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4.绝望的战斗(下)--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14.绝望的战斗(下)--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和青龙寺的磅礴大气相比,隐藏在卡桑琅丛林深处的朱鹤寺就远没有那么辉煌了,单单从面积上来讲,一座青龙寺的占地,最少要抵得上三座朱鹤寺,而且不管是寺庙中的僧侣,还是武僧的数量,朱鹤寺也是四座神庙里最少的。

    但这位古朴的,甚至有些破旧的寺庙的信徒,确实潘达利亚最多的,因为常年待在这座寺庙里的天神朱鹤,那名为赤精的天神,代表的是希望,所有生物所有感情中,最美好的那一种。

    在这座寺庙还完整的时候,来这里朝拜的朝圣者几乎络绎不绝,他们中最诚挚的那些,会选择在朱鹤寺修行3-5年,体会希望的真正含义,然后返回家乡,将这一份宝贵的感悟和朋友们分享。

    而且在从上古年代流传到现在的四天神里,赤精据说是最博学的那一位,和它所在的朱鹤寺一样,它就像是一位平和的隐士,但似乎任何人都能从它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现在,这座古朴的神庙已然变成了废墟,尤其是在被惘之煞附体的老陈走出来之后,那黑色迷雾之下,凄凉而残破的废墟,更是放佛代表着希望之火的破灭。

    “陈叔,不!”

    丽丽看到老陈现在的样子,焦急着就要冲上去,但却被安度因和瓦蕾拉死死的按在原地,谁都能看出来老陈现在的状态不对,放丽丽过去,简直就是自杀。

    而这一幕也唤起了老陈混沌的思维,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看向了丽丽,然后身体周围涌动的黑雾长龙再次翻滚了起来,代表着这位强大的武僧现在的精神状态。

    “你们...你们这些怪物!放开丽丽!”

    老陈怒吼着朝着众人冲了过来,沿途的一切,不管是树木还是石块,都在狂暴的黑色雾气中被掀飞,就像是一道横穿地面的狂暴地行龙,祝踏岚的眼角一挑,单手握着战戟,轻巧的一闪,整个身体就如影子一般扑向了前方的战场,一起扑过去的还有周卓的翔龙米师以及瓦蕾拉。

    这是在场战斗力最强的几个人了,但即便是联手攻击,面对老陈那要搅动天地的气势,他们还是有些不够看。

    而且就在四方冲撞在一起的时候,老陈那双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流动的黑色混杂的双爪猛地扬起,三道黑雾长龙从他身体周围分别冲向了三个家伙,空气中爆起一声龙吟,被附身的武僧本人则侧着身,双爪摆出了格斗的姿势,站在了实力最强的祝踏岚前方。

    “啪啪”

    两声脆响,瓦蕾拉的匕首和米师吐出的炙热火焰将那黑雾长龙消弭,但一人一兽却依然被黑雾中蕴含的真气和力道击退出了战圈,祝踏岚手里的战戟飞舞,在灌注了青色的真气之后,将那黑色雾气破开,一击势大力沉的斩击,却被老陈用左手轻松捏住了战戟锋利的刀刃,那巨力通过老陈的身体传入下方的石板广场,让老陈的身体都向下矮了几寸,周围的石板片片破碎横飞。

    “我说了...给我,放开!”

    老陈的声音就像是裹着一层沙子,干涩的让人忍不住要捂住耳朵,但祝踏岚的脸色却在这一刻剧变,他第一时间放开了手里的战戟,下一刻,黑色的雾气缠绕在了这战戟的周围,在老陈那双让人看一眼就不舒服的爪子握紧的那一刻,这精钢制作的战戟,竟然如同软弱的面条一样,被硬生生切断,老陈另一只手向前一挥,那混杂在空气中的钢铁断茬,破开空气,呼啸着冲向了其他人。

    “这...这太惊人了。”

    周卓抱着脑袋蹲在旁边,两根锋利的武器断茬一左一右的刺入了他身边的大地里,让游学者脸上满是冷汗,他看着用拳脚功夫艰难的阻拦者老陈突进的祝踏岚,咬了咬牙,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根黄色的兽皮卷轴,有些心疼的撕开了卷轴上的封皮,提着长袍前走几步,在靠近了四方混战的战场边缘。

