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失踪的旗舰

3.失踪的旗舰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无尽之海的风暴很常见,尤其是在眼下季风季节还未过去的时候,一场风暴几乎在半小时之内就会成型,然后横扫周围海域的一切。

    但皇家使命号的领航员是航行大海的老海狗了,他选择的这条航线几乎可以躲过百分之九十的风暴区域,眼下这场突然形成的大风暴,也只能说是安度因运气不好了。

    但能被皇太子乘坐的船只,肯定不会是残次品,实际上,在最近几年侏儒和矮人们开始尝试制作钢铁战舰之后,文明世界的国家几乎都陆陆续续装备了这种异常坚固的船只,皇家使命号就是其中情况最好的一艘。

    “不要担心,殿下,我们很快就能驶离风暴区域,您会安然无恙的回到暴风城港口的。”

    疯狂的雨点拍打着船只,闪电在天空中逸散,就像是一道道刺破天幕的长枪,在风暴中,这艘船的每一处地方都发出可卡卡作响的挤压声,但它很结实,就像是暴风雨中的斗士,不愿意就这么屈服,就像是暴风王国的子民的性格一样,坚韧而又充满勇气。

    这艘船的船长,海军准将泰勒将军坐在指挥椅上,信心十足的对安度因说,“一会可能会有些颠簸,您应该回去自己的房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这些人就行了。”

    泰勒是暴风王国海军中首屈一指的指挥官,他年轻时曾在库尔提拉斯的舰队中服役,在暴风王国光复之后,他受命和其他指挥官组建暴风王国的海军,现在已经是海军中的头面人物,这一次也是被瓦里安紧急招来,负责王子的护卫工作。

    这是难得的荣耀,泰勒也不希望会出事,最少不能在自己的船上出事。

    他打了个眼色,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就牢牢护在了安度因身边,小王子对这种待遇已经习惯了,他也明白,一旦自己出事对这些士兵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对于这种带着强制性的关心并不反对。

    然而就在小王子要离开舰桥的时候,传令兵的的报告声却让安度因停了下来,

    “将军,我们在甲板上发现了一头熊人!是个女熊人,她身边还有一只受伤的鸟!看样子她是想乘坐那只鸟穿越风暴,但好像运气不好,被闪电劈中了。”

    “女熊人”这个词跳入了安度因的脑海里,小王子的面色古怪,他嘀咕了一声,

    “该不会是那个毒舌的家伙吧?骑着鸟穿越风暴,听起来可真像是她会做的事。”

    于是安度因转过身,

    “士兵,那个熊人身上有什么能表明身份的东西吗?”

    泰勒也看向了传令兵,后者急忙从怀里取出一个被闪电融化了一小半的项链,双手递给了泰勒,将军看了一眼,又递给了安度因。

    “这是我们从那熊人脖子上找到的!”

    安度因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大变,他将其打开,丽丽和众人的魔法影像闪了出来,他扭头看向泰勒,

    “将军,那是我的朋友!”

    海军准将沉吟了一下,低声问,“殿下,能保证她的可靠吗?”

    安度因点了点头,“她曾经在艾尔文森林救过我!还在菲拉斯和我一起战斗过。”

    听到这话,准将大手一挥,“把那熊人放到船舱!”

    安度因带着年轻的德鲁伊斯温快步离开,泰勒将军摇了摇头,然后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暴风雨上,作为一名在大海上航行了大半辈子的老海军,他敏锐的觉察到,这场风暴来的有些蹊跷,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将船只驶出去。

    安度因在看到丽丽的时候,这个活力无限的小熊猫已经很凄惨了,那道雷电应该只是擦过了她的身体,但即便如此,她的鬃毛也被烧焦了一小半,那平日里看起来萌萌的黑白相间的脸上,如今还满是痛苦,她的手臂上还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灼烧伤口。

    “她真幸运!”

