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7.在勇气和力量里加冕为王(下)

37.在勇气和力量里加冕为王(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到底是谁赢了?”

    看台上的观众们窃窃私语,明明是拉戈什先倒下,按理说应该是加文森特赢了,但是明明可以给致命一击,加文森特却放弃了,这显然不对劲!

    普通人看不到其中的门道,但实际上对于狄克和其他高手来说,胜负也还是个迷!

    在加文森特爆发的最后一刻,那把合二为一的神剑已经实打实的刺入了心脏,并且将其彻底切碎,在那种伤势下,就算是伪装的巨龙也会倒下,但加文森特若无其事,这就证明维库人在最后使用了不属于现世的力量。

    不过这一点还不能作为胜负的评判标准,因为很简单,角斗比赛并不禁止使用超过现世的力量,虽然使用之后,角斗比赛就变味了,就变成境界上的直接碾压,也会因此失去角斗的意义,但如果维库人执意追求胜利的话,所有人都没有理由阻止。

    说到底,那也是人家本身的力量。

    但圣骑士看着和拉戈什相谈正欢,完全不像是刚才拼红了眼睛要致对方于死地的维库人战士,直觉告诉他,这个维库人不会做那种事情。

    与其说他对根本不熟悉的加文森特有信心,不如说是对苍穹要塞瓦拉加尔有信心,能进入那里的战士英灵,基本上都不屑于玩这种小把戏。

    议论的声音就像是蜜蜂的嗡嗡声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大角斗场,加文森特回头看了一眼焦急的想要知道结果的观众们,裂开嘴笑了笑,他看着拉戈什,举起拳头,狠狠的在他胸口捶了捶,

    “你赢了,我会帮你一样礼物,但要等到你的“加冕”结束之后,我会来找你的,拉戈什。”

    加文森特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他战斗了7天的地方,最后洒然一笑,非常豁达的朝着观众们摆了摆手,捂着心口就走向了角斗场的离开通道。

    这个动作证明了一切!

    拉戈什赢了!

    观众的群体里爆发了一阵阵更大的嗡鸣,他们不知道战斗最后的具体情况,但所有人都看到了倒下的是拉戈什,凭什么要让加文森特退场认输?

    维库人的粉丝是很多的,他们立刻就聒噪了起来。

    “这不对!加文森特才是胜利者!”

    “黑幕!黑幕!”

    “回去,加文森特,回去掐死那个人类!”

    “你才是胜利者,别走,回去!”

    很多激动的观众直接站起来,用手里的东西朝着角斗场砸了过去,这种举动立刻激怒了拉戈什这边的粉丝,两方开始对骂,甚至拳脚相交,本来已经走到了比赛场地边缘的维库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举起手,大喊一声,

    “瓦拉加尔!”

    这一声如此的巨大,包括斗殴的那些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维库人高举着拳头喊叫的模样,那一声瓦拉加尔的呐喊里包括的还是原来那个加文森特,还是那力扛戈隆的神灵巨人,他没变,还是那个豪迈的他。

    “瓦拉加尔!”

    有人第一个喊出了这名字,是狄克,圣骑士将自己的拳头在胸口敲了敲,这个动作立刻被模仿,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最终,整个角斗场,不管是喜欢他或者是不喜欢他的人,都拥有拍着胸口,高喊着那个声音。

    “瓦拉加尔!瓦拉加尔!”

    就连拉戈什也虚弱的站在原地,郑重的拍着胸口,送他离开。

    加文森特哈哈狂笑着回过头,在一片花瓣和绶带的飘扬中,在瓦拉加尔之名响彻天空的那一刻,他大步走入了黑暗的通道里。

    他是输了,但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用自己的狂野和力量征服了现场的观众,当他们离开这里,去往世界各地的时候,瓦拉加尔的名字,也会随之扩散到世界各地。

    “这还不够!”

    维库人对自己说,奥丁大神授意他组建对抗海拉的勇士们,所以厄运之槌只是他在这世界的第一站,他要找到更多的,像拉戈什这样的勇士,集合他们的力量一起,才有可能打破海拉邪恶的封锁,将苍穹要塞真正释放出来。

    当明白了自己要走的路之后,所有的失落和悲伤都可以被抛到脑后了,更何况,在漫长的胜利之后,赢得一场失败,这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毕竟,无敌,才是真正的寂寞。

    而另一边,当加文森特消失在通道里的时候,拉戈什也将手里的长剑高高举起,原本分为两把的精灵神剑萨拉迈尼,已经合二为一,变成了一把很类似于狄克的逐风剑样式的“音叉”式长剑。

    整体就像是一把直刃斩剑,但在剑刃背后,却又漂浮着稍短一截的另一道刀刃,两者交接之处,一团星点光芒,赤红色的光芒萦绕其中,再往下是铭刻着魔纹的红色宝石,在下方则是拥有一长一短护手的剑柄。

    这一把重剑整体是白色的,却又不是那种绝望的白,苍白的白,而是一种看上去就充满了锋利和致命的白,钢铁之白!

    拉戈什将其高高举起,那剑刃尾端的星点火焰跳动,很快就蔓延到了剑刃之上,就像是持火者,当角斗场的瓦拉加尔的声音低沉下去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再度响起,

    “拉戈什!拉戈什!拉戈什!”

    尽管还有人对拉戈什取胜有些不满,但却没有人因此否定他的强大!

