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3.纳鲁图雷

43.纳鲁图雷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和维伦交谈的时间并不长,几乎是三言两语就确定了彼此的盟友身份。

    有圣光代言者的身份,彼此本身的可信度就极高。

    而维伦忙于收拾坠落之后的烂摊子,这位先知表示自己在处理完目前让整个埃索达都有些焦头烂额的事情之后,就主动去找狄克商谈后面的事情,而狄克也表示会尽快调集一批德莱尼人需要的物质到达秘蓝岛。

    对此,维伦没有拒绝,他唤来了埃索达的另一位领袖,萨满努波顿,让他带着狄克前去休息。

    普通的德莱尼人除了那双和恶魔很相似的反曲蹄子以及背后的尾巴,和下巴上的触须之外,和人类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应召前来的这个萨满,却和吉安娜刚刚见过的那些德莱尼人几乎完全不一样。

    他带着用魔纹编制的灰色兜帽,身体要比普通的德莱尼男性低很多,和狄克差不多高,而且用肉眼能看到他四肢的萎缩和畸形,最恐怖的是他的脸,隐隐还能看到德莱尼人的面孔特征,不过面孔被拉长,鼻子则变小,除了眼睛没有变化之外,其他的一切似乎都被扭曲了。

    他的触须也有些畸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受尽了折磨的可怜人。

    不过吉安娜注意到,先知维伦,这个强大而神秘的牧师,对待这个萨满的态度却很友善,两个人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吉安娜挽着狄克的手,好奇的看着和普通德莱尼人的长相完全不一样的萨满努波顿,这目光多少有些不礼貌,但努波顿是个很和善的人,他没有在意吉安娜的目光,轻轻的伸了伸手,示意让狄克跟他来。

    “德莱尼人的萨满会变得和他们的平民不一样吗?”

    吉安娜小声问到,狄克摇了摇头,同样低声回答说,

    “不,不是的。努波顿长者是一名破碎者,虽然还属于德莱尼人,但他的形貌和他们并不一样。”

    “破碎者?”

    法师大小姐一如既往的好奇,圣骑士正要开口解释,在前方带路的努波顿却突然开口,用不太规范的通用语回答说,

    “破碎者就是被恶魔力量击溃了意志的德莱尼人,人类女士,魔能缠绕在我们的身体上,让我们的身体扭曲,变成了这幅样子,实际上,即便是在我们的同胞眼里,我们这些人也是被诅咒的。”

    萨满的语气很平淡,但不管是狄克还是吉安娜,都能从其中听到一丝流淌于心底的哀伤,吉安娜沉默了,更用力的保住了狄克的手臂,圣骑士则回应到,

    “艾泽拉斯也有很多著名的萨满,在这个世界,这是一份崇高的传承,灵魂高贵者才能感受到元素之灵的低语,努波顿先生,我相信您会在这里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说着说着,狄克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问到,

    “实际上,我曾经去过悲伤沼泽,那是距离黑暗之门很近的一片失落的大地,那里似乎也有一些破碎者存在,而且据说他们已经在那里生活了数十年,甚至更久。”

    “这很正常,狄克骑士。”

    努波顿依然没有回头,他手里拄着一根充斥着元素力量的木杖,

    “德莱尼人早在1000年前,就在燃烧军团的追杀下,迁移到了名为德拉诺的破碎世界,前900多年我们和兽人相安无事,直到他们被恶魔诱惑之后,他们向我们发动了战争,德拉诺的战争持续了很多年,虽然在你们的历史里,那座链接两个世界的传送门是在十几年前打开的,但是实际上在很久之前,那里就存在着已经形成的空间裂隙,有破碎者意外被卷入其中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位老迈的高阶萨满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

    “那些可怜人大概已经失去了对希望的坚持,自甘堕落之后的破碎者,很快就会被魔能改造成真正的怪物,他们和我们,已经是两种生物了。”

    努波顿的这一席话说完,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低沉,没有人再谈起话头,直到几分钟之后,努波顿引领狄克和吉安娜来到一处盘旋向下的阶梯入口,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埃索达里存在着一位纳鲁,我们从它的低语声里听到了一个名字,沃洛斯,所以我就用这个名字称呼那位高贵而纯洁的存在,维伦叮嘱我,要带你来圣光之座,也许沃洛斯有话要对你说。”

    狄克楞了一下,埃索达的圣光之座有一位全身蓝色的纳鲁,他是知道的,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沉默寡言的纳鲁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是维伦吩咐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见一见这位神秘的纳鲁。

    在狄克的记忆中,当燃烧军团第三次进攻艾泽拉斯的时候,神秘的圣光军团向艾泽拉斯传递了一颗名为圣光之心的神器,据说蕴藏着打败燃烧军团的秘密,但这个神器只有沃洛斯能够解密,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沉默寡言的纳鲁,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狄克迈步前行,吉安娜也想要跟上,但却发现,狄克能轻而易举的走入面前的阶梯,但她却不能,一层无形的壁垒阻止着她进入其中,努波顿解释到,

    “沃洛斯在埃索达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只有被它允许的人才能自由进入圣光之座,他们中大都是使用圣光作战的圣骑士,我们称其为圣光选民,女士,显然你没有得到沃洛斯的许可,耐心等待吧,狄克骑士很快就会出来的。”

