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4.维库人的礼物

44.维库人的礼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当拉戈什见到安度因的时候,已经是古加尔死亡之后一个周的事情了。

    他们回到了塞拉摩,在王宫大厅中,勇猛的角斗士半跪在地上,将失而复得的安度因紧紧抱在怀里。

    拉戈什曾经以为自己和安度因的缘分仅止于厄运之槌的相遇,但在安度因被古加尔抓走之后,这个勇猛的角斗士才真正知道了安度因对于自己的意义,那是他的灵魂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命运将小王子送到了他眼前,他不打算再和他分开。

    之前一直犹豫的事情,到和安度因见面的这一刻,也有了决定,拉戈什最终决定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命运,不管那是新生,还是毁灭。

    瓦蕾拉忧伤的靠在塞拉摩宫廷之外的天台上,这个坚强的高等精灵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就像一个柔弱的女孩,而且从她美丽的眼角的湿润来看,最近她肯定偷偷哭了不止一次。

    拉戈什不会向她隐瞒任何东西,所以她是第一个知道拉戈什决定的人,她无法阻止在她看来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毫无意义的决定,但她无法阻止自己喜欢的人走向毁灭。

    尤其是在亲口听到凯尔萨斯的解释之后,瓦蕾拉觉得天都要塌了。

    就连最博学的辛德拉的博学者们,在连续讨论了一整天之后,都无法确定两个被分裂的灵魂重新融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他们最乐观的估计,是重新合二为一的灵魂,会同时继承拉戈什和瓦里安的记忆,但性格绝对会发生一定的偏转,至于最糟糕的结果,两个灵魂重新融合之后,新生的人格甚至会遗忘自己所有的过去。

    就像一张白纸,这简直是再用自己的存在冒险!

    瓦蕾拉曾以为自己会无法承受这一切,但当看到拉戈什抱着安度因痛哭流涕的场景的时候,她的心被打动了,这3年里,她从未见过拉戈什露出那种软弱的表情,她甚至觉得眼前的拉戈什有些陌生,她很想逃离这个地方。

    但她不能。

    最少在亲自看到拉戈什冒险的结果之前,她不能。

    “你怎么躲在这里?孩子,你不应该闯入这里的。”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让瓦蕾拉从自己的忧思里惊醒,她擦了擦眼泪,回过头,看到了一位严肃的老嬷嬷正拄着手杖站在自己面前,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天台上跳下来,朝着老嬷嬷俯身行礼。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艾格文看着眼前这个高等精灵,在她漫长的生命里,她无数次见过这样美丽的生物,她曾对这种生物没有好感,尤其是在听到自己的儿子死亡的消息之后,她对这个曾亲自守卫的世界充满了失望,但在看到麦迪安出现之后,艾格文已经冰冷的心又重新跳动。

    她试图用一种新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她接纳了狄克,她搬到了塞拉摩,她甚至重新回去卡拉赞,看了看那个为她的孩子付出了生命,付出了一切的男人,她甚至开始重新喜欢上了这个变化越来越快的世界,尽管她从不承认。

    现在,她看着眼前的瓦蕾拉,按照她原本的脾气,未经允许闯入她法师塔的小偷,都会被无情的烈焰焚烧成一具枯骨,但现在,她却在沉默之后,轻轻挥了挥手,

    “是啊,我这里确实是这座城市里最安静的地方了,来,小丫头,和我说说你的事情吧,我能感觉到,你很伤心,很迷茫,甚至有些绝望。”

    艾格文慢吞吞的从自己的茶柜里取出了一套精美的茶具,招呼瓦蕾拉坐在她身边,

    “这种情绪可不应该出现在你身上。”

    “为什么呢?”

    瓦蕾拉虽然还是很伤心,但却被眼前这个古怪的老嬷嬷的话提起了兴趣,她低声问,“难道高等精灵就不能伤心了吗?”

