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0.幸运与不幸

40.幸运与不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摇晃,摇晃。

    安度因呻吟了一声,从深沉的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他想要伸手揉一揉疼痛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捆住了。

    小王子低头一看,一圈圈皮质绳子将他捆在科多兽的背上,刚才的晃动就是科多兽走路时候的摇晃,他急忙扭头看向左右,结果发现麦迪安也被捆在了另一头科多兽的背上,相比小王子的待遇,麦迪安的看守更严密一些。

    他被禁摩锁链捆住了双手和双腿,而且还正在昏迷当中。

    周围的天色已经渐渐明亮,但还处于黎明前的最后一抹黑暗,一颗明亮的星星就挂在安度因头顶上,小王子在意识到自己的情况之后,没有鲁莽的打算做些什么,而是悄悄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似乎已经不是菲拉斯的范围了!

    周围随处可见的郁郁葱葱已经变成了戈壁一样的环境,小王子感觉到周围有种特殊的阴凉,甚至有些渗人,在远方影影瞳瞳的地方,竖立着高高耸起的柱子,他们这一行人,就在这柱子底部,沿着一条路,正朝着东南方快速行进。

    安度因感觉到有人过来了,他急忙闭上眼睛,装着自己还昏迷的样子,伴随着几句他听不懂的兽人语渐行渐远,小王子又瞧瞧睁开眼睛,他朝着前方眺望,在这深沉的黑暗中,没有光芒,没有火把,只有一支沉默的队伍。

    他一直在想象自己晕倒之前看到的那张脸。

    虽然布满了怪异的疤痕和恶心的粘液,但那是古加尔,安度因可以确定,但是那头食人魔不是经死了吗?

    他在角斗场上被狄克亲手杀死了,连躯体都被净化然后被烧掉了,怎么又会复活?最让小王子感觉到恐怖的,还是古加尔说的那句话,

    “你很快就会同时失去他们两个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安度因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在安度因担惊受怕的时候,在这支队伍的最强方,古加尔正冷着一张脸,大步行走在千针石林荒芜的大地上,就像安度因说的那样,他的脸上布满了怪异的疤痕以及一些黄色的粘液,在厚重的黑色长袍之外,古加尔的身体上萦绕着恶心的味道,就像是血肉蒸馏之后的渣滓。

    那是借助两头食人魔复活之后的后遗症,他全身的皮肤和血肉,都来自于两头戈多克食人魔王国最强壮的武士,那是他为自己留下的后手,在被狄克斩杀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从自己的躯体上脱离,开始了痛苦恶心的复活过程。

    他的手里拄着一根扭曲白骨制作的法杖,在那法杖的最顶端,是一个兽人的头骨,那是他亲手拧下来,然后制作的纪念品,古加尔毕竟是得到了克苏恩亲授力量的幸运儿,能成为暮光教会的统领者,绝对不只是依靠克苏恩的信任,在古加尔苏醒的时候,克尔苏加德的下属,这个自称是暮光主宰的兽人正在游说戈多克大王归属到克尔苏加德的麾下。

    克尔里斯的悲剧就在于,当愤怒的古加尔要干掉他的时候,他毫无廉耻的供出了克尔苏加德,但当古加尔要求他将克尔苏加德骗过来设伏的时候,他却根本联系不上那个狡猾的巫妖。

    兽人这才明白,他自作聪明的提出要收拢戈多克王国的食人魔的时候,就已经被克尔苏加德放弃了。

    他的死亡也会告诉已经回去东部王国的克尔苏加德,古加尔没有死。

    克尔里斯只是卷入了古加尔和克尔苏加德博弈的小人物,一个浪花就让他失去了性命,而古加尔也是个狠人,在意识到事情已经崩坏到了极点的时候,他果断的做出了一个很冒险的举动。

