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巨人之战

18.巨人之战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昆莱山是潘达利亚唯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脉,其主峰不息峰的高度甚至能排入整个艾泽拉斯山脉高度的前三,这座山脉的巨大部分地区都覆盖着皑皑的白雪,除了真正的旅行者之外,人迹罕至。

    白虎寺坐落于昆莱山的东方山麓,主体建筑在半山腰上,圣灵白虎很少走出这座寺庙,据说这和当年它败于魔古暴君雷神有关系,它和强大的雷神在昆莱山大战一个月,最终落败,雷神承认它的勇气和力量,给了它投降的机会。

    但雪怒拒绝了,愤怒的雷神将其封印在了白虎寺,从那之后,一直到魔古的时代过去,雪怒一直蹲在那白色的寺庙的最高处,安静的守护着整个潘达利亚,直到今天。

    四天神中,雪怒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最强的,以一己之力镇压着愤怒和狂暴两头煞魔,在万年中从未出现过任何问题,这也让同样归它管辖的四风谷变成了整个潘达利亚最有名的粮仓和和平之地。

    整个大陆最出色的厨师们聚集在半山,交流着烹饪的技艺,最出色的农夫们则站在一边,将这富饶的大地上最好的出产送给大厨们做食材,这里的土地肥沃的让人难以置信,粮食和稻谷几乎是一天一熟,实际上,也正是因为四风谷那每一天都可以收割一茬的粮田的存在,潘达利亚的熊猫人才没有了饥馑之忧,在万年的时间里才能如此的平和。

    当然,今天的故事和半山就没有什么联系了。

    酒坛集是昆莱山的平原地带和白虎寺之间的最后一个土地精商人们的落脚点,正好位于昆莱山的山脚下,这里常年聚集着土地精的商队,这些潘达利亚特有的生物虽然名字里也有地精两个字,但和艾泽拉斯的地精几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两者唯一的相同点是,都非常善于经营。

    艾泽拉斯的商业圈几乎被地精的财团们垄断了,潘达利亚的商业圈也一样,土地精商人遍布整个大陆,他们的商队运输着从蔬菜到军需品的所有物资,四风谷是他们的大本营。

    不过今天,酒坛集变得热闹了一些,因为很多外乡人出现在了这里。

    “戈拉亚,你这好运气的家伙,我还以为你死在那场风暴里了!”

    一个身材高大,足有3米多高的赞达拉巨魔哈哈笑着和老祭祀戈拉亚抱在了一起,两个人看上去像是很好的朋友,这个高大健壮的巨魔武士就像是最完美的战士的化身,他身体上的肌肉隆起,一块块的犹如最完美的神灵造物。

    他身后背着一杆铭刻着巨魔符文的红色战戟,皮肤是紫蓝色,在脸上还带着巨魔们特有的木质面具,这似乎是身份的象征,这个巨魔武士的面具上装饰着宝石和金银,看上去华丽极了,在边角还有两个骷髅装饰,又将他的凶悍气息提高了一节。

    在他身后,一群健壮的巨魔武士占据着酒坛集的大半桌子,正在吃吃喝喝,土地精的商人们和熊猫人的大厨在桌子边走动,时不时将美酒送上。

    这些来自赞达拉的巨魔是少有的文明巨魔,最少他们知道吃饭要付钱,而且看样子付的很多,否则这些和地精一样狡诈的土地精商人不可能如此殷勤。

    “啊,贾拉克,最强大的武士,我就知道,你会平安的!”

    戈拉亚笑眯眯的和名为贾拉克的巨魔武士坐在一张特制的大桌子上,桌上堆满了各色佳肴,巨魔将军随手抽出自己的骨质割肉刀,将一只烤乳猪切下一大半,扔给了趴在自己身后的宠物。

    那是一头真正的庞然大物,一头在艾泽拉斯都罕见的巨型三角龙,它趴在地面上,就和巨龙休憩时的体积差不多,全身都带着蓝白相间的斑纹,全身都带着而厚重的角质,虽然不会飞,但无论是谁看到这头巨兽,都会相信,哪怕是一头真正的巨龙在地面上,都不会是这头巨兽的对手。

