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5.二分钟·最后一战

35.二分钟·最后一战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莱拉尔·牙火,玛法里奥曾经的弟子,出色的野性德鲁伊。

    在上古之战结束之后,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就此和平了下来,永恒之井大爆炸虽然驱走了绝大部分恶魔,但仍有一部分残余留在了艾泽拉斯,并不是因为他们强大,只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属于这个世界。

    萨特,由跪服于恶魔面前的上层精灵堕落转化的半恶魔,没有恶魔那么强大的力量,但比暗夜精灵要强出很多,而且能够使用很多禁忌的魔法,萨特名义上的首领是哈维斯,就是梦魇之王,上古之战里,这倒霉鬼亲自策划并参与了一次对于月神祭祀泰兰德的绑架行动,但在即将得手的时候,却被愤怒的玛法里奥抓住了。

    大德鲁伊将血腥橡木种入了他的身体里,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那颗橡木同化,他们赐予的是最残忍的刑罚,永生不死,以及永远无法再挪动脚,甚至无法再喝到水,就像一棵卑微的树木那么活着。

    当然,我们都知道在永恒之井大爆炸之后,哈维斯被爆炸波扔进了大海沟,但却因此因祸得福,找到了自己的第三任主人,同样被封印在无尽之海海底的古神恩佐斯,然后变成了真正的“三姓家奴”。

    不过哈维斯的故事和萨特之战的联系其实并不大,那是发生在他被送入大海沟之后的事情,一名名为萨拉恩的萨特不甘心失败,它召集了大部分萨特反攻元气大伤的暗夜精灵,而在这一场战争里,莱拉尔·牙火最终违背了玛法里奥的训令,秘密的呼唤了荒野半神,最强的攻击者戈德林的力量。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莱拉尔·牙火制作出了月神镰刀,将他和他的同伴们变成了疯狂的狼人,但在戈德林的狂暴力量链接到他们的精神的那一刻,主人和仆从的位置调转了。

    月神镰刀成为了莱拉尔的主人,准确的说,是戈德林的力量成为了他们的主人。

    在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战后莱拉尔和那些狼人们被玛法里奥封印到了翡翠梦境的最深处,月神镰刀也被藏了起来,而万年后,在吉尔尼斯的大法师阿鲁高撕破空间召唤出狼人的时候,他一度为这种黑暗生物的强大攻击力而兴奋,认为亡灵挡不住这样的怪物,但是在他召唤出莱拉尔·牙火的时候。

    召唤者和主人的位置,同样被调转。

    拜狼教在吉尔尼斯兴起,但他们的主宰不是阿鲁高,是莱拉尔,正在满世界寻找维琳德和她的月神镰刀的莱拉尔,两个人较量过一次,如果没有突然出现的安薇娜,维琳德那时候已经死了。

    维琳德没有告诉狄克,戈德林给了她两个使命作为眷者的考验,莱拉尔的脑袋和狼人智慧的复苏,维琳德必须一个人前往吉尔尼斯,完成或者死亡,作为交换,戈德林会在狄克危险的时候,救他一命。

    不要小看这个承诺,最少在现在的艾泽拉斯,戈德林的实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那是能和阿克蒙德正面对抗的家伙,这个承诺的含金量,已经高到无法形容了。

    有的人希望长相厮守,有的人只会默默的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最好的人。

    在所有人都坐定之后,本来计划好的争夺第三名的角斗直接取消,普拉格和乔拉齐双方以平手落幕,当一手提着剑,一手提着坚固的大铁盾的拉戈什带领着瓦蕾拉和熊皮走入角斗场的时候,正抱着一只烤牛腿大吃大嚼的加文森特将手里的牛腿随手一丢,摸了摸嘴巴。

    维库人露出了笑容,那是他遭遇到足够有分量的对手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

    杜恩给他造成的伤势是实打实的,但加文森特并不在乎,如果每次战斗都要求公平,那就不是战斗了。

    如果他要的是公平,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要的是战斗!

