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7.睿智的游学者·周卓

7.睿智的游学者·周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咳咳...咳”

    安度因艰难的咳嗽着,他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走了霉运,还是有某个神秘的意志在操纵着这一切,总之,他最近厄运连连。

    不过厄运之后总有好运,比如现在,小王子裹着被单坐在温暖的房间里,面前造型精致的木桌上,摆放着一荤一素两道菜,还有两碗喷香扑鼻的米饭,这种特殊的食物在卡利姆多挺常见,德鲁伊们那里有种子,但是在东大陆就少见一些。

    安度因有些困难的使用着名为“筷子”的特殊餐具,得益于和丽丽以及老陈旅行的那一段时间,他勉强学会了这种需要极高的手指技巧才能使用的餐具,小王子一度以为,这东西是熊猫人刺客们用来练习手指灵敏的。

    他将一块炒的恰到好处的小羊肉放进嘴里,嚼了两下,那美味的气味几乎要贯穿他的味蕾,甚至比老陈做的叫花鸡都好吃,真是难以想象,这些胖乎乎的熊猫人,在饮食的造诣上,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惊人的程度。

    小王子不止一次听导师狄克说过,但从吃的上来说,整个文明世界在熊猫人看来都是野蛮人,现在看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导师说的没错。

    在安度因吃东西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胖乎乎的熊猫人一直在观察着这个被坡东村的渔民救起来的“外境人”。

    周卓成为光荣的游学者已经有四十年的时间了,他在儿时就被送入了游学者的学堂学习对普通熊猫人来说异常晦涩的历史知识,后来又用自己的双脚踏遍了整个潘达利亚,他去过神圣的昆莱山,徒步上山觐见圣灵雪怒,也去过卡桑琅丛林,在朱鹤寺潜心研究失落的魔古历史,更是绕着长城行走一周,甚至去了对普通人来说无疑于地狱一般的螳螂高原和恐惧废土,最终回到了家乡。

    当周卓归来的时候,他甚至得到了天禅院的长老接见,这可是难得的荣耀,而在那之后,周卓似乎过上了清闲的退休生活,但他心里其实一直在渴望冒险,不过潘达利亚对于一个游学者来说太小了,周卓曾无数次站在翡翠林的最高处,那观海听涛林的边缘,看着日落日出,想象着迷雾之外是什么样的世界和景象。

    他一度以为自己会和自己的父亲母亲一样,生于翡翠林,死于翡翠林,但现在,当安度因和丽丽出现的时候,周卓那早已经不为凡事所动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距离自己的梦想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轻轻推开,他就能进入另一个一辈子可能都走不完的新世界。

    那是无数游学者的梦想,但…周卓发现自己可耻的畏惧了,直到这时候,他才重新审视起自己周围的一切,翡翠林,那自己以为已经厌倦的景色,原来还是那么美丽。

    周卓在艰难的思考,到底该不该…该不该询问这个孩子外面的一切,但他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所以他的注意力最终又转移到了安度因身上,这是个兼具了英武和俊美的孩子,哪怕是以熊猫人挑剔的目光来看,安度因也算是一个帅小伙,但又有些孩子般的畏惧和好奇,他应该出身名门,尽管周卓看不太懂他的礼仪,但毫无疑问,从他用餐的姿态就能看出来,这个孩子从小接受了非常得体的教育。

    他很饿,他的眼神让周卓想起了当年在螳螂高原迷途的自己,但他却非常克制这种饥饿和美食的诱惑,有些困难的使用着筷子,一点一点的将这爆炒羊肉放在嘴里,搭配米饭,他似乎不喜欢吃蔬菜,也许是和习惯有关,但周卓觉的,更有可能是因为他不认识眼前这盘清新的苦瓜。

    “哈哈,到底是个孩子。”

    周卓在心里这样想,那么从这孩子身上,就能推断出外面的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不使用筷子,所以熊猫人应该是少见的,因为熊猫人都使用筷子,他们工匠水平应该还不错,这一点从安度因手指上的戒指和他一直背在身后的长剑就看得出来。

    他们很尚武,使用独特的魔法体系作战,而且拥有来往深海的本领,潘达利亚被封印在深海当中,这一点每个熊猫人都知道。

    而且他们应该使用的是和熊猫人完全不同的语言,这一点从安度因还没清醒时说的梦话就能看得出来,还有他们的社会,应该还处于君王制,眼前这个孩子应该是统治阶级的一员。

    最后是他们的饮食,从那盘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的炒羊肉来看,周卓可以肯定,他们的享用,最少在饮食这一方面,比熊猫人差的太远了。

    总的来说,以游学者的见识,周卓很容易就推断出了文明世界的样子,生机勃勃,百族林立,但又有战争的祸患。

    一个非常合适的游学地,周卓的心再次猛烈的跳动了起来。

    他想了想,伸出手为安度因送上一杯香茗,这一次吃饱之后的安度因没有再拒绝,而是用一国王子的气度,非常得体的接受了这杯香茗,不过就在他嗅着茶香的时候,周卓开口了。

    非常纯正的…萨拉斯语。

    “你从哪里来,孩子?”

    安度因一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作为王室成员,萨拉斯语不是必修课,但安度因此时非常庆幸自己有一位古板的历史老师,哈里森博士,他从他那里学到了完整的萨拉斯语语法,虽然有些吃力,但听和说已经没问题了。

    所以他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些熊猫人绝对是老陈的同族,所以是可以想象的,安度因到现在为止,还以为自己来到了迷踪岛,丽丽的家乡。

    “尊敬的熊猫人长者,我来自东大陆的暴风王国,我是其中的…嗯,一名贵族,我乘坐的船只从塞拉摩返回东大陆的时候遭遇了风暴,意外来到了迷踪岛,感谢您的救助和款待,另外,我的几位朋友,还好吗?丽丽她是本地人,您应该认识她!”