    圣骑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回头朝吉安娜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法师大小姐不要着急,他很快就出来。

    在狄克的身影进入圣光之座以后,吉安娜好奇的看着头顶上飞船的能量管以及周围大厅随处可见的那些水晶,最终开口说,

    “努波顿大师,如果可以,我想听一听德莱尼人的故事。”

    正站在一边冥想的努波顿被惊醒,他诧异的看了一眼吉安娜,在凡人种族里,很少能看到这种完全不害怕破碎者恐怖外貌的女子,不过他沉吟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那是个漫长的故事了。”

    “没关系,大师,我是个法师,我们对这些故事都很有兴趣的。”

    狄克一人行走在安静的圣光之座,看的出来,德莱尼人是发指内心崇拜这个名为沃洛斯的纳鲁,他们精心布置了这个占地面积并不大的大厅,当沐浴在圣光中的沃洛斯映入狄克眼帘的时候,这位圣骑士又感觉到了当初面对穆鲁时候的感知。

    全身的圣能都处于一种活跃的状态,但却没有偏离狄克的控制,显然,这是因为狄克身体里达到了MAX的圣能和眼前这个纳鲁产生了某种共鸣。

    狄克从沐浴在身体周围的圣光中聆听到了圣歌的响声,尽管听不懂那歌声,但却让他的精神忍不住振奋了起来。

    沃洛斯的身体和穆鲁的身体一样,都是发光的七巧板一样的形态,在身体最中央有一颗熠熠生辉的光芒,和全身散发着微紫色光芒的穆鲁不同,沃洛斯的身体是蓝色的,就像是最美丽最精致的水晶。

    “来...狄克...”

    沃洛斯的声音在狄克心里响起,圣骑士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沃洛斯的下方,这个纳鲁在歌声中不断的旋转着自己的身体,但不管从哪个方向看,沃洛斯的身体都是以正面出现。

    这是一种超越了三维度世界的生物。

    狄克甚至怀疑,自己眼前看到的,只是纳鲁在这个世界的投影。

    “我感觉到...你的心灵有疑惑。”

    沃洛斯的声音越发清晰,狄克想了想,便开口说,

    “伟大的沃洛斯,我曾和穆鲁见过一面,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将德莱尼人送到艾泽拉斯,我想你们也知道,伊利丹同样是为了对抗恶魔,尽管他的手段过激,但如果你们可以合作的话,完全可以将燃烧军团挡在破碎的德拉诺之外。”

    “因为艾露恩...圣光的意志告诉我们,艾露恩才是真正的希望,她有足够的潜力成长到对抗萨格拉斯的程度,但她需要时间,需要能够护卫她的力量,在她真正强大起来之前,这个世界的力量还不够...德莱尼,就是加诸其中的薪柴。”

    沃洛斯很直接的告诉了狄克原因,这个猜想也在狄克原本的诸多猜想当中,星魂艾露恩的特殊已经不止一次被证明了,不管是燃烧军团执意的毁灭,还是诺甘农特意留在这颗星球上的布置,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狄克点了点头,他开口说,

    “那么伟大的沃洛斯,有什么事情是我应该去做的吗?”

    一阵舒缓的叮当声传入狄克的耳中,这大概是这纳鲁在思考的表现,他耐心的等待,几分钟之后,沃洛斯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我无法给你方向...更高阶的力量笼罩在你身上,勇敢的向前,我主的意志将在你身体上重新显现,上前,泰坦与圣光的代言者。”

    狄克闻言,大步走上前,几乎站在了沃洛斯庞大的身体下方,他抬头看去,周围的光芒并不耀眼,但在纳鲁的旋转中,一枚破碎的水晶从他身体上慢慢飘落,最终悬浮在了狄克的眼前。

    “这是纳鲁图雷,我们中最古老,最勇敢的勇士的残骸之一,他用自己的存在,击退了一个可怕的敌人,保全了一个星域的存在,人们诵念他的名,他的碎片被交给无数种族,庇护他们,引导他们走向光明和希望。”

    “拿着它,狄克,将它交给一个值得拥有它的人。”

    圣骑士伸出手,轻轻握住了眼前这枚放佛在圣光中翻滚中碎片,没有温度,冰冷,但他却从这水晶上,感觉到了一丝让他心灵平静的力量,还有和沃洛斯身体周围一样的音乐,那是圣歌。

    狄克知道手心里的水晶是什么。

    这是牧师三神器之一,专属于神圣牧师的神器,图雷?纳鲁道标,源自最古纳鲁图雷的碎片。

    这位最古老最强大的纳鲁在名为卡寇拉的神秘世界陷入了虚空领主-诸界吞噬者门迪修斯的魔爪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引爆了自己,那无穷的圣光顷刻间驱散了笼罩在卡寇拉世界的暗影,并且将强大的虚空领主重新封印于虚空当中。

    那是秩序生物对抗混沌势力罕有的大胜利。

    狄克将水晶放入自己的储物指环,这牧师的神器对他的碰触毫无反应,显然,它需要的是一名真正的牧师。

    但不管怎么说,这份来自维伦和纳鲁的礼物已经足够珍贵,它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塑造出一名强大的圣光勇士,狄克没有理由拒绝它。

    “去吧...狄克...去吧,最黑暗的时刻还未到来,我们还须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