海里,那个影响他判断的声音猛地加大了无数倍。

    “杀了他!撕碎他!杀了他!”

    这一刻,德鲁伊双眼里仅存的一丝理智迅速被泯灭,他身体上的火焰翻腾了起来,尽管动作别扭,但他四肢抓在地面,以一种惨烈的,同归于尽的气势,朝着持锤警戒的安度因扑了过来,小王子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腥风扑面而来,这时候他本应该鼓起勇气,以拼死一战的姿态和同样强弩之末的火焰德鲁伊拼个你死我活。

    凭借米奈希尔之力的坚固和锋利,以及身体里圣光的洗刷,他还能抓到那一丝取胜的机会,毕竟莱克斯已经没有战斗的经验,仅仅是在依靠本能作战,但还是那句话,说到底,我们能指望一个11岁的孩子在这生死杀场上表现得有多好?

    面对莱克斯疯狂的攻势,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就让他如坠深渊。

    被火焰猎豹直接扑倒在地上,尽管小王子已经尽力将手里的战锤砸在了莱克斯的肩膀上,但已经被混沌主宰了心智的德鲁伊现在根本感觉不到痛苦,灼热的鲜血四溅,他恍如毫无感觉一样,咆哮着将安度因扑倒在了地上。

    前爪一扫,火焰在空中形成了残影,将小王子手里的战锤远远的扫飞了出去,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凹陷,尖牙和利爪下一刻就会降临在安度因的脑袋和脖子上。

    这一幕引发的惊呼声几乎是山呼海啸,老陈蛮横的撞开了身边躲在暗影里的刺客,一翻身就从观礼台上跳了下去,但在落地的那一刻,又被黑衣刺客们包围了起来,而拉戈什已经从比赛席上站起,手里的两把精灵神剑闪耀的光芒越发耀眼,甚至连现在还在餐饮区吃着东西的安薇娜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化为金色流光回到了看台上。

    乔拉齐承诺的报下小王子一条命的承诺也即将实现,在角斗场周围的暗影里,大师级刺客们已经准备好了跳入安度因的身边,将他救下来。

    不过就在这八方云动的时刻,本该直接撕碎小王子脖子的爪子却在空气中呆滞了,那双眼睛,被混沌包裹的眼睛,那绿色的眼珠和安度因惊恐的双眼四目相对,也许是莱克斯的本能意识还在抗争,也许是身体的痛苦让他的攻击出现了一丝紊乱。

    小王子看着那双眼睛里闪耀的痛苦,他放佛透过那眼眸,看到了那一片黑暗当中,纵使遍体鳞伤,却还在坚持着不愿意低头的那个身影,那是友情,大概也是对于自我存在的坚守。

    自己该怎么做?

    杀了他,还是拯救他?

    一把锋利的破魔匕首已经被小王子从靴子里抽了出来,在这灼烧的他全身发疼的德鲁伊呆滞的这一刻,他完全可以将其刺入眼前这个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朋友的心脏里。

    但是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吗?

    自己真的能这么做吗?

    他到现在还能清楚的回忆起在艾尔文森林遇袭的时候,莱克斯抱着自己从天空坠落,最后又是用生命拖住了那些追赶他的刺客,迦罗娜,如果不是莱克斯的阻挡,恐怕他根本撑不到老陈和丽丽出现的那一刻。

    “啪!”

    安度因扔掉了匕首,双手按在了莱克斯熊熊燃烧的脑袋上,火焰,燃烧的火焰让小王子感觉自己的双手就像是贴在了一块发烫的石头上,皮肤在接触的那一刻就被烧焦了。

    疼!很疼!

    安度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泪珠刚从眼眶里低落,就被高温和烈焰蒸干,他被这火焰德鲁伊扑倒在地上,双手却抓住了他的脑袋,把自己仅剩的圣光能量注入了莱克斯的脑袋里。

    “啊!…啊!醒过来,给我醒过来啊!”

    因为痛苦而显得沙哑的声音在角斗场上响起,这个插曲让老陈,拉戈什和那些大师刺客的动作一停,他们看着和那火焰猎豹滚成一团在地面上厮打的小王子,听着他明显承受着巨大痛苦的稚嫩的喊声。

    “莱克斯!我的朋友,醒过来!”

    “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该我了,混蛋!醒过来啊!”

    圣光对于混沌有克制作用,尽管没有狄克的秩序之力那么有效,但被圣能直接注入大脑,还是让莱克斯感觉就像是针刺一样痛苦,这痛苦驱使着他将利爪乱挥,但这痛苦也让他从那种混沌的状态里一点一点脱离了出来。

    刚开始的几次挥击在安度因的盔甲上留下了好多血痕,甚至还有一道擦过了他的额头,但后面伴随着安度因的唤醒声越来越沙哑,他的攻击也慢慢停了下来。

    加文森特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啧啧称奇,他还是小看了那个人类小孩,作为一个老练的战士,加文森特清楚的知道,用手掌接触燃烧的烈火,即便是成年人也会在第一时间缩回手,但这个孩子居然咬牙坚持到了现在。

    “战技疏松,经验一塌糊涂,唯独意志…嗯,算是个真正的小战士了。”

    维库人满意的看了一眼角斗场,但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直被他背在身后的那把用剑布包裹起来的铜剑却诡异的嗡鸣了一声,仅仅是这轻微的震动,却让加文森特愣在了原地,然后重新回到观众席的边缘,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安度因。

    那孩子的双手严重被烧伤,如果不是有圣光一直在通过那双手,恐怕早就废掉了,他的脸上还有泪痕,这可不像是一个战士该有的姿态,但就是这个孩子,唯独这个孩子,能让他背后的圣剑震动,那是共鸣。

    “难以置信!”

