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祝踏岚·绝望疑云--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9.祝踏岚·绝望疑云--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获救的第二天,安度因以为今天可以出去活动一下。

    他脸上有黑眼圈,这是因为昨晚他睡得很晚,周卓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问到最后的时候,小王子从周卓的眼睛里知道,这个和善但却狡猾的熊猫人游学者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但两个人都不认为这会是麻烦的问题。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丽丽和斯温已经醒过来了,虽然斯温躲着他,但安度因在知道自己的好朋友苏醒之后,还是很高兴的,周卓昨天晚上答应他们会在今天带他们去青龙寺,觐见伟大的青龙玉陇,来征求这位圣灵的意见。

    但就在安度因打着哈欠推开房门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周卓和另一个穿着打扮很古怪,全身散发着武士冰冷气息的熊猫人,坐在院子当中谈话,游学者的脸上,有罕见的严肃表情。

    在安度因推开门的时候,祝踏岚的双眼第一时间聚集在了这个外族人身上,他看到安度因后退了一步,这很正常,面对修行踏风之道的武僧,很少有普通人不会畏惧,他们身上的气势虽然会被控制,但像是祝踏岚这样的家伙,即便是自主控制,仅仅是双眼里那种凶狠的气息还是让他永远都伪装不成一头绵羊。

    “外族人,我来问你,你来这里的路上,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情?比如发疯的人,比如突然跪地哭泣的家伙?”

    祝踏岚开口了,他的声音很有气势,但冷的像一块冰,安度因下意识的握住了背后的剑柄,但周卓却上前一步,皱着眉头朗声说,

    “好了,祝掌门,你吓到我的客人了!”

    祝踏岚的眼睛挑了挑,但随后还是后退了一步,游学者们历来神秘,而且周卓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便是影踪派,也不愿意得罪这些脾气古怪的隐士,而且他们在平民中声望卓著,为了一个外族人破坏双方的关系,有些划不来。

    游学者友善的朝安度因招了招手,后者迟疑了一下,放开了剑柄,走到了周卓身边,然后他就听到周卓问,

    “安度因,你回忆一下,在你踏上潘达利亚之前,有没有遭遇过祝掌门说的奇怪的事情?”

    眼看着安度因看向祝踏岚的眼睛里还有些许警惕,周卓便开口解释到,

    “这位是影踪派的掌门祝踏岚,潘达利亚最强的武僧之一,数千年来,影踪派守护着潘达利亚的和平,他相当于…嗯,用你的话说,就是本地最高的军事长官,你知道的,我们熊猫人可没有军队。”

    安度因点了点头,根本不用回忆,就将泰勒将军和那些水兵的事情说了出来,倒不是他没想起来那些士兵,主要是昨天他还摸不清周卓的底细,生在皇家,尽管安度因可能不喜欢阴谋诡计,但不意味着他不会有防人之心。

    听完小王子的叙述,周卓的眼睛里闪耀着严肃的光芒,而祝踏岚反而轻松了下来,他看着游学者,

    “只是些许的泄露,而且在迷雾之外,这说明煞魔还没有突破封印,但是游学者,这些外族人我得带回影踪禅院去,放任他们在这片大地上行走太危险了,你也知道,他们的情绪并不如我们的族人一样稳定,一旦引发某些麻烦…”

    武僧的话里没有给周卓反驳的余地,而游学者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他很清楚当年皇帝少昊在这片土地之下封印了6种由情绪组成的邪魔,但封印地并不明确,实际上,本地熊猫人这种乐观平和的情绪,都是被逼出来的。

    为了防止煞魔反扑,在少昊化身迷雾之前,他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解散潘达利亚所有的军事力量,只留下了影踪派守卫长城,来应付千年一次的螳螂妖入侵,而也只有性格平和乐观的熊猫人能在这种脆弱的和平之下活下来,而且活得很好,要是换成情绪激烈的比如兽人活在这里,估计可能连10年都挺不过去,就会被煞魔灭族。

    所以即便是周卓不愿意让祝踏岚带走安度因和他的朋友,眼下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但有游学者看着安度因担忧的目光,咬了咬牙,

    “可以!但是我要和他们一起去!”

    “嗯?”

    祝踏岚诧异的看了一眼周卓,这时候的祝踏岚才像是有了凡人的情绪,他甚至开启了玩笑,

    “你不会认为影踪禅院会使用暴力折磨他们吧?有公正的雪流大师在,这种情况不会出现的!”

    周卓大度的哈哈一笑,甩了甩宽大的长袍,

    “我知道你想说那是个古板的老家伙,我也这么认为…至于他们,我只是不想让这些孩子感觉到自己被欺负了而已。”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是用的熊猫人的方言,安度因听不懂,但他猜到周卓大概是和祝踏岚达成了某种协议,最后祝掌门看了一眼安度因,对游学者说,

    “我们要先去一趟守卫南海边境的朱家堡,影踪行者回应说,同样在两天前,那里也出现了怪事。”

    看着安度因稍有些畏惧的眼神,祝踏岚收回了目光,低声自言自语到,

    “但愿那里也一切正常。”

    2个小时之后,在米师的脖子上,安度因和大病初愈的丽丽一人扶着米师的一支角,大呼小叫的看着这翔龙自由的翱翔在潘达利亚的天空中,此时的米师已经不是初见时那副胳膊长短的小龙了,而是一只体长50多米的怪兽,在完全放大之后,米师已经没有了那种萌萌哒的样子,相反,威严和高贵充盈了它的全身,就像是天地之间真正的灵物。

    坐在翔龙背上的斯温照顾着刚刚清醒的莱克斯,这个德鲁伊被那些邪教徒改造的很痛苦,他的身体时刻就像是燃烧着火焰,不过米师本身就精通火焰魔法,所以也不畏惧莱克斯身上的烈焰。

    “那是哪里?周卓,那里好漂亮!”