    斯温低声说,“只要偏离哪怕一寸,她就会被闪电直接劈成粉末。”

    安度因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丽丽,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斯温身上,

    “能帮帮她吗?斯温,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眼下船上的牧师还在治疗那些水手,他们太忙了,也抽不出人手来帮我。”

    德鲁伊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新朋友,这个王子和她曾经见过的那些人类贵族不太一样,有些随和的过头了,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漂亮的眼睛眨了眨“我需要一些地根草和魔皇花,如果有的话,再帮我找一些宁神花,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能让你的朋友感觉好一点,但她什么时候能醒来,就要看她的意志了。”

    小王子左右看了看,负责护卫他的卫士现在都去甲板上帮忙了,所以他得亲自跑一趟,好在这几天他把这艘大船的构造也摸清楚了,草药就存放在底仓的某个地方。

    他伸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马灯,又从储物指环里摸出一把带鞘长剑,背在自己身后固定好,那剑鞘分明是后来配上的,和这把剑的剑柄并不搭配,那剑柄非铁非石,有一种黑铁色的质地,还有一颗金色的宝石镶嵌在长剑的末尾,看上去有些古朴和荒蛮的味道。

    德鲁伊斯温好奇的看着安度因背后的长剑,她能感觉到,这把剑绝对不普通,

    “这把剑…”

    “哦,你说这个,这是我父王的维库人朋友送给我的,父王说这是把好剑,我原来的战锤太重了,我得过几年,才能真正的挥舞那样的重武器,所以现在就换成了这把剑,用起来很顺手的。”

    安度因拍了拍背后的长剑,斯温的眉头挑了挑,她这个年纪在暗夜精灵里也算是还没成年的小孩,所以就很好奇的顺口问到,

    “我听说好剑都有自己的名字,这似乎是一种传统,它叫什么?”

    安度因想了想,“加文森特说它叫“真理”,似乎还有一面配套的盾牌,叫“守护者”,我当时也没多问,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小王子提着马灯走了出去,他熟悉的迈过甲板和货仓的楼梯,继续向下,皇家使命号是艘大船,整体有三层,他要去第二层拿草药,在马灯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安度因很快就找到了存放药物的箱子,他拿出小口袋往其中放了斯温点名要求的药草,正要离开,却突然听到了从最底舱传来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出于孩子的好奇,安度因犹豫了一下,俯下身,将耳朵贴在了甲板上。

    “主人的命令…安度因…那个火焰德鲁伊…对,带回暮光高地…其他人,杀了…嗯,凿穿这艘船?好主意…就这么干!”

    “咄咄咄!”

    斧头敲击底仓甲板的声音让安度因面色发白,他隐约间听到了一个大秘密,小王子甚至来不及回去叫人来,下意识的就从背后拔出了长剑,又随手从旁边摸出了一个士兵们用的盾牌,打开通往底仓的挡板,就那么跳了下去。

    下一刻,金色的圣光照亮了底仓的黑暗,三个士兵打扮的家伙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个跳出来的小王子,他们也没想到,在这个风雨飘摇,所有人都去甲板上的时候,居然还会有人来底仓,但安度因没有发楞,他牢牢的记着自己在角斗场上的战斗经验。

    快步冲上去,安度因手里的真理长剑剑锋上缠绕着金色的光芒,这把剑对于圣光的传导性强的让人无法相信,在那邪教徒想要抵抗的时候,长剑刺入了他的腹部,圣光灼烧着他的身体,让这邪教徒尖叫着倒在了地上,又被安度因用盾牌砸在了脑袋上,就此软倒。

    但这也让其他两个人反应了过来,其中一个嘎嘎笑着伸出手,暗影和混沌的力量在他手心汇聚,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蠢到自投罗网!我的小王子,这可真是混沌的恩典!”

