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5.拉戈什·瓦里安

45.拉戈什·瓦里安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蓝色的传送门光芒在瓦里安身后破碎,这位国王的身体自从3年前开始就每况愈下,不管是光明大教堂的牧师,还是北疆的圣骑士,甚至是神秘的萨满,来检查之后,都只有一个定论,这位国王陛下的灵魂受到了损伤。

    灵魂的损伤,在肉体上显现出来,就表现为身体虚弱,甚至是突然性的晕厥。

    但却没有人能找到这位国王陛下的病因。

    本尼迪塔斯甚至为此不惜使用自己的力量来为瓦里安加固灵魂,少了这位国王,他暗中操纵暴风城的举动也会因此失败,最少在现在这个时候,本尼迪塔斯还不能允许瓦里安死去。

    实际上,拉戈什越强,就意味着瓦里安越弱,两个人虽然远隔千山万水,甚至是一个世界的界限,但他们本身就共用一个灵魂,灵魂的重量是固定的,在拉戈什达到最强状态的时候,瓦里安注定会进入最虚弱的时期。

    在通过传送门之后,瓦里安的脸色更加苍白,可见刚才本尼迪塔斯说的他不宜出行并不只是阻拦的借口。

    不过在由宫廷侍卫引领着进入卡莉雅长公主的会客厅的时候,瓦里安和四位元帅却都愣在了门口,因为就在他们对面,另一个黑头发的男人正坐在那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也愣住了。

    两个瓦里安,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拉戈什是黑色的头发,脸上还有一道凶狠的刀疤,而瓦里安是白色的头发,面孔疲惫而虚弱。

    两个人就像是一体双面,除了那张脸之外,不管从仪态到神情,再到气质,几乎没有一处一样的。而跟在瓦里安身后的温德索尔更是长大了嘴巴,他看着坐在拉戈什旁边的众人,最后看向了法师大小姐。

    “吉安娜女士,你们…他?”

    吉安娜点了点头,示意温德索尔猜的是对的,这位老元帅当初也是亲身参加过拯救瓦里安的行动的,所以他知道国王半身的事情。

    但其他人不知道,温德索尔和知情人都是口风极为严密的,其他三位元帅看到拉戈什的时候,眼睛都要直了,本能告诉他们,今天肯定有不得了的大事会发生!

    “你是我的半身?”

    “我叫拉戈什,他们说我们是被分裂的。”

    两个瓦里安看着彼此,尽管没有开口,但他们却分明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在心里!

    而安度因王子则坐在卡莉雅公主的身边,长公主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瓦里安,也有些头疼,她扭头看向莉亚德琳,示意重要的事情可以开始了。

    莉亚德琳向外走了两步,打开了另一扇们,缩小了身体的加文森特和黑角走了进来,在看到维库人的瞬间,几位元帅的手就放在了剑柄上,不管是气质还是容貌,还是打扮,这维库人可都不像是良善之辈。

    加文森特本身也不在乎礼仪,他大步走向拉戈什,哈哈笑着和拉戈什抱在一起,黑角倒是很有礼貌的朝卡莉雅公主点头示意,不过这个最后的黑龙还是至高岭牛头人的伪装,一头高大的黑牛朝着娇小的长公主致敬,怎么看上去都有些不伦不类。

    加文森特和拉戈什寒暄了几句,然后环视了一圈,发现这里大部分都是熟人,至于瓦里安则被他选择性的忽略了,在维库人心里,就算是灵魂融合,也肯定是以勇猛的拉戈什为主体的。

    “这是黑角,破碎群岛至高岭牛头人的大祭司!”

    加文森特指着站在身后的黑角,对其他人说,“但不要被这家伙的外表骗了,他的真实身份是黑龙,据说是最后一头还清醒的黑龙!他有办法帮拉戈什清除灵魂的顽疾,这也是我送给最强角斗士的礼物!”

    “黑龙!”

    拉戈什谨慎的后退了一步,隐隐挡在安度因的面前,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残留的本能告诉他,杀尽一切黑龙就是他的使命(这一点在拉戈什出场的时候就有描述过),而温德索尔元帅在听到黑角的身份之后,也是扶着剑柄挡在了瓦里安国王面前。

    这位老元帅对于黑龙同样没有什么好感。

    黑角倒是不在意,他摇晃着硕大的牛脑袋左右看了看,对那些看着他的人说,

    “伙计们,我是清醒的,我身上也流淌着死亡之翼的血脉,但是在他堕落之前,我就已经接近孵化了,所以我并没有被他的疯癫感染,如果你们有巨龙伙伴的话,不妨请他们出来认一认。”

    吉安娜听到这话,挥手招来了侍立在旁边的黑曜石毁灭者莫阿姆,这个家伙现在几乎已经成为了塞拉摩宫廷的一份子,他很会说话,就连卡莉雅公主都很喜欢这个会活动的石头怪。

    “莫阿姆,帮我把德米和达斯请过来。”

    “遵命,女主人!”

    莫阿姆摇晃着身体快速离开,几分钟之后,穿着绿色盔甲的德米提尔和龙人达斯推开门,走了进来,但在走入房间的第一刻,德米提尔的目光就落在了黑角身上,

    “你…你是谁!黑龙,你不应该出现在…等等,你的气息,你不是堕落的!”

