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6.翡翠林·影踪派

6.翡翠林·影踪派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三天前,迷雾之中的沙滩上。

    “咳咳...咳”

    安度因艰难的咳嗽着,在昏迷之后,被斯温艰难的从水里拉出来,这已经让他身上的衣服湿透了,但眼下也不是讲究这个的时候,他刚刚才醒来,后脑还在隐隐作痛,现在只能和疲惫的斯温以及昏迷的莱克斯和丽丽坐在篝火边,勉强的感受着眼前的温暖。

    这时候,在寒冷的地狱里,再没什么比烤火更幸福的事情了。

    一阵海风吹来,小王子打了个寒颤,他忍不住后头看去,“皇家使命”号的影子早就看不到了,它进水之后就开始倾斜,又在大风暴里被扔进了迷雾,泰勒将军最后时刻下令弃船,众人坐在小艇上,在这迷雾当中,一些可怜虫已经失去了联系,但好歹大部分士兵都安然到达了这个岛。

    斯温刚才一直在拯救落水的士兵,这会也已经精疲力尽了,她毕竟只是个出色的德鲁伊,还远没有达到和自然相生的大德鲁伊的层次,即便是竭尽全力,也只能救十几个人。

    眼下这个姑娘正抱着腿,低着头,似乎是在哭泣。

    她可能被吓到了。

    而在另一边,泰勒将军和士兵们也沉默不语的坐在火堆边,幸存的牧师们在艰难的救治着伤员,但眼下的环境,这些伤员挺过去的可能性很低,整个临时营地散发着一股绝望的味道。

    按理说遇到这样的情况还能生还,已经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脸上都没有笑容。

    安度因隐隐感觉到了不对,他还没注意到,自己背后的真理长剑正在隐隐发光,似乎是在警示自己的使用者,危险已经到来。

    “我是不是很没用?安度因?”

    斯温低沉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小王子楞了一下,然后就感觉到一双温和的手臂环在了自己脖子上,他扭过头,就看到了低声缀泣的斯温,这个女性暗夜精灵比他高一些,但两个人坐着的时候,是差不多高低的,在安度因被斯温环住之后,他的眼睛很自然顺着德鲁伊敞开的衣领看了进去。

    “咳咳...咳”

    小王子的脸立刻红润了起来,艰难的咳嗽着,斯温还以为是自己碰到了安度因的伤口,急忙放开手,开始为安度因检查,安度因的心跳的特别快,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一个声音幽幽的在他心底里响起。

    “为什么要忍耐呢?”

    “我是暴风王国的王子...我理应享受这一切。”

    “斯温对我也很好,她不会介意的。”

    “是的,只需要轻轻推一把...是的。”

    安度因看向忙碌的斯温的眼神变得危险了起来,他咽了咽口水,这个暗夜精灵在他眼中越来越诱人,但就在他颤抖的伸出手的这一刻,他背后的誓言践行者发出了一声轻鸣,将安度因从那种诡异的状态里惊醒了。

    “啪”

    斯温惊讶的抬头,就看到安度因自己捂着脸扭过了头,这个小王子似乎是在责怪他自己没能拯救那么多属下,但这不怪他,他只是个凡人,但自己呢?自己是可以变形成海豹去救人的,结果那么多人,自己却只救下了二十多个。

    自己太没用了。

    想着想着,一股无法抑制的绝望就浮上了心头,斯温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而且这一次,再也止不住了。

    “呜呜...我好没用...我辜负了泰兰德大人的希望,呜呜...”

    德鲁伊趴在安度因的腿上哭了起来,这个姿势让小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只能学着导师安慰师母的样子,温柔的将颤抖的手放在了斯温光滑的背上,轻轻的拍着,但越是安慰,斯温的哭声就越大。

    而且这还不止,在斯温的哭声之后,其他几声抽泣也响了起来,小王子猛地回头是几个伤兵,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跪在海边嚎啕大哭,这哭声似乎还感染了其他士兵,但几秒钟之后,一向风度翩翩的泰勒准将恶声恶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哭什么哭?号丧呢!滚!都给我滚!”

    但他的呵斥并没有让那些士兵的哭声停下,相反,一些士兵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挽着袖子走向了泰勒,而将军也没有低头的意思,顺手将手里的指挥刀扔在沙滩上,像个怒气冲冲的野兽,朝着那几个感冒犯他的士兵就走了过去。

    下一刻,混战爆发了,泰勒一拳砸翻了一个挑衅的士兵,然后又抓着他的肩膀,将他甩了出去,安度因看的心惊胆战,但偏偏斯温的哭声还越来越大。

    小王子感觉到了不对劲,这里不对劲!

    这里的一切都不对劲!

    “斯温!斯温,别哭了,我们走!我们走!”

    安度因站起身,但斯温不但没有停下哭声,反而哭的越发可怜,这让安度因进退两难,单凭他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将丽丽和莱克斯带走,他突然想起了龙人达斯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让女人停下哭泣的最好办法,就是一个吻!”

    现在这个时候,安度因的脑海里乱糟糟的,那里顾得上分析这龙人痞子说的是真是假,他咬着牙,将斯温哭的梨花带雨的脸抬了起来,僵硬着嘴唇就吻了上去。

    这一刻,安度因紧闭着眼睛,而哭泣的斯温的眼睛则在这一刻瞪大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突然而来的吻,确确实实的将斯温从那种绝望里拉了出来。

    第一次总是紧张的,5秒钟之后,屏着呼吸的安度因放开了身体僵硬的斯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看到暗夜精灵已经清醒了过来,急忙拉着她的手,

    “快!斯温,这里不安全了,带上莱克斯,我们走!”

