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迷雾

4.迷雾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天空万里无云,刚刚过去的暴风雨就像是将这一方天地洗刷了一遍一样,这大海之上,美的让人心惊胆战。

    狄克骑在星骓的背上,飞过这片大海,在远一些的地方,大片大片的迷雾笼罩在海面之上,他曾尝试过深入其中,但即便是以星骓这样的星界生物,也最多向内飞行不到1000米,就会彻底迷失方向。

    可见度会急速缩小到不到2米,不管是前后左右上下,全是厚重的迷雾,迷雾还带有一定的扰乱心智的效果,狄克曾一直向前飞行,但在2个小时之后,又回到了当初进入迷雾的地方,甚至是德鲁伊们变成海豹从海面之下试图进入迷雾当中,也会因为迷失方向而不得不返回。

    圣骑士可以肯定,安度因和那艘船就是陷入了迷雾当中,但眼下却根本找不到关于他们的蛛丝马迹。

    没人知道这片笼罩了三分之一个无尽之海的迷雾里有什么,它们从不扩张,也不减小,从数万年前到现在,一直存在。

    从没有谁能真正的进入其中。

    但狄克知道那里面有什么,潘达利亚,一座稍小于卡利姆多和东大陆的神奇大陆,其上生活着熊猫人,螳螂妖,魔古人,锦鱼人,猢狲,牦牛人,土地精等等光怪陆离的生物。

    至于那笼罩在这座大陆上的迷雾,那是熊猫人曾经的末代皇帝少昊,在预知到了永恒之井大爆炸可能会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毁灭之后,这位拥有高洁灵魂和强大力量的统治者,让自己的灵魂脱离身体,最终化作了笼罩整个潘达利亚的迷雾,这迷雾就是屏障,在这一万年的时间里保护着潘达利亚,但也是桎梏,让那块大地远离世界一万年。

    在原本的历史里,是死亡之翼撞碎世界之柱,导致整个世界百分之60的地表被重塑,少昊的迷雾结界也因此被破坏,潘达利亚才重新出现,但现在,死亡之翼还在外域培育他的邪恶子嗣虚空龙,根本没时间来搞破坏,如何进入潘达利亚也就成为了一个大难题。

    老陈骑在一头健壮的双足飞龙上,这是他的好朋友雷克萨支援的动物伙伴,也唯有这健壮的双足飞龙之王,才能驼起老陈的体重,这强大的武僧双眼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疲惫。

    他为了寻找自己的侄女,已经在这迷雾之外寻梭了整整三天,但还是没有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眼下,以老陈的钢铁意志,都有些受不了了。他最担心的,莫过于鲁莽的策划了这次离家出走的丽丽已经出事,那样的话,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焦急的程波和喜仔了。

    狄克的神情也不轻松,他本来已经计划好前往诺森德前线,一鼓作气的解决阿尔萨斯残留下来的问题,但现在,他突然意识到,安度因陷入迷雾之中,恐怕是更麻烦的一件事。

    潘达利亚可不仅仅有好客的熊猫人,这里曾经是最强古神七首亚煞极的地盘,虽然亚煞极被泰坦杀死,但狄克知道,它的煞之心还留在潘达利亚的锦绣谷当中,在原本的历史中,这颗心脏被兽人的第三代酋长小咆哮拿到手,结果引发了一场世界大战。

    现在,有一个比小咆哮危险十倍的家伙正在满世界搜索古神的残骸,而且据说安度因失踪的事情,也和暮光教会有关心,狄克不敢相信,一旦被克尔苏加德知道了煞之心的存在,会引发多大的波澜,那可是个心狠手辣的真正黑手,面对这个家伙,狄克都没有把握。

    “尚喜师傅告诉我,有一种海龟在每年云游节的时候,会定期返回潘达利亚,神真子就是这样的海龟,所以我们只需要找到那种海龟,就能跟着它们穿过迷雾!”

    老陈艰难的拔掉葫芦的盖子,往自己已经开裂的嘴里灌了一口酒,然后对狄克说,“能不能邀请你的德鲁伊朋友,帮我找到这种海龟?”

    狄克摇了摇头,“很难,这片海域的海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德鲁伊们在海底也不见得就是那些掠食者的对手。”

    圣骑士看了一眼遮天蔽日的迷雾,又看向了西南方,最后轻声说,

    “不过我有更好的办法,老陈,下去歇一歇吧,明天早上,我们出发,进入迷雾!”

    熊猫人武僧听到这话,楞了一下,他思考了几分钟,然后点了点头。

    “那一切就拜托你了,狄克。”

    “嗯。”

    圣骑士和老陈调转星骓的缰绳,朝着远处正在游弋的人类舰队飞了过去,在落入甲板之后,狄克快步走入船长室,对吉安娜说,

    “去奥丹姆!”

    10分钟之后,狄克再次进入了起源大厅,这个地方依旧那么平静,守护者安胡尔接待了狄克,圣骑士也不见外,开门见山的就问到,

    “我知道大守护者莱登就在潘达利亚,我要去找他,你们有没有办法破开笼罩在潘达利亚上空的迷雾?”

    安胡尔的面具之下的表情看不清楚,但这位守护者把玩着自己手里的弯曲法杖,语气玩味的说,

    “当然可以,那只是凡人的结界,甚至不需要动用起源熔炉,伊希斯特大人就能轻松的破开那层结界,但狄克…你应该知道那片大地上埋藏着什么,你确定要破开那迷雾吗?”