    唯有战斗!

    这场解说已经不需要地精古尔戈了,在戈德林到达现场之后,地精和巨魔老老实实的从飞行器里爬了出来,谁敢在半神头顶上飞翔?这是不准备要命了?

    “如果我赢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加文森特的左腿有些瘸,即便是他,在戈隆的重拳下也不可能毫发无伤,但他只是伸出手指,指了指拉戈什,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如果你赢了,我帮你一个忙!”

    拉戈什呲了呲牙,将手里的重盾放在地面,砰的一声闷响,让最靠近角斗场的兽人观众眼前一跳,这个人类,他手里的盾牌有多重?

    拉戈什同样伸出一根手指,

    “我不保证每一剑都会避过你的脖子,但如果你快死了,我会仁慈的放你一命,大个子!”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的人类!”

    加文森特叉腰大笑,这两个人的样子,就像是侏儒和牛头人的对比一样明显,但笑完之后,加文森特将腰间的斧子拔了出来,

    “就凭你这句话,我也不会让你死的,但…该有的疼,还是少不了!”

    “砰!”

    下一刻,巨大的斩斧和拉戈什的重盾挡在了一起,巨大的爆鸣声让观众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小型的风暴在角斗场中央吹起。

    黑发人类的头发都被吹得向后扬去,露出了他那双狼一样的眼睛,肉眼可见的血红色气息在他身上翻滚,虽然不如上一场角斗加文森特爆发怒气的速度快,但也绝对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的战士。

    但仅仅是一斧子,雷加用尽心思找来的最紧固的盾牌,其表面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那可是黑铁矮人精心打造的盾牌,竟然仅仅一击就…

    不过双方都没有理会这件事,就在加文森特身上的血色气息徒然窜起的时候,默念施法的熊皮双手张开,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精准的打在了加文森特的身体上,那血色气息刚刚张开,就重新被压制了下去。

    维库人楞了一下,而熊皮则张口吐出了一口血。

    压力太大了,加文森特可是维库人里最强的勇士之一,单人屠龙的勇士,要压制他的怒气,这比拉戈什之前想象的还要困难。

    “噗…2分钟!只有…2分钟!”

    熊皮艰难的喊了一声,拉戈什明白这意思,所以不再后退,而是双腿发力,一剑一盾的朝着加文森特扑了过去,他跳到巨人面前,双腿用力,猛地窜起,

    “砰!”

    一记凶狠到极致的盾击正中加文森特的鼻子,将维库人的脑袋打的向上扬起,瓦蕾拉也出现在了维库人的身后,两把匕首一左一右刺向了维库人的后腰,那绿色的匕首上缠绕着灰色的光点。

    高阶刺客技能-肾击!

    但加文森特毕竟是加文森特,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寒意,尽管由于刚才的那一愣,让凶狂如狼一样的拉戈什抓住了机会,正面被突破的很惨,但他还是转动手里的战斧,狰狞的龙头带着呼啸声转向了背后,挡住了瓦蕾拉的左手刺击。

    但右手的匕首却顺利的刺入了他的背后,痛苦立刻从加文森特的腰部传来,但每过几秒钟,那痛苦就变成了麻木。

    匕首上有毒!

    这不是正式的比赛,而是角斗,只为胜利而生的角斗,用毒,是被允许的!

    “噗”

    拉戈什的盾牌再一次敲在加文森特的脸颊上,手里的长剑也从脖子下方刺入了他的胸口,但却被肋骨挡住。

    这个变故让拉戈什的攻击节奏减缓了一丝,但就这一丝,让一直在被动挨打的加文森特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嗷!”

    维库人的嘴巴张开,战吼!

    气爆声响彻全场,但这一次却不是对着某个人释放的,而是在原地爆开,气爆的空气穿过拉戈什和在背后疯狂攻击的瓦蕾拉的耳朵,让两个人的脑子懵了一下,紧接着,精灵此刻就感觉像是被一头犀牛正面重击了一样,整个人都成一条直线飞了出去。

    “我一般不打女人!”

