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黑暗的潜流

16.黑暗的潜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安度因做了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再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提菲因王后,那个在他生命中只留下了只言片语和一抹隐约的印象,就消失在时光之流当中的女人。

    他梦到了自己被她温暖的怀抱拥抱着,梦到了自己在她的怀抱里玩耍,那种安心,那种难以诉说的眷恋,但就在他即将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母亲的脸的那一刻,他睁开了眼睛。

    入目之处是一片绘刻着各种神话故事的墙壁,那上面刻画的,似乎是周卓为他讲过的那些故事,少昊和美猴王寻找真正能够拯救潘达利亚的力量的故事,周围还有隐隐的说话声,大概能分辨出来那是丽丽的声音,尖锐而又带着一丝欢快。

    她为什么这么高兴?

    哦,对了,老陈,老陈应该被救出来了。

    “咳…咳咳”

    安度因艰难的咳嗽了一声,他的嗓子快要冒烟了,下一刻,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抱起,小王子没法回头,他的全身都在疼,但那个香味,那种栀子花一样的香味,斯温,那个胆小的暗夜精灵德鲁伊,是她在抱起自己吗?

    想到之前那个唐突的吻,安度因的心又快速跳动了起来,不过当一杯清甜的水倒入喉咙的时候,一切荒唐的想法都消失了。

    斯温温柔的在安度因的背后放了个枕头,让他能坐起身,暗夜精灵的手臂上还包裹着绷带,显然,对抗小煞魔也不是个简单的工作,小王子朝她笑了笑,然后看向了旁边,老陈正躺在他旁边的床榻上,这个健壮的熊猫人可比他惨多了,全身几乎都打满了绷带,左手还系着一根长绷带,软踏踏的挂在胸前,显然,他的手臂断掉了。

    周卓正小心翼翼的帮两个病人熬着药,熊猫人有自己的一套治病的方法,他们用草药来调理身体,安度因在之前的旅行中,听老陈说过,那些药很有效果,但是大部分都很难喝。

    丽丽还说过一个道理,叫喝起来越苦的药,越能让生病的身体恢复的更好。

    老陈也看到了苏醒的安度因,他扭过头,看着小王子,真挚的说,

    “嗨,小子,我欠你一条命。”

    丽丽也扭过头,这个小熊猫的耳朵和肩膀上都缠着带着药草香气的绷带,看上去滑稽极了,显然,她的战斗也不轻松,不过她还是对安度因说,

    “你这软踏踏的家伙不错嘛,连赤精大人都在赞颂你的勇敢,你当了回真正的英雄,要是潘达利亚的熊猫人知道是你救了赤精大人,他们绝对会发自内心的感谢你的!”

    安度因嘿嘿傻笑着,他在冲进朱鹤寺之前,也在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些事情,但现在事实证明了,他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勇敢一些,当然,运气也要更好一些。

    不过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面色苍白的祝踏岚走入了这件稍有些破旧的房间里,这个总是一脸冷漠的熊猫人武僧现在的表情也柔和了一些,大概是这伙人在战斗中证明了自己,他们还拯救了赤精大人。

    要是代表希望的赤精出了什么事情…祝踏岚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但是这个熊猫人武僧肯定不是没事过来转转的,实际上,当他开口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他那边。

    “诸位,休息一下吧,2个小时之后,我们要赶往影踪禅院了,从赤精栖木到影踪禅院是漫长的旅程,希望你们能坚持住。”

    其他人可都不知道影踪禅院在什么地方,唯有正在熬药的周卓眉头一挑,问到,

    “怎么这么急?这个时间出发,估计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到达那里,他们都是病人,可受不了那长途颠簸。”

    祝踏岚叹了口气,这是这个武僧第一次做出这种无奈的表情,他坐在椅子上,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说,

    “事情麻烦了,我刚刚问过那个逃过一劫的朱鹤僧侣,他告诉我,惘之煞不是自己冲破封印的,是有人破坏了它!所以整个朱鹤寺在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击的情况下,就全部被惘之煞击溃了,包括赤精大人也一样。”

    “什么!”

    周卓一下子就站了身,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祝踏岚,义愤填膺的叫到,

    “谁会做这样的事情?难道他疯了吗?是谁破坏了法阵?那些野牛人,还是那些蜥蜴人?或者是那些疯子,那些螳螂妖?”

    祝踏岚的眼睛转向了其他人,准确的说,他看向了安度因,这让小王子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他就听到武僧说,

    “根据那僧侣说的,是外乡人…准确的说,是和安度因一样的人类!”

    “这不可能!..啊!”

    安度因激动之下,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但还没等跳起来,就因为身体的剧痛重新摔在了床上,他顾不得痛苦,大声说,

    “这不可能,祝掌门,皇家使命号的船员都在迷雾里,实际上他们里也没有能破坏封印的人…除非,除非是那些邪教徒,但他们已经死了,我亲手杀了他们!”