    安度因的回答让周卓楞了一下,他反问到,

    “他们很好,还在休息,可能需要半天的时间才能醒过来,不过迷踪岛?不,我们这不是迷踪岛,孩子,那个叫丽丽的熊猫人儿童,坡东村也没有人认识她。”

    “不是迷踪岛?”

    安度因也很吃惊,他叫到,“但是丽丽告诉我,只有迷踪岛有熊猫人!…等等,你们,这里是潘达利亚对不对?熊猫人曾经的家乡!对不对?”

    这下轮到周卓吃惊了,这个人到中年的熊猫人刷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难以置信!你们居然知道潘达利亚,这片大陆还有传说在外流传吗?”

    安度因是个乖孩子,他如是说,

    “在人类世界和异类世界是没有的,据说只有迷踪岛的熊猫人有这个传说,不过听斯温说,暗夜精灵里的一些老前辈也有说过关于熊猫人的事情,但传下来的历史资料却很少。”

    周卓原地走了几步,他特殊的游学者长袍让安度因很好奇,那完全就像是披在身上的书籍,上面写满了各种飘逸的符号,老陈也写得一手好字,丽丽的字就差很多了,老陈经常说她写字像是狗爬一样。

    想起老陈,安度因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导师,自己最少失踪了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们该有多担心啊?

    想着想着安度因的心情就变得低落了起来,周卓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拍了拍手,友善的说,

    “来,小家伙,给你看点东西。”

    安度因不太想动,但眼前这个游学者太过热情,他也跟在他身后,走出了房间。

    说实话,小王子一直没有观察过自己居住的地方,但当周卓真正推开门的时候,那鲜活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鸟语花香,优雅的仙鹤在和一只巨大的斑皮猛虎玩耍,在安度因走出来的时候,一条蛇一样的红色生物从上空飞到了安度因眼前,吓了他一跳。

    那是一个只有手臂长短的萌萌的生物,它有四只鹰一样的爪子,蛇的身体,鱼的鳞片,马的头颅,麋鹿的角,狮子的鬃毛,牛的耳朵和兔子一样的大眼睛,这些完全不同的特征聚集在一起,让这个小生物变得美丽而高贵,它在空中飞行,就像是在水里游动一样,飞快的绕着安度因盘旋了一周,两只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新客人。

    安度因觉得它太好玩了,就像伸出手点点他的脑袋,结果这个举动让这生物很生气,它张开小嘴巴,朝着安度因咆哮了一声,这一刻,巨大的声音就像是在安度因脑海里爆开一样,小王子摇晃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前一片空白。

    “好了,米师,别吓唬他!那是个好孩子,和你一样。”

    周卓手里拿着一个小盆走了过来,游学者对这幅情况已经有些习惯了,他伸出手指,在安度因脖子后面轻轻揉了几下,小王子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看着周卓,又指了指米师,

    “那是什么?游学者。”

    “哦,那是米师,我的伙伴,来,米师。”

    周卓伸出手,那红色的小东西就飞快窜了过来,在周卓受伤缠成一团,然后趴在他手心开始休息。

    游学者宠溺的拍了拍米师的脑袋,这才对小王子说,

    “米师是一条幼年翔龙,很快就要到成熟期了,每一名游学者大师都有自己的伙伴,有的是白虎,有的是朱鹤,还有玄牛,我在觐见青龙大人的时候,遇到了米师,它愿意成为我的伙伴,这几十年都是它在陪我保护我,等我死去之后,它就会回去翔龙岛,那里才是它真正的家,我只是它漫长生命里的一场风景罢了。”

    安度因看着祥和的周卓,有些出神,他忍不住开口问到,

    “游学者,你为什么对死亡看的这么平和?那难道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周卓看着安度因,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把自己的小盆给了他,

    “来,帮我喂一喂我的仙鹤吧,这可是很少见的机会,这些高傲的生物从不理会心灵不纯洁的人,在我们的传说中,人死之后,灵魂会骑着仙鹤去往某个更幸福的世界,当然,也有些睿智的人说,生命和死亡只是轮回,我们这一生所做的一切,对于这个世界都并不重要。”

    安度因拿起鸟食,走到花园边,他学着周卓的样子把手掌开,那些仙鹤本来不搭理他,但是在周卓收回了手之后,它们最终还是接近了安度因,开始用长长的鸟喙啄食安度因手里的鸟食,小王子本来以为那会很疼,但最终却发现,很好玩,仙鹤很聪慧,它们清楚该用什么样的力道来吃东西,又不会伤害到这个陌生人。

    但小王子的问题还很多,尤其是对于周卓刚才说的那些,他看着一脸淡然的周卓,

    “那我们的生命岂不是毫无意义了吗?”

    在低垂的阳光中,周卓沐浴在落日的光辉里,他惬意的舒了一口气,将手放在安度因的头顶,看着他,

    “不,孩子,正因为我们做的一切对世界不重要,所以我们才要想办法让自己变得重要起来,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你得活的更精彩,才能对得起你的生命。”

    说完,游学者又变魔法一样的从旁边的桌子上拿出一个茶壶和两个茶杯,脸上带着一抹求知的笑容,

    “所以来吧,孩子,给我讲讲你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