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9.垂死挣扎

39.垂死挣扎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冠军的欢宴要一直持续到午夜,狂热的粉丝们甚至会酣战到天亮,再过几天,这热闹的地方就又会变得人迹罕至,直到2年后又一届角斗士大赛的召开,如果这些不分种族的在欢宴的恶棍们还没死去的话,他们大概会很乐意掏钱再来看一次。

    但想必下一届角斗士大赛,可能就没有加文森特和拉戈什这样出色的角斗士了吧?

    从双王到半神,这一届角斗士大赛绝对是历史上最罕见的群英荟萃的时代,进入复赛的前五名随便找一届角斗士大赛扔进去,都绝对是争夺冠军的热门人选,这一届的含金量高的吓人,这也让普拉格有些愁眉苦脸。

    下一届比赛的主办方是黑铁酒吧,也许普拉格是在烦恼,该到什么地方去邀请这样优秀的角斗士吧,如果办的不好,黑铁酒吧就要颜面扫地咯。

    不过在这个点,黑暗世界的大佬们坐在一起,讨论的可不是2年后的比赛,在利益重新划分结束之后,另一件事情被摆上了日程。

    “根据我们在灰谷的探子的回报,就在2个小时之前,一座紫色山峰坠入了迷雾之海,那里因为撞击形成了超大型的海潮,黑海岸甚至被直接淹没,我倒是不怎么关心那些精灵,但我很好奇,那个从天空坠入大海的“紫色山峰”是个什么东西?”

    乔拉齐用手指摩挲着很光滑的下巴,他的手指很干瘦,但指甲什么的打理的非常干净,很难相信,那十根手指会在任何时候变身为夺人性命的致命杀器。

    坐在他对面的,穿着一身厚重的紫色法袍的法师模样的家伙轻笑了一声,分不出男女,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那紫色的法师帽下方,却是一张很类似于小丑般的缝合面具,那是达拉然下水道的黑市主人,来历神秘的法师。

    “紫色山峰?刺客联盟的探子的水平太低了一些吧?那分明就是一颗含有诡异魔力的巨型水晶,我可以肯定上面还有生物,但无法确定是敌是友,他们看上去很不好惹,他们有娴熟的魔法遮蔽的经验,我损失了3个没用的下属,才勉强看清楚了上面的景象。”

    神秘的法师缀了口甘甜的果酒,伸出手指在眼前晃了晃,

    “啧啧,那里简直变成了地狱,不过暗夜精灵们的反应速度很快,第一艘船在坠落之后2个小时就从奥伯丁出发了,眼下估计已经和那些蓝皮肤的诡异生物有了接触,很遗憾,面对国家力量,我们还是有些弱势了。”

    乔拉齐遗憾的耸了耸肩,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空出来的座位,

    “可惜贝恩霍勒不在,否则以它麾下那些魅魔的水平,眼下我们估计已经得到第一手资料了…最少能买个好价钱。”

    听到这话,一直愁眉苦脸的普拉格抬起了头,

    “算了吧,公爵先生,借它两个胆子,贝恩霍勒都不敢把自己的恶魔派到埃索达上面去,德莱尼人可是真正的圣光眷族,他们使用圣光的技巧,就和白银之手那些圣骑士一样娴熟,贝恩霍勒避开他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凑那个热闹!”

    “埃索达?德莱尼人?那是什么?”

    乔拉齐和神秘的法师对视了一眼,直接告诉他们,侏儒术士掌握了某些他们不知道的秘密,看到这一幕,普拉格装腔作势的咳嗽了一声,又端起了酒杯,摇晃了两下,直到乔拉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的时候,才开口说,

    “我有一个老朋友…嗯,关系非常“要好”的那种,我以为他早就死了,但其实没有,出于某种原因,他现在就和那些坠落的德莱尼人们在一起,那是一艘飞船,能理解吗?”

    普拉格放下酒杯,站在椅子上,双手比划了一个夸张的造型,

    “一艘不管是魔法科技,还是工程学造诣,都远超艾泽拉斯的飞船,据说是专门在扭曲虚空里航行的,那些德莱尼人本来生活在外域,但是在前不久,外域之王发动战争之后,他们就被迫离开了那已经被战争笼罩的破碎世界,然后到了艾泽拉斯,虽然他们不可否认是很强大的种族,但我认为他们只是一群可怜的逃亡者。”

    虽然嘴上说的很轻松,但普拉格翘起的嘴角还是证明了他的得意,以及更深层次的含义,乔拉齐的手指轻轻一甩,一块银色的徽记落在了普拉格手边,神秘的法师则伸出手指在眼前的空气里画了一个圈,然后将手伸入圈里,摸出来一个盒子,丢给了术士,极其不耐烦的说,

    “你还知道什么?一起说出来吧,我们不会亏待“老朋友”的。”

    侏儒没有答话,而是伸手拿起了那徽章,看了一眼,就满意的放进怀里,然后又伸手将盒子打开一条缝,又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吧,确实还有一个消息。”

    普拉格的眼睛咪咪了起来,他捻了捻自己的八字胡,压低了声音,

    “那些德莱尼人是抱着目的来的,他们是来找狄克的!你们以为黎明骑士还待在这?哈哈,他2个小时之前就离开了,以吉安娜女士的传送术造诣,现在估计都到了吧。”

    “是他组织的“北伐”的援军?还是他的老相识?”