    靠在门边的瓦蕾拉也轻声说,

    “这孩子说的没错,武僧,我们来的时候,船员们只剩下了20多个人,都被安放在了你们的村子里,他们不可能绕过一圈,在同一天上岸破坏法阵,那只是一群粗鲁的水兵而已。”

    祝踏岚沉声说,

    “我相信安度因的话,但我也相信那僧侣的话,朱鹤寺的僧侣是不能说谎的,他们的誓言束缚着他们,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除了你们之外,那一天也有其他人从潘达利亚南方登陆了,根据那僧侣的话,是一个抱着猫的中年人,灰色的头发,穿着黑色的长袍,他从森林里走出来,彬彬有礼的进入朱鹤寺观赏,他会说萨拉斯语,而且从他的言谈里,能看出来是个很博学的人。”

    “他求见赤精大人,但是被婉拒之后,就在朱鹤寺的图书馆里翻阅资料,就在他离开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惘之煞突破封印,很难说这和那个中年人没有关系,而且现在最麻烦的事情是,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我得第一时间赶回影踪禅院,发动整个潘达利亚的影踪行者,找到那个罪魁祸首!”

    武僧挥舞了一下拳头,带起了呼呼的风声,

    “那混蛋最少杀死了300人!该死的!”

    所有人都在消化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最后是老陈开口说,

    “那个…影踪禅院在什么地方?我们和狄克约好了,在一个叫半山的地方等他。”

    周卓回答到,

    “影踪禅院是潘达利亚所有武僧的至高学院之一,也是影踪派的大本营,它位于昆莱山最神秘的山谷里,那地方在潘达利亚最北方,半山在四风谷中心,不过不要担心,我们中途会路过半山,你们可以在那里找到你们的朋友。”

    周卓抿了抿嘴,对祝踏岚说,

    “安度因他们不用跟着我们一起去影踪禅院了吧?”

    祝踏岚想了想,点了点头,他看向安度因一行人的眼光里充满了某种信任,

    “不用了,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立场,还有你,陈,你是个优秀的武僧,你应该加入影踪派,为家乡做贡献。”

    老陈呵呵笑了笑,

    “我会考虑的,祝掌门,我想先回一趟族地,祭拜先祖,然后想办法把潘达利亚的消息送给迷踪岛的亲人们,在那之后,如果你们还需要我,我会加入的。”

    丽丽也挥舞着小拳头,尖叫着,

    “祝掌门,你也很厉害,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能揍翻我陈叔的熊猫人!”

    “哈哈哈,晴日峰的长老们会很乐意看到风暴烈酒的秘技重新出现在潘达利亚的,风暴烈酒的祖先可是超一流的强大武僧。”

    祝踏岚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对众人说,

    “还有个好消息,赤精大人会和我们一起出发,能坐在天神背上穿越潘达利亚,你们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批幸运儿。”

    就在老陈一伙人准备出发的时候,在半山,他们的目的地,这个繁华的熊猫人城镇里,一个抱着猫的客人正用勺子品味着眼前的鱼汤,他的猫趴在桌子上,在另一个小碟子里吃着鲜美的鱼肉,时不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喵喵叫。

    “啊,真是难得的美味,我可从没品尝过这样勾人的佳肴。”

    克尔苏加德喝完了最后一勺鱼汤,满足的将勺子放在碟子里,他是今天上午到达的半山,结果坐在这里随手叫了两份菜品,就一直吃到了现在,这些最顶尖的熊猫人厨师的服务好极了,在鱼汤下方还有个小火炉,不断的加热着美味的汤,防止它冷掉。

    眼看着克尔苏加德拿起手帕抹了抹嘴,胖乎乎的熊猫人服务员就走了过来,低声问到,

    “客人,你还需要什么吗?”

    克尔苏加德摆了摆手,从怀里取出几枚金币交给了服务员,后者的精神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说,

    “这太多了,客人,只需要半枚就可以了。”

    “呃,没事,你帮我装上5份小鱼饼,比格沃斯先生很喜欢那种美食,但是也不能让这小可爱多吃,那东西太油腻了,对了,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种生物叫螳螂妖,它们信奉邪神对吗?”

    熊猫人伙计愣愣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神都有些呆滞了,下意识的说,

    “是的,螳螂妖都生活在长城之外的螳螂高原,还有恐惧废土,它们每一百年就会发动袭击,千万年来都是如此,它们信仰的邪神据说是有七只眼睛,黑山羊的头颅和弯角,呼吸都是实质的恐惧的邪恶,索性在数十万年前,那邪恶就被消灭了,这是那些游学者说的,我觉得应该是真的,也只有那样的邪神,才能制造出那样恐怖的恶魔种族。”

    听到七只眼睛,黑山羊的头颅,弯角,克尔苏加德眼中精芒一闪,他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熊猫人伙计的眼神立刻清澈了下来,他看着克尔苏加德,恭敬的问,

    “客人,您需要什么吗?”

    “啊,我想问问,这里隐藏着最深切智慧的地方在哪里?”

    熊猫人伙计哈哈一笑,似乎是听到了愚蠢的问题,他非常勤快的收拾着桌子,对克尔苏加德说,

    “当然是青龙寺啦,翡翠林的青龙寺,那里可是代表智慧的青龙所在的地方呢!天禅院的智慧也不容小觑,毕竟那里曾经是皇家寺院,不过普通人可去不了那里呢。”

    几分钟之后,胖乎乎的熊猫人伙计将装好的小鱼饼提了过来,克尔苏加德伸手接过,坐在自己的魔毯上,一路顺着小路就朝着四风谷最西方的长城飘了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忙碌的熊猫人大厨们,都对这个外乡人没有太多的注意。

    或者说,在他们眼里,那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熊猫人罢了。

    “啊…亚煞极,青龙,四圣…你知道吗?比格沃斯先生,我越来越感谢那个小王子了,他给我带来了多少快乐呀!”

    “喵~喵喵~”

    “乖,先去看螳螂妖,然后我们再回来喝鱼汤,好不好?”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