    它趴在地上,包裹着精钢倒刺战锤的尾巴随意的摇摆着,它背后那是一座已经被砸成了粉末的石块和一个巨大的凹陷,每一次那鼓槌尾巴摇晃的时候,都像是整个地面都在震动一样。

    而它的身体各处,都被这些丧心病狂的巨魔加上了厚重的附魔钢甲,就连背上的坐鞍,也被制成了一面骷髅对面的模样,完全牺牲了所有舒适性,来将这头巨兽改造成真正的战争机器,它的身体两侧带着两个重型攻城锤,还密布着密密麻麻的尖刺,根本无法想象这头最少5吨重的巨兽冲锋起来的时候,在战场上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场景。

    最后是它的脑袋,三角龙有一个巨型的骨板保护着自己的脖子,这头名为赫利东的巨兽的骨板边缘,还生长着十颗骨白色的尖牙,在骨板前方,是两根直面向前的冲角,足有2米长,圆锥形,简直是天生的破甲武器,还有那鼻子上的尖角,以及那嘴里的牙齿。

    锉刀一样,在贾拉克将烤乳猪扔向它的时候,巨兽抬起头,精准的将其咬在嘴里撕咬了几下,发出了惬意的哼声,尾巴轻轻一甩,一块巨石就被轰然打成粉末。

    这简直就是怪物!

    也不知道这些巨魔是从什么地方抓到的这头恐怖的怪物,而且他们还将它训练成了作战的战兽,赞达拉果然不愧是最神秘的巨魔传承,龙人达斯敢拍着胸口说,这样一头只为战争而生的巨兽,放在荆棘谷的巨魔王国,绝对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我们是在这片大地沿海登陆的。”

    贾拉克大声对戈拉亚说,“如果不是在风暴来临的时候,我的赫利东用身体顶住了倾斜的船只,我恐怕就要葬身大海了,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水,你呢?大祭司,当时那风暴将你的船冲入了海潮里,我们都很担心!”

    老巨魔摆了摆手,慢悠悠的说,

    “是洛阿的庇护,我在另一个地方靠岸,只是遇到了一些麻烦,而且还遇到了老朋友,来,贾拉克,我为你介绍一下。”

    戈拉亚将手指指向了坐在另一边吃吃喝喝的众人,

    “那是我的老朋友的下属,哦,还有一位强大的战士,听我说,贾拉克,那是你也很难战胜的战士,洛阿告诉我,他来自另一个神秘的地方。”

    听到这话,高大的贾拉克那面具之下的双眼忍不住看向了加文森特,后者朝巨魔将军笑了笑,不过那笑容里满是狰狞的意味,显然,这维库人的老毛病又犯了,看到强大的战士就见猎心喜,忍不住立刻切磋一番。

    两个强大战士的意志在空中碰撞,坐在加文森特身边的龙人感觉到气氛的变化,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脖子,拉着德米提尔坐到了另一边。

    达斯有些郁闷,本来他才是狄克这边肉体最强横的战士,但在加文森特过来之后,他的存在感大大降低了,但郁闷归郁闷,达斯到底是个性格直爽的龙人,他知道自己不如维库人,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尽量不扯着维库人的后腿。

    巨魔将军面具之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拿起脚边的一坛酒朝着加文森特就扔了过去,

    “嗨,小个子,请你喝酒!”

    这酒坛有三个成年人脑袋那么大,在贾拉克的巨力下,呼啸着就朝着加文森特飞了过去,维库人呲了呲牙,左手掌摊开,举起顶在那酒坛正面,一个转身,将酒坛上附着的巨力消去,然后将其放在了地面上。

    力道十足,用来解闷再也不过了!

    他体内的热血在涌动,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拳头,骨头咔咔作响,那是战士的本能在朝他抱怨,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来一场真正的战斗。

    加文森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生锈了,而且他还记得奥丁大人的叮嘱,眼前这个巨魔就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但在那之前,他得亲手试试他的斤两。

    “来,巨魔,我们打一场!我对这景色已经有些厌恶了,现在我需要一个好对手!你会是一个好对手的!”

    “吼!”

    围成一圈坐着的巨魔武士们一看有人要挑战自己的头领,无敌的贾拉克,顿时都兴奋了起来,他们举着手里的酒杯,发出狂热的呼喊,贾拉克一挥手,背后的红色长戟就落在了手里,他牛头看着戈拉亚,那面具之下的眼睛里也有了一丝战意,

    “大祭司,我活动一下手脚,不介意吧?”