    毕竟在刚才,喝下了无尽怒气药水的拉戈什正面击退并且差点击溃了加文森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就像是神话里挑战巨人的勇士,他没有狼狈的退下,相反,他赢了!

    尽管赢得有些不够精彩,但最后一刻,全身都被血红色气息鼓荡的加文森特和同样疯狂的拉戈什交错而过的那一幕,却真的是提起了在场所有观众的心,拉戈什倒地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叹息出现。

    他可能不是最耀眼的,在这一届角斗大赛中,他和他的战队一直到最后决赛才焕发出了自己的光彩,在那之前,双王战队,瓦拉加尔之锋,戈隆等等,都将他们埋没在了黑暗里,但金子就是金子,最终会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现在,他赢了!他站在了最后的角斗场上,他成就了...冠军!

    实际上,拉戈什的战队还达到了另一个从未有人达到过的战绩,在来到厄运之槌之前,他们拿到了外域的鲜血之槌和血环两个角斗大赛的冠军,再加上手里这个。

    名副其实的三冠王,真正的联赛冠军,几乎是绝无仅有。

    最后的花瓣和绶带从天而降,这一刻,真的是毫不夸张的“遮天蔽日”,所有人都在期待接下来要进行的冠军典礼,据说在第一缕黄昏的晚霞出现的时候,就会由黑暗世界最出色的法师们联手弄出一个如梦如幻的场景,冠军将在那美景里加冕为王。

    那几乎是黑暗世界最大的盛事了。

    经历过上一届比赛的老观众们兴致勃勃的对身边的萌新讲解着那些景色和绵长复杂的仪式,一脸的得色,但在真正的组织者眼里,眼下却面临着一个很棘手的事情。

    典礼很好,每一次都有典礼,但问题是眼下角斗场里还趴着一个半神呢,谁知道这位神秘的半神是喜欢安静,还是喜欢热闹,万一典礼惹恼了它?

    乔拉齐罕见的有些拿不定注意,不过下一刻,就不需要他纠结了,因为一直没有动作的戈德林,晃了晃身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的欢呼声,所有的议论声,统统消失。

    半神的威势在这一刻展现无疑,当它准备开口的时候,整个世界都会因此安静。

    戈德林根本没有理会周围场景的变化,它迈动四肢,巨大的身体仅仅是走出了两步,就买到了拉戈什的身前,它低头看着这个黑发的角斗士,看着这个疲惫的人类。

    拉戈什也在看着它,他没有听说过半神,甚至连戈德林的名字,今天也是第一次听到,但这不妨碍他能直接感受到眼前这个生物的强大,仅仅是那种蓬勃欲出的生命力,那种好似一座会呼吸的高山站在面前的感觉。

    四目相对,拉戈什从那双绿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但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满意,就像是看到了心爱之物的喜悦,戈德林的脸颊上同样有一道伤口,那是上古之战给它留下的痕迹,像极了拉戈什脸上的那道贯穿伤,拉戈什认为自己看错了,但当他再仔细看去的时候,戈德林已经转过了脑袋,它蹲在地上,仰天长嚎。

    “嗷!!”

    苍凉之中,苍茫之外,这一声悠远的狼嗥将所有人似乎都带入了那个蛮荒的上古时代,那狼嗥声中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情愫,不仅仅是普通人沉迷其中,就连狄克的脑袋,都有了一丝恍惚。

    当他摇着脑袋回过神的时候,圣骑士赫然发现,自己头顶的黄昏天空,已经变成了一片璀璨的星河,在天边还有一轮皎洁的明月,那月亮圆的就像是梦境里的景色,就像一颗白玉一样的圆盘,斜挂在天空。

    这是时间?

    狄克皱了皱眉,不!这不是时间,这方天地被戈德林置换到了某个空间里!

    一念之间,改天换地。

    白色的巨狼蹲在那里,它的爪子抬起,就像是刚才面对维琳德那样,拉戈什也若有所感的抬起了手,手指和爪尖轻轻碰触的那一刻,漫天星光都开始挪移,然后像是流星雨一样从天而降,这一幕引来了阵阵压抑的惊呼,就连惊讶也要小心翼翼,没人愿意破坏眼下这种景色。

    它美好的就像是梦里,好像打个喷嚏,都会让这梦境惊醒一样。

    戈德林的鬃毛被夜风吹起,而拉戈什的头发也同样被夜风吹起,莫名的感悟在所有人心头涌动,然后大家明白,这是传承!

    戈德林的眷者!

    那个黑发角斗士,拉戈什,竟然是戈德林的眷者!

    怪不得他能够打败加文森特那样的神灵巨人!

    乔拉齐和其他大佬用万分嫉妒的目光看着站在那里的拉戈什,但他们不敢有动作,甚至不敢发出不满的哼声。

    那是半神啊,这个世界究极的武力。

    狄克站在风中,维琳德站在他身后,圣骑士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追随者,他突然有种感觉,维琳德正在离自己远去,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而狼人妹子正在为自己的事情思考,就感觉到狄克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她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圣骑士,后者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我只是好奇,戈德林陛下给了你们两什么样的传承?”

    维琳德沉吟了片刻,她看着拉戈什,

    “他是勇气,而我...我是自由。”

    狄克心中一沉,但下一刻,整个星空就在众人的惊呼中片片破碎,就像是经历了时间畸变一样,当所有人回过神的时候,狼神早已经消失无踪,整个角斗场一片安静,直到古尔戈有些惊疑不定的声音响起,

    “我们...嗯...继续冠军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