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3.绝望的战斗(上)

13.绝望的战斗(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朱鹤寺的广场已经是一片废墟,尽管上面布满了被某种力量玷污的尸体,周卓面色铁青的检查着那些尸体的情况,而祝踏岚则运起青色的真气作为护盾,大步走入其中,但在几分钟之后,却又转回了广场之外。

    这位武僧首领的脸色不太好,他在距离众人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全身真气流转,那莹莹的光芒就像一条青色的翔龙一样,在他身体周围滑动一圈,将身体残留的黑色气体崩碎,他这才走了过来,对周卓和孩子们说,

    “没有活口,但我不知道赤精大人的情况如何,绝望在这蔓延,在寺庙内部甚至形成了实体的绝望雾气,我无法进入其中…心神会失守。”

    听到祝踏岚的话,周卓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指了指周围断裂的墙壁,轻声说,

    “有入侵者,但绝对不会是蜥蜴人那样的家伙,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使用的是我们还不了解的力量,这里的僧侣有一小半是窒息而亡,其他人是…自杀,绝望…惘之煞脱困了,该死!有人刻意释放了它!”

    听到周卓的话,祝踏岚的眼神在安度因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后又微不可闻的摇了摇头,他指了指周围,从背后的背囊里取出四个木头制成的卷轴,递给了众人,“我们分散去周围看一看,我怀疑还有活着的人,朱鹤寺的武僧有一部分研究的是龟息秘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是很有可能活下来的,记住!发现情况用烟火联系,千万不要独自行动,这个地方很诡异,我严重怀疑溢出的邪能已经在周围形成了实质的煞魔。”

    安度因,周卓,丽丽各自取了一个卷轴,然后朝着四个方向分散开来,在朱鹤寺还存在的时候,这周围的环境是绝对安全并且无害的,这里的僧侣每过一段时间都会组织武僧来清除野兽,防止朝圣者被攻击。

    眼下虽然朱鹤寺已经破损,但周围的野兽一时半会还不敢回来,实际上,他们路上遇到的那些蜥蜴人已经是本地强大的势力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危险的野兽,但对于这伙人来说,却不算什么,就连最弱的安度因,都能单挑2个。

    但就在众人分散之后的5分钟,另一伙人却从天而降,落在了已经差不多变成了一片废墟的朱鹤寺前方。

    瓦蕾拉和熊皮从还未停稳的坐骑上一跃而下,老陈更是在半空中就施展武僧秘技迷踪步如轻踏水面一般,窜入了变成一片废墟的朱鹤寺的广场上,他左右看了看,似乎也被这幅惨状惊呆了,但联想到丽丽很可能就在这个地方,老陈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担忧,快步走向了那看上去就不正常的黑色雾气里。

    他们是刚刚从朱家堡赶过来的,老陈在那里询问了好几个守卫,虽然他们被沮丧笼罩,但他们的记忆是玩好的,在得知安度因和丽丽前往了朱鹤寺之后,老陈一伙人立刻就转向了这边。

    “老陈!回来!”

    瓦蕾拉眼看着那个黑衣熊猫人健步如飞的窜入了寺庙当中,焦急的就想要冲过去拉住他,但却被熊皮抓住了手臂,高等精灵回头一个询问的表情,德鲁伊指了指那些尸体。

    “那里有古怪,看他们的尸体,那种黑色的烟气,还记得吗?被狄克从那些士兵身上驱逐出来的!一模一样!”

    瓦蕾拉立刻意识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她看向熊皮,

    “但是老陈…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深入险境、”

    熊皮脸色的皱纹挤了挤,然后松开,

    “当然不能,但是你不能去,我和这些士兵进去!瓦里安嘱托我照顾好你,安心待在这里!为我们警戒,这里似乎有陌生人的气息。”

    说完,也不理会瓦蕾拉的拒绝,手里捏起超脱的法术,白色的光芒笼罩在巨魔武士身上,这种驱散情绪的法术,在加文森特身上都能停留3分钟,在这些巨魔武士身上,最少可以持续10分钟。

    瓦蕾拉看着被白色光芒包裹的熊皮和巨魔武士们走入广场内部,她咬了咬嘴唇,但最终还是停在了原地,她和熊皮认识的时间要比瓦里安更早,从她离家出走之后,熊皮是第一个给了她家人感觉的人,尽管他话不多,但瓦蕾拉却将他视为父亲一样的角色。

    而熊皮虽然不善言语,但不管是瓦蕾拉还是瓦里安,都对他尊敬有加,瓦蕾拉隐隐从雷加那里听说过,熊皮很久之前似乎有一个女儿,但是似乎发生了某种惨剧,显然,这个沉默的德鲁伊是将瓦蕾拉视为了自己的女儿。

    瓦蕾拉,熊皮和瓦里安之间的关系挺复杂,但毫无疑问,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战斗力最强的时候。

    “你们在哪干什么!鲁莽的家伙!”