    而此时,四方混战里,老陈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包围在他身体周围的黑色雾气就像是一层魔法和物理的双重护盾,翔龙米师的火焰绝对不会比一头巨龙弱,但即便是那样炙热的火焰,却根本无法烧到老陈的身体,瓦蕾拉的匕首甚至无法洞穿那黑色雾气,而被加强了实力的老陈思维虽然一团浆糊,但可怕的武者本能还在。

    不管是躲闪还是进攻,真正的迅如疾风,就连祝踏岚这样的高手被都一连串快攻打的节节后退,但这个最强武僧的名头可不是开玩笑的,即便是面对被加强了的老陈,祝踏岚的防御还是丝毫不乱,他没能占到便宜,但老陈也没有从他这里占到便宜。

    其他两个家伙就倒霉多了。

    尤其是米师,这条幼年翔龙的身体很庞大,面对老陈迅如疾风的攻击,根本就没办法做出有效的躲闪,而且米师还没有成年,翔龙的天赋魔法它还没有掌握,比如狂风术,比如召唤落雷等等牛逼的招数,只有喷火和肉搏。

    现在在两者都被限制的情况下,在祝踏岚稍稍后退的那一刻,老陈狂吼着如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击就落在了米师的腹部,在武僧身后的泥土都被狂暴挥舞的能量掀飞到了空中,在老陈身体里鼓动的真气暴走之下,在朱鹤寺的广场上,甚至形成了实质性的黑色风暴。

    安度因和丽丽等人已经完全退出了战场,即便是距离十几米,也能感觉到那呼啸的狂风,带着绝望的狂风在他们头顶的头发上流转,他们似乎不再是和凡人作战,而是在和这片大地之下那无形的,被封印了万年的邪恶作战。

    老陈的双手上固定着两个由黑色的武器凝结而成的爪刃,就像是野兽的爪子,锋利而又混杂着晦涩的能量,一番攻击之下,米师的腹部皮开肉绽,反击不能!煞能强化了老陈的所有感知,让他彻底成为了一个BUG,翔龙只坚持了不到2分钟,就哀嚎着逃离了战场,趴在了周卓的肩膀上瑟瑟发抖,让它来面对这样的对手,也是有些强兽所难了。

    而另一边,瓦蕾拉见势不妙就要遁入阴影当中,但就在她翻身跳入阴影的下一刻,黑色的熊猫人武僧的拳头破开空气,一团黑色的真气呼啸着,旋转着砸中了阴影中的瓦蕾拉,那单薄的身体四分五裂,却最终化为一抹影子消失。

    惊魂未定的高等精灵刺客从安度因身边的空气里走了出来,她的额头上满是冷汗,刚才那一击让她亡魂大冒,如果再晚一秒钟,那破碎的就绝对是她的身体了,那种伤势,根本不可能救回来的。

    而在这时候,已经聚气了许久的祝踏岚一声暴喝,他的身体颤抖,向前踏出一步,两个和他身体完全一样,但一红一蓝的两个分身出现在了祝踏岚的身边,周卓也在这一刻将手里撕开的游学者卷轴扔向了老陈的脚下。

    下一刻,卷轴爆开了耀眼的光芒,黑色的字迹,是那飘逸的文字,从完全摊开的卷轴上流动出来,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变成了一连串散发着独特韵律的锁链,顺着挣扎的老陈的身体,滑到了他的周身,不管被附体的武僧怎么挣扎,那字迹都在不断的收缩,束缚。

    爆发出了武僧的至高绝学,风火雷电的祝踏岚从三个方向冲向了被束缚在原地的老陈,那一连串真正的拳脚风暴让老陈身体周围的黑色雾气被打的左右摇晃,但依然没有破开,祝踏岚咬着牙使出了一招迅猛的旭日东升,这一击直接将老陈从地面踹到了天空。