    狄克悚然一惊,他险些忘记了,潘达利亚除了煞之心之外,当年熊猫人末代皇帝少昊为了追求守护人民的力量,褪去了自己的七种情绪,结果引发了亚煞极能量的回响,组成了一种叫煞魔的诡异生物。

    凡人进入其中,一旦情绪发生剧烈波动,就会被深藏在地下的煞魔侵染,严重时甚至会破坏少昊的封印,让煞魔重新出现在大地上。

    原本历史上,联盟部落的先锋军就是因此差点全军覆没,最终不得已停止了对潘达利亚的攻略,而现在,暴风王国的海军还游弋在海面上,狄克绝对相信,一旦迷雾破开,瓦里安绝对会命令这些士兵踏上大陆,寻找他的儿子,而一旦自己这方的士兵被煞魔侵染之后…

    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后果!

    冷眼旁观现在的世界,联盟和部落的雏形已经出现了,但由于近几年的灾难频繁,双方还保持着一定的克制,但这种和平是脆弱的,很难说一个意外的火星会不会引发世界大战。

    和平,永远是两段战争之中的间隙,狄克看的很清楚,联盟部落必有一战,这也是他选择脱离文明世界的原因,他不愿意自己的精心放在这种内耗战争上,如果可以,他要赶在联盟部落的冲突之前,将整个艾泽拉斯的力量拧成一股绳,来对抗必然会到来的第三次燃烧远征。

    这很难,所以他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安胡尔看着狄克剧变的表情,轻笑一声,

    “其实四位造物者已经把进入迷雾之中的钥匙给了你!只需要心神相连,那迷雾就无法阻拦你的道路了。”

    狄克楞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安胡尔说的是什么。

    第二天一早,狄克告别自己的爱人,在莉亚德琳和吉安娜的依依不舍中,踏上了前往迷雾海域的船只,卡莉雅长公主已经将洛丹伦政体转移到了安静下来的北疆,过一段时间就会正式举行复国仪式。一堆事情等着人去做,在这种时候,吉安娜和莉亚德琳是绝对离不开的,维琳德一个月前就离开了他们,去了吉尔尼斯。

    还有一个原因是面对神秘的煞魔,狄克不愿意让自己的爱人去冒险,救助安度因的事情,他加上老陈,外加龙人达斯和绿龙德米提尔,以及莫阿姆就足够了。

    之所以要带着这三个家伙,是因为龙类生物对于各种突发情况都有很好的应对方法,而莫阿姆更是石质生物,完全不需要担心被情绪控制,而等到狄克一行人到达出发地点的时候,瓦里安的特使也在那里等他了。

    是瓦蕾拉,熊皮和加文森特,这三个几乎是标志性的家伙,狄克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人转上了一条小船,在昨晚的时候,狄克和瓦里安沟通过,狄克保证会将安度因带回来,要求就是瓦里安得把这里的士兵撤回去。

    煞魔的威胁如影随形,狄克不敢冒险。

    现在看来,瓦里安对他的信任度还是很高的,海面上只剩下了渺渺几艘瞭望船。

    达斯坐在小船上划着桨,众人渐渐的隐入了迷雾当中,狄克的眼睛在这支特殊队伍上一扫而过,他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一样东西,然后严肃的对看着他的众人说,

    “进入迷雾之后的大陆,只有一个准则!事关你们的性命,一定要牢牢记住!”

    “情绪!不能被情绪控制!那片大地之下,隐藏着可以控制情绪的诡异存在,我目前还无法得知有没有预防的办法,但我希望我不会用上最后的“安保措施”!”

    说着话,狄克握了握左手,看了一眼浑不在意的维库战士,又加重了语气,

    “尤其是你,加文森特,你的战斗风格在潘达利亚会很危险!而且以你的出身,我相信你比其他人更明白亚煞极的恐怖之处吧?”

    加文森特原本对狄克的警告不以为然,他是个出色至极的战士,对于情绪的控制力恐怕是所有人里最强的,但是在听到“亚煞极”三个字的时候,加文森特的眼神认真了起来。

    他这一次是受到了瓦里安的邀请,以朋友的身份来处理这件事的,但如果像狄克说的那样,能接触到古神这种层次的对手的话…

    维库人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感觉到战斗的召唤。

    看着维库人反而变得跃跃欲试的表情,狄克叹了口气,加文森特身上应该有奥丁的赐福,要影响他,煞魔估计还差一点,想通了这一点,狄克倒也没有了担忧,他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一团白色的光芒。

    那是一顶王冠样式的东西,不过在狄克将精神注入其中之后,一整幅艾泽拉斯的星球蓝图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狄克用意志控制着这地图不断放大,最终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一行人的位置。

    这就是安胡尔说的那把“钥匙”,艾泽拉斯的世界蓝图,一行人的位置在这蓝图上用小光点的形式表现出来,狄克能看到,仅仅是刚刚进入迷雾当中,他们距离潘达利亚的方向,就已经有了一丝偏移。

    圣骑士将精神从世界蓝图里脱离出来,他揉了揉额角,不到10秒钟的查看,就让他感觉到了疲惫,这玩意果然不是那么好用的,看来只能拿来应急了。

    “达斯,调转方向,向右偏移10°,继续向前!”

    “2个小时后,德米换达斯的班!诸位,我们可能需要8个小时的航行,才能抵达迷雾之后的那片大陆,做好准备吧!这将是一场危险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