    安度因的金色长发被风吹起,他回过头指着米师身下那片几乎被绿色完全覆盖的大草原,还有那被开辟的整整齐齐的梯田,以及散落分布的农场,最后是远方的一片美丽的让人心醉的湖泊,小王子高声朝着怡然自得的游学者问到,后者眼睛都没睁,

    “那是四风谷,孩子,整个潘达利亚最美丽最平和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啤酒的出产地,那里还有真正的厨艺大师聚集的地方,半山,如果有时间,我可以带你们去半山品味一下真正的美味,对了,丽丽,如果我没猜错,你的祖先就是生活在这里的。”

    听到周卓的话,面色还有些苍白的小熊猫回过头,惊讶的看着游学者,用尖锐的声音问到,

    “真的嘛?”

    周卓点了点头,用手指指了指西南的方向,“那里,那里有风暴烈酒家族祖传的酿造厂,据说那里的人都姓风暴烈酒,而整个潘达利亚,也只有那里和你的姓氏相符。”

    丽丽瞪大了眼睛,看着远方那和小蚂蚁一样的建筑,她的情绪莫名的有些低落,

    “要是陈叔和老爸知道的话,他们会高兴死的,他们一生都在寻找风暴烈酒的族地,还有尚喜师傅…天呐,我开始想他们了,我当初为什么要自己跑出来?”

    安度因看到了丽丽的悲伤,忍不住小声安慰着这个离家出走的小熊猫,周卓似乎看淡了一切,他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前方,那里有一座高耸的断崖,高度落差足有数百米,在那断崖之下,就是潘达利亚南方靠海的区域了,卡桑琅丛林,一个布满了神秘失落古迹,以及各种危险生物的地方。

    就连旁边坐在一只威猛的黑色翔龙背上的祝踏岚的眼神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卡桑琅丛林不是个好地方,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

    那里很少有熊猫人会踏足,也只有最强大的武僧家族以及守卫朱鹤寺的僧侣会在那里落足,当年周卓在这里旅行的时候,如果不是米师的保护,他早就成为了那些野蛮的蜥蜴人强盗的口中食了。

    不过就在十几分钟之后,他们落在地面的时候,祝踏岚的眼睛却突然瞪大了,实际上不只是他,就连周卓和后面扶着莱克斯的斯温,都忍不住长大了嘴巴。

    “这里…这里是怎么了?”

    安度因和丽丽在最后,小王子和小熊猫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忍不住都握住了武器,丽丽还把自己的小猪哼哼,从尚喜师傅赠送的魔法缰绳里释放了出来,结果小猪一落地,就朝着他们眼前朱家堡的方向大声吼叫着。

    显然,这只小猪身体里稀薄的半神血脉正在示警,前方有危险!

    倒不是说眼前这个大型镇子里充满了死亡,实际上所有人都活的很好,但是他们的状态很奇怪。

    穿着整齐的彪悍武僧拄着长戟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更远的地方,大部分人都或坐或躺的待在原地,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唯一几个在镇子里走来走去的家伙看着都不正常,所有人都不和别人交流,甚至祝踏岚很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看到周围的家伙。

    “嗨,易默,你在这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去巡逻?”

    祝踏岚很快就找到了朱家堡的武僧首领,但这个年过半百的精悍武僧面对祝踏岚的喝问,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就懒散的说,

    “啊,是祝掌门,我们没事!”

    易默扯了扯嘴巴,“我们只是突然感觉很沮丧,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我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可是你们肩负着守卫卡桑琅的任务!混蛋,给我起来!”

    祝踏岚走上前,就要将这些不知所谓的武僧叫起来,但却被周卓制止了,游学者走了上去,和易默交流着,让所有人惊讶的是,这里的人分明都保存着自己的意志,连记忆都一清二楚,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但就是改不过来!

    但就在祝踏岚和周卓忙于弄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安度因却愣愣的看着周围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熊猫人,他感觉这一幕有些莫名的熟悉,直到丽丽用手里的武僧棍捅了捅他,才将他惊醒。

    “你在想什么?安度因?被吓到了吗?别担心,这些懒虫只是想偷懒,我在迷踪岛见过那些猢狲,他们想偷懒的时候就是这样。”

    面对丽丽非常自信的解释,安度因艰难的笑了笑,然后走上前,拉着周卓的手臂,低声说,

    “周卓,这里的熊猫人不是沮丧!他们是绝望,他们被绝望笼罩了!”

    “什么?绝望?”

    游学者和祝踏岚第一时间看向了小王子,后者组织了一下语言,快速说,

    “是的,我听我父亲说过,当年兽人们战败之后,被收拢到东大陆各地的收容所里,那些意志崩溃,绝望的兽人就是这样,行尸走肉,你们熊猫人可能从未真正绝望过,所以你们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他们的样子,和我父亲描述的那些兽人,几乎是…一模一样!”

    也在这时候,丽丽突然高声喊到,

    “安度因!安度因,你的剑在发光!”

    小王子噌的一下抽出了背后的誓言践行者,果然,那白色的荧光在剑锋上跳动,似乎昭示着…某种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