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小熊猫的悲伤--为小道篇章兄弟加更

1.小熊猫的悲伤--为小道篇章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总是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快速窜过,在我们挥起的手指尖,在我们入睡的鼾声中,时光滚滚向前,从不会为任何人停歇。

    丽丽拄着脑袋坐在课桌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兄弟喜仔坐在她旁边,跟小鸡吃米一样不断的低着头,显然是昨晚缠着老陈讲故事,结果一晚上都没睡好。

    其他的小熊猫则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课桌边,听着老先生上课。

    这里是迷踪岛,大海上的熊猫人之家,丽丽和老陈的故乡,一座建立在大海龟神真子背上的平静城市。

    菲拉斯的大冒险早在一个半月之前就结束了,老陈和丽丽告别了塞拉摩众人的挽留,坐上了一艘前往东大陆的船,在中途下船,自己划着小船,用秘密的方式找到了在无尽之海里漫游的神真子,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这种归乡的生活让老陈感到了久违的惬意,他甚至打算长住一段时间,但这种平静的生活对于丽丽来说,简直就像是折磨,这个独特的小熊猫内心充满了对旅行的热爱,她喜欢艾尔文森林,也喜欢丹莫罗的热闹,也喜欢塞拉摩的海风,还喜欢菲拉斯的静谧,她就像一只刚刚学会飞翔的小鸟,不愿意停下自己的翅膀,也不愿意在一个地方停留。

    摇头晃脑的老先生讲完了今天的课程,那是关于熊猫人对于万物的理解之道,老陈对于这玩意很精通,但对丽丽这样的小熊猫来说,它还是太过深奥了。

    丽丽忍不住从脖子上取出了自己那个精致的吊坠,那是用最好的秘银和精金制作的艺术品,据说是塞拉摩的法师们手制的,正面是暴风王国王室的雄狮脑袋,背面是塞拉摩的国徽,也就是刚刚新建国的洛丹伦王室的族徽。

    丽丽不止一次见过卡莉雅长公主,尤其是她和老陈救下了安度因之后,那位性格柔和,但又充满威严的女王甚至想要颁发给她和她的叔叔爵位作为感谢,不过熊猫人对那些东西不怎么看重,老陈多要了几瓶美酒,而丽丽得到了自己的陆行鸟和小猪哼哼。

    还有安度因,那个只会惹麻烦的家伙!

    丽丽哼了哼鼻子,然后轻轻的打开了自己的宝贝吊坠,美丽的光影洒过,吉安娜女士亲自为她装入其中的魔法影像挨个对丽丽打招呼。

    狄克骑士,莉亚德琳女士,吉安娜女士,维琳德姐姐,还有坐在她肩膀上的安薇娜,安度因和麦迪安,还有小王子的父亲,那个本来叫拉戈什,后来又叫瓦里安的国王,最中间则是老陈和坐在老陈肩膀上的丽丽。

    魔法师用这种方式留住了时间,而每次看到这影像,丽丽都会想起那一场让她很满足的大冒险,在贫瘠之地,在菲拉斯,在塞拉摩,还有大海上的狂风暴雨,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怀念。

    这欢声笑语很快就吸引了其他小熊猫的注意,古板的老先生已经离开了,这些闹腾的小熊猫就趴在丽丽身边,细声细气的讨论着那个人物影像更好玩,喜仔更是伸出爪子想要抓一抓那吊坠,但很快就被丽丽拍开了。

    “别这样嘛,丽丽,让我看一看!”

    喜仔不依不饶的抓着丽丽的手臂摇晃着,但小熊猫不为所动,她是个慷慨的人,安度因送自己的那些东西,在回到迷踪岛之后,就被她分给了自己的小伙伴,但她将这个吊坠留给了自己,这是她的冒险纪念,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回忆。

    “丽丽,再给我们讲讲你和那个食人魔的战斗!”

    “我要听拉戈什和维库人的角斗!”

    “说说贫瘠之地,丽丽,那里真的有小山一样大的科多兽吗?”

    小熊猫们叽叽喳喳,丽丽只能一个接一个的哄来哄去,她是年纪最大的小熊猫,自然要照顾这些麻烦的孩子。

    熊猫人自古就有游学的传统,他们在成年的时候,会离开家乡,进行一场长达数年的旅行,这向往自由的天性在迷踪岛的熊猫人身上体现的更加明显,他们的祖先就是当年从潘达利亚出发的旅行者,后来到达迷踪岛的人越来越多,再后来因为某些缘故,迷踪岛就和潘达利亚断了联系。

    如今连这一代最出色的游学者老陈,都无法找到潘达利亚的蛛丝马迹。

    他们脚下的大海龟神真子可以,但在神真子的主人熊猫人刘浪死去之后,神真子也不愿意再回去那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没人能强迫神真子,它太大了,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潮涨潮落,每一次生气都会引起大海啸,实际上,老陈一直认为神真子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就连巨龙都无法战胜它。

    下午的时候,学堂放学,丽丽背着自己的小包带着喜仔走向自己的家,迷踪岛是个和平的地方,武松村更是其中最平静的小镇子,那也是学堂和丽丽的家,她甚至不需要和其他小熊猫一样坐牛车往返,只需要走着就能回家了。

    和往常一样,小猪哼哼和阿白在丽丽家门口等待小主人的归来,喜仔看到了哼哼,欢呼一声,就朝着小猪扑了过去,哼哼开始跑,喜仔在后面追,一时间闹腾的不像样子。

    狄克骑士送的陆行鸟则高傲的用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轻轻的将大脑袋在丽丽的脖子上点了点,来作为亲近的表示,这只陆行鸟也是丽丽的宝贝,她管它叫阿白,每一次骑着阿白出去,丽丽都能收获很多惊讶的赞美声,这让她越发喜欢阿白。

    就连她严肃的父亲,武松村的长老程波,都对这美丽的生物赞叹不已,而迷踪岛的环境几乎适合任何生物生存,阿白也很喜欢这个美丽的地方。

    “我回来了!”