    其他两个分身还在继续攻击,而祝踏岚的主体双手合十,就像是祈祷一样,1秒钟之后,白色的光芒从他手心散开,分布到全身,最终形成了一道光幕,伴随着一声猛虎咆哮,一头从天而降,散发着耀眼星光的白虎从那光门中跳出,四肢用力,就扑到了老陈身体上,这白虎的力量似乎很克制那黑色的雾气,在白虎全身闪耀的白色雷电当中,那雾气快速的消融。

    祝踏岚和他两个分身的攻击,这才真正的接触到了老陈的身体,瓦蕾拉也握着匕首冲了上去,在身影破碎在空气的前一刻,她对周卓喊到,

    “去寺庙里!去那里面!狄克说那里有压制煞的力量!”

    “狄克是谁?”

    周卓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手里还捏着另一个卷轴,心惊胆战的看着第一次被正面压制的老陈,以及祝踏岚和瓦蕾拉的攻击,他很难认定老陈会这么容易被打败,那毕竟是煞魔,可不是一般的魔物,只要情绪不散,老陈可以使用的能量只会越来越强,最终将他完全淹没在那绝望当中。

    那时候,老陈就没有希望了,他就彻底的化身绝望。

    不过在周卓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变得平静和固执的丽丽第一个冲了出去,然后是安度因,最后是斯温和莱克斯,这四个人快速绕过战场,朝着朱鹤寺的废墟跑了过去,游学者大惊失色,他喊到,

    “快回来!孩子们,那里的煞能还没散去!危险!”

    没人回头,对于安度因和丽丽来说,老陈是无法放弃的朋友和家人,对于斯温和莱克斯来说,保护安度因就是他们的使命,所有人都有奋勇向前的理由,就连扑倒在废墟当中的熊皮和那些巨魔武士,也是竭尽全力的帮这些孩子清除前进的道路。

    朱鹤寺内部有一个向下蜿蜒的大阶梯,当丽丽和安度因到达这里之后,看到的就是地面上爬满的密密麻麻的小煞魔,那些和无爪的野兽一样的怪物,趴在地面上,有黑色白色交织的斑点外貌,恶心到了机制,没有无关,只有狰狞的大嘴,还有趴在地面上蠕动前行的触须,放佛就是实质性的恶意凝结的怪物。

    在看到安度因走上前的那一刻,整个废墟的圆形看台上,所有的小煞魔都咆哮着朝着他们冲了过来,然后在熊皮召唤下来的星光轰击中别击退,那些身体还重伤的赞达拉巨魔也用手里特殊的木盾和长矛构建了一道防线,熊皮靠在墙壁上,他的嘴角还有鲜血,这个沉默的角斗士对安度因喊到,

    “去!前进!我们帮你们挡住!快去!”

    小王子咬了咬牙,一手握着盾牌,一手握着发光的长剑,和丽丽一起冲入了向下的阶梯,那小煞魔从周围的黑雾中不断的跳出来,跟在安度因身后,5分钟后,斯温和莱克斯化身为守护形态,一头黑色的铁鬃熊和一头燃烧着火焰的战熊堵在阶梯的出口。

    他们用自己的存在,又一次为安度因挡住了追兵。

    前进者只剩下了丽丽和安度因,小王子的牙齿都要咬碎了,而再漫长的路都会有终点,在迈过了最后一个弯道之后,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出现在了两个孩子的面前,但一头和老陈大小差不多的大煞魔挡在那地下室之外。

    它丑陋,它恶心,它就像是一切黑暗的根源,它灼烧着孩子的心智,看到丽丽和安度因的那一刻,它狂笑着扑了上来,丽丽一脚踹在安度因背后,然后跳起,猛击,红色的武僧棍在空中分开,精准的抽在了煞魔的脸上。

    小王子从地下室的地面上爬起来,他灰头土脸的咬着牙继续向前跑,他甚至不敢回头,他害怕失去前进的动力,丽丽的声音在他身后回荡着,就像是鞭子一样,抽在他身上,让他不能停下奔跑。

    “安度因!我,大家还有陈叔的性命,都在你手里了!你不是想做个英雄吗?这就是你的舞台了,别停下!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