    一声暴喝将瓦蕾拉从慌乱的情绪中惊醒,高等精灵下意识的握紧了匕首,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红色皮甲,带着斗笠的熊猫人如影子一样从旁边的森林里窜了出来,他手里握着一杆黑红色的大戟,看上去就不是个好说话的家伙,而且这家伙的神态很冷,瓦蕾拉可是个王牌角斗士,她一眼就能嗅到祝踏岚身上的血腥味。

    这是个很难对付的对手。

    祝掌门却没有注意瓦蕾拉的警惕,而是看着熊皮的身影没入寺庙当中,当即他就越过瓦蕾拉朝着寺庙冲了过去,作为影踪派的掌门,他比周卓了解煞魔更甚,这种依托情绪诞生的邪物,可是有附身的能力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冒险进入寺庙的原因,就连他这样钢铁意志的武僧,都不一样能豁免那种意识上的侵袭,而被附身的生物,会变得极其难对付,甚至会成为移动的天灾,这一点从朱家堡的情况就能看得出来了。

    但就在祝踏岚越过瓦蕾拉身体的下一刻,两抹锋利的刀锋就从祝踏岚身后亮起,武僧头也没回,向前一个迅捷的翻滚,躲过了那刀光,然后背过身面色不善的看着瓦蕾拉,手里的大戟狠狠朝地面一点。

    “砰”

    坚硬的青石爆开,裂缝向四面蔓延,显然,祝踏岚被瓦蕾拉的偷袭惹怒了,但他仍保留着一丝理智,他冰冷的说,

    “滚开,好战的外乡人,我可没时间和你玩!”

    瓦蕾拉也将匕首反握在手里,同样语气冰冷,她的亲人深入了危险,而这个见鬼的熊猫人又不知道是从哪里跳出来的,瓦蕾拉怎么可能放他过去,万一他身怀歹心呢?

    “说明你的来意,否则别想过去!”

    “我说了,给我…让开!”

    “砰!”

    伴随着祝踏岚的一声怒吼,他脚下的青石在巨力推动下片片破碎,他的身体就像是移形换影一样,出现在瓦蕾拉的身前,高等精灵的刺客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将双手挡在前身,势大力沉的一拳就正中她双臂交叉的中心。

    瓦蕾拉的身体就像是被一节火车正面撞到了一样,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周,才踉踉跄跄的落在地面,她的手臂痛的就像快要断掉一样,但高等精灵脸上闪过一丝暴虐,反握着匕首就再次冲了上来,这样子让祝踏岚的脸色更阴沉,他双手握住了战戟,打算动用武器来解决掉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家伙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安度因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瓦蕾拉!你怎么在这里!祝掌门!别打她!”

    听到这声音,瓦蕾拉和祝踏岚同时收招,两个人错身而过,祝踏岚战戟上的力量被强行转入大地,结果带着风雷之力的一击之下,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足有十人大小的深坑,泥土飞扬就像是黑风暴一样,很难想象,这一击要是打到瓦蕾拉身上,这个高等精灵刺客估计就…

    安度因和丽丽,还有扛着一个熊猫人僧侣的莱克斯从旁边快步走出,看得出来,小王子很关心瓦蕾拉,但是两者之间多少有些隔阂,所以他们表现的就很生硬,反倒是丽丽跳到了揉着手臂的瓦蕾拉身边,左右看了看,然后焦急的问到,

    “瓦蕾拉,瓦蕾拉,陈叔来了没有?他在哪?我找到了风暴烈酒家的族地!”

    瓦蕾拉看着完好无损的安度因和丽丽,终于舒了口气,然后将目光转向被黑雾包围的朱鹤寺,

    “老陈他冲入了这座寺庙里,不过不要担心,熊皮已经进去找他了。”

    “愚蠢!”

    一声混着一丝愤怒的声音打断了瓦蕾拉的叙述,不是祝踏岚,而是捏着卷轴,提着长袍跑过来的周卓,游学者罕见的失态了,他高声说,

    “你根本不知道你把你的朋友送入了什么样的地狱!他们很可能已经…”

    “哐!”

    地面震动了一下,祝踏岚的目光嗖的转向了朱鹤寺的大门,下一刻,又一声巨响爆开,黑色的雾气就像是有了实体一样从其中冲撞而出,就像是一条狂暴的黑龙,那厚重的红木大门也在这一击之下化为四分五裂的状态砸向了周围,让那广场弥漫的黑色雾气到卷着冲向天空。

    在那狂野的黑色黑龙的最前端,是被正面砸飞的巨魔武士,这些崇尚勇武而狂野的赞达拉武士,就像是脆弱的小孩子一样,被从地面抛飞到半空,最后落在了地面上。

    实际上,在这种威势的攻击下,如果不是巨魔的再生能力本就强悍,恐怕这些巨魔武士也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但这还没完,在黑色雾气稍微消散一些的时候,众人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他全身的鬃毛倒竖,原本挺萌的黑白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狰狞到极致的表情,还有那双本是淡黄色的眼眸,此刻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在身体和脸上萦绕的黑色雾气的映衬下,就像是一头从地狱里走出的恶魔。

    黑色的雾气,应该叫煞能,化为实质性的黑色翔龙盘旋在老陈身后,让这狰狞的武僧,有了种疯狂黑暗的窒息感。

    他手里捏着一个挣扎的暗夜精灵,那是熊皮,这个强大的德鲁伊,面对被煞魔附体的老陈,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看得出来,老陈已经迷失了自我,他想要扭断熊皮的脖子,但表情却一直在挣扎,最终他咆哮一声,恶狠狠的将熊皮朝着前方扔了出去,然后一拳打在了旁边的石柱上。

    “轰隆隆隆”

    本就成为了一片废墟的朱鹤寺残存的墙壁再次遭到重击,那柱子和断墙倒塌,砖石飞舞,掀起的灰尘几乎遮蔽了这卡桑琅丛林本就灰暗的天空。

    在这灰尘四溢当中,丽丽惶恐的声音在这已经被绝望浸满的广场上响起,

    “陈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