    煽动已经被混沌控制了信仰的戈多克食人魔进攻角斗场的典礼现场,然后亲自抓走了麦迪安和安度因,然后带着信得过的下属一路向东南方逃窜,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希利苏斯,那里是他的地盘,虽然现在被那些冒险者冲击的很厉害,但在那里,古加尔有信心能凭借之前的安排,挡住后续的追兵。

    抓住安度因是为了引出来拉戈什,以食人魔的魔法造诣,他一眼就能看出拉戈什的灵魂不完整,联想到在暴风王国的本尼迪塔斯,古加尔本能的感觉到这其中有阴谋,而抓住麦迪安,则是食人魔的另一重打算。

    在暮光教会的内斗里,他已经失败了一次了,他留在暮光高地的仆从遭到了克尔苏加德的清洗,戈多克食人魔的力量放在这种争端中完全不够看,他需要更强的势力。

    卡拉赞...古加尔曾对那个地方充满了恐惧,在十几年前,他是亲眼见过麦迪文无穷力量的人之一,但有身上永固卡拉赞魔力节点的麦迪安在手,那地方他也可以闯一闯了,如果能掌握麦迪文留下的一些秘辛,他就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邪教徒们都是很现实的,在古加尔连夜离开菲拉斯之后,留在那里的戈多克食人魔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抬头看着头顶逐渐淡去的黑夜天幕,古加尔咳嗽了一声,手里的法杖轻轻一挥,

    “加速!今天必须穿过千针石林,到达塔纳利斯!”

    跟在他身后的黑衣教徒们默默的驱使着科多兽,行走在千针石林也需要小心,这里已经被恐怖图腾的牛头人占领了,那些好战的家伙虽然暴躁,但却还遵循着萨满教义,和强行奴役元素的暮光教会有信仰上的冲突,在大多数时候,两者见面都会爆发战斗。

    眼下,以这只队伍的实力,要是遇到那些野蛮的牛头人,除了古加尔和几个高手之外,其他人真的就是必死无疑了。现在的他们就像是一只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悄悄爬行的老鼠,得小心翼翼的逼开一切威胁,这时候,任何的意外都是致命的。

    但古加尔的运气似乎还不错,在第一抹阳光刺破阴霾出现在天空的时候,他们已经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恐怖图腾的大本营,被称为乱风岗的石柱集合的地方,这里的地形是个大峡谷,灼热的风从头顶上方吹过,峡谷底层倒显得相当阴凉。

    通过乱风岗之后,除了小心那些游荡的半人马部落,就再没有了危险,千针石林东南部的闪光平原直接和塔纳利斯的沙漠接壤,在那里古加尔要换乘骆驼,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赶到热砂港,那里有暮光教徒的秘密营地,只要到达那里,古加尔的冒险就结束了。

    但就在通过了乱风岗之后的五分钟,古加尔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太糟糕,拦路者出现了。

    拉戈什和熊皮正面拦在古加尔的队伍面前,莉亚德琳和维琳德站在阴凉一点的地方,变成了龙人形态的达斯桀骜不驯的耸着肩膀,它一手握着血色战刀,另一首拄着黑曜石之刃,在他们身后,德拉瑞斯带领的一些辛德拉剑士组成了松垮的阵型,看起来,他们已经在这等了很久了。

    “噌”

    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在神剑萨拉迈尼的剑刃上流动,太阳照在这把利刃的边缘,映红了拉戈什冷漠的脸,

    “放下那两个孩子,食人魔,我可以放你一马!”

    古加尔伸手摘下了头顶的黑色兜帽,那两张丑的让人发指的脸上露出了猖狂的笑容,

    “我很好奇,你们是从哪里知道我要经过这里的消息的?”

    “嘎嘎,我猜是另一个家伙泄露了秘密!我就说有人在暗算我们!”

    拉戈什没有回答,其他人也没有,他们抽出了武器,显然,这是打算正面突破了。

    “上!杀了他们!”