    加文森特将背后的剑取下来,放在手心,感受着这把剑缓慢的跳动,

    “你居然选了个最弱的…嗯,没准潜力也是最大的。”

    不管加文森特用如何挑剔的目光看着场下已经油尽灯枯的安度因,但这一刻,整个角斗场的观众都开始为这个孩子欢呼,并不是以他高贵的身份,而是以对一个小战士的尊敬。

    火焰德鲁伊因为圣光和混沌在大脑里的碰撞,因为那痛苦和一闪而逝的清明,最终抛开安度因,疯狂的一头撞在角斗场的墙壁上,硬生生将自己撞晕了过去,安度因艰难的捡起自己的战锤,站在莱克斯身边。

    他全身都在疼,双手早就没有了知觉,脸上也布满了因为痛苦而留下的泪痕,但这一刻,小王子抽了抽鼻子,脸上艰难的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莱克斯最后认出了他,是的,千真万确,从最后那个眼神里,安度因知道,莱克斯醒过来了。

    哪怕自己身上被这个家伙抓出了十几道伤痕,但安度因觉得这是值得的。

    古尔戈的声音也在这欢呼声中响起,

    “哦哦哦!瞧瞧这场混乱的比赛,这大概是老古尔戈解说过的技术含量最低的一场比赛了,参赛双方连基本的战术素养都没有,其中一方甚至被打哭了!天呐,老古尔戈都不忍心看这乱七八糟的战斗,因为地精也会羞愧!”

    地精停了停,下一刻,他的声音就再次激昂,“但不管怎么样,胜利者的胜利来之不易,尤其是对于一位小王子来说,能做到这个层次已经算是罕见了,瞧,他还站在那里,浴血搏斗之后,真像个小英雄,让我们为他欢呼吧!”

    “他配得上这样的欢呼!”

    于是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安度因看到了从天空飘下的花瓣和绶带,他刚才在幻想着如果是自己的导师或者凯尔萨斯先生没准能享受到这样的荣耀,但一转眼,却是他第一个获得了这样的殊荣。

    是的,他战技疏松,他经验很少,他甚至还会因为痛苦而流泪,那又怎么样呢?这阻碍不了小安度因在这一场比赛里,成为自己和莱克斯的英雄。

    对于英雄来说,招式本就不重要。

    不过在快乐的时候,总有些讨厌的家伙会来干扰气氛,就在安度因想要把晕过去的莱克斯抬下去的时候,一个怒气冲冲的家伙就从暮光战队那边的比赛席大步走入了比赛场里。

    “混蛋!把他放下来!”

    “是的,那是我们的东西,你不能拿走那个废物!”

    一开口就是很诡异的两段式发言,就像是两个人在同时说话,混在一起一样,他用刻满了魔纹的粗壮手臂一把将头顶上的兜帽抓了下来,露出了那丑陋的脸。

    那是个高大的食人魔,刚才被加文森特砍倒在地的食人魔精兵甚至只能达到他肩膀那么高,他全身的皮肤都是紫色混杂棕色的,穿着一身古怪的蛮荒皮甲,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脑袋,那是两个脑袋长在同一具身体上。

    这是个双头食人魔,其中一个脑袋有两只眼睛,另一个脑袋上只有一只眼睛,那眼睛却大得惊人占据了大半张脸,那一个眼睛的脑袋上还顶着一个小黑角,他的身体背后长着恶心的黑色骨刺,突出肉体之外,还有那精赤的伤身,在腹部有一个“X”型的伤口,在上身的左右,还分别着四五个不断旋转的眼眸。

    看上去分外惊悚和恶心。

    这家伙出场的那一刻,整个竞技场里的欢呼声都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卡在了喉咙里,那是来源于他身体周围的混沌气息对于观众们心智的灼烧,尽管没有古神那么可怕,但古加尔,这个一手建立了暮光教会的家伙,真的就相当于一个行走的灾难播种机了。

    “小东西,你接下来的对手是我!”

    “没错,是古和加尔,打赢了我们你才能带走那个废物!当然,你也可以叫你那“伟大”的导师来和我打!但我们估计,他就像个懦弱的懦夫一样跑了吧!哈哈哈”

    古加尔嚣张低沉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竞技场,就连隐于幕后的黑暗大佬们都被惊动了,乔拉齐的身影出现在观礼台上,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阴霾的幻象,

    “是暮光教会的疯子,看起来他早就策划好了这一切!”

    乔拉齐摩挲了一下下巴,“我们是不是要…”

    “别急,伙计…这是狄克的麻烦了…我感觉到他的气息出现了,就在…呃,就在这里!”

    黑暗的幻象的话音刚落,一把混杂着风雷之力的长剑就刺破空气,呼啸着倒插在了安度因的身前,坐在看台上的安薇娜欢呼一声,整个人也化身圣焰,再次出现时,就站在了逐风剑的身边,在观众们欢声雷动的声音中,狄克那有些疲惫的声音从角斗场的入口处走了出来。

    他刚刚才从眼下乱成一锅粥的埃雷萨拉斯内城赶过来,结果就听到了古加尔嘲讽的笑声,他甚至不用猜,就知道这个蠢货到这里来的目的。

    狄克走到角斗场当中,一眼就看到了安度因被严重烧伤的双手,以及趴在一边昏迷的烈焰德鲁伊,圣骑士将左手放在安度因的肩膀上,巨量的圣能注入小王子的身体里,虽然没能治愈那伤口,最少能让他舒服一些。

    “带着你的朋友下去吧,安度因,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说完,狄克扭过头,盯着那叉着腰站在对面的双头食人魔,

    “我来了…你的挑战,我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