    艾格文笑了笑,这一抹笑容让她严肃的脸变得柔和了起来,

    “因为刺破黑暗的刀锋,不应该如此软弱,我的孩子,说说吧,就算是满足一个可怜的老人那可怜的好奇心。”

    瓦蕾拉怔了怔,她印象里,自己的祖父还在的时候,那位整个奎尔萨拉斯最出色的刺客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很快,在艾格文的引导下,她就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和拉戈什的故事说了出来,说到最后,一抹泪花不可抑制的出现在了她的眼角。

    “他这是自己去送死了...我想阻止他,但我没有理由那么做,那个孩子,我能看出来,他是为那个孩子做出的决定,我能感觉到,在他心里,那个孩子比一切都重要,比我都...”

    瓦蕾拉的故事讲完了,艾格文却陷入了沉思,她絮絮叨叨的说,

    “灵魂魔法是很神秘的,那些辛德拉精灵说的不错,它复杂的情况会导致很多麻烦,但他们没有考虑到一种情况,双方的记忆的断层被填补之后,很可能也会让两种性格产生互补,甚至会诞生一个更完美的灵魂...”

    “您在说什么?”

    瓦蕾拉听不懂艾格文那些复杂拗口的名词,她问到,这打断了艾格文的思考,不过老嬷嬷最后朝她笑了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掌,

    “放心,小丫头,命运会眷顾那些勇敢者,不要总考虑坏事,要我说,你的小男友很可能会因祸得福呢。”

    “真的吗?”

    瓦蕾拉瞪大了眼睛,这个动作让这个冷酷的高等精灵看上去意外的萌,艾格文点了点头,

    “当然,丫头,就算事情变得糟糕了,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而是好好陪陪你的小男友这最后几天,你难道想给彼此留下一个糟糕的最后分别吗?”

    瓦蕾拉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她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这位神秘的老嬷嬷的躬身行礼,最后一步一步走出了法师塔的大门。

    艾格文耸了耸肩,另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啊,那是桑古纳尔家的后裔,那个冰冷的刺客世家,终于出现一个有人情味的小家伙了。”

    这个声音出现的很突兀,但艾格文却不以为意,她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烦恼,

    “说了多少次了,埃兰,别踩在我的地毯上,那很贵!”

    伴随着艾格文的训斥,一个白胡子的老头从空气里走了出来,从他身体的单薄荧光来看,这是一个幽灵,但他却神奇的保留着自己的所有记忆和性格,他看着不再年轻的艾格文,那张还能看到年轻时的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好啦,美丽的女士,不要生气,我是来找你讨论上一次那个魔法课题...”

    “得了吧,埃兰,这套把戏你三十多年前就用了!快来帮我收拾东西,麦迪安一会就要过来了,我得在我孙子过来之前,给他准备好美味的小蛋糕,那可怜的孩子一定很想念他的奶奶。”

    “没准他更想念他爷爷呢。”

    “闭嘴!不许和我抢孙子,你这该死的...不对,你已经死掉了,你这混蛋。”

    另一边,就在瓦蕾拉的心结解开的时候,加文森特,这个失踪了好几天的维库人正坐在一头庞然大物的身体上,在大海面上乘风破浪,海风吹起他灰色的头发,把这个维库人粗犷的外表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视线的尽头,塞拉摩标志性的白色宫殿已经历历在目。

    “我说,野蛮人,我听说你被一个人类打败了?这可不像你呀!”

    雷鸣般的声音和善而又充满了戏虐,加文森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伸出拳头敲了敲这个庞然大物坚硬的鳞片。

    “好了,黑角,你这装神弄鬼的家伙,这一次找你来是帮忙的,可不是听你那些过时的笑话的。”

    庞然大物不满意的拍打着翅膀,反击到,

    “谁说我的笑话过时了?至高岭那些小牛头人听得如痴如醉呢,当我说起胡恩的传奇故事的时候,那些小家伙很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和那些恶魔干一架,对了,说起来,你真的确定那个人类身上残留的魔法是我们这一族的秘术吗?”