    古加尔手里的白骨法杖向前一挥,那些穿着厚重黑色长袍的邪教徒就纷纷拔出武器,像是冷漠的死人一样,乱哄哄的冲向了对面的对手,拉戈什倒拖着手里的重剑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熊皮还有些虚弱,但他一挥手,粗大的藤蔓就从地面破土而出,将那些邪教徒固定在地面上,在被冲锋的坦克一样的龙人和拉戈什,还有那些剑士们轻松砍倒。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邪教徒不对劲,明明已经被斩成两截,但人类的躯体被破坏之后,更恐怖,更黑暗的东西从那躯体下涌动了出来,不多几分钟,几头由尸体融合在一起的恶心怪物就挥舞着带着粘液的触须,死死缠住了拉戈什等人,最后连莉亚德琳也不得不在圣光涌动中加入了战斗。

    古加尔狞笑着转过身,他根本不在乎被这些追兵挡住,这支队伍里,除了他和几个亲信之外,全部都是资深的邪教徒,灵魂早就被混沌侵染,用来当做弃子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躲起来的老鼠,离我的猎物远一些!”

    “嘎嘎,我看到她了!就在那个金发小鬼旁边!她还以为我们看不到她,嘎嘎。”

    躲在阴影里的瓦蕾拉心头一跳,急忙朝着旁边闪开,下一刻,一团紫色的混沌之火就从古加尔手心里窜了出来,狠狠的抽在了瓦蕾拉刚刚站立的地方,紫色的火焰在空中飘散,安度因的尖叫声让拉戈什狂性大发,双手握住剑柄,血色风暴涌动身体周围,一剑砍翻了面前不断融合的血肉怪物,就朝着古加尔的方向突围而来。

    紫色火鞭将地面都被抽出了一条黑色的灼热痕迹,而瓦蕾拉也被从潜行中逼了出来,然后被几个沉默的兽人邪教徒围了起来。

    “你们就在这慢慢玩吧,我要走了!”

    “告诉狄克,嘎嘎,下一次我们回来的时候,他熟悉的一切,都会被完全毁掉!嘎嘎!”

    古加尔标志性的二段音在混乱的战场上响起,他嘎嘎笑着看着冲过来的拉戈什,一手抓住了挣扎的安度因,一手抓住了破口大骂的麦迪安,将其扛在肩膀上,他甚至还恶声恶气的朝着拉戈什摆了摆手。

    下一刻,紫色的光幕破碎,古加尔连带着两个孩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统一时刻,萨拉迈尼在空中划过了致命的光芒,扎在了古加尔所在的地面上,拉戈什看着空无一物的地面,双拳死死的握住,抽出重剑反身又沉默的加入了战斗当中。

    他必须砍点东西来发泄内心的愤怒,否则他很害怕自己会失控。

    另一边,千针石林和闪光平原接壤的地方,古加尔的身体狼狈的从紫色的光芒里翻倒了出来,安度因和麦迪安被远远的甩了出去,食人魔巨大的身体趴在地上,就像一条被甩上了岸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他的胸口满是紫色的血液,强制传送带来的压迫让他的身体再度被撕开,古加尔并不如自己表面看上去那么优势十足,狄克对他灵魂造成的损伤可不是换一具身体就能豁免的,他在拉戈什面前的威风凛凛只是纸老虎。

    这个食人魔甚至连正面对抗狂怒的拉戈什的信心都没有,只能仓皇的逃窜。

    不过还好。

    古加尔摸了摸嘴角的鲜血,回头看了一眼西北方,总算是逃出来了。

    他用手杖拄着身体站起来,将安度因和麦迪安重新扛在肩膀上,打算先去找一头骆驼,但就在他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另一道传送术的光芒在他不远处绽放开。

    一起响起的,还有一个尖锐的声音。

    “啊啊啊,别打我的头!别打我!,你也知道,传送术不好掌握落点,我敢肯定,这地方距离菲拉斯不远了!以法力风暴家族的名义保证!绝对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