    乔拉齐又追问到,术士张开双手,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刺客公爵活动了一下牙齿,站起身,朝着其他两个人稍稍俯身,他的身体轻轻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法师乐呵呵的说,“乔拉齐当初为了辛迪加的事情和狄克交恶,虽然最后狄克低头,但现在想想,他那一步棋走的太糟糕了,即便现在狄克脱离了文明世界,变成了孤家寡人,他给乔拉齐的压力还是太大了。”

    普拉格则一脸古怪的看着笑呵呵的法师,

    “不是我说,你的情报组织得赶紧升级一下了…狄克,他什么时候孤家寡人过?”

    “…”

    同一时间,麦迪安正陪着安度因坐在角斗场的最后一节阶梯上,在角斗赛结束之后,丽丽和老陈就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安度因又和拉戈什在一起待了好久,等到麦迪安找到他的时候,小王子正一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角斗场边缘,静静的看着月亮发呆。

    破甲锤被他放在一边,甚至连王子的权杖都被他顺手丢在了战锤边上,安度因手里拿着一个小葫芦,如果麦迪安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老陈送给小王子的见面礼,据说里面装满了来自老陈家乡的美酒。

    “嗨,安度因,我一下午都没看到你!”

    麦迪安浑不在意地面上的尘土,一屁股坐在了安度因身边,伸手拿过了安度因手里的酒葫芦,张嘴就灌了一口,然后被辛辣的味道弄得挤眉弄眼的好久,才算缓过来。

    伴随着这孩子的年纪增大,他父亲对于魔法的强横操纵在他身体上重现,一起重现的还有麦迪文的坏毛病,嗜酒。当然,即便是在美酒成堆的卡拉赞,古板的老管家莫罗斯和冷漠的导师梅里·冬风也不会允许麦迪安整天醉醺醺的不像样子,塞拉摩的艾格文女士更是如此。

    所以和老陈出来这一段时间,反而是麦迪安成长中难得的自由时光,他又抿了一小口烈酒,斜着眼睛看着沉默的安度因,两个孩子很早就是朋友了,所以麦迪安很轻易就知道,安度因的心情有些糟糕。

    “怎么了?好奇小子,谁让你不高兴了!我…呃,我们让老陈去揍他!”

    安度因抬起头,看着挂在天边的月亮,

    “没有谁,是拉戈什,我的父亲。”

    “噗!”

    听到这话,麦迪安张口喷出了一口酒,惊讶的问到,

    “瓦里安陛下不是在暴风城吗?虽然我没见过他,但是…难道你母亲…抱歉,我只是…”

    想到提菲因王后的遭遇,麦迪安急忙停止了古怪的思考,安度因摇了摇头,有些沮丧,

    “不是你想的那样,导师在走之前把事情都告诉了我,真是难以想象,拉戈什竟然是我父亲的半身,他要和我远在风暴要塞的父亲合二为一之后,才会真正的变成我的父王,瓦里安·乌瑞恩。”

    听到这解释,麦迪安摸了摸嘴巴,若有所思的说,“听上去像是分裂灵魂的禁忌邪术,很难对付的东西,但是你应该高兴才对呀,你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你父亲,怎么又…”

    “但是他忘记了!麦迪安,拉戈什忘记了一切,除了我之外,他忘记了暴风城,忘记了王国,忘记了…我的母亲,他还和那个高等精灵在一起,他背叛了他的爱情和他的王国。”

    安度因激动的从地面上站起来,手舞足蹈的喊到,“我无数次希望我的父亲是个真正的英雄,但我记忆里只有他喝醉的样子,我无数次希望他是个贤明的君主,但是他抛开了国家的一切,唯有他对我母亲的爱,那是唯一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东西,但现在没了!麦迪安,你能理解吗?”

    “最后一点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东西没有了,哪怕拉戈什像是我想象中那么勇猛!他就像我想象里的英雄,我能感觉到我们血脉相连,但他不是我的父亲,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甚至没有资格要求他牺牲自己,变回瓦里安·乌瑞恩,你也看到了,他有他自己的生活,那个高等精灵很爱他。”

    麦迪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安度因提出的问题太过尖锐,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不过想了几秒钟,他开口说,

    “想开点,安度因,他最少还记得你,你能指望一个灵魂都被分裂的父亲做些什么?他能记得你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了,呃…”

    黑暗的影子从麦迪安身后窜起,瞬间破开他的魔法盾,甚至没有激起一丝反抗,就扼住了他的脖子,更多的黑暗触手从他的影子里窜出来,将他死死缠住,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而背对着麦迪安的安度因却没有感觉到这一切,他还在发泄着自己的忧伤。

    “不,麦迪安,我现在很烦恼,也许暴风要塞的那个人才是我的父亲,拉戈什…他只是一个可怜人,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我没有资格要求他为了我放弃瓦蕾拉,也许就当是我们没见过面,这让对我和他都好,你明白吗?麦迪安…麦迪安?”

    安度因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丑陋的大脸,

    “当然,我明白,王子殿下!”

    “嘎嘎,你很快就没有烦恼了,因为你会同时失去他们两个!哈哈哈”

    双头的黑影扛着昏迷的安度因和麦迪安转身走入了阴影当中,在他身后那远方的丛林里,食人魔王国的大门已经被打开,厄运之槌角斗场周围正进行着一场狂欢,很快,居住在厄运之槌里的“主人”们,也将有另一场“狂欢”了。

    “火焰,烧起来,烧起来!”

    “让我们听到哀嚎,让我们感受痛苦,嘎嘎,我们说过我们会回来的…我们从不食言!”

    这个扭曲的黑影子消失的那一刻,橘红色的火焰也从远方的喧闹的边界腾起,这个本就不平静的夜晚,在这一刻,彻底的被喧嚣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