    加文森特点了点头,

    “当然,那魔法的味道和你的气息很相似,但混着一丝疯癫和狂乱,我估计是你那些发疯的同族留下的。”

    “同族...死亡之翼堕落之后,我就没有同族了,唯一两个能稍微抵抗血脉里混沌的家伙,也已经被杀死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能感觉到其中一个好像还没死。”

    “这个问题留在以后说吧,先去塞拉摩,拉戈什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但愿这一次能帮上他的忙吧。”

    “放心,只要确定是秘术,我都可以轻松解决,相信我,加文森特,黑角可从不骗人!”

    “...我能相信你其他的东西,但唯独你的话,我是一点都不信!你把整个至高岭的牛头人骗了一万年,你这虚伪的混蛋!”

    “哈哈哈,那只是为了保护他们!黑龙的力量,可不是他们能接触的!”

    伴随着雷鸣般的笑声,一个庞大的黑影掠过了塞拉摩的港口,让无数人惊慌失措,他们抬头看去,那是一头真正的巨龙,黑色的鳞片,黑色的尾巴,还有那锋利的爪子,直到治安官到来,这里才慢慢恢复了宁静。

    但无数人看到了,那是一头黑龙!

    一头清醒的让人难以置信,平和的让人无法相信的黑龙。

    那是这世界上,仅存的最后一只清醒的,没有被混沌感染的黑龙...嗯,大概是最后一只吧。

    而在暴风城,早已经重建完成的暴风要塞。

    一身礼服的瓦里安国王在全副武装的温德索尔元帅,麦克斯韦尔元帅和艾法希比元帅的亲自护卫下,从要塞走出,在流沙之战里失去了一只手臂的李奥瑞克公爵单手扶着腰间的剑柄,大步走在前面。

    他们要去魔法区,安度因?乌瑞恩王子的骑士试炼已经完成,国王决定亲自去塞拉摩接他回来。

    得到消息的本尼迪塔斯大主教带着牧师们赶了过来,在要塞门口和国王以及元帅们碰面了。

    本尼迪塔斯依旧是那副慈祥而又让人亲近的形象,他担忧的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瓦里安国王,低声说,

    “恕我直言,陛下,您现在的身体不宜远行,不如让几位元帅代替您过去吧。”

    本尼迪塔斯的话在瓦里安这里还是很有分量的,再加上这位国王现在的状态比较奇怪,他思考了一下,觉得本尼迪塔斯说的也有道理,就开口说,

    “要不...”

    “不,陛下!”

    就在国王即将改口的时候,温德索尔元帅开口大声说,

    “别忘了卡莉雅长公主之前发给您的密函,这一次可不光是为了接回安度因王子,那种事关洛丹伦建国的大事件,王子殿下的身份还不够,这可是事关暴风王国体面的事情。”

    这话让瓦里安立刻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他郑重的对本尼迪塔斯说,

    “大主教,元帅说的没错,这一次确实不光是安度因的事情,我必须得亲自去一趟塞拉摩,至于我的身体...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您可以跟我一起来,以您的身份,相比卡莉雅公主也会欣然迎接的。”

    本尼迪塔斯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他叹息一声,

    “2天前,那群该下地狱的邪教徒袭击了东谷,我得在这两天去一趟那里为死难者做慰灵仪式,现在王国风雨飘摇,希望您能尽快回来主持大局,我会让牧师们跟随您一起过去,随时照看您的身体,请务必不要拒绝。”

    瓦里安点了点头,然后在诸位元帅的护卫下走向了魔法区,那里有前往塞拉摩的传送门。

    在瓦里安离开之后,本尼迪塔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其中闪过了一丝无法言说的光芒,最终,这位德高望重的大主教的手指在身前虚划了几下,做了个修士们经常用的祈祷手势,然后带着自己的随从返回了教堂区。

    3天后,暴风王国艾尔文森林边境的西泉要塞遭到暮光教徒袭击,死伤惨重,举国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