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6.在勇气和力量里加冕为王(上)....送给白银之手#5140

36.在勇气和力量里加冕为王(上)....送给白银之手#5140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艾泽拉斯的炼金学很发达,各种药水,各种药剂,甚至是特殊的炼金产品几乎每一年都有大量更新,狄克的小女友也是魔法炼金协会的会员,经常会调制出一些古怪的东西,狄克之所以认识无尽怒气药水,是因为在不久前达利安出海前往诺森德前线的时候,自己曾陪着吉安娜为他秘密制作了一批战士使用的药水。

    其中就包括这玩意,吉安娜不止一次告诫过达利安,无尽怒气药水对身体有害,只能留作底牌使用,尤其是混杂了龙血的无尽怒气药水,普通的战士只要沾一滴,就会痛苦的全身抽搐。

    这种加强版的药水只供给掌握了“钢铁意志”的高阶战士使用。

    尽管没有人能打破20秒的传闻,但狄克知道,最少萨鲁法尔兄弟肯定能撑过20秒,早已经逝去的格罗姆估计能撑得更久,但那只是猜想,现在,这个猜想出现在了狄克眼前,吉安娜甚至拿出了笔记开始记录拉戈什在20秒之后的身体情况,来作为炼金的参考。

    时间已经过去了35秒,接近两倍!

    拉戈什的身体已经颤抖的不像样子,每一击都会走形,但这不意味着这不强大!

    无尽怒气药水的持续时间越长,威力越强,对身体的损害也越大,但在它还生效的时候,饮下了这药水的战士,简直就是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血腥收割机,就像是现在的拉戈什。

    加文森特从未像现在这样憋屈过!

    即便是在苍穹要塞瓦拉加尔,在和晋升的金色瓦格里女武士交战的时候,加文森特都未曾这样狼狈,他甚至不敢正面格挡对手的武器,因为那样自己会被巨力直接震飞!

    对手的招式明明破绽百出,但他就是不能上前,战士的直觉在告诉他,一旦进入拉戈什的攻击范围,就会重伤!甚至是…死!

    这当然和加文森特被禁锢了怒气有关系,如果他的怒气还在,他根本不用担心拉戈什的攻击,但这种情况,你让一个以战斗为乐趣的维库人怎么能忍?

    他矮身躲过了拉戈什一击完全走形的斩击,大吼一声,合身扑了上去,但让已经打定主意拼死一搏的维库人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这一扑之间,拉戈什却在同时扔掉了武器,如同摔跤一样,正面定在了他的腹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从那颤抖的双手上逐渐消失的力道,加文森特立刻明白了原因!

    这个疯狂的战士,虽然不知道他喝下了什么,但毫无疑问,他到极限了!

    “嘿!你这是要认输吗?小个子!”

    维库人狂笑着挣扎,要把自己的手臂从拉戈什越来越弱的禁锢中解脱出来,但黑发角斗士却虚弱的嗤笑一声,

    “野蛮的大个子,我可不是一个人!”

    是的,拉戈什虽然勇猛,但他从不一个人行动,在加文森特被拉戈什禁锢的那一瞬间,缓过了一口气,但腹部还是剧痛的瓦蕾拉左手向空中一抛,六枚神秘精致的骨骰飞向天空,6个面篆刻的神秘符文数字在空中不断飞舞,最终落回了瓦蕾拉的手心。

    “666666”

    在这个绝命关头,好运气又一次眷顾了好运气的瓦蕾拉,高等精灵刺客的身体再一次虚幻了起来,但这一次不再是因为虚弱,而是因为超强状态的加持。

    “命运宝藏”“嗜血攻击”“乱斗之心”“死亡黑帆”“精准视界”“暗鲨涌动”

    能量恢复,攻击强度,攻击速度,攻击伤害,精准,攻击附带伤害,这6种魔法状态每一个足以致命,现在是6合一了!

    瓦蕾拉的身影在下一刻就窜到了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的加文森特身后,直到她的第一把匕首精准的刺入加文森特后心的时候,维库人才知道,拉戈什…这个狡猾的家伙,他把自己当成了诱饵,掩盖住了真正的杀招!

    他们真正的杀招从来都只有一个,就是瓦蕾拉,这个一开场就会变成透明人的女人!

    在对手的警惕性全部放在熊皮和拉戈什的身上的时候,瓦蕾拉致命的刀刃就会闪耀出绝命的光芒,就像是现在!

    但…来不及了!

    拉戈什的力量确实在削弱,但这个削弱是有持续时间的,他之前疯狂的支持了40多秒,无尽怒气药水在他身上残留的力量,已经足以禁锢加文森特最少5秒钟,这5秒钟,已经足以让瓦蕾拉将他的心脏搅成碎片了。

    嗯,绝对不会少于三次!

    “混蛋!”

    维库人无法挣脱,在真正死亡的压力到来的这一刻,半巨人终于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活,他的左脚抬起,狠狠剁在原地,这一刻,脚面和大地接触的这一刻,就像是真正的地震一样,地面的裂痕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冲了出去,角斗场刚刚被修补好的围墙再次垮塌,烟尘四起,在剧烈的摇晃中观众们尖叫着,但却没有人愿意逃离。

    这角斗太精彩了!

    百年难遇!