    丽丽和阿白玩了一会,就推开门走入了房间,程波正在做饭,喜仔抱着哼哼已经坐在了餐桌上,老陈坐在另一边兴致勃勃的泡着茶,一家人坐在一起等待开饭。

    “来咯,今天的美味,喜仔最喜欢的八宝饭,丽丽的胡萝卜炖鱼,还有陈的虾饺,来吧,孩子们,吃饭吧。”

    一桌子花花绿绿的美食,让喜仔和丽丽欢呼一声,就抓着筷子开始大快朵颐,老陈和程波则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了酒,丽丽夹了一块炖鱼给小猪哼哼,自己一边喝着鱼汤,一边对程波说,

    “老爸,过几天我想出去一趟,麦迪安邀请我去卡拉赞,那里有个宴会。”

    “不行。”

    程波头也没抬的拒绝了,丽丽不满的用筷子戳了戳鲜美的鱼肉,噘着嘴,“为什么?”

    “丽丽,你上一次说要出去寻找你陈叔,结果在外面待了2年才回来,这一次说什么也得好好待在家,过几天就是云游节了,你和喜仔刻意去五晨寺里好好玩。”

    “可是我不喜欢五晨寺,我想去外面看一看嘛。”

    丽丽抱着程波的手臂开始撒娇,但熊猫人老爸冷着脸,

    “不行!”

    一连几次拒绝之后,丽丽终于发火了,这个小熊猫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她张牙舞爪的对程波说,

    “我不想待在迷踪岛,这里很好,很和平,我很喜欢这里,但不意味着我一辈子都要待在这里,我想去卡利姆多,想去东大陆,甚至想去诺森德,我想和陈叔一样当个旅行家,而不是每天都照顾一群叽叽喳喳的小熊猫,我长大了,老爸,我能照顾自己了!我能按照我想要的生活去活!”

    “外面很危险!丽丽!”

    程波也发火了,这个熊猫人的性格很好,但越是老实人发火就越可怕,他怒气冲冲的看着丽丽,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女儿,

    “你知不知道,你出去的2年,我和喜仔是多么担心你,每一次有信件寄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担心上面写着你出事的消息,你不能这么任性,让你身边的人为你担惊受怕,你得考虑我们的感受!想想壮波,丽丽,那个小伙子为了救你失去了生命,你还不醒悟吗?”

    提起壮波,丽丽的眼泪唰一下就从眼角流了出来,她哽咽的说,

    “我知道壮波是为了救我死去的,我也知道是我害死了他,壮波的事情会让我更好的照顾自己,老爸,待在迷踪岛也有危险,想想王佑,想想妈妈,我不想把一辈子都留在迷踪岛,你们就像是把脑袋缩进甲壳里的神真子,来躲避外面的变化,我不想变成那样,我想多出去看看都不行吗?”

    丽丽提起了自己的妈妈,秀丽,她的妈妈在一次打渔的意外中死去了,但这件事没有让程波冷静,反而更激起了他的怒火,

    “正是因为王佑和秀丽…我才会更好的保护你们,不要说了,丽丽,我不会允许你再出去冒险的。”

    丽丽的嘴一扁,她委屈极了,她的陈叔也不帮她说话,显然老陈也觉得让丽丽待在迷踪岛是个好主意,喜仔被这争吵吓得把头埋在碗里,不敢说话,

    “妈妈从不会这样和我说话!”

    丽丽感觉自己被背叛了,她大声喊了一句,就哭着跑出了家,小猪哼哼朝着程波呲牙咧嘴的叫了一声,就跟着小主人跑了出去。

    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屋子里只有程波气喘吁吁的呼吸,老陈这才开口说,

    “哥哥,丽丽还是个孩子,你这样说话,会让她伤心的。”

    老陈的话让程波的怒火转移,他盯着自己的弟弟,左手拍着桌子,让鱼汤都洒了出来,

    “陈,看看丽丽,她崇拜你,向往你的冒险,但她从没考虑过自己,你是迷踪岛百年以来最有天分的武僧,你能保护自己,但她不能!我不想某一天得到来自丽丽的噩耗,我也不想看到她在外面冒险,遗忘了家人,甚至连喜仔的婚礼都不来参加。”

    老陈皱起了眉头,

    “你在说什么,程波,喜仔什么时候结婚了…等等,你在怪我,对吗?”

    老陈终于明白自己哥哥的怒火来源于什么地方了,他的内心一阵阵愧疚,程波和秀丽结婚的时候,特意给他发了请柬,但那时候他忙于帮铜须矮人清除黑铁的麻烦,在秀丽出事的时候,他也得到了消息,但那时候他被拉赫加克缠着无法脱身。

    他曾以为他的哥哥会理解他,但现在看来,他的举动严重的伤害了程波的心。

    程波看着自己的弟弟,他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怒火从他身体里消散,然后就是无法抑制的悲伤。

    “陈,我曾无数次为你担忧,怕你遇到危险,怕你出事,我不想喜仔以后和我一样,为丽丽担忧,帮我劝劝那孩子,好了,我去休息了。”

    程波离开了,老陈愣愣的坐在座位上,最后苦笑着提着自己的酒葫芦走出了门外,只剩下喜仔一个人。

    这小熊猫默默的将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在没人看到的角落,他的眼睛上也挂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