    这一声惊呼让斯温立刻清醒了过来,这个年轻的德鲁伊立刻反应过来,顾不上嘴边还存有的温热,身上绿光闪耀,就变成了一头有黑色长角的白色月痕鹿,这是德鲁伊们的旅行形态,可以长时间奔跑,最重要的是,可以载人。

    月痕鹿的蹄子在地面上踢踏了两下,安度因会意,立刻将昏迷的丽丽和莱克斯扶上了斯温的背,然后跟着奔跑的月痕鹿就随便朝着一个地方冲了出去。

    但这动静已经惊醒了那些士兵,他们红着眼睛朝着安度因扑了过来,但就在他们即将冲向安度因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这些人面前,安度因回过头,泰勒将军正怒吼着和那些发疯的水兵战斗着。

    他一边用拳头将那些士兵打翻,一边高呼到,

    “快走!安度因,快走!去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危险,别管我们!快走!”

    小王子咬了咬牙,拔出了背后散发着光芒的誓言践行者就要冲上去,但是被斯温的头撞了撞,最后安度因只能气呼呼的发出了一声稚嫩的咆哮,跟着斯温冲入了迷雾当中,而在他身后,泰勒将军也终于被那些发疯的士兵打倒。

    十几分钟之后,这个将军又站了起来,但已经和那些士兵一样,变得疯狂,而又嗜血了。

    安度因和斯温在冰冷的迷雾里不停的向前跑,但他们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只能漫无目的在迷雾中行走,这片沙地很古怪,它时而露出海面,时而又出现在脚下,又困又饿的安度因和斯温,带着两个伤号,足足跋涉了一天一夜,才算是看到了一抹醉人的绿色。

    当时时存在的迷雾散开的那一刻,一抹几乎遮天蔽日的绿影出现在了安度因的眼中,那是竹子和树木,以及陡峭的山峰,在极远处,似乎还有庞大的建筑群,仙鹤从山顶上拍打着翅膀飞入天空,还有那些美丽的鸟叫,最重要的是,阳光!

    他再一次感觉到了温暖的阳光,穿过迷雾了!

    终于!这美好的世界!他受够那该死的迷雾了,那该死的...

    但还没等安度因欢喜的笑出来,斯温变身的月痕鹿的四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小王子尖叫一声,朝着斯温和朋友冲了过去,但脚下不稳的他一个踉跄,也摔倒在了地面上。

    在小王子昏倒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抹影子,是远方跑过来的几个老陈...不,只是和老陈很像,那应该是...应该是熊猫人。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熊猫人?

    这是安度因在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然后就双眼一翻,就此陷入了昏迷当中。

    3个小时之后,在这被迷雾笼罩的庞大大陆的某一个神秘之处,在一个安静的,充满了让人心灵祥和的气息的房间里,檀香的味道布满了这木质的大房子,在其中最前方的那面墙上,一副古怪的,和整个艾泽拉斯文明世界的所有文字都不相同的文字被写在白色的纸上,挂在墙边。

    一个身穿黑色和红色交织的精致皮甲的熊猫人盘腿坐在大厅当中,双手摆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一看就是个神秘的家伙,最让人恐惧的是,如果你不仔细看,当你第一看扫过这大厅的时候,甚至会下意识的忽略他的存在。

    似乎这家伙已经融入了这方天地里。

    “砰砰!”

    敲门声打断了这熊猫人的冥想,他睁开眼睛,那是蓝色的眼眸,但冷的像是冰一样,这是最无畏的战士,拥有钢铁意志的战士才能具备的眼神,是在无数次战斗中才会养成的眼神。

    他轻轻的舒了口气,那白色的呼吸就像是气箭一样,在空中喷出老远。

    “进来!”

    这熊猫人站起身,低声说,然后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的斗笠,那是和老陈带着的斗笠差不多的样式,但这斗笠上却镶嵌着一个铁箍和很多铁片,绝对是精于防御的护具,当他扣在这熊猫人头上的时候,给他增加了意外的坚定和锋利。

    就像是一把出鞘的长刀,让人胆寒。

    一个和他打扮差不多的熊猫人学徒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封卷轴,恭敬的说,

    “祝掌门,翡翠林的影踪行者传来了消息,3个小时前,坡东村的渔民在海边救了四个落难者,其中有一名熊猫人儿童,但其他三个人,我们从没见过,应该是...迷雾之外的种族!”

    “啪”

    这个消息让眼前的熊猫人直接捏碎了手里的玉石镇纸,在玉石粉末飘散当中,那个熊猫人学徒仅仅是眼前一花,手里的卷轴就到了祝掌门的手里。

    祝踏岚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卷轴,闭上了眼睛,显然是在思索,几分钟之后,他对那个熊猫人学徒说,

    “我亲自去一趟翡翠林,还有朱家堡那边的怪事,我也会顺路过去一趟,你去告诉雪流大师,在我没回来之前,禅寺的一切事情都交给他掌管。”

    熊猫人学徒领命而去,祝踏岚站在自己的冥想室的窗户边,轻轻推开窗户,一股寒风吹入大厅,那窗外,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山峰,一片从远古时期,就被雪花覆盖的地方。

    数以千计的影踪派的学徒们正在远处的比武场上演戏武艺,这里是潘达利亚唯一的军事设施,在过去数千年间,就是影踪派在保护着整个潘达利亚的和平。

    然而,祝踏岚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得意,而是布满了寒霜。

    “迷雾...万年了...还是终于要散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