    达斯的大嗓门也在这时候响起,

    “伊瑟拉在上!我居然见到了一个纯血的黑龙!你们不是在巨龙之战的时候就已经灭亡了吗?”

    黑角的牛脸上露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他耸了耸肩,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胡恩将我带回至高岭的时候,我还是个小龙崽子,好了,既然身份已经证明了,现在是不是就该开始仪式了?”

    黑龙显得有些焦躁,他甩了甩尾巴,粗声粗气的说,

    “至高岭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去做呢,能抽出时间到这里,已经是看在加文森特的面子上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十几秒钟之后,长公主开口了,

    “这位…黑龙先生,你确定你能治疗瓦里安的情况吗?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他们分裂,但是站在我面前的,明明是两个活生生的人,我无法想象要怎么将他们融合到一起?”

    这个问题显然也是其他人关注的,所以大家都在等待黑角的回答,黑龙大概是觉得这样说不清楚,干脆掠过了很多专业的词汇,讲过程说的很简单,

    “嗯,简单的说,这位国王陛下的运气很不好,他是被黑龙秘传的魔法撕裂了灵魂,你们看他们是两个人,这是因为其中一个人的身体是被魔法创造出来的,其实他们共用一个灵魂,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一个越强,另一个就会越弱,当一个强到极致的时候,另一个就会濒临死亡,而且他们性命相连,一个死了,另一个也会死。”

    说着,黑角走到拉戈什面前,意识他拉开袖子,然后将那伤痕累累的手臂展示给了对面的瓦里安,轻声问,

    “这把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拉戈什想了想,“2年前,在血槌角斗场。”

    然后黑角又指着另一个狰狞的疤痕,但这一次没有询问拉戈什,而是想看若有所思的瓦里安,

    “那么国王陛下,请告诉我,他的这道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瓦里安楞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肩膀,

    “1年前,大概是14个月之前,那天晚上,我的胳膊突然疼的就像是要裂开一些。”

    黑角扭头看向了拉戈什,这个黑发角斗士脸色的表情有些呆滞,显然,瓦里安的时间说对了,而瓦蕾拉则死死抱住了拉戈什的肩膀,显然,她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黑角最后一次看了一眼众人,

    “所以,他们本就是一体双面,共享所有痛苦,共享所有幸福,而且有个不幸的消息,国王陛下的身体并不如拉戈什这般健壮,准确的说,拉戈什拿走了太多灵魂的份额,所以国王陛下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等到他死去的时候,拉戈什也会跟着一起死。”

    黑龙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冰冷的铡刀,让整个大厅寂静无声,

    “他们眼下正在拖着彼此走向深渊,拯救的办法只有一个,让他们重新复原,我能解开这个魔法,但就要看你们愿不愿意相信我了。”

    “荒…荒谬!”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李奥瑞克公爵,这个独臂的将军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猛兽,他看着黑角,恶狠狠的说,

    “你这个骗子!我不信!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瓦里安国王当初被从你那头邪恶的同族手里救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肯定是你们这邪恶的生物策划着谋害他!还有这个人类,他也是帮凶,你们…”

    “好了!李奥瑞克!”

    瓦里安没有说话,温德索尔挥手制止了李奥瑞克的咆哮,已经许久不抽烟的老元帅颤抖着左手,从怀里取出了烟斗,深吸了一口之后,他抬头看向黑角,一字一顿的说,

    “成功率…成功率有多少?”

    “你疯了!温德索尔,你怎么可以把陛下的性命交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手里!你是不是想要叛国!你这…”

    忠于皇室的李奥瑞克公爵很激动,但温德索尔的声音下一刻就直接盖过了他的声音,

    “听我说!”

    李奥瑞克被这一声咆哮吓了一跳,然后他就听到温德索尔元帅低声说出了当日从奥妮克希亚巢穴里拯救瓦里安陛下的详细经过,

    “事情就是这样,在结束之后,我,吉安娜女士,伯瓦尔和埃里戈尔指挥官,我们四个知情者将这一切隐瞒了下来,就是为了避免王国的震动,这件事卡莉雅公主应该也知道,所以坐在你们面前的,确实是国王的半身,狄克骑士一直在密谋着寻找他,现在他履行了承诺,将国王的另一半带回来了。”

    温德索尔的眼睛里已经有了血丝,显然,这位老元帅承受的压力也很大,他扫过在场的众人,

    “所以,现在问题的抉择权应该交给两位陛下,也只有他们有权力决定自己的命运!”

    白发苍苍的温德索尔站起身,朝着面色苍白的瓦里安深深鞠了一躬,

    “陛下,等您恢复之后,我将任您处置!”

    说完,这位老元帅大步走出了房间之外,第二个离开的是卡莉雅,她拽着一脸焦急的安度因离开了会场,然后是达斯和德米,吉安娜,莉亚德琳,熊皮和加文森特,最终,瓦蕾拉深情的在拉戈什额头上留下了吻痕,也捂着眼泪离开了这大厅。

    整个空荡荡的房子里就剩下了瓦里安和拉戈什面对面坐着,黑角站在极远处的窗户边,将空间留给了这两位身份特殊的家伙。

    几秒钟之后,拉戈什抬起头,看着对面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白发家伙,

    “知道吗?我曾经很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