    加文森特疼的抽气中还带着一丝调笑,他背后的盔甲已经彻底被划破,鲜血淋漓,看起来瓦蕾拉手里的绿水晶匕首也不是凡物,不过下一刻,加文森特的声音就骤然变冷,手里的斧头朝着拉戈什当头斩下!

    “但你的女人是个例外,她可比一般的男人强多了!”

    战斧带着千钧之力砍在拉戈什的盾牌上,黑发角斗士忍不住快速后退,他抽空抬头一看,瓦蕾拉正艰难的从远处的地面上爬起来,她穿的轻甲已经彻底变成了扭曲的废品,嘴角还有抑制不住的鲜血,仅仅是一击,就将这个高阶刺客打成了这样!

    这个维库人,简直强的像个怪物!

    拉戈什后退了5步,艰难的从腰间取出一个装着沸腾的红色液体的小瓶子,而加文森特手里的斩龙斧发出龙啸一样的声音,连斩七次,在最后一击之下,拉戈什手里的重盾轰然破碎,化为数百片残渣飞向四面八方。

    加文森特嘴角露出了一抹狞笑,左手的战斧抽向左边,右手的战斧则朝着在一边艰难维持“超脱”法术的德鲁伊熊皮抛了过去。

    那斧头出手的瞬间,就像是加持了超音速法术一样,在空中甚至带出了残影,但就在击中熊皮之前,瓦蕾拉的身影从空气里跳了出来,双手的绿色匕首交叉挡在身前。

    “砰!”

    又一声闷响,瓦蕾拉有些单薄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而斩龙斧则像是有灵性一样,倒飞了回来。

    不过就在它飞回加文森特手心之前,维库人手里的另一把斧头却被拉戈什挡住了。

    这致命一击的战斧锋刃,被两把血色的长剑交叉挡在黑发角斗士身前,这两把剑一把撒发着灼热的火焰之力,而另一把散发着阴森的寒冰之力,交叉在一起,稳稳的挡住了加文森特的势在必得的一击。

    手持双剑的黑发人类的头抬了起来,他的嘴角还有红色液体的残留,他的眼睛已经充血,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那种颤抖的频率,加文森特很熟悉,不是激动,而是痛苦。

    “砰!”

    双剑挥开,血红色的怒气简直聚会成为了风暴,维库人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力量远不如自己的家伙在这一刻,其气势甚至超过了自己,他刚刚将另一把战斧接在手里,跳起来的拉戈什的左腿,那完全被血色怒气包裹的左腿,如出洞的毒蛇一样,猛抽在了他的腹部。

    “噗!”

    恍如重击,恍如戈隆的重击,加文森特无法动用怒气护体,只能咬牙承受这一击,但对面也是个王牌角斗士,又岂会是一击?

    “砰!砰!砰!”

    一连三次攻击,最后一次将加文森特的身体抽打的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这让观众席上传来了一阵阵惊呼,这绝对是瓦拉加尔之锋第一次在角斗场上被打退!

    “你打了我的女人,我很生气!”

    双目充血的拉戈什疯狂的张开双臂,举着双剑再次冲了上来,就如同受伤的孤狼,危险而又疯狂。

    正在疯狂激斗的加文森特和拉戈什都没发现,不知何时,戈德林微咪的眼睛已经睁开,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场战斗。而在东边的观众席上,狄克的眼神已然凝重至极,他正在给安度因和周围的人讲解着这场战斗和刚才拉戈什喝下去的沸腾一般的红色药水。

    “无尽怒气药水…以巫妖花,雪莲花为原料,偶尔会加入刺激性的龙血来提高效果,用痛苦挖掘潜力,以痛苦换取力量,持续时间越久力量越强,它的最长持续时间只有20秒,并不是说这药水只能维持20秒,而是从它被发明出来之后,从没有一个战士能在那种痛苦下,支撑超过20秒!”

    “拉戈什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