    加文森特用出的是雷霆践踏,这是巨人种专属的技能,据说一些老练的牛头人战士也会使用这一招,但加文森特用出来,却真正的和地震一样了。

    拉戈什的手臂因为身体的踉跄松了一下,但就是这一下,让战士感觉到了危险,加文森特果然挣脱了,他的双臂伸向身后,瓦蕾拉身化数十道残影,几乎是围着维库人的疯狂攻击也被这地震一般的攻势弄得迟缓了一刻,她所在的地面已经变成了一个凹陷,但还没等她重新组织起攻势,加文森特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但他没有攻击,而是咆哮着将瓦蕾拉扔向了已经摇摇欲坠的熊皮!

    拉戈什没办法阻挡,因为他还在虚弱当中!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瓦蕾拉砸在熊皮身上,超脱法术的乳白色光芒在加文森特身体上一闪而逝,然后血红色的怒气就开始沸腾。

    拉戈什双眼怒睁,他下意识的从身后的地面抽出长剑就冲了上去。

    不能让加文森特的怒气汇聚完成,否则他们会失败!

    真正的角斗士从不会希望自己失败,拉戈什也不会!

    但单手剑的迅捷完全不足以让他破开加文森特的怒气护盾,任何战士都知道面对怒气或者其他能量盾,重武器是最好的,但他没有!

    而且机会只有甚至不到半秒钟!

    狄克在这一刻悄悄拍了拍安度因的肩膀,小王子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喊出了刚才狄克教他的那句话。

    “父亲,你的剑!把它们合在一起!它们是一体的!”

    拉戈什听到了这句话,很罕见,但混在千万人的声音中,他偏偏就听到了这句话,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将双手合十,然后用最顺手,练习了不下数万次的姿势,将手里的两把剑斩了出去。

    “如果他的话是真的…请让我看到这真实!”

    拉戈什瞪圆了眼睛,他知道,这是最后一击了。

    加文森特同样瞪圆了眼睛,只要给他2秒钟,不,1秒钟,只要怒气回到身体,只要…

    “噗…”

    两个人错身而过,一大一小,一高一矮,完全不成比例的两个人错身而过,红蓝色的能量风暴对抗在那一瞬间爆发的光芒似乎要耀花人的眼睛,但也只是那一瞬间,一切都归于平静。

    拉戈什因为饮用了无尽怒气药水的后遗症最终爆发,在这最后的一次冲击之后,他趴倒在了地上,他回头看去,加文森特还站立着,就像一座铁塔和不朽的丰碑。

    黑发角斗士苦涩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看上去自己还是没做到答应了雷加的事情,自己还是没能成为最强的角斗士。

    而加文森特则低头看着插在自己心口的那把造型怪异却又极具杀伤力的双手重剑,同样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拉戈什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强行切开了还没有提升到极致的怒气,那是他唯一的缺点,被拉戈什抓住了,然后反败为胜。

    输了…

    尽管这伤势并不致命,但在这凡人的战场上,他已经使出了奥丁赐予的,不属于凡人的力量,面对一个凡人角斗士…

    他输了,输在了一个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输给了一个他曾只是轻微重视的对手。

    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输过了?

    这种感觉,依旧是这么的苦涩,输,这可真不是个会让人舒服的词啊!

    拉戈什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带着瓦蕾拉和熊皮回纳格兰草原,在舒沃古圣山边缘,他们三个刚刚建好的家里好好休息,那是他为生活在那里的兽人们带回了血吼后,赢得的尊重和奖励。

    那草原,真的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地方,他已经和瓦蕾拉说好,在离开角斗场之后,他们会住在那里,度过余生。

    但平静的岁月却还是没能到来,他们还需要舔舐伤口,两年后,他们会再来这里,到那个时候,拉戈什不相信还会有人能挡住自己。

    不过下一刻,角斗士的回忆就被一个黑影子打断了,他睁开眼睛,是加文森特,这个维库人已经恢复到了人类大小,他那双灰色的冷酷眼眸盯着拉戈什,最后他伸出了左手,拉戈什楞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同样伸出了手。

    “恭喜你!”

    “你赢了!”

    两个人同时开口,但都愣在了原地,拉戈什皱着眉头,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这是属于你的胜利!”

    加文森特看着互相扶持着走到身边的瓦蕾拉和熊皮,朝他们“和善”的笑了笑,这个笑容让瓦蕾拉再次握紧了匕首,但下一刻,加文森特将自己胸口的破碎的护甲拉开,一个怪异的伤口出现在那里。

    从那伤口甚至可以看到他破碎的心脏,甚至能看到他背后的伤口,那是被瓦蕾拉切开的狰狞伤口,但那心脏却在血色的光芒中慢慢愈合。

    “这是伟大的奥丁赐予我的力量,但这不是凡人世界的力量,所以在和你们的战斗里,我不能使用它,我只能以凡人之躯和你们战斗,而我的凡人之躯被你击溃了,拉戈什…我会记住这个名字的。”

    加文森特将左手里已经合二为一的萨拉迈尼递给了拉戈什,

    “这是把好剑,拿好它,等你去到英灵殿,我会再和你打一场,那时候我就不会再留手了!”

    拉戈什还有些发愣,他接过自己的剑,忍不住问到,

    “英灵殿?那是你来的地方嘛?听上去不像是给活人住的!”

    “哈哈,当然,那是所有英勇的战士死后应该去的地方,灵魂将在那里晋升,成为奥丁大神麾下永不疲倦的英灵,我们会在奥丁大神的战旗下为这个世界而战!你会去那里的,拉戈什,你有这个资格,因为我认可了你!”

    加文森特哈哈笑着瞥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熊皮和瓦蕾拉,

    “还有你们,虽然你们不是战士,但那里也有你们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