    戈拉亚捻起桌子上的鱼块,放在嘴里嚼了嚼,

    “去吧,那事情已经有眉目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活动一下手脚也好。”

    虽然贾拉克看上去要比垂垂老矣的戈拉亚强大很多,但是在赞达拉的国度里,他的地位要比戈拉亚低一些,在戈拉亚同意之后,贾拉克也有些兴奋,潘达利亚什么都好,就是气氛太平和了,平和的几乎完全让他这样的武夫有些受不了。

    所以在遇到了同类之后,那种郁闷就有地方发泄了。

    两个人走到了酒坛集外面的草地上,在靠近昆莱山的这个区域里不适合种庄稼,所以熊猫人就任由这里的荒地抛荒,四面都是被风吹得呼呼作响的草地,天地在这里变得空旷了起来,正好适合做切磋的战场。

    “砰”

    贾拉克的战戟接触在地面上,一个冲击型的凹陷出现在他脚下,巨魔将军将战戟放在那里,活动了一下包裹着钢铁的拳头,他俯身看着对面的加文森特,

    “要是顶不住的话,就喊停,你的勇气可嘉,小个子,但我怕伤到你,所以...”

    “所以你最好拿起你的武器!贾拉克,认真对待这场战斗。”

    加文森特伸手摘下了胸前的徽章,抛给了身后的达斯,那原本普通人的身高快速膨胀,最终达到了4米高的巨人形态,维库人低下头,看着有些震惊的巨魔将军,又看了看那头趴在酒坛集里打瞌睡的巨型三角龙。

    他从腰间取下了自己的斧头,肩膀摇晃了一下,

    “不要有怜悯,因为我不需要怜悯。”

    “也不要有犹豫,因为我更不需要犹豫。”

    “你可以让你的龙和你一起来,来试着打败我,来试着打倒我!”

    这狂妄的声音让周围的巨魔忍不住屏住了呼吸,而贾拉克更是全身都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激动。

    哪一个战士不渴望真正的对手?

    哪一个战士不希望战胜更强的家伙?

    但在很早之前,赞达拉就没有了比他更强的家伙,如果说无敌是寂寞,那贾拉克早就受够了,他现在渴望鲜血来唤醒沉睡的骨头,渴望和死亡擦肩而过的刺激来提醒自己还不够强,他需要唤醒自我。

    现在机会来了!

    “啊!狂妄!”

    巨魔将军一把抽出战戟,脚下的大地寸寸裂开,他整个人混杂着突进的狂风,化为狂风,倒拖着长戟朝着加文森特撞了过去,这一刻,他感觉当年那个在赞达拉部落一步一步打倒了无数人的战士贾拉克又回来了!

    而不是那个将军贾拉克,他的眼神重新变得狂野,他的心智再次变得坚定。

    护身的血色风暴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那突进的狂风搅乱大地,让周围围观的人的头发被向后吹起。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忍不住停下了呼吸,想看看这石破天惊的一击会变成什么样。

    “狂妄!”

    贾拉克再次怒吼,手里的战戟在空中轮过一个半圆,朝着加文森特当头斩下。

    维库人的嘴角咧开了一个嗜血的笑容,他感受着面前的狂风铺面,斩龙者之锋的龙骨手柄在他手心滑动,左手上提,精准的架住了战戟的斩击,那钢铁交鸣的声音让人忍不住要捂住耳朵。

    但贾拉克狂暴的蓄力一击被挡住了。

    风暴突兀的停止在原地,维库人的身体只是微微一晃,就重新稳定了下来,然后比贾拉克身体上的血色怒气更鲜红,更耀眼的光幕在加文森特背后出现,伴随着维库人冷到骨子里的声音。

    “气势不错...”

    “砰!”

    维库人的拳头如出膛的炮弹一样,轰在了巨魔的腹部,然后抓住了贾拉克的肩膀,双臂用力,回身向后一甩,高大的,如同半巨人一样的巨魔将军甚至连身体的晃动都无法控制,就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这一击击碎了战神所有的骄傲,还有维库人那更狂妄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但要打赢我...你还得更强一些!”