    安度因没有回答,他现在也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先去找泰勒将军的,但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小王子将盾牌挡在身前,圣光在身体里流动,手里的真理长剑熠熠生辉,他是一头没有成年的小狮子。

    但小狮子,也有足够锋利的牙齿和爪子了。

    “砰”

    一声闷雷在船舱外响起,两个邪教徒也同时扑向了安度因,小王子后退一步,用盾牌挡住了其中一个的斧头的斩击,用圣光壁垒挡在自己身体外,那力量让他再次后退,但暴风雨中的船只摇摆不定,对面的家伙连续不断的攻击因此走形,安度因抓住机会猛冲上去,用裂开的盾牌砸在了那家伙的脸上,然后用长剑抹过了他的脖子。

    那家伙就像是被割开了脖子的公鸡,但安度因也在这时候被最后一个邪教徒扔过来的魔法砸中,整个人都到倒在了地上,他的圣光壁垒还很脆弱,削弱这一记魔法就是极限了。

    那充满能量的暗影团砸在胸口,让他差点闭过气,胸口也是生疼。

    但经过一次生死之间的安度因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和决断,他趁着船只翻滚的时候,整个人都滚向了另一边,险之又险的躲开了最后一个邪教徒的魔法攒射。

    这三个家伙应该是邪教徒里最底层的存在,战斗力并不强,否则安度因也不可能一照面就干翻一个,这一次行动最多也就是克尔苏加德临时起意布置的,成功了更好,不成功也没有什么损失。

    不过是几个小卒子而已。

    但这临时起意的布置,却让这艘船都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地步,放在平时,凭借这三个人,是很难破坏钢铁结构的船只底部的,但眼下是在暴风雨里,他们甚至只需要将船舱凿出一个小口子,外面的狂风暴雨就会帮助他们完成剩下的工作。

    到那时候,整个船上的近百名士兵都将陷入极度危险的地步,其心可诛!

    小王子双手握着长剑真理,他对抗施法者的经验还不足,但他的攻击也很凶狠,尤其是已经有了一定威力的审判法术,也让那邪教徒擦出了一身冷汗。

    两个人在对峙,在大海上,又一波海潮袭来,整艘船都被抛向了天空,然后又砸入大海,这个“跳跃”让安度因和那邪教徒来不及反应,两个人就都变成了滚地葫芦,伴随着船只的震动而震动,

    安度因咬着牙,伸出手抓在了船舱的楼梯上,双腿蹬在甲板上,等到船只的震动稍微小一些的时候,他双腿用力,整个人就朝着那刚从地面上爬起来的邪教徒冲了过去。

    “噗!”

    长剑穿心,灼热的剑刃正刺过那邪教徒的心脏,将其分成了两半,那家伙脸上的狰狞凝固了,嘴角有鲜血,脸上还有划痕的小王子拔出长剑,一脚踹翻了这邪教徒的尸体,正要离开,就看到那小教徒手里漏下一颗黑色的水晶,嘴角还有一丝狞笑。

    危险!安度因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他向前一扑,然后灼热的气息就从身后扑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腾起的火焰和烟雾在邪教徒倒下的方位爆开,小王子顾不得背后的疼痛,他踉跄的走到那被鲜血和骸骨布满的爆炸点,那坚硬的钢铁已经被冲击波弄出了一个向外的凹陷,然后在安度因惊恐的目光中,水流涌入其中。

    刚开始只是一丝,但强大的压力让裂缝在凹陷中出现,快速扩大,最终,如水龙一样粗壮水流冲入了底仓里,安度因被那水流冲撞的无法控制身体,在快速扩大的水流中随波逐流。

    “砰“

    他的脑袋撞在了柱子上,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看到斯温变身的海豹正艰难的朝自己游了过来。

    他眼前一黑,就此晕倒了过去。

    黑暗之门24年10月20日,载着安度因·乌瑞恩王子的暴风王国第七舰队旗舰“皇家使命“号,在“迷雾绝地”附近海域失踪,根据船只最后传回的消息,是暮光教徒策划了这一切,回归王国的瓦里安盛怒之下,在暴风王国境内针对越发猖獗的暮光团体,发动了血流成河的剿灭行动。

    即便是在安度因王子回归之后,残酷的剿灭行动依然持续了整整1年,整个暴风王国境